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华国锋“辞职”

 《邓小平的晚年之路》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邓小平实际上已经成为政治思想上的“核心”,组织上,胡耀邦被任命为中央秘书长。

  一九八0年二月,党的十一届五中全会增选胡耀邦、赵紫阳为政治局常委。全会决定成立中央书记处,选举胡耀邦为总书记,万里、王任重、方毅、谷牧、宋任穷、余秋里、杨得志、胡乔木、胡耀邦、姚依林、彭冲为中央书记处书记。会议决定批准汪东兴、纪登奎、吴德、陈锡联的“辞职请求”,免除他们所担负的党和国家的领导职务。

  这样一来,华国锋这位“英明领袖”、中央委员会主席就已经成了一个“摆设”。

  五月六日至九日,华国锋率中国党政代表团到南斯拉夫参加铁托托总统葬礼活动。九日,应邀到罗马尼亚进行短暂访问。

  五月十七日,华国锋主持刘少奇追悼大会。

  七月四日,《人民日报》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正确认识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文章指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不仅要消除“神化个人”的现象,而且要处理好领导班子中个人与集体的关系。

  七月三十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坚持“少宣传个人”的指示》:当前在执行三中全会制定的要“多歌颂党和老一辈革命家,少宣传个人”的方针时,还存在着一些问题。

  八月十六日,邓小平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作《党和国家领导制度改革》的讲话。指出:国务院领导成员的变动,将是五届人大三次会议的主要议题之一。

  八月,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以后和在讨论《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问题的决议(讨论稿)》过程中,许多人提出,华国锋在粉碎“四人帮”以来,特别是头两年工作,犯了重要错误,要求中央调整他的工作。

  八月三十日至九月十日,五届人大第三次会议决定,华国锋不再兼任国务院总理,由赵紫阳接任。同时邓小平、李先念、陈云、徐向前、王震不再兼任国务院副总理。大会还同意陈永贵要求解除他副总理职务的请求。

  十月二十日,中共中央书记处决定,在今后二、三十年内,一律不准挂现任中央领导人的像,以利于肃清个人人迷信。

  十月二十三日,中共中央发出《转发华国锋同志的信的通知》。华国锋提出,今后在公共场所不再悬挂华国锋同志的像和题词。

  十一月十日至二十五日,中共中央央政治局连续开了九次会议。

  此时,政治局委员为二十二人,出席会议的二十一人(据说陈永贵没有被通知参加会议);候补委员二人,出席会议的一人;书记处书记十一人,列席会议的七人。

  会议的主要议题是讨论、批准向十一届六中全会提出的人事更动方案。

  根据广大高级干部的意见,会议讨论了华国锋在粉碎“四人帮”以来的重要错误。

  大家在发言中指出:

  华国锋在十一大前后提出一系列基本上还是“文化大革命”中的口号,他从来没有主动地提出过纠正“文化大革命”错误的创议;

  他阻碍解放大批老干部和平反冤假错案,明显地违反了党内大多数同志的愿望;
  他热衷于制造和接受新的个人迷信;
  他对前两年经济工作中的冒进和损失,负有重要责任。
  中央政治局认为,华国锋继续担任现职是不适当的。

  在以上四条“重要错误”中,主要的是第一条。

  会上,华国锋要求辞去现任职务。

  会议经过讨论,一致决议:

  1,向将要召开的十一届六中全会建议,同意华国锋辞去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职务。

  2,向六中全会建议,选举胡耀邦为中央委员会主席,邓小平为中央军委主席。(一九八八年九月五日,邓小平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大家希望我当总书记、国家主席,我都拒绝了。(三卷272页)

  3,在六中全会前,暂由胡耀邦同志主持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常委的工作,都不用正式名义。

  同时,会议肯定华国锋在粉碎“四人帮”这一事件中是有功劳的,在过去四年中作过一些有益的工作,希望六中全会将继续选举华国锋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中央副主席。

  一九八一年一月一日,华国锋拒绝出席中共中央新年茶话会。

  一九八二年六月二十七日,中共中央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六月二十八日,中共中央十一届六中全会进行了中央主要领导成员的改选和增选。全会一致同意华国锋辞去党中央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职务的请求,选举他为中央副主席。

  从以上的过程可以看出,从一九八0年开始,通过《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过程和让华国锋“辞职”的过程,是同时进行、相互作用的。只有肯定毛泽东建国以来的“左”倾错误,特别是文化大革命的“完全错误”,才能证明华国锋“在十一大前后提出一系列基本上还是“文化大革命”中的口号,他从来没有主动地提出过纠正“文化大革命”错误的创议”是重要错误;反过来,要华国锋“辞职”,同逮捕“四人帮”一样,又可以说明文化大革命“是完全错误的”。

  一九八二年六月的十一届六中全会,完成了以上两项过程,从而标志着邓小平在政治上、思想上、组织上“驳乱反正”的目标已经基本完成。

上一篇:13 历史决议

下一篇:15 实行农业生产责任制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三章 为社会主义事业呕心沥血 - 来自《林伯渠传》

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  在国民经济恢复工作即将结束的时候,中共中央按照毛泽东同志的建议,提出了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和总任务,即要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基本上实现国家社会主义工业化和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随后又提出了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基本任务。在这重要时刻,林伯渠全面地思考着国家的管理和建设工作。   林伯渠认为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必须使整个国民经济“和谐地发展”,“关于建设,需以重工业为重点,是自然的。但为巩固工农联盟,亦需轻工业(不能如有些人主张,目前只要重工业)”①……去看看 

3-2.11 不能割裂的尾声 - 来自《走向混沌》

坐在从西安开来、途经永济的火车上时,我就立下宏愿:有朝一日,一定不能忘记来看看伍姓湖的陈大琪。这么多年的世态炎凉,人的行为准则,不落井下石,已然算是一个不低的标准了,一个劳改干部,能给我化冰送暖雪中送炭,一反当时做人的时尚标准,这本身就是一首苦难生活中的神话诗(1997年,21个年头过去,我也没有忘记我临行时的心愿。于这年的秋天,我重访了曲沃和伍姓湖的劳改故地,并特意去看望陈大琪。场长告诉我他已退休,因病在外地住院,留下了我的遗憾。但我在当年他让我丈量的那口深井旁,我把那口水井,视若为他的化身,回京后写下《回访一口井》,以……去看看 

十、受引发的思想 - 来自《当代哲人李正天》

那使我心中惭悔与仰崇的;那使我感到忧患与自足的事实;那使我复归宇宙意识的本体渐少荒唐的东西,即长时间在心中挥之不去激荡胸魄与心灵的情思,关注并引发它们,默默行止之间,逐渐化为精神、意志、生命的一部分,通过类宗教的行为或者类似东方哲人对大道的修炼,最后终将使它融入我的胸膛,化为魂魄与身体密不可分——本体向我召唤,我仿佛感到它的奥秘与深邃……生命本体是道的当下化身,是宇宙精神的外现。一个思想者,怎么可以不意识到时代精神、文化基因的存在,并把持到时代命脉的流传,并永驻于胸间而不惭悔?一个思想者怎么可以将要认识到……去看看 

第十四章 生存:新时代基本价值的框架 - 来自《系统哲学引论》

对行动的总的定向   我们正处在十字路口。我们可以开展传统的活动和追求习惯的目标;我们也可以运用我们的创造性想象(但要受理性和实验的约束)来开始新的行动方式,我们除非在事物的自然秩序的范围内对人类的作用作出新的估计,否则,我们非常可能面临灭顶之灾。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抉择,我们不打算讨论它们中哪一个行动是正确的,因为我认为这是不证自明的。我想做的事是概述那些能把我们引向新秩序的思想,在这种新秩序中,人类并不是自私地利用自然,而是为了大家关心的利益让自己与自然和谐相处。   马克思说,当思想被人所掌握时,它……去看看 

跋 我为什么不是一个保守主义者 - 来自《自由秩序原理》

自古到今,自由的真诚朋友可以说寥寥无几,而且自由所获得的成功也始终是少数者努力的结果:他们之所以胜出,其原因乃是他们一直与其他辅助者相联合,尽管这些辅助者的目标常常与自由人士本身的目标不尽相同;但是需要指出的是,这种联合始终存在着危险,有时甚至是灾难性的,因为这为反对者提供了正当的反对理由。——阿克顿勋爵(Lord Acton)   1.一个多世纪以来,大多数被认为是进步的运动都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不断侵蚀着个人自由,而与此同时,那些珍视自由的人士在反对这些运动的方面也倾注了大量的精力。然而在这一过程中,这些珍视自由的人士……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