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本章总计 21132

  毛泽东打过孩子吗?

  没有。至少是我没见过,也没听说过。

  毛泽东为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献出了六位亲人的生命。他对子女真疼爱,要求也真严 厉。

  毛岸英是毛泽东的长子,从苏联留学回到延安。毛泽东送他几件带补丁旧衣,叫他下乡 跟着边区劳动模范去学习种田,那故事已经为大家熟知。我这里主要讲他们家庭生活中的事 情。

  “抗大”有位北平来的女学生,姓傅,长得很漂亮。江青对毛泽东的长子还是热情关心 的,见到姓傅的姑娘,立刻动了一个念头。星期天,把毛岸英和傅姑娘都约到她那里。吃饭 聊天,高高兴兴玩了一天。

  傅姑娘走后,江青问岸英:“你都二十二四了,该找对象了。你看傅姑娘怎么样?.’

  毛岸英脸红了。延安不比大城市,像傅姑娘这么漂亮的确实不容易见到。片刻,毛岸英 喃喃着问:“我爸有这个意思吗?”

  “只要你同意,他那里我说一声就行。”江青兴冲冲地去向毛泽东说。毛泽东却摇头: “见一面就定终身,也太轻率了吧?孩子年轻沉不住气,你也沉不住气?你叫岸英来。”

  江青关照毛岸英:“你爸叫你去呢,现在可就看你的态度了。“

  毛岸英来见父亲,红着脸表态:“我觉得人还挺不错

  毛泽东笑了,不失幽默他说:“不漂亮不聪明你也不会动心,这一条我理解。可是,见 了漂亮的就都动心,这一条我不敢理解你了。,

  毛岸英龈颜地闷声不响。

  毛泽东敛去笑容,换上严肃的口吻:“除了漂亮,你还了解她什么?理想、品德,性 格,你了解吗?她刚从北平来,我们都不了解。婚姻对你来讲,既是终身大事,也关系着我 们的革命事业。谁叫你是毛泽东的儿子呢?一定要慎重,不能轻率从事。

  果然,毛泽东考虑的有道理。那位傅姑娘受不了延安的艰苦生活,跑回北平去了,并且 在报纸上写文章辱驾延安。毛泽东用他那浓重的湖南口音抑扬顿挫他说:“看来漂亮靠不 住,还得靠理想哟!”

  中央机关来到西柏坡后,毛岸英与刘谦初的女儿刘思齐被分配到附近农村搞土改,接触 中渐渐有了感情。经邓颖超和康克情帮忙,毛泽东同意他俩确定了恋爱关系。

  就在毛泽东帮我出主意,使我和韩桂馨确定恋爱关系的同时,毛岸英也来找父亲了。

  “爸,我跟思齐的事,康妈妈跟你说过了?”

  “嗯。”毛泽东正在批阅文件,头也不抬地应一声。

  “那我们就办理结婚手续吧?”

  “思齐多大了?”

  “十八。”

  “你要说实话。十八.周岁虚岁?”

  “虚岁,可也差不了几个月……”’

  “差一天也不行。我这里忙。你去吧。”

  毛岸英高兴而来,丧气而去。相比之下,毛泽东对我的婚事积极关心得多。我又感动, 又有一丝不安。

  那天。我们蹲在院子里吃饭。行政处本来安排毛岸英吃中灶,但是毛泽东不允许,对毛 岸英说:“你妹妹(李钠)从小就是吃大灶,你这么大个青年,还需要我提醒吗?”毛岸英 什么话也没说,拿起饭碗就同我们一起吃了大灶食堂。我们习惯蹲在院子里吃饭,恰好一只 公鸡在追母鸡,扇起尘土来。我忙站起身避飞尘。毛岸英没动,触景生情发一句牢骚:“公 鸡还要找母鸡呢,我可是个人,我都27了。”

  我未免愧怍。我才21岁,已经准备结婚,岸英比我大五六岁还不能结。我小声出主 意:“别急,等主席高兴的时候你再说去。“

  华东传来歼敌7个旅的捷报,我告诉岸英:“主席唱京剧了,快去吧。

  毛泽东高兴起来喜欢唱几嗓子京剧。毛岸英马上赶到父亲的办公室,想搞个既成事 实:”爸,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明天结婚。”

  “不是告诉你暂时不要结婚吗?

  “我自己的事还是让我作主吧。”

  “你找谁结婚由你作主,结婚年龄不到你做得了主吗?那就要由制度和纪律做主。”

  “岁数不到就结婚的人多着哪……”

  “谁叫你是毛泽东的儿子!“毛泽东将笔重重放在砚台上,“我们的纪律你不遵守谁遵 守?”

  毛岸英满脸委屈地退出。毛泽东也气得直呼粗气,独个儿咱咕:“本来高高兴兴的,叫 他又给扫去一半。”

  毛岸英回到房间想不开,心里又急又恼,便躺在床上哭闹起来,谁劝也劝不住。警卫排 长闰长林报告江青,江青作为后娘不好出面,怕引起矛盾,说:“还是让他爸爸说说吧。

  于是,闰长林便报告了毛泽东。

  毛泽东勃然大怒,掼下笔大步出问。我怕他要打儿子,忙紧紧跟上,准备劝。可是,毛 泽东连儿子的门也没进,就站在门口吼了一嗓子。毛泽东不吼则已,一吼便如雷鸣,惊天动 地:“毛岸英,你想干什么?”

  一嗓子,毛泽东只吼了一嗓子,正在床上哭闹的毛岸英立刻老实了,一动不动,声息全 无。

  毛泽东转身就走。根本不屑说第二句。

  几个星期后,毛泽东在村边散步,碰到毛岸英从邻村下乡回来。毛岸英跟父亲打声招呼 便想溜,毛泽东抬手叫住他:“你不要躲我,结婚的事想通了吗?

  “想通了。”毛岸英垂着头说,“是我不对。”

  “思齐呢?”

  “她也想通了。我们已经商量好,过年以后再结婚。”

  “这才像我的儿子嘛!毛泽东满意地摆了摆手,“你去吧。

  继续散了一阵儿步,毛泽东忽然立住脚,望着我问:“银桥。你说我跟儿子亲还是跟你 们亲。”

  我想了想,说:“感情上还是跟我们亲。”

  毛泽东不置可否,若有所想他说:“我跟我的儿子,几年难得见一面。就是到了一起, 一年也难见几面。我只是和你们朝夕相处,形影不离。我和我家里这点事,瞒夭瞒地瞒不过 你们。我活着的时候,你们不要讲,我死了以后可以讲,要讲实话。”“

  后来,到1958年,号召工农兵写文章。我想写毛主席,毛泽东又说:“我活着的时候 你们不要写,我死了以后你们可以写。”

  抗美援朝开始后,毛泽东决定送儿子出国参战。江青和其他一些同志都曾劝过毛泽东, 说岸英在单位里负责任务很重,不好离开,不要去参战了。毛泽东讲了应该去的道理。给我 印象最深的仍然是那一句:““谁叫他是毛泽东的儿子!他不去准还去?”

  毛岸英牺牲后,彭德怀来了电报。叶子龙同周恩来。江青商量一番、没有告诉毛泽东。 后来,毛泽东办完公到新六所一号楼休息时,叶子龙和江青才把消息报告了毛泽东。

  当时,毛泽东正坐在沙发里。听到消息先是一怔,盯着江青和叶子龙一声不响。江青和 叶子龙不敢说第二遍,也没敢说一句安慰的话,不约而同垂下头。

  于是,毛泽东眨了一下限,目光开始缓缓移动,望住茶几上的烟盒。他去拿烟,西次都 没有将烟从烟盒里抽出来。我忙帮他抽出一支烟,再帮他点燃。

  屋里静了很长时间,谁也没说一句话。能够听到的只有毛泽东咝咝的从牙缝往里吸烟的 声响。陕北农民吸烟都喜欢发出这种咝咝声。大概是烟雾熏了毛泽东的眼睛,大概他想起了 许许多多的往事,我见到毛泽东眼圈陡然一红,变湿了。

  叶子龙一声不响地退了出去。

  又沉默了很久,毛泽东吸完第二支烟,把烟头用力拧熄在烟缸里,发出催人泪下的一声 叹息:“唉,谁叫他是毛泽东的儿子呢……“

  我把头扭向一边,我哭了。

  毛泽东没有哭,又吸燃一支烟,开始听江青汇报儿子牺牲的经过。我只听清几句:敌机 轰炸,扔燃烧弹,毛岸英从防空洞里出来就没回去,烧死了。更多的话我没听到。因为我脑 子里总是回荡着那声叹息:“唉,谁叫他是毛泽东的儿子呢……”

  毛岸青是毛泽东与杨开慧的第二儿子,长得很像父亲,杨开慧烈士牺牲后,他小小年纪 便如风卷絮一般,吞尽了生活的苦果,尝遍了流浪乞讨的辛酸,身体受到很大损伤。毛泽东 对岸青疼爱关心,知道他身体不好,不像对毛岸英要求得那么严厉。并且经常亲自过问岸青 的治疗情况。

  1957年,毛岸青在青岛治疗休养。8月上旬,毛泽东来到青岛,住在青岛交际处。他振 我把毛岸青接来。父子俩悄悄谈心。毛泽东过去与毛岸英谈话,主要是谈学习,谈政治,谈 工作。与岸青更多的是谈学习。生活和身体。毛泽东听说医院有名女护士对毛岸青照顾很 好,两个人有了一定感情,就请警卫处人去医院了解一下情况,顺便看看毛岸青生活医疗的 环境条件。警卫处派了警卫员徐永福去医院,详细询问了毛岸青在医院里治疗休养的情况, 回来后,徐永福写了一份调查材料。毛泽东仔细看了这份材料,特意请卫士田云玉向徐永福 转达谢意。毛泽东说:“你告诉小徐,材料写得很好,谢谢他,代我谢谢他。”

  毛泽东对两个女儿李敏和李钠也是既富怜爱之情,又保持严格的家教。李敏刚生下来 时,邓颖超抱起孩子,深情地端详着说:“真是个小娇娇。于是,她便有了“娇娇”这个动 听的小名。1947年娇娇从苏联回国,到毛泽东身边上学。毛泽东为她取了个学名:李敏。

  当时,毛泽东化名李德胜。《论语》中有一句话:“君子欲恼于言,而敏于行。对古文 颇有研究的毛泽东,为两个女儿分别取名李敏和李钠,寄托了自己的愿望。

  李敏和李钠自小就是跟随我们警卫战士吃大食堂。上学后便在学校食堂吃饭。她们并没 有随父亲一道享受共产党主席的“小灶”,考上大学后,吃住便都在学校里,同所有的普通 人家的子女一样,一个宿舍住6个或8个人,睡上下铺。吃一样清淡的伙食。她们总是穿一 身旧蓝布衣服,和大家一样上课,一样下乡参加劳动,一样走路。骑车、挤公共汽车。如果 不加说明,没有谁会想到她们是毛泽东的女儿。

  李敏的情况,看过王行娟所著《贺子珍的路》便可以有个基本了解。我这里不多讲了。 我主要讲讲李钠。

  大约是在1956年左右,毛泽东有一次散步时,曾问过我:“你的感觉,是李敏好呢还 是李钠好呢?”。

  我说:“都很好,两个孩子对我们都很尊重。她们没有某些高干子女那种容易表现出的 优越感,她们要求自己严格,有上进心。

  毛泽东摇头:“我看她们不如你们有出息。也不如你们有前途。她们比你们吃苦少,能 吃苦的人才有出息。我说:“主席,你还想叫孩子们怎么吃苦?她们可是比普通人家的子女 吃苦多了!

  毛泽东摇头:“你说的不对,你讲吃苦的时候思想不对头,因为你首先想到她们是我的 女儿.所以你给她们定了不同一般人家子女的标准。”她们不就是吃大食堂吗?大食堂的伙 食要比多数农民家庭的伙食好,难道不是这样吗?”

  我兑:“主席,你总找低的比,这不公平,城里人家大多数未必比学校食堂伙食差,我 家里就比大食堂的伙食好。”

  毛泽东笑了:“你为革命做了贡献么。吃好点人民没意见。她们还没有做贡献呢。人 哪,生活上还是跟低的比有好处。不比贡献比享受,那就没出息了。

  在毛泽东的子女中,李钠相对来说吃苦不如她的哥哥姐姐多,但我始终认为她比7般人 家的孩子吃苦多。我到毛泽东身边后,从1947年始,李钠才7岁,便跟我们这些当兵的一 样行军,一样餐风露宿,一样地经受了飞机轰炸,听惯架。便跑去报告了毛泽东。毛泽东把 我叫进屋,声色俱厉:“三令五申,为什么还要搞特殊化?

  我不怕江青发脾气,但是害怕毛泽东发脾气。我小声喃喃:“别的家长也有给孩子送东 西的。”

  “别人可以送,我的孩子一块饼干也不许送!毛泽东拍了桌子,“谁叫她是毛泽东的女 儿!

  我再不敢言声,也再不敢给李钠送饼干。回到家里,我向爱人发牢骚,说江青向毛主席 打小报告批评我。嘴里这样牢骚,但我心里明白,江青在这件事上做得还是对的,毕竟李钠 是她的亲生女儿。

  事隔不久的一个星期六,李钠回到家里来。卫士尹荆山在倒茶时提醒毛泽东:“主席, 李衲回家了,二三个星期没见。一起吃顿饭吧?

  毛泽东掀起眼皮,目光柔和,含着感激:“嗯,那好,那好。”

  小尹忙去报告江青。江青略一犹豫,小声说:“多下点米,多放点油。”

  毛泽东没有专门吃饭的饭厅,每次都是卫士用食盒把饭提到卧室或办公室吃。今天搞了 四菜一汤,还有辣子、霉豆腐等四个小碟。炊事员得意他说:“我今天多下了一倍的米!” “李钠在毛泽东卧室里向父亲汇报了学习情况。未了委婉他说:“我的定量老是不够吃。菜 少,全是盐水煮的川水还不够大师傅沾光呢,上课肚子老是咕噜噜叫。”毛泽东教育女儿 说:“困难是暂时的,要和全国人民共度难关。要带头,要做宣传,要相信共产党:……” 他还开句玩笑说:“大师傅掌勺连我也管不了呵!”

  尹荆山进去招呼:”主席。饭好了。”

  “嗯,今天一起吃饭。”毛泽东拉住女儿的手,一起走到饭桌旁。

  李钠抓起筷子,鼻子伸到热气腾腾的米饭上。那是红糙米,掺了芋头。她深深地、深深 地吸吮着香气:“呵!真香哪!”她望着父母灿然一笑,那么天真可爱!

  江育望望女儿,望望毛泽东,想说什么,“可是卫士们侍立在旁边,她便忍住了。勉强 笑一笑,夹一筷子菜放在女儿碗上。

  “吃吧,快吃吧。”毛泽东用筷子示意。

  李钠向嘴里拨饭。饭大烫,她咝咝地向外吹熟气。吹几下便咽下去,眼睛烫得湿润了。

  “吃慢点,着什么急?”毛泽东尽量平静他说。他轻轻笑着,但是笑得越来越不自然。 “李钠瞟一眼侍立的卫士,腼腆他说:“在学校吃饭都快。习惯了。”

  “现在是在家里么。”毛泽东说话声音很低,已经变成苦笑。

  ”吃菜,多吃莱。”江青不停地往女儿碗里夹菜。她脸色有些苍白,嘴唇保持开始那种 笑的样子,却是哆嚏着僵便的。她望着李恼吃饭时,那目光神色是母亲恃有的。

  李钠在父母面前不多拘柬,慢吃不了几口又变成狼吞虎咽,几乎嚼也不嚼就把一口口的 饭菜吞下去。在她朝嘴里拨饭时,偶尔掀一下限皮,目光沿着上限皮匆匆扫过桌面,她在看 饭菜还剩多少。

  开始,毛泽东还在慢慢陪女儿吃,一边有一句没一句他说点什么。渐渐地,他不说话 了。默默地夹一筷子菜或饭往嘴里送。嚼得那么慢,那么慢……终于,他停了筷子,停了咀 嚼,怔怔地望住女儿出神。

  江青早已停了筷子,看看女儿又看看毛泽东。她连接几次喘粗气,便盯住毛泽东不动 了。她有时心里有想法并不说,而是希望毛泽东能够理解,能够先说。

  “哎,你们怎么不吃了?”李钠好不容易把嘴离开饭碗。

  “哦”,毛泽东漫不着边际地笑笑:“老了,吃不多,我很羡慕你们年轻人。“他说 着,抓起报纸侧了身看,头轻轻.晃着,仿佛看得专注,念念有词。

  江青胸脯微微起伏,忽然端起饭碗,把剩下的半碗饭拨到李钠碗里,起身匆匆离开。她 眼里已经充满泪水。

  毛泽东似乎什么也没看到。可是,江青刚走回她的房间。毛泽东便抬起头对女儿讲: “我年轻的时候在湖南农村搞社会调查。有次饿了一天,讨到一碗剩米饭……”

  他没有讲完。李钠心思只在吃饭上,说:“你们不吃我就全打扫了啊。”

  “打扫光。”毛泽东目光在女儿脸上稍触即离,好像不敢多看。重新盯住报纸,手在桌 上点了点:“三光政策,不要浪费。

  其实,李钠也不了解父亲平时吃什么。如果她知道父亲有时一天只吃一顿马齿菜,她一 定不会这样”放肆”了。她把饭菜吃得干干净净,连一片葱花也不放过,仔细夹起来往嘴里 送。两眼可怜巴巴朝桌子上转,仍然没有离开的意思:“爸爸,我还要发育呢,饭量特别 大……这么大窝头我能吃三个。”她比划了碗口那么大。

  毛泽东没有看,始终盯着报纸,只是含住下唇习惯地吮一吮。

  “今天的饭菜真香哪,可惜……”李钠瞟一眼父亲,又带着孩子气的狡黠望着卫士: “尹叔叔,还有汤吗?把这盘子涮涮。别浪费。”

  尹荆山猛地转开脸,泪水夺眶而出,直朝厨房跑去。

  “唉,李钠这孩子也真受苦了。炊事员找出两个白面和王米面掺半的馒头,卫士等不及 他在火上烤,便拿来给了李钠。

  李钠摇晃着身子。不好意思地看看父亲,掰开一块馒头擦擦盘子便往明里塞。尹荆山拿 来热水帮李钠一个盘子一个盘子地涮了喝。毛泽东喉咙里咕噜响两声,站起身来,什么也没 说便走开了。他先朝院子走,又突然转向屋子,可是没进卧室又转身朝院子走,他似乎自己 也不明白要干什么。

  晚上,江青进了毛泽东卧室,叫卫士们退出。半小时后,江青出来了,眼圈红红的,显 然哭过。我们明白这是为什么,都走进毛泽东卧室。

  “主席,李钠太苦了,你看是不是可以……”

  “不可以。”毛泽东什么都明白,“同全国人民比较来说。她还算好一些。

  “可是……”

  “不要说了。我心里并不好受,她妈妈也不好受。我是国家干部,国家按规定给我一定 待遇。她是学生,按规定不该享受就不能享受。”毛泽东深深叹了两口气不无忧伤他说: “还是那句话,谁叫她是毛泽东的女儿呢?还是各守本分的好,现在这种形势尤其要严 格。”””

  “谁叫她是毛泽东的女儿呢?这句话给我留的印象太深了。它充分反映了毛泽东对于女 的疼爱之情和严格要求。1980年我和爱人终于能自由看望李钠了。她独自带了儿子生活, 日子过得有些艰难。我们劝她再找个对象,她说:“唉,我妈妈是“四人帮”:谁肯找我 啊?这时,我又想起了毛泽东说的那句活。我和爱人劝她:“你别这么说,你爸爸还是伟大 领袖呢,你是毛泽东的女儿!’:…

  后来,我和爱人给她介绍了一个人,就是过去为毛泽东站过岗的警卫战士王景清。他们 结婚时,杨尚昆同志还送了一个大被套,一包巧克力糖。因为李钠小时候很爱吃巧克力糖。 还写了贺词,把自己和全家人的名字全签上了。

  王光美同志知道这件事后,也表扬我们说:“你们办了件好事,看在主席面上,应该帮 助。“

  不久前,我和爱人去李们家里串门.李钠留我们吃饭:“你们尝尝老王做的凉粉和养面 扒糕吧。”我们惊讶地问:“哎呀,老王还会做凉粉和扒糕?”李钠说:“我和老王在一起 生活可享福了。他什么都会做,比我强多了。”

  看来。他们生活是幸福的。我内心获得很大宽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