传记 图书

这是一本根据伯林自己的回忆,以及与伯林长达十年的交谈写成的伯林生活传记。在晚年,与不同的仰慕者共同追忆自己的一生,几乎成了伯林的生活。他也从中体会到某些乐趣。这里呈现出的是个活生生的伯林。纪实性是本书的特点。它既不是门徒对大师言行的追忆,也不是从文献中重建出来的伯林,而是伯林所回忆的伯林。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2-7 一般结社与政治结社的关系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世界上只有一个国家能使人们每天行使政治结社的无限自由。在世界上,也只有这个国家能使公民们想到在社会生活中不断行使结社权,并由此得到文明所能提供的一切好处。凡是不准政治结社的国家,一般结社也极少。决不能轻言这是偶然的结果,而应当断言在这两种结社之间存在着一种固有的而且可能是必然的关系。由于偶然的原因,几个人可能在某一事业上有共同的利害关系。比如,他们可能都要去办一种商业,或者都要去经营一种工业。于是,他们相会了和合作了,并逐渐认识到结社的好处。共办这种小事情的次数越多,人们就会在不知不觉之中越来越……去看看

第12章 启蒙运动时期的变革 - 来自《科学中的革命》

18世纪以两场大规模的政治革命而著称。这两场革命确立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革命”一词的含义——导致产生一个全新的并且与过去根本不同的社会制度或政治组织形式的激烈的社会或政治剧变——这就是1776年的美国革命(北美独立战争)和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然而,作为激进变革——作为一个突变点或同过去的决裂,而不是向已逝去的更美好岁月的循环式的回归——的革命这个概念的出现不仅可以追溯到启蒙运动时期社会和政治思想及行动的领域,而且还可以在这一时期文化和知识问题的讨论中找到它的来源。  我们已经看到,丰特奈尔早在……去看看

后记 - 来自《大棋局》

   2009/10/01
因校对而重读《大棋局》,竟有一年前初读时未曾有过的感想。大约是由于一年来发生的事情多少印证了布热金斯基的论断吧。纵观人类文明史,平等之呼声不绝于耳,却从未有过部落间、民族间、国家间的真正平等。远的不说,当今世界上小自世界杯决赛圈的名额分配,大到在联合国安理会中的表决权,无一不体现一个国家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而这种影响力是由国家实力决定的。当犹太民族的苦难终于赢得世人同情,联合国在巴勒斯坦划出很小的一块土地给他们安身时,整个阿拉伯世界却发誓要把犹太人赶下海。平等精神何在?经过四十年战争,当初视犹太……去看看

第一章 配属航空兵 - 来自《制空权》

我曾断言配属航空兵是无用、多余、有害的,我的反对者们在反对我的上述论断时,曾满足于强调陆上和海上作战时这些配属航空兵的重要性,因而保持甚至扩大这种航空兵乃是十分重要的。在最近的一篇文章《论海军航空兵》中,贝塔(一位海军高级官员的笔名)分析了舰载航空兵的重要性,概述了在地中海作战的海军部队从离开其基地起,需要配属航空兵帮助的主要需求。据作者讲,这些需求是:(1)反潜搜索,(2)防空,(3)侦察,(4)战术协同作战。在申述他的论点时,作者宣称一定数量的航空母舰是必不可少的。  任何人只要读到这样一篇简明的文章必定会得……去看看

反腐败的预防性措施——国际反腐败法规研究 - 来自《中国挑战腐败》

每一个学科都使用它们自己的参数来定义腐败。经济学家倾向于从需求和供给,或从市场的角度定义腐败;政治学家倾向于将它定义为与权力的行使和外界对政府官员的影响相联系;社会学家用对社会接受的任务和福利的标准的违反代表腐败的社会关系。类似的,虽然一个政府行政官员可能更加关心官僚腐败,而商业机构仅仅将腐败看做是一个贸易和投资政策的问题。  作者:帕达·艾玛  根据牛津英语词典,"腐败"可能以多种方式发生,它可以以破坏或分解任何物体的方式影响"物理属性",尤其是以分解或瓦解的方式,并伴随着产生了不健康的和令人讨厌……去看看

后记 - 来自《兴盛与危机》

我们在本书中阐述的基本思想,大约产生于1971年。那时,每逢节假日,一些不同 学科的同志凑到一起时,总要热烈地讨论各种各样的问题,常常争论得面红耳赤。其中, 中国封建社会长期延续原因的探讨是最吸引人的。我们深感用现代科学方法进一步研究 我们祖国的历史,认识我们民族走过的道路,是时代向我们这一代人提出的一个任务。  1974年,我们写出了一份七万多字的提纲。此后,不论我们肩上工作和生活的担子 怎样日益加重,我们依然时常讨论这份粗糙的提纲,兴趣不减当年。当人一旦抱定追求 探索真理的信念而钻研某一问题时,周围的事务和舆……去看看

第三章 财产权(上) - 来自《法律的经济分析》

   2009/10/01
我们从本章开始考察普通法。普通法一词像其他许多法律术语一样,意义不甚明确。它通常是指18世纪英国皇家法院所运用的原则体系(它包括某些成文法,但不包括衡平法和海事法);它们主要是由法官作为案件审判副产品而创设的,而不是由立法机关制定的法律;以及任何主要由司法先例形成的法律领域。本书这一部分所关心的主要是第二种意义上的普通法,但这里不包括两个重要的部分,即程序法和冲突法,这两部分将在后面的第21章中讨论。除此以外,本书在以后的章节中还要论述可能被认为是第三种意义和最广泛意义上的普通法,包括宪法的重要领域。 ……去看看

07 我们出了人命? - 来自《新疆追记》

第二天,1999年的1月29日,我们先去交通队。像中国各地的交通队一样,里面挤满了人,烟气腾腾。人们比赛著谄媚警察,托关系说情走后门的人络绎不绝。警察个个都是大权在握的样子,傲慢冷漠,说不上话。我们努力了半天,得到的回答只是让我们等。我们的问题在哪,没人给我们说明。   正当我楼上楼下乱走不知该找谁的时候,一间办公室内突然有人打招呼,一个看上去像个当头的人向我招手。我的感觉就好像是突然找到了组织,总算有归依了。那人和别的警察不一样,和蔼可亲,对我的一连串提问,他娓娓道来地解释:昨天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一辆载有两个人的……去看看

第十章 新的一致性 - 来自《美国人:开拓历程》

   2009/10/01
“英语说得最好的人,恰恰正是那些不懂拼字规则的人。”——本杰明·富兰克林四十一、美国口音   当北美殖民地滨海地带的英国佬想紧紧抱住他们所熟悉的、从英国不同地区带来的地方生活方式时,他们无意之中为一种新的文化奠定了基础。从许多方面来看,这种文化在广阔的美国土地上比在狭小的英国故土具有更强的一致性。定居者坚持讲他们祖国的语言,他们在新世界各处流动,他们所属的社会阶层也经常变动,在此过程中,他们使用的语言更趋统一了。整个北美大陆克服了空间上的障碍,很快出现了一种单一的口头语言,就象印刷文字克服了时……去看看

第十一封信 - 来自《历史深处的忧虑》

卢兄:你好!   来信收到。你在信中说,你已经在国内的报纸上看到了一些报导,但是从我介绍的辛普森案之中,使你对了解美国的司法制度产生了更大的兴趣,很想听我继续讲下去。这使我觉得挺高兴的。你对于美国司法制度中“无罪假定”有兴趣,可是也担心:一个“犯罪事实”是否最终演变成一场“法庭上的游戏”呢?   实际上,我确实应该先讲清楚,“无罪假定”也罢,检方与辩方的公平角逐也罢,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实际上这又回到了最初你所提出的问题:美国人到底有什么样的自由? 因为, 美国人认为,在法庭正式宣判之前,这个嫌疑犯只是一个 “嫌疑……去看看

第十二章 开罗会议 - 来自《蒙巴顿》

丘氏自私又傲慢,盟国战略制定难;   作战计划屡遭弃,利益不同颇麻烦。   话说1943年11月23日至27日盟国召开的开罗会议,事先在是否邀请蒋介石参加的问题上美英首脑还有一番争执。丘吉尔以顽固的殖民主义者的眼光瞧不起中国人,反对让中国领导人参加。而罗斯福总统决心让中国成为战后世界秩序的“四块基石之一”,并想使几亿中国人战后居于西方盟国、特别是美国一边,因此极力劝说英国最终同意,邀请蒋介石参加会议。   另一方面,从这年秋季开始,侵华日军发动了著名的常德战役,试图一举占领华中华南,打通京广线。接着,又增兵30余万,……去看看

第二部分 第七章 中央技工团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第一条 各个技工团对于每个特定的区域、每个特定的地方所具的职能,同样也就是中央技工团对于整个大家庭联盟的职能。  第二条 如同各技工团是一个地方或区域的知识的核心一样,中央技工团构成整个大家庭联盟的知识的核心。  第三条 中央技工团成员的选举如同各技工团的成员一样,按照第四章第一至第六条办理,所不同者只是在一切大思想家、天才和哲人之中只有那些通过他们的理想表现得最杰出和最有益的人才能成为中央技工团的成员。  第四条 大家庭联盟中各个最重要的管理职位通过工作理事会由中央技工团的成员分别……去看看

第39章 - 来自《梅次故事》

郑维明的老婆郭月仍是四处告状,已告到北京去了。北京通知荆都,荆都通知梅次,梅次便派人去北京,将郭月接了回来说接回来,是客气的说法,其实差不多是押回来的。北京是首善之区,岂容郭月这样的人去哭哭闹闹?况且你男人不管是怎么死的,总是个腐败分子吧。可郭月只在家里休整几天,又会哭哭啼啼上北京去。梅次只好又派人去接。谁也不能将郭月怎么处置,再怎么不喜欢老百姓告状,也不敢做得太过分了。不知何时是个了断李远佑又开始了新一轮告状。法院判赔了他三万块钱,作为医药费用、伤残补偿和误工补贴。可他还揪着不放,要求依法严惩殴打他的……去看看

第八章 生产的方法与手段 - 来自《面包与自由》

Ⅰ  假若一个社会、一个都市、一个地方要向它的居民保证生活必需品不会缺乏(我们要知道此种生活必需品的概念还可以扩大,甚至可以包含一些奢侈品),那么,无论如何必定要把生产所绝对必需的东西——土地、机械、工厂、运输机关等占据下来。在私人手中的资本也应该充公,归还与社会全体。  我们已经说过,资产阶级的社会的大害处不仅是资本家占取了各种商业的大部分利润,因此他们可以不劳而食;而且还是使一切生产皆向着错误的方针进行,并不以保证万人的安乐为其目的。这就是我们攻击现社会的理由。  要使现在商业的生……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