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这不是演习

本章总计 65722

  我们有能力塑造自己的文明,为了建设我们的社会,我们需要把自己的热情和勤劳投入到所追求的事业中。来到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不仅仅是要建立一个新的国家。他们是在寻找一个新世界。所以我今天来到你们的校园,我要告诉你们,你们可以把前人们的梦想变成现实。让我们从现在开始,这样当未来我们回顾走过的历程时便可以说:就是从那时起,经过了一段漫长和辛勤的劳作,人们的才智得到开发,生活变得日益丰富。

  ——林登B·约翰逊,1964

  这里的大多数政治家并不清楚服务器和服务生的区别。这正是韩国的孩子们比南布朗克斯(纽约地名)的孩子们有更多上网机会的原因。

  ——安德鲁〃兰塞杰,2005年参与竞选纽约市公众代言人,他试图推行一项致力于升级纽约市IT设施的计划(他没有当选)。

  作为一个在冷战时代长大的人,我总是记得驾车沿着高速公路行驶时,收音机里的音乐时常会突然停止,继而播音员用一个冷酷声音说:“这是紧急状态广播系统的测试演习”,接着是30秒的高音警报器声。幸运的是,在冷战期间,我们从没有从播音员口中听到“这不是演习”。然而,我在这里却要说——这不是演习。

  世界在趋向平坦的过程中给美国带来的机会和挑战是复杂的。因此,我们以前处理事物的方法和手段不再够用也不再有效。如果固步自封,那我们就不能总保持创新,作并占到先机。身为对冲基金经理的美籍印度人迪尼克。辛格说:“对于一个像我们这样富有的国家来说,在提高国家竞争力方面花费如此之少的经历让人感到十分惊讶。

  我们所处的世界体系中,有上亿的人汇聚在一起,而我们应当好好地思考这意味着什么。如果过去正确的东西到现在碰巧依然正确,那该多好呀。然而,现在却有很多事情需要你用与过去不同的方式去做。.你需要对此有更深层次的思考。“如果说美国历史上有那段时间与现在的情形相像的话,那便是1957年左右,当时是冷战搞得最激烈的时候,那时,苏联率先把人造地球卫星送上太空,在与美国的空间竞赛中一马当先。当然,那个时期与我们现在有很大的不同:那时美国面临的主要挑战来自于那些忙于修砌各种”柏林墙“的人,而今天美国面临的挑战则是所有的墙都被推倒,很多人可以在世界舞台上与我们更加直接地竞争的事实;那个年代,美国面临的主要挑战来自于推行共产主义的国家——苏联、中国和朝鲜,现在美国面临的主要挑战则是来自于推行极端市场化的国家——中国、印度和韩国;那个时代的主要目标是建立一个强大的国家,而现在这个时代的主要目标则是使每个个体都具有强大的竞争力。

  我们需要拿出像当年开垦新边疆和建造伟大社会史的干劲来应对当前的挑战。

  我们需要我们的总统能够号召全民在自然科学、数学和工程学领域努力学习,拓展知识,从而占领世界在平坦化过程中开辟出来的新的制高点。我们还需要一个伟大的社会,我们的政府要通过修建基础设施、社会保障体制和各种制度以帮助每个美国人在工作非终身制的年代有竞争力。我呼唤我想象中的这个世界的到来。

  调动美国人团结起来建设这样一个社会显然非常困难。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外交政策专家迈克尔。曼德尔鲍姆说:“国家面临的危险比个体面临的危险更容易被传达。”搞经济不像战争,经济总是可以取得双赢,但是有时候,我却希望经济更像一场战争。在冷战的时候,我们看到了苏联在红场上炫耀他们的导弹。

  所有的美国人,从大陆的东端到西端,都受到了惊吓。我们的政客们不得不认真地、集中精力地规划我们的资源和教育,从而确保美国在同苏联的竞赛中不落后。

  可是今天,没有来自印度洲际导弹的威胁。昔日经印度连接克里姆林宫和白宫的热线已经被一条服务线路所取代。过去,当热线另一端的列昂尼德。博列日涅夫在威胁一场核战争,现在,热线的另一端却是一个柔和的声音,期望帮助你调出你在美国在线的账单或者与你在一个新软件上取得合作。这种声音没有赫鲁晓夫把一只鞋重重地砸在联合国的桌子上那样具有威胁性,也不像鲍里斯或娜塔莎用一口浓重的俄国腔说我要埋了你。这种声音像一支欢快的印度歌曲,让你感觉不到任何威胁和挑战。你听到的仅仅是:“你好,我是拉吉夫,我能帮你做些什么吗?”

  不,拉吉夫,你帮不了我。

  对于如何应对来自平坦世界的挑战,我们没有服务热线可以呼叫。我们只能依靠自己。如我在第四章中所论述的,我们已经拥有应对这个挑战的工具,但也如同我在第五章中所指出的,我们还没有使用这些工具。真正的危机到来之前现实总是显得异常平静。今天,那种认为既然美国已经主导世界经济超过百年,因而其主导作用还将延续下去的想法是一种危险的妄想。这种妄想与20世纪50年代时那种认为美国的科技将永远在世界处于领先地位的妄想如出一辙。然而,应对挑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使我们的社会跟上世界平坦化的速度需要付出艰辛的努力,我们将不得不以与以往不同的方式去做大量的事。如同肯尼迪总统于1961年5月25日在国会所作的著名演讲《国家面临的当务之急》中要求的,我们需要万众一心。当时,苏联发射人类历史上第一颗人造卫星和首次把宇航员加加林送入太空给美国带来巨大震撼。加加林升空后的第13天,肯尼迪总统作了演讲,他认识到,虽然美国有比苏联多得多的大量的人力资源和制度保障,但是它们没有被充分的利用。

  “我相信我们拥有所有的必要资源和才能,”肯尼迪说,“而事实是我们从来没有对我们的资源作出合理的必要的规划。我们也没有按照紧迫的时间表确定长远目标或充分利用资源与时间。”在他提出10年内要将人类送上月球的计划后,肯尼迪补充道:“我要求国会和全体国民坚决地投入到这一计划与行动中去,而上述计划与行动会持续多年并会付出巨大的投入。这个决定要求全体国民投入到自然科学、技术、人力资源、原材料和机器设备的研究、培养和建设中,并且很有可能要求人们把精力从他们目前正在从事的其他方面的重要活动中转移出来。这意味着一定程度的奉献、组织动员和纪律,而这正是我们在以前的研究与发展过程中所缺乏的。”

  为了达到设想的目标,肯尼迪立下了誓言,而这个誓言即使放在今天依然符合现实:“所以我将向国会提出一项新的人力资源开发和培训计划,用来培训和再培训上千万的工人,尤其是那些因为技术进步而被置于长期失业境地的工人。

  通过为期4年的新的职业技术培训,我们要用工业自动化所要求的新技术来替代工人们目前所掌握得已经被淘汰的旧技术。“

  现在我们也应该像肯尼迪那样未雨绸缪。我们要知道哪些需要保持,哪些应该丢弃,哪些需要改造,哪些需要吸收,在哪个领域我们要加倍努力,在哪个领域我们要集中精力,这正是我在这一章所要论述的。尽管这是一种直觉,但世界平坦化的趋势一定会在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间产生巨大的裂变作用。意志不坚定会导致更快速度的落后。发达国家会面临来自发展中国家更为激烈的挑战。由于政治稳定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经济稳定,而平坦世界中的经济是不稳定的,所以我不免会对此有些担心。

  总之,你会看到这种裂变会进行得更快和更激烈。回想微软试图盘算着如何对付全球范围内免费编写软件的人,我们现在进入了对类固醇创造性破坏的时代。

  即使你的国家已经有了对付平坦世界的通盘战略,它还是会在新的方面形成挑战。

  而如果你根本就没有事先制定任何战略,那么你不得不接受警告:这不是演习。

  作为一个美国人,我关心我的国家。我们如何使我们的利益和机会最大化,并对在世界平坦化过程中遇到困难的人提供保护?有些人的建议趋于保守,有些人崇尚放任自由。我提供的解决之道是富有同情心的平坦主义。富有同情心的平坦主义是我下的定义,其含义是在一个平坦的世界里应渐进而行。我在开始就假设,除了某些地缘政治的冲突外,世界将变得越来越平坦,黎明将和黄昏衔接。在这样一个平坦的世界里,政府和政治家的工作将比以往更加重要。其职责是迎接全球化并通过一系列的政策建立一个更公正、更富同情心、更平等的社会,我们既不是要强化原有的福利国家,也不是要废弃它,仅由市场来决定我们需要重塑它,进而赋予每个美国人前景、教育、技能和安全网,这些都是他们在平坦的世界里和其他人竞争所需要的。这就是富有同情心的平坦主义的含义,它应该围绕以下五个方面构建:领导、肌肉的构建、好脂肪—缓冲机制、社会行动主义和抚养。

  领导美国政客的工作,无论是从当地、州或国家的角度来讲,都应该是教育人民并向他们解释,他们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以及如果想过上好的生活,他们应该做些什么。可是我们今天面临的问题是,政客们根本没听说过什么平坦的世界。正如风险投资家约翰。多尔曾经跟我说的:“当你和中国的领导人谈话,他们的领悟速度相当快,因为中国的领导人全部是工程师出身。而美国政客就做不到,他们全是律师起家。”

  比尔。盖茨也补充说:“中国人愿意承担艰苦的劳动,愿意接受教育。当你会见中国的官员们时,你会发现他们全是科学家和工程师。你可以和他们进行数字化讨论,而不必听他们说什么‘如何给他的政治对手以颜色’,你面对的是一个聪明的官僚机构。”

  当中国总理温家宝于2005年4月首次访问印度时,他并没有像其他外国领导人那样飞往新德里。他径直从北京飞往班加罗尔,作了一次技术之旅,然后才前往新德里。没有一个美国总统或副总统曾访问过班加罗尔。我并不是说要求所有的美国政客们都去读工程学位,但是如果他们对导致世界平坦化的各种力量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并能以此来教育自己的国民进而激起反响,这无疑会对我们有很大的帮助。然而,事与愿违,现在太多的美国政客们看上去在做完全相反的事情。他们在努力地使自己的国民变的愚蠢,他们怂恿人民相信:现在的工作是铁饭碗,并且通过保护可以免予来自国外的竞争,或者由于美国一直以来支配着世界经济,其必将继续支配下去。如果人们没有认识到逐渐产生的教育缺口,如果人们缺乏进取的野心,如果人们不知道危机来临之前局势会异常的平静,那么就很难让美国人制定应对世界平坦化的国家战略。

  最好的例子就是,国会通过的2005年财政预算中,竟然把国家科学基金会的投入额削减了1亿美元。

  我们需要能够向人们揭示真相和鼓舞人们应对挑战的政治家。而当前最需要向人们解释的正如卢。格斯特纳在1993年接管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BM)董事会主席时向公司所有员工们所说的。当时,由于没有及时调整并继续投资于其所开发的商用计算机市场,IBM面临着生死存亡的考验。IBM在商用计算机领域,垄断了帮助客户解决技术问题的特权,于是逐渐变的高傲自大。IBM停止听取客户们的意见,认为没有这个必要。当IBM停止听取客户意见时,它便停止了创造价值,而创造价值是支撑其商业经营的关键力量。一个当时在IBM工作的朋友告诉我,在公司工作的第一年,当他在处理国内业务时,他的上级向他夸耀说,IBM是个巨无霸,即使员工资质一般,公司也可以做出卓越的业绩。但是,随着世界变得平坦,IBM变得越来越自负,其各级机构里充斥的平庸的员工难以保证公司继续繁荣下去。

  然而,当一个公司在其所在领域处于“王冠”的位置时,很难劝说它去自省,并让它相信,现状不会永恒——摆在它面前有两条路:收起荣耀继续创造新的历史或成为历史。格斯特纳决定自省。他说,IBM是丑陋的,紧紧围绕设计和销售制定的战略是没有意义的,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应客户所需,想客户所想。不用说,这段话对所有IBM员工来说如同晴天霹雳。

  “一个企业的转变来自于他的危机感,”格斯特纳在2002年12月与哈佛商学院的学生们谈话时说道,“任何机构都不愿意做根本性的转变,除非它意识到它遇到了”很大的麻烦,只有革新才能生存。21世纪初美国的状况与当时IBM的状况十分相似。

  当卢。格斯特纳接管IBM时所作的第一件事就是用终身适于雇佣的概念替代人们的铁饭碗思想。我的朋友亚利克斯。阿塔尔,一个法国出生的软件工程师,当时正在IBM工作。他这样描述公司的转变:“以前,你一旦被IBM雇佣,就可以一劳永逸,不必再担心饭碗问题,而现在,你必须时刻向公司证明你的能力适合这个岗位,否则你只好走人。公司提供给你的只是一个框架,你必须自己去适应它、完善它。那时是20世纪90年代,我当时是IBM在法国的总销售负责人,我告诉我的员工,在过去,终身就业只是公司的责任,个人坐等现成。可是随着我们提出适于雇佣的概念,这就变成了公司与个人双方的责任。公司会为你提供机会学习知识,提高自己,你必须充分利用这个机会……你必须掌握各种技能,因为还有很多人在同你竞争。”

  当格斯特纳开始推行新理念时,他不停地强调个人能力。亚利克斯。阿塔尔说:“他认识到,一个非凡的公司只能通过一群非凡的人才可以建立起来。”

  像IBM一样,美国也是如此。平庸的美国人必须变成有特殊才能的美国人或多面手的美国人。政府和公司的工作不是向人们保证给他们提供铁饭碗——那样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以前那种社会契约随着平坦世界的到来已经被抛弃。现在政府能够并且必须向人们保证的是它可以给人们提供机会,从而使每个人变得更加有能力,并达到被雇佣的要求。我们不想让美国成为20世纪80年代的IBM:在达到了顶峰的同时,逐渐变的傲慢、怯懦和平庸。美国应该效法IBM的变革。

  政治家们不仅需要向人们解释什么是平坦的世界,还要鼓励他们接受来自平坦世界的挑战。这对政治家的领导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是的,我们必须承认人们会害怕,但领导人可以培养他们的想象力。政治家可以使我们感到恐惧,使我们无所适从,然而政治家也可以鼓舞我们,使我们干劲十足。

  的确,让人们对平坦的世界充满热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花费一些想象力。

  肯尼迪总统意识到,与苏联的竞赛并非空间竞赛,而是科学竞赛,本质上是教育竞赛。

  因此,尽管他调动起全美国人民的积极性投入到冷战中去,然而实际实行的政策却是大量增加对自然与工程科学的投入以实现人类登月的目标,而不是向莫斯科发射导弹。

  如果布什总统能从这段历史遗产中得到一点启示的话,那么只能是要调动全民族科学研究的积极性,实现我们这个时代的“登月”梦想:寻找新型替代能源,从而使美国在未来10年内免予能源危机的困扰。如果布什总统能够把开发新型能源作为他的“登月”计划,那么随着油价的跌落,恐怖主义的资金来源会逐渐枯竭;伊朗、俄罗斯、委内瑞拉和沙特阿拉伯将不得不开始改革的进程——这在油价处于每桶50美元时是不可能的;同时美元的实力也在增强;由于新能源使污染排放降低,缓解全球气候变暖进程,布什总统终于可以改变自己在欧洲国家面前的形象。通过这一方式,布什总统可以鼓舞青年人投身于反恐战争和未来国家建设,而青年人为这些事业献身的结果是,他们成长为科学家、工程师和数学家。

  “这已不仅仅是双赢了,”迈克尔。曼德尔鲍姆说,“所有的参与者都是赢家。”

  我很吃惊地发现,这么些年来,那些针对我在报纸专栏里所写的文章的正面反馈竟然主要来自年轻人,并且他们感兴趣的正是我的关于催促总统带领国家实现新时期“登月”计划的思想。调动全国的能源和技术生产21世纪的新型能源,这一举动可以使布什总统的历史功勋与访华的尼克松和提出登月计划的肯尼迪相媲美。然而不幸的是,现实看上去,让布什总统采纳这个建议比登天还难。

  肌肉的构建既然就业终身制是一种平坦的世界难以支撑的多余的脂肪,那么我们的社会就应该设法让政府和企业集中精力于如何增强每个人的终身就业能力。

  就业终身制意味着社会肌体上长着过多的赘肉,而适于雇佣的理念则使用肌肉替换那些赘肉。我们应该在政府与个人之间,企业与员工之间设法推广这种先进的社会契约。在这个契约中,政府和企业不保证一个人的终身就业,但保证给你提供机会和工具,让你有被雇佣的可能。平坦的世界的精神内涵是每一个劳动者将逐渐对自己的饭碗、风险和经济安全负责,而政府和企业只是帮助人们形成这种能力。

  工人需要的是终身学习的机会和收益。为什么是这两个?因为这是使一个工人在竞争中善于灵活调整的最重要的本钱。如同哈佛大学经济学家罗伯特。劳伦斯所说,美国经济制度所拥有的独一无二的优势就是其劳动力和相关法律的灵活性。在平坦的世界中,随着工作机会和创造和消失的速度加快,这种优势将变得更加明显。

  劳伦斯说,对一个社会来说,尽可能地使人们享有更多的终身学习的机会和收益,使劳动力更具有流动性是十分重要的。一个社会不能让它的成员仅仅因为害怕失去退休金和医疗保障而不得不永远地在一个公司里混日子。当劳动者能够更容易地得到医疗保障、养老金和终身学习机会时,他们就会越来越愿意并能够进入新的行业和新的工作,从垂死挣扎的企业流动到欣欣向荣的企业。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