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编 交换 第03章 论生产费用及其与价值的关系

 《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不增加费用就能无限增加的各种商品,它们的价值法则,生产费用

  如果生产某种商品要花费劳动和费用,则无论这种商品能否无限增加,都有一种最低价值,这一价值是这种商品能够长期生产的基本条件。价值在任何时候都是供给和需求相互作用的结果,常常是为现有的供给创造市场所必需的。但是,如果这一价值不足以补偿生产费用,并提供通常期待的利润,人们就不会继续生产这种商品。资本家不会在亏本的情况下长久地继续生产。甚至利润少于他们得以维持生活的数额,他们也不会继续生产。已经投下资本而不能轻易抽回的人们,会抱着营业将好转的希望,在没有利润的情况下长期坚持生产,甚至亏本也继续生产。但是,他们不会无限期地这样做,或者说,如果没有迹象表明情况有希望好转,他们不会这样做。某一行业不仅要能提供人们期望得到的若干利润,而且这种利润还必须等于当时当地其他任何行业所能期望的利润,才会有新的资本投入(当然还得从其他方面考虑该行业是否适宜投资),否则,人们就不会这样做。在显然不能得到这种利润时,即使人们不实际抽回他们的资本,人们至少也不会再补充已经消耗的资本。因此,生产费用加上通常的利润,可以称为劳动和资本所生产的一切物品的必要价格或价值。没有人明知会亏本还愿意生产。谁要是这样做,必定是出于估计错误,他会尽快地加以改正。

  如果某种商品不仅是由劳动和资本制造,而且还能由它们无限量地制造出来,那么,这种必要价值,即生产者可以同意的最低价值,在竞争自由而激烈的时候,也是他们所能期望的最高价值。如果一种商品的价值,在补偿其生产费用时,不仅提供通常的利润,而且还提供更高的利润,资本就会蜂拥而至,以分享这种额外利润,并通过增加这种物品的供给而降低它的价值。这不仅是一种假定或推测,而且是熟悉商业活动的那些人所熟知的事实。每当新的行业出现,可望获得异常多的利润,或者原有的某种商业或工业被认为可以产生大于通常利润的利润时,这种商品就一定会在短期内大量地生产或输入,从而不仅消除额外利润,而且通常会走得更远,使价值象过去提得过高一样降得过低;直到进一步的生产完全停止或部分停止因而过剩的供给被制止,这种下降才会终止。如前所述,生产数量的这些变动不必以人们改换行业为前提。营业兴旺的那些人将更多地利用自己的信用来增加生产物,而得不到通常利润的那些人则将缩小他们的业务,并(拿工业用语来说)缩短工作时间。由此而可以稳当而迅速地使各行业的预期利润(也许不是利润)均等化。

  因此,一般说来,各种物品趋向于以能够使每一个生产者补偿生产费用并获得通常利润的价值相互交换;换句话说,以能够使一切生产者就其支出取得同等利润率的价值相互交换。但是,为了使在支出、即生产费用相等的地方利润也相等,一般说来,各种物品就必须以它们的生产费用的比率相互交换;生产费用相等的物品,必须具有相等的价值。因为只有这样,相等的支出才能产生相等的利润。如果一个农场主用相当于1000 夸特谷物的资本,能够生产出1200夸特谷物,从而获得20%的利润;那么,在同一时期,能以1000夸特的资本生产出的其他任何物品,都必须具有1200夸特谷物的价值,即能与 1200夸特谷物相交换,否则生产者的利润将多于或少于20%。

  亚当·斯密和李嘉图将一种物品与其生产费用成比例的价值,称为这一物品的自然价值(或自然价格)。他们的这个名词指的是这样一点:价值在它的周围摆动,并且总是趋向于回到这一点;按照亚当·斯密的说法,是指中心价值,物品的市场价值总是朝向这一价值;与自然价值的任何背离都只是暂时的不规则,在其出现的时刻,也就使矫正这种背离的力量发生了作用。从多年的平均水平来看,偏向中心线左方的摆动与偏向中心线右方的摆动能够充分抵消,因而市场价值与自然价值取得一致,但是,在任何特定的时候,二者完全一致的情况是很少的。大海处处趋向于某一水平面,但是它从未精确地处于水平状态;它的表面经常被波浪扰乱,而且往往因有狂风暴雨而波涛汹涌。这里只须指出:至少是在外洋,没有一处是经久不变地高于别处的。各处都时高时低;但整个大洋却保持着它的水平面。

  第二节 这个法则由于供给的可能变动(而不是实际的变动)而发生作用

  使各种物品的价值最终与生产费用取得一致的潜在力量,是如果两者不一致而商品供给可能发生的变动。如果一种物品持续以高于其生产费用的比率的价格出售,其供给就会增加,如以低于那一比率的价格出售,其供给就会减少。但是,我们不能由此认为,供给必须在实际上减少或增加。假定一种物品的生产费用由于某种机械发明而减少,或者由于某种赋税而增加。这种物品的价值不久(即使不是立即)就会在前一情况下降低,而在后一情况下提高;这是因为,如果不是这样,供给就会在前一情况下增加,到价格下跌为止,而在后一情况下减少,到价格上涨为止。由于这一原因,并由于人们错误地认为价值取决于需求和供给之间的比率,许多人便以为,每当商品的价值发生什么变动时,这一比率必定会随之变动;如果供给不是持续不断地增加,价值就不会由于生产费用的减少而降低;如果供给不是持续不断地减少,价值就不会由于生产费用的增加而提高。但是,事实并非如此,并不需要供给发生任何实际变动;即使发生实际变动,并且这种变动是永久性的,这也不是价值变动的原因,而是价值变动的结果。确实,如果不能使供给增加,则生产费用的减少便不会使价值降低。但是,供给的增加决非必要。往往只要有这种可能性,就足以使价值降低;商人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因而他们的相互竞争使他们能够通过降低价格来避免产生恶果,某种商品的供给在生产[费用]减少以后是否会不断增加,完全取决于另一个问题,即:价值降低后需要量是否增加。一般说来,需要量会增加,但并非必然如此。德·昆西先生说:“一个人对于直接有用的物品,在其价格下跌时更愿大量购买。丝帕的价格如果降低一半,他购买的数量也许会增加2倍;可是,他不会由于蒸汽机降低而买较多的蒸汽机。他对蒸汽机的需求几乎早已由他的处境决定。假如他对费用有所考虑,他考虑得较多的当为使蒸汽机运转的费用,而不是购买蒸汽机的费用。但是,有许多物品的市场绝对受先于它们而存在的某种体系(这些物品作为附属部分或组成部分从属于这一体系)的限制。我们怎么能够通过人为地降低钟表面盘的价格,促使其销售量多于钟表内部的机件或装置呢?葡萄酒窖的销售量,不增加葡萄酒的销售量,怎么能够增加呢?或者,当造船业停滞不前的时候,造船木工工具市场能够扩大吗?……向只有3000居民的一个城市提供一批棺材,无论价格多么便宜,都不能诱使这个城市买一付。又如提供许多游艇,由于游艇的主要费用是雇用员工,装贮粮食和修理工作,因而,单凭卖价低廉,决不能诱使其习惯和爱好不在这里的任何人到市场上来购买。主教、律师和牛津学生的制服也是如此。”然而,谁都不会怀疑,所有这些物品的价格和价值,最后都会由于它们的生产费用减少,以及人们担心新的竞争者加入和供给增加而降低。不过,新的竞争者经营其市场不能大大扩充的商品,会使自己面临很大的危险,这就使地位已经稳固的商人们,同他们在更加鼓励竞争的商品上所能做到的相比,更能长期地维持原来的价格。

  早一方面,让我们把情况反过来,假设商品的生产费用由于诸如课税之类的原因而增加。这时价值会提高,而且很可能立即提高。供给会减少吗?只有在价值的提高使需求减少的情况下,供给才会减少。我们很快就会知道是否会产生这一结果。假如产生了这一结果,价值就会由于供给过多而稍微降低,到生产缩减为止,其后又会提高。有许多物品只有大幅度地提高价格,才能大大减少对它们的需求;生活必需品,诸如人们常吃的食物(在英格兰是用小麦粉制成的面包),尤其是这样;对现有的人口来说,按现在的成本价格消费的这种面包的数量,同价格大为降低时它的消费量也许几乎是一样的。可是,特别是这种物品,通常使人将价格上涨和供给不足混同起来。歉收以后,粮食价格会因供给不足而上涨;然而,举例来说,课税引起的价格上涨,或实行谷物法引起的价格上涨,与供给不足毫无关系,这些原因不会使一国的粮食数量大为减少,供给量由于这些原因减少的,与其说是粮食,不如说是其他各种物品,因为,人们在粮食上的支付增加。在其他物品上的支付就要减少。因而,其他物品的生产将因其需求减少而缩减。

  所以,数量可以任意增加的物品,其价值(除有偶然情况及调整生产所必需的期间以外)并非取决于需求和供给;相反地,需求和供给取决于价值,这种说法是完全正确的。商品在按其自然价值或成本价值出售时会有一定数量的需求,供给最终总要与这一需求相一致。如果有时供给不能与这一需求取得一致,这或者是由于估计错误,或者是由于与此有关的某些因素发生了变化,例如自然价值或生产费用发生了变化,或公众嗜好、消费者人数或财富的变动致使需求发生了变化。造成失调的这些事情是很容易发生的,当发生其中某一事情时,物品的市场价值就不再与其自然价值相一致。真正的需求和供给法则,即需求和供给之间的方程式,是适用于一切情况的。如果与自然价值不同的另一价值为使需求与供给相等所必需,市场价值就会背离自然价值;不过这种背离是暂时的;因为供给的恒常倾向是与需求相一致,经验表明,这种需求是商品按其自然价值出售时所具有的需求量。供给超过或不及这一需求量,是偶然的,这时,利润率将高于或低于通常的比率;在竞争自由并积极开展的时候,这种情况不可能长期持续下去。

  概括地说,不能无限增加的一切物品,其价值都由需求和供给决定;不过,即使是这些物品,如果它们是工业生产出来的,也具有其最低价值,这个价值是由生产费用决定的。但是,就可以无限增加的一切物品而言,则其需求和供给只是在变动供给所必需的期间(不能超过这一期间)决定价值的波动。需求和供给在如此控制价值摆动的同时,其本身又服从一种较为强大的力量;这一力量将价值引向生产费用,而且如果没有新的扰乱因素不断出现,使价值再度发生背离,价值就会停留并保持在那一点上。我们可以同样打比喻地说,需求和供给经常求取平衡,但稳定的平衡状态,只是在各种物品按照它们的生产费用或自然价值(按照前面的说法)相互交换时才存在。

上一篇:第三编 交换 第02章 论需求和供给,以及它们与价值的关系

下一篇:第三编 交换 第04章 对生产费用的最后分析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五章 关于这些怀疑的一种怀疑主义的解决法 - 来自《人类理解研究》

第 一 节  渴慕哲学的情感和渴慕宗教的情感一样,它似乎易陷于一种不利的地步;就是说,它的目的虽然在改正我们的风俗,铲除我们的恶习,可是它会借鲁莽的处理专门培植人心中一种得势的趋向,并且因自然性情的偏爱把人心更坚决地推向已经太偏的那一造。自然,我们如果企图以哲人为典范,效法其刚毅的态度,并且企图把我们的快乐完全限于自己的内心,则我们最后会使我们的哲学(如爱辟克狄塔(Epictetus)和其他斯多葛学者的哲学)只成了更曲折的一个自利的体系,并且借推论把一切道德都取消了,一如我们借推论把社会的享受都取消了一样。我们如果注意来考究……去看看 

第十三章 「抢救」风暴下的延安和各根据地(1) - 来自《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

一 「抢救」的策略和手段「抢救」是在审干和反奸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或是与审干、反奸交叉进行的,在运动的方法和策略上,既有相似处,也有差异。无论是审干、反奸,或是「抢救」,都有一个事先设定的主观判断,这就是凡知识分子干部和做白区工作的干部大多都有问题,而他们一般不愿主动向党作出完全、彻底的坦白。这样就必须首先研究他作自己交代的材料,按图索骥,步步深入,从中发现疑点,继而取得证据。但「抢救」在此基础上还要向前发展,即在获取证词的过程中,更多地诉诸暴力和恐吓的手段。审干甫始,所有人员均需交待历史,此谓「写自传」。……去看看 

Of Banishment and Confiscation. - 来自《论犯罪与刑罚(英文版)》

He who disturbs the public tranquillity, who does not obey the laws, who violates the conditions on which men mutually support and defend each other, ought to be excluded from society, that is, banished.   It seems as if banishment should be the punishment of those who, being accused of an atrocious crime, are probably, but not certainly, guilty. For this purpose would be required a law the least arbitrary and the most precise possible; which should condemn to banishment th……去看看 

第三十一章 交换价值理论 - 来自《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

(流行学派误称“工业主义”)——亚当·斯密   亚当·斯密的学说,关于国家及国际情况的方面,只是重农主义的延续。这一学说与重农学派一样,并不顾到国家的本质,几乎要把政治和国家力量这些因素完全丢开;它事先假定了一个持久和平与世界联合的局面,它低估了国家工业力量以及如何取得这种力量的手段的价值,主张贸易绝对自由。   他陷入了这样的根本错误,在这一点上同在他以前的重农主义者情形完全一样,就是说,他将国际贸易的绝对自由作为一个准则,对于这一准则的赞许是从常识的要求出发的,并不是彻底研究了历史对这一观念支持到如何……去看看 

第一章 奔丧遇险 1、湘乡曾府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湘乡县第一号乡绅家,正在大办丧事。  这人家姓曾,住在县城以南一百三十里外的荷叶塘都①。  荷叶塘位于湘乡、衡阳、衡山三县交界之地,崇山环抱,交通闭塞,是个偏僻冷落、荒凉贫穷的地方,但矗立在白杨坪的曾氏府第,却异常宏伟壮观:一道两人高的白色粉墙,严严实实地围住了府内百十间楼房;大门口悬挂的金边蓝底“进士第”竖匾,门旁两个高大威武的石狮,都显示着主人的特殊地位。往日里,曾府进进出出的人总是昂首挺胸,白色粉墙里是一片欢乐的世界,仿佛整个湘乡县的幸福和机运都钟萃于这里。现在,它却被一片浓重的悲哀笼罩着,到……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