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本章总计 13350

  你见过毛泽东面对死亡压迫时的表现吗?

  见过。他很沉得住气。

  走在7个旅追兵的枪口前,这可以算面对死亡的压迫吧?走得不慌不忙,大摇大摆,算 不算沉得住气?所以你这个问题我早日答了。

  如果你以为山上山下距离远,还不足以造成足够的恐怖气氛,那么我可以给你再举一个 例子。

  东渡黄河来到晋察冀根据地,毛泽东住在晋察冀军区司令部所在地城南庄。5月,他主 持召开了书记会议,开了10天。会议结束后,他很兴奋,没有休息,给挺进大别山创建根 据地的邓小平拟了份长长的电报稿,还起草了召开全国政协会议的通知。

  写完通知,天已朦朦亮。毛泽东到院子里散一圈步,扭扭腰,扩扩胸,返回屋将笔砚和 通知稿收起来,说:“银桥,我休息吧。”

  我忙取出两片阿米妥纳,斟水请他服下。毛泽东是农民的儿子,睡觉时习惯脱得赤条 条。他躺下必要看一会儿书报。半小时后,他将报纸朝枕边一放,眼睛合上了。我明白.无 须再服第二次安眠药了,便蹑手蹑脚退出屋。

  江青已经起床,她生活是很有规律的。她住在隔壁一个小房间。聂荣臻也起来了,散一 圈步回来,同江青握握手,聊着什么。他们每次见面都要握握手,彼此很客气,但是话不是 很多,聊几句,聂荣臻就回屋去了。聂荣臻把房间让给毛泽东住,自己搬到了后排一所房 子。

  就在这时,城南庄北边的山顶上,防空警报突然响起来。我心里咯噎一下,紧张得立刻 屏住了呼吸。城南庄和延安不一样,在延安时,敌机一进陕甘宁边区,电话就打到延安,延 安可以及时拉警报防空。城甫庄可是距北平很近,而且只能在山头上发现敌机的时候才能拉 警报,时间已经很紧张;毛泽东的住房距防空洞一百多米,动作稍一迟缓将是很危险的。

  我急得失了主张,在毛泽东的屋门前团团转。可能你觉得可笑:这还不简单?有备无 患,叫起毛泽东到防空洞不就行了?

  事情要那么简单,我再笨也笨不到团团转。这里有个特殊性:毛泽东睡觉难。他发脾 气,十次有九次是因为睡觉吵醒了他,万一敌机不是来轰炸,他一定大发雷霆。毛泽东发脾 气是真正的“雷霆之怒”,吼声像打雷,而且以老子自居:“老子捧你!,“老子不要 你!”,“你给老子站着去!”……发这么一次火,是很伤他的身体的,会影响几天精神不 振。

  警卫排长闰长林惦着脚跑过来,急风急火又是小心翼翼,压着嗓子问:“怎么办?怎么 办?叫醒不叫醒老头?”

  跟随毛泽东时间久的人,有时称他老头。

  “他吃了安眠药刚睡着啊……”我一个劲搓手。

  “我的娘,万一敌机来轰炸怎么办?”

  “万一不轰炸呢?叫爹也晚了!”

  正拿不定主意,3架敌机已经临空,就在我们头上盘旋。我们个个呆若木鸡,不躲不 避。现在只能祈祷马克思在天之灵保佑了。不轰炸,干好万好;扔下炸弹来,干脆我们先死 吧,不要活着让千人唾万人骂,当个千古罪人……

  敌机转了两圈,哼哼着朝北平方向飞走了。我们好像背了个大磨盘忽然甩落地,全身一 阵轻松,几乎要跳起来。心里一个劲叫喊马克思在天有灵。

  轻松转瞬即逝,我们又被新的焦虑所困扰:这三架敌机显然是侦察机,侦察之后……糟 了!我们想到轰炸机随后就会飞临。军区大院不同于老百姓杂乱的自然户院,建的是一排一 排整齐的平房,目标显著,一炸一个准!

  仍然是敌机来与不来的矛盾,明智的作法是矛盾上交。我们是归江青领导,让她决定怎 么办。聂荣臻派他的范秘书来一道商量,商量的结果是暂不惊扰毛泽东,我们先做好一切防 空准备,把人员组织好守在毛泽东门口,担架放在身旁,一旦敌机来轰炸,就抬上毛泽东往 防空洞跑。

  正是吃早饭的时候,有人来叫我们轮流着去吃饭。我们没一个人去。这种时刻怎么能离 开毛泽东啊?

  8点多钟,北山上的防空警报器又拉响了。再不能犹豫,闰长林喊了声:“照彭老总说 的办!”我已破门而入。

  撤离延安时,彭德怀曾对闰长林讲:“关键时刻,在危险的情况下,不管主席同意不同 意,你们把他架起来就跑。到了安全的地方再讲道理。主席也会原谅的。

  我冲到毛泽东床前:“主席,有情况……“哪个?”毛泽东惊醒,朦胧地瞪住我,似要 发脾气。闰长林已经不容分说扶他起身:“主席,敌机要来轰炸了,刚才已经来过三架侦察 机,现在防空警报又响了,肯定来的是轰炸机,请主席赶快到防空洞里去防空。”

  毛泽东终于明白了眼前发生的事情。可是,他竟然不分时间场合,顽强地保持着他的生 活习惯。我手忙脚乱替他穿衣裤,他却伸出手:“拿烟来。给我点一支烟吸。”我的天哪! 我叫起来:“主席,来不及了!

  毛泽东不悦地皱起眉头:“已经丢炸弹了?”

  闰长林急得跺脚:“哎呀,主席,轰炸机一到就丢炸弹。丢下来跑都来不及。你听一一 一”

  “听什么?点烟!毛泽东有点火。

  “快快快!”江青冲进来,在门口喊:“飞机下来了,飞机下来了!”话没喊完,她身 子一闪便跳出门,远处继续传来她一声急迫地喊:“走走走!”

  情况万分紧急!我粗鲁地将手一下插入毛泽东腋窝下。闰长林顺手往毛泽东身上披了一 件棉衣,石国瑞和孙振国便搀扶住毛泽东另一只胳膊。“快快快!”我喊着,四个人连架带 搀,拖起毛泽东便朝门外跑。

  刚出门,头上一阵尖啸,我们本能地一缩脖,朝后倒步。还没弄清怎么回事?脚下的黄 土地猛烈一颤,耳畔响起磕破臭鸡蛋一般的钝响。于是,我们一如吃了定身符,全都僵住 了。

  “啊!远处传来江青绝望的尖叫。我猛醒过来,定睛看时,刷地冒出一身冷汗。天哪, 三颗炸弹摆成一束,就落在毛泽东的房前,伸手可及!我想喊,想跑,却凝固了一般做不出 任何反应。接着,叫人无法想象的事情发生了:“它怎么了?”毛泽东盯着那三颗炸弹,像 哲学家在思考什么重大问题,满腹狐疑地想弯下身去。他对那炸弹尾部呼呼飞旋的陀螺发生 了兴趣,伸出一根指头,似乎要拨弄那个陀螺……

  “炸弹!那是炸弹!”江青尖叫着,顿着脚。头上又响起飞机俯冲的尖啸,她立刻像充 气过量的皮球一般跳起来,向防空洞跑去。同时间,我们四名誉卫人员也像被火钩子捅了一 下似的,叫起来,“快跑。快跑!架起毛泽东,脚不沾地地朝防空洞猛冲。

  “快呀!快呀!飞机要丢炸弹了!飞机要丢炸弹了!”聂荣臻在防空洞前拼命挥手喊。

  我用出全身力气架着毛泽东跑。毛泽东的那件棉袄差点颠落,我们不敢停步,也不容毛 泽东停步,我一只手架起毛泽东胳膊,另一只手扶住他背上的棉衣,继续猛跑。毛泽东显然 极不适应这种“形象“,连连命令:“放开,放开我,我不要跑!”

  这时,我们刚跑出军区大院后门。身后轰轰隆隆几声巨响,敌机丢下的炸弹在院子里爆 炸。我本能地口头望一眼。只见黑姻滚滚直冲天空。你们蠢么!毛泽东借机甩脱我的搀架, 喘息着说:一它轰炸的目标是房子,我们出了院子就安全了,还急什么?”

  眼见敌机又冲下来,我们不听他说,架起他跑得更快了。刚跑到洞口,身后又一声巨 响。距离很近。我们架着毛泽东进洞,被他挣脱了。洞口相对来说安全许多,我们不再“强 迫”他,改为劝说:“主席,到防空洞去吧?”

  毛泽东喘息稍定,说:“我还没吸烟呢!”

  闰长林已经给毛泽东穿好棉袄。我替他点燃一支烟。

  聂荣臻司令员又劝:“主席,快进防空洞吧。”

  毛泽东说:“等一等,在这里保险,我还要看飞机扔炸弹呢……”

  话音才落,敌机又俯冲下来。院子里火光一闪,余烟未散黑烟又起,翻腾着四散弥漫。 毛泽东点点头:“我看清了。”转身不慌不忙钻入防空洞。

  敌机飞走后,我们跑回大院,首先去看毛泽东的住处。没爆炸的炸弹,尾部陀螺似的东 西还在风中转。后来投下的炸弹爆炸后,弹片飞到毛泽东屋里不少,硝尘遍地,两个暖瓶全 打碎了,水流了一地。看来敌机投下的是杀伤弹。若不是我们把毛泽东硬架走,后果简直难 以想象。

  以后我听说,敌人兵工厂里一些有觉悟的工人,常俏悄把沙子当火药装人炸弹中,所以 出现臭弹。要说毛泽东“命大”,首先是因为他代表着最广大人民的利益。难道不是这样 吗?

  敌人显然是有目的来轰炸的。聂荣臻下令:“要抓紧破案,肯定有坏蛋,把这坏蛋抓出 来,公审枪毙!…

  此案在解放保定后,查阅敌档,才得以破获。是军区后勤部所属大丰烟厂的副经理。特 务分子孟宪德将司令部小伙房司务长刘从文拉进了特务机关。中央首长到达城南庄后,他们 曾准备往饭菜里下毒,由于保安措施严密,凡进毛泽东口的东西必须先经我们卫士之手,他 们怕暴露,未敢下手。经过一番密谋,把毛泽东等中央首长到达城南庄的情况送到保定特务 机关,又向蒋介石的保密局作了详细汇报。保定特务机关也向北平的特务机关作了报告。于 是,才发生了国民党军派飞机来轰炸的事件。孟宪德和刘从文两名特务分子后来被公审枪毙 了。

  罗瑞卿为了保护毛泽东安全,曾反对毛泽东游长江,毛泽东发脾气说:“无非你们就是 怕我淹死在你们那里么!什么叫安全?坐在家里飞机还可能扔炸弹呢厂这话若细细去想,还 确实符合实际。

  从井冈山时期算起,到二万五千里长征,到延安,毛泽东经常处于飞机轰炸之下。他的 妻子贺子珍就是被飞机炸成重伤。撤离延安前,炸弹爆炸的气浪两次震碎门窗冲击他的窑 洞。城南庄这一次就更危险。建国后,他也多次遭遇轰炸。影响比较大的有两次。

  一次是在1952年,毛泽东去上海视察,遭到国民党飞机轰炸。公安保卫部门根据城南 庄的教训,怀疑是有特务向台湾送了情报。查来查去,搞了一个“潘杨事件”。潘汉年蒙冤 入狱。其实具体审查处理毛泽东不可能也根本不会去过问。一位领导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的领 袖,对这种具体事件怎么可能作具体过问?记得1956年毛泽东在上海游泳时,遇到过去的 一名卫士李连成。这名卫士是从刘少奇身边调到上海。毛泽东问李连成现在于什么?李连成 说参加处理“潘杨事件”。毛泽东还不明白“潘杨事件”是怎么回事呢。“另一次轰炸发生 在1958年1月18日凌晨。毛泽东在南宁冬泳邑江,夜里继续办公。凌晨一点来钟,空军雷 达部队发现国民党飞机向南宁飞来。莫非国民党察知毛泽东正在南宁召开中央工作会议?随 行的空军副司令员何庭一大力紧张。须知,南宁没有军用机场和战斗机啊!他用电话紧急联 系柳州军用机场,命令空军部队战斗起飞,分3批,无论如何要将国民党飞机拦截住!

  那天,南宁全城灯火管制。我们涌进毛泽东卧室,请他去防空洞。他把手一挥:“我不 去。要去你们去。”

  “主席,我们要对你的安全负责。”

  “蒋介石请我去南京,我去了,怎么样?我又回来了,他还能怎么样?现在还不如那时 安全吗?”毛泽东指住我的鼻子:“你去,把蜡烛给我点着。”

  我说:“不行,主席,还是防备万一好……”

  “去!”毛泽东不耐烦了。“把蜡烛点着!国民党的炸弹扔我脚底下,扔我脚底下它就 不敢响!我什么时候怕过他们?”

  蜡烛点燃了,毛泽东继续看书,他看的是《楚辞》,看得聚精会神,津津有味。

  补充一句。毛泽东到了晚年,不是还发生了“9.13”事件吗?林彪也想派飞机炸死 他,没用,谁也炸不死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