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阿瑟

第十四章 战略抉择

本章总计 24708

  老麦心中有主张,据理力争珍珠港;

  总统最后定方针,夙愿终遂心花放。

  话说1944年上半年,是同盟国军队在各个战场捷报频传的6个月。在苏德战场,苏军从年初开始著名的"十次突击",至年中已解放大部分国土,并向东欧推进。在意大利战场,美英军队在年初取得意大利南部战役的胜利后,开始向北推进,于5 月间突破古斯塔夫防线,6月4日进占罗马。两天后,艾森豪威尔将军以288万人、1. 3万余架飞机、9000余艘舰艇的庞大兵力,在诺曼底发动了历史上最大的登陆战役,实现了在西欧开辟第二战场的诺言。与此同时,自太平洋战争爆发以来一直处于沉寂状态的印缅战区也开始活跃起来,中、美、英三国军队先后进入缅甸作战,相继攻占孟关、孟拱、密支那和阿恰布等地。在3-6月的英帕尔战役中,蒙巴顿指挥英军粉碎了日军第15集团军的进攻,歼敌6.5万人,取得开战以来英军对日军的首次大胜利。

  随着麦克阿瑟之控制新几内亚,尼米兹夺取马里亚纳,蒙巴顿进军印度支那,日本在东南亚已呈三面被围之势,最后击败日军的时刻看来已经到来。按照3月份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决定,麦克阿瑟和尼米兹的下一步行动将是进攻菲律宾的棉兰老岛。但由于战争形势喜人,参谋长联席会议开始考虑加快太平洋战争进程的可能性。金海军上将主张绕过菲律宾,直取台湾,认为这将为封锁荷属东印度与日本之间的海上交通线提供一个同吕宋岛一样有利的基地,并获得更便于进攻日本本土的前进基地。与在菲律宾进行旷日持久的争夺战相比,这样既可迅速打败日本,也可早日解放菲律宾。对这一建议,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另两名成员马歇尔和阿诺德均表同意。

  6月12日,马歇尔在视察了欧洲战场回国后,便指示麦克阿瑟和尼米兹,要他们考虑是否可能绕过以前选定的目标而直接攻取台湾,选择包括日本本土在内的新目标,从而加速太平洋战争的进程。对这一指示,麦克阿瑟和尼米兹都觉得不能接受。他们认为这样过于冒险,步子太大也太快了,难以使陆、海、空完全协同行动。当然,麦克阿瑟反对这一建议还有政治和感情方面的因素。6月18日,他答复马歇尔说:

  菲律宾是美国的领土,我们的孤立无援的军队曾在那里被敌人消灭。1790万菲律宾人几乎仍在忠于美国,而由于我们未能支援和救济,他们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我们有巨大的国家义务去解救他们。另外,如果美国故意绕过菲律宾,不尽最大努力尽早营救我们的被俘者、侨民和忠诚的菲律宾人而任敌宰割,那么,我们就将招致非常严重的心理上的反应。这就等于承认日本人关于美国人已抛弃菲律宾人、不愿让美国人流血去拯救他们的宣传是真实的;我们无疑将招致该民族的敌意;我们或许会在远东所有民族中丧失威信,从而在今后许多年对美国产生不利影响。

  最后,他要马歇尔给他一次机会,让他亲自去华盛顿陈 述他的意见。6月24日,马歇尔答复他说,根据所掌握的情报,日本正大力加强重点目标(帕劳、棉兰老等) 的防御。进攻这些目标必然要付出高昂的代价,而且会使战局发展缓慢。他还告诫麦克阿瑟:"至于重新夺取菲律宾的问题,我们必须谨慎,不要让我们个人的感情和对菲律宾的政治考虑损害我们的远大目标,这个目标就是早日结束对日战争。" 他提醒麦克阿瑟,"绕过去"并不等于"放弃掉",解放菲律宾和战俘的捷径是摧毁日本本土。最后,他向麦克阿瑟表示,他将向总统说明情况,以满足他要求去华盛顿陈述意见的愿望。

  尽管有马歇尔的婉言相拒和冷言相告,麦克阿瑟仍全然不予理会,而于7月初将他进攻菲律宾群岛的"滑膛枪手"计划提交到华盛顿。他在该计划中提出,他的部队将在太平洋舰队的支援下于10月25日在棉兰老登陆,11月15日在莱特岛登陆。之后,中太平洋部队将于1945年1月15日在吕宋岛北部登陆;西南太平洋部队于2月在吕宋岛东南部和民都洛岛登陆,然后于4月1日在林加延湾东西两面登陆,并向马尼拉进军。这项复杂的两栖作战计划得到尼米兹原则上的同意,但后者认为这项计划将使作战时间拖得太长,因此又提出一个折衷方案,即麦克阿瑟在夺取棉兰老后绕过菲律宾其他岛屿,同中太平洋部队会合,一起向台湾和中国沿海挺进。但麦克阿瑟反对把菲律宾任何一个岛屿扔下不管的方案,他是铁了心要解放整个菲律宾。

  看来,各方相持不下,最后只好由三军司令罗斯福来解决这一分歧了。这位下一届总统候选人此时也意识到,对于是否绕过菲律宾,这不仅仅是个军事战略问题,而且也的确是个政治问题。他对麦克阿瑟的警告不能不引起重视,这涉及到他能否连任总统的问题。如果他决定绕过菲律宾,就会背上抛弃老朋友的名声,那么在日益临近的大选中很可能使他遭受政治上的损害。另外,对于一个受到普遍尊敬的英雄,一个出尽风头的人物,他也不能不认真加以对待,以免这位惹不起的天不怕地不怕的将军真的给他带来什么麻烦。因此,他决定不是在华盛顿,而是亲赴珍珠港去会晤这位将军。

  7月21日,罗斯福乘"巴尔的摩"号巡洋舰离开圣迭戈。为能充分听取太平洋战场两位司令官的意见并在最后定下决心时不受影响,他决定不带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成员同行,而只让莱希将军以总统参谋长的身份同往。金对总统的这一决定很有意见,认为这是在大选前哗众取宠的举动,以突出他正在发挥现任总司令的作用。

  几天前,麦克阿瑟即接到马歇尔的通知,要他前往珍珠港参加一个高级会议,向一个"大人物"汇报。至于这个"大人物"是谁,马歇尔没有说。麦克阿瑟本能地意识到这个"大人物"很可能就是罗斯福,因为在麦克阿瑟眼里,只有罗斯福能算得上是"大人物"。由于开什么会,谈什么内容都不得而知,所以他上飞机时什么作战计划方面的东西也没带。在"巴丹"号上,麦克阿瑟来回踱着步,口里抱怨着:"逼着我离开我的指挥岗位飞到夏威夷去拍几张政治性的照片,真丢人!"

  7月26日,麦克阿瑟比罗斯福早一个小时到达珍珠港。他先到他在西点军校的老同学罗伯特·理查森将军家放行李,后者邀请麦克阿瑟住在他家里。按理,麦克阿瑟应该知道罗斯福一个小时后就要到达,但他却似乎有意拖延时间,制造晚到的场面,竞在理查森家里悠闲自得地洗了个澡,然后才前往码头迎接总统。

  午后,"巴尔的摩"号徐徐驶进港湾。尼米兹为总统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高级军官们列队走上甲板向总统致敬。罗斯福在欢迎行列中没有发现麦克阿瑟,便转身询问尼米兹。正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警笛声和马达声。一辆开道摩托车迎面而来,后面跟着一辆有陆军上将标志的敞篷黑色高级大轿车。来人正是麦克阿瑟。他身穿土黄色军裤和棕色飞行员皮央克,头上戴着一顶软帽和一副墨镜,独自一人坐在后排车座上。当车在码头上停下来时,在场的士兵和群众都欢呼起来。随后他走下轿车,大步流星地朝跳板走去。走到中间,他停下来向欢呼的人群致意,似乎他倒成了真正的欢迎对象。上舰后,随着水手长一声哨响,他向总统及舰上的军官们敬了一个军礼。

  莱希将军对麦克阿瑟的打扮觉得奇怪,大热天至于穿皮夹克吗?于是他问道:" 道格拉斯,你来这里看我们,为何不穿适当的衣服?"麦克阿瑟回答说:"嗨,你没有到过我那里,那里的天气可冷呢。"寒喧之后,罗斯福、麦克阿瑟、尼米兹一起坐在甲板的椅子上,让摄影师给他们照像。这是自1937年麦克阿瑟到白宫敦促罗斯福接见奎松以来,两位远亲的第一次晤面。麦克阿瑟看上去依然很年轻,精神矍铄。罗斯福则显得老多了,不免使麦克阿瑟感到吃惊。他回忆说:"我几年未见到他了,从外表看他成了我原来认识的那个人的外壳。很明显,他的有生之年已屈指可数了。 "

  接见结束后,三个人暂时分手。麦克阿瑟回到理查森家后,情绪再次低落下来,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他责怪罗斯福选择其再次提名竞选总统之时,来同太平洋战区的指挥官商讨如何战胜日本,完全是一场政治表演。他忧虑国家"治理不当",以及在战争中所犯的"可怕错误"。吃晚饭时,他同理查森谈及有七年未见到总统了,他对总统两颊下陷、身体消瘦、衣服松垮的样子感到担心。

  第二天一早,罗斯福邀请麦克阿瑟和尼米兹同他一起视察基地和看望部队。他们乘上一辆有五个座位的敞篷车,莱希和驾驶员坐在前排,罗斯福、尼米兹和麦克阿瑟坐在后排。一路上,罗斯福和麦克阿瑟一直在说话,这使夹在中间的尼米兹感到很不舒服。他们谈到过去那些朴实而轻松的岁月,以及许多逐渐变得淡漠的往事。

  晚上,他们在罗斯福下榻的地方吃过饭后,一道来到挂有大幅太平洋地图的会客室里开始讨论战略问题。麦克阿瑟注意到,海军方面对这次会议有充分的准备,他们备有详尽的计划、手稿、各种统计及其他形象化的说明物,而他什么也没带,显然是在"单干"。尼米兹在得知他事先根本未被告知讨论什么问题时,似乎感到很震惊。

  罗斯福首先作了个开场白,说明会议的目的在于决定下一阶段对日本采取什么行动。接着,尼米兹首先发言,他提出了不久前制订的那项攻占棉兰老后绕过吕宋直取台湾的计划,并阐述了台湾有利的战略地位。麦克阿瑟看出,总统显:然对这个计划有所了解,因为这实际上就是金的计划,而金不会不事先向总统吹风的。但他发现,总统对这项计划也"有所怀疑",因为在讨论中,他完全持中立态度。实际上,尼米兹本人对这个计划到底有多少可行性也表示怀疑,认为绕过吕宋毕竟不是好办法,当然他在会上并未提出这种怀疑。

  对这个计划,麦克阿瑟当然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别的不说,这项计划的实施将意味着他指挥的所有美国部队,除了象征性地留下小部分外,都要交给尼米兹指挥,这是他无论如何也不答应的。因此,当总统坐在轮椅上,拿着指示杆指着地图上的棉兰老问他:"道格拉斯,我们从这里再往哪儿去"时,他毫不犹豫地回答:"莱特,总统先生,然后吕宋。"接着,他充分发挥其善于辞令的长处,从战略上、心理上、政治上滔滔不绝地讲述了他的理由。他再次强调对忠诚的菲律宾人所承担的道义上的责任,认为当初如果尽一切力量增援巴丹,菲律宾就不至于沦陷,也能煞住日军南下新几内亚和澳大利亚的势头。在如今解放菲律宾已成为可能的情况下,若再度牺牲它就是绝对不可宽恕和不可原谅的了。他说:"你不能把1700万虔诚的菲律宾基督徒留给日本人,而先去解放台湾,把台湾归还给中国。总统先生,那时美国公众舆论将会谴责您,那也是有道理的。"他还谈到吕宋岛上还有数千美国战俘和妇女儿童在等着解放,他们正忍受着巨大的苦难。若在北面打台湾,在南面打棉兰老,我们就会使菲律宾中断一切外界供应。那时,日本占领军就会只顾自己,而让菲律宾人和美国战俘活活饿死。

  在讨论中,麦克阿瑟和尼米兹不时地站起来用指示杆指着他们所谈到的地方,罗斯福则偶尔插话以缩小他们之间的分歧。对罗斯福来说,在华盛顿经过许多松驰的会谈之后,让这两位被认为是对手的人平心静气地向总司令发表他们的不同意见,既令人悦意又颇能增长知识。会议一直进行到午夜,总统仍未定下最后决心。

  第二天(7月28日)上午,会议继续进行。麦克阿瑟再次指出收复吕宋对取得战争胜利的必要性:马尼拉湾以及吕宋北部一旦到手,事情就好办了,就可以加强海空军对南方至日本资源交通线的封锁。他还告诫说,美军在台湾登陆不可能得到当地居民的协助,因为日本统治台湾已有半个世纪。菲律宾的情况则不同,美军可以从仇恨日本占领军的菲律宾人那里得到一切可能的帮助,况且在某些地区,强大的菲律宾游击队在驱逐日本人的战斗中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

  "但是,道格拉斯,"总统插话道,"要攻取吕宋需要付出较大的牺牲,我们恐伯承受不了。"麦克阿瑟回答说:"总统先生,我的损失不会比过去大。正面攻击的时代已经过去。现代步兵武器太猛烈了,正面进攻已不合时宜,只有平庸的指挥官才会那么干,优秀的将领打仗是不会招致重大损失的。"于是,他把他的未来作战设想描述了一番,说他一旦控制了菲律宾,就回过头来收复荷属东印度,利用澳大利亚第l集团军进行地面作战。

  最后,麦克阿瑟的意见终于占了上风。他不但说服了总统,而且也说服了尼米兹。后者答应给麦克阿瑟以必要的运输和支援。在整个讨论期间,双方始终保持着友好的姿态。莱希后来回忆说:"这两次会谈,比我在华盛顿不断听到那些议论之后所预料的要平和得多。在檀香山,我们不像政客们那样感情用事,而是用事实来说话。麦克阿瑟在他的早期陆军生涯中就显露出非凡的能力。因此,他的晋升是迅速的,说得婉转一点,无怪乎在华盛顿五角大楼里有人不喜欢他。我们某些海军将领的态度已经在导致檀香山会议的事件中显露出来了。我个人认为,麦克阿瑟和尼米兹是我军中执行这一重大任务的两个最合适的军官。"

  中午,会议宣告结束,大家一起前往尼米兹的寓所共进午餐。吃完饭,麦克阿瑟准备告辞离去,但罗斯福邀请他再巡视一下部队。途中,麦克阿瑟问起即将来临的大选。罗斯福显得很有把握,并反问麦克阿瑟有何看法。麦克阿瑟回答说,他对国内的政治形势毫无所知,但军队是一致拥护总统的。听了这话,罗斯福非常高兴。麦克阿瑟还要罗斯福放心,他和尼米兹之间的分歧已经消除:"总统先生,我们的看法完全一致,我们彼此完全了解。"

  当晚,麦克阿瑟乘"巴丹"号返回布里斯班。在飞机上,他高兴地告诉助手们说: "我们获胜了。"回到布里斯班后,他向他的参谋们宣布:"总统接受了我的建议,并且批准了菲律宾作战计划。"8月9日,他收到罗斯福一封信,信中说:

  我即将结束旅行回到华盛顿。这是一次最成功的访问,特别是和您在檀香山的三天会晤,可惜时间太短促了。我看到整个广大地区的壮丽图景,它比我离开华盛顿前所设想的更为美好。您正在完成一桩真正光辉的事业,克服自然环境以及人类禽兽给我们带来的巨大艰难险阻。我一回去就要推行这个计划,我相信这是合乎逻辑的可行的计划。

  和您再次会晤我感到特别高兴。就我个人来说,在檀香山我极其希望您我能对换一下位置,我总觉得您当总统要比我当将军去收复菲律宾会干得更出色…

  罗斯福回到华盛顿后,即在电台发表了一个简短的讲话,声称"同我的老朋友麦克阿瑟将军取得了完全一致的意见"。这无论对美国人还是对日本人来说,都是一个明确的信号,意味着麦克阿瑟实现其重返马尼拉诺言的日子为期不远了。一些敏锐的观察家一眼就看出,罗斯福这位头号政客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使进攻菲律宾的消息恰好在总统竞选活动的最后时刻成为报纸上的头号新闻。与此同时,罗斯福让莱希将军在参谋长联席会议上施加影响,向其他三位成员传达珍珠港会议精神。莱希后来写道:"当他们听说尼米兹和麦克阿瑟表示他们眼下没有分歧,能够协调一致共同制订作战计划时,多少都感到有些惊讶。"

  然而,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的意见仍不一致。马歇尔转而支持麦克阿瑟的战略,基本同意麦克阿瑟关于美军在菲律宾游击队的协助下攻占吕宋比在台湾保留一个立足点更有利的看法,认为这是一个关系到美国国家荣誉的问题。金海军上将则坚持进攻台湾的计划,认为国家荣誉的说法近乎于感情用事,不值一驳。他强调,进攻台湾可以缩短战争,也许比直接进攻吕宋还能更早地解放菲律宾。经过近一个月的讨论,会议在是否进攻吕宋的问题上仍悬而未决,但同意麦克阿瑟攻占莱特岛。9 月8日,参谋长联席会议向西南太平洋司令部发布命令,确定莱特登陆时间为12月 20日,即在登陆棉兰老6周后。

  此时,麦克阿瑟已将他的司令部迁至荷兰蒂亚,并对进入棉兰老前的外围作战计划进行了重审。原定以哈马黑拉岛为跳板,但据情报人员称那里至少有3万日军在防守,于是改为进攻该岛以北的莫罗泰岛,据说那里防守薄弱,只有不到1OOO名日军。经过与参谋长联席会议和尼米兹协商,年底前的作战时间表排列如下:9月 15日,麦克阿瑟进攻莫罗泰,尼米兹进攻帕劳;10月5日,尼米兹进攻雅浦群岛和乌利西岛;10月15日,麦克阿瑟进攻莫罗泰和棉兰老之间的塔劳群岛;11月15日,麦克阿瑟在棉兰老南部登陆;12月20日,麦克阿瑟在莱特岛登陆。

  为支援美军在莫罗泰和帕劳登陆,哈尔西指挥第3舰队于9月11日到达菲律宾海域,准备对上述两地及附近岛屿进行空中攻击。自所罗门战役结束后,南太平洋战区已远离前线,降为守备部队的地位。原来隶属的陆军部队和一些军舰于6月份移交给麦克阿瑟,海军陆战队及大部队军舰转调给尼米兹。这样,为了给能征善战的哈尔西提供继续作战的机会,金和尼米兹商定实行两班轮换制,即在马里亚纳群岛战役后,由哈尔西接替斯普鲁恩斯担任第5舰队司令,同时改番号为第3舰队,其他带"5"字的番号也均改为"3",如米彻尔的第58特混舰队改称第38特混舰队。待下一阶段作战由斯普鲁思斯指挥时,番号再改回去。因此,此时的第3舰队与原来南太平洋的第3舰队并不是一回事。

  9月12日和13日,哈尔西的第3舰队对菲律宾中部的米沙鄢群岛进行了猛烈的轮番轰炸,共出动飞机2400架次,击落击毁敌机478架,自己只损失了8架。这一惊人的胜利连同几天前其先遣分舰队的报告,(据称在8、9日对棉兰老和吕宋进行的空袭中,几乎未遇到像样的空中抵抗)使坐在"新泽西''号旗舰上的哈尔西不禁问自己,为什么不能提前进攻莱特?这虽然不是他份内的事,况且若提出修改计划,或许会" 打乱一系列部署,可能一直打乱到罗斯福先生和丘吉尔先生那里去"(时值两人正在魁北克召开战略会议),但却可能"把战争缩短几个月"。于是,他决心"想惹点麻烦,给太平洋舰队总司令发个急电"。

  9月12日,尼米兹收到哈尔西的电报。电报说,看来菲律宾群岛的敌机已基本被摧毁,绝大多数油库被炸,再没有什么军舰可炸,"敌军缩手缩脚的态度奇怪得很,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因此,哈尔西建议,立即取消进攻塔劳群岛、棉兰老岛、帕劳群岛和雅浦群岛的计划,把尼米兹进攻后两个目标的部队交给麦克阿瑟,用来尽快全面进攻莱特岛。尼米兹对这一建议感到很吃惊。离进攻帕劳只有几天时间了,他实在不愿意取消这次行动。但他同意其他几项建议,包括把部分部队交给麦克阿瑟指挥。因此,他立即把哈尔西的建议转给正在魁北克开会的参谋长联席会议。

  参谋长联席会议对哈尔西的建议颇感兴趣。马歇尔立即把这个建议转给麦克阿瑟以征求他的意见。麦克阿瑟当时正随进攻莫罗泰的部队在海上航行,要保持无线电静默,因此,留在荷兰蒂亚的萨瑟兰无法与他联系。但萨瑟兰清楚,他的上司对能提前解放菲律宾肯定会拍手叫好的,于是在同肯尼及其他几位参谋人员商量之后,便以麦克阿瑟的名义给马歇尔回电说:"一俟同尼米兹安排停当,我部即于10月20 日开始莱特岛行动。"

  当萨瑟兰的回电到达魁北克时,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正在参加加拿大方面举行的一个晚宴。看了电报后,他们立即离开宴席开了个小会,一致认为:"完全相信麦克阿瑟将军、尼米兹将军和哈尔西将军能够正确处理。"90分钟后,关于取消进攻塔劳、棉兰老和雅浦,同意10月20日进攻莱特的命令便飞越太平洋下达到两个司令部。10月20日,这意味着比原计划提前了整整两个月。

  此时,在太平洋上,满载着按原计划进攻雅浦群岛的美国陆军第24军的运输舰船,接到尼米兹的命令后即改变航向驶往马努斯岛。另外,尼米兹还命令第3舰队除第38特混舰队外,一旦能够抽调出来,就尽快向麦克阿瑟报到。同时,第38特混舰队的4个大队已调去支援西南太平洋部队、中太平洋部队进攻莫罗泰岛和帕劳群岛。

  9月15日,麦克阿瑟在金凯德的旗舰"纳什维尔"号上观看他的2.8万第7两栖作战部队登上莫罗泰岛。由于登陆前航空兵及海军部队对该岛进行了猛烈的火力夹攻,使岛上500名日军仓皇逃向山里,因此,西南太平洋部队未遇抵抗就占领了该岛,并很快开始修建机场。麦克阿瑟照例上岸巡视了一番,然后返回荷兰蒂亚。

  同一天,哈尔西的部队在帕劳群岛的佩莱利乌岛登陆,遇到激烈抵抗,使这里变成了第二个塔拉瓦和第二个比亚克。有1万日军在这座岛上巧妙地利用地形和山洞挖沟筑垒,同美军周旋。直到11月25日,岛上有组织的抵抗才停止。结果美军亡 2000人,伤8000人。这次行动被认为是没有必要的"多此一举",本该听从哈尔西的建议予以取消。9月17日和22日,哈尔西的部队还攻占了恩古卢岛和乌利西岛。

  麦克阿瑟回到荷兰蒂亚后,得知参谋长联席会议已下令于10月20日进攻莱特,顿时兴奋不已。他立即打电报给华盛顿进一步建议,以他现有的部队,依靠第3舰队的支援,完全可以把原来进攻莱特的日期(12月20日)改为进攻吕宋的时间。当时,除金以外,参谋长联席会议其他成员及尼米兹均已赞成打吕宋而不打台湾。在9月底召开的一次海军会议上,尼米兹及其他海军将领设法说服金,使他最终放弃了攻打台湾的主张。10月4日,参谋长联席会议下达莱特战役后的作战行动指令,批准了麦克阿瑟12月20日登陆吕宋的建议,并确定尼米兹的部队于下一年1月20日进攻硫黄岛,3月1日攻取冲绳岛。这是参谋长联席会议对进攻吕宋第一次明确表态,表明麦克阿瑟的战略取得了最终而彻底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