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横眉冷对

本章总计 50665

  正当蒋介石剑拔弩张,准备大打一场的时候,延安的动向又是如何呢?

  延安发誓一定要打败蒋介石

  延安,一座陕北县级小城。她坐落在延水河边上,依山而建。尤以宝塔山最为著名。1936年以来,这里就成了中国革命的圣地,还有人称它为“‘红都”。那是因为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总部和毛泽东主席居住在那里。

  到此时已整整10年了。

  从1946年3月的国民党六届二中全会以后,特别是经过东北初战和马歇尔调停东北内战(1946年4月)失败后,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高级领导人就判断蒋介石将在4月底、5月初会发动全面内战,并立即向全党发出了指示。

  1946年5月1日,毛泽东在为中共中央起草的致各中央局的电报中指出:“国民党反动派除在东北扩大内战外,现正准备在全国发动全面内战,在此种情况下,我党必须有充分准备,能够于国民党发动内战时坚决粉碎之。

  “准备工作中,除精简老弱(复员),充实部队,减租减息,发展生产,整理财政等项外,各地必须抓紧练兵工作。

  “按此指示后,立即下令全军练兵,上级督促检查,将此看成决定胜负的关键之一。练兵内容,军事上练三大技术。练守城,练夜战,政治上提高战胜顽军,保卫解放区之决心与信心。”

  这是一个反抗蒋介石全面内战政策的纲领性的文件,它号召解放区全体军民为打败蒋介石而做好“充分准备”。归纳起来,它有三个宗旨:一是动员全党准备与蒋介石进行坚决地斗争,直到打败蒋介石的挑战;二是号召解放军军事上要练好兵、政治上要增强杀敌的决心与信心;三是通过减租减息,继续进行土地改革,以发动解放区的民众支援革命战争。

  5月13日,在南京谈判的周恩来致电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也提出了同样的建议,即:蒋介石目前有意识走向战争,必须采取坚决自卫的方针。电报称:“蒋之做法,在关外则强调接收长春,在关内则极力向我挑战,在政治上则将国共和谈无限延期。先用全部兵力肃清后方,而口头上则遵守政协协议,坚决实现整军、复员、改组政府及国防部,企图以此骗取舆论,争取美国,造成我欲内战之印象,孤立我们,以达到其发动全面内战之目的。本此分析,我之方针当然应据实揭露蒋之内战阴谋,放手发动群众,坚决准备自卫,并实行还击。”

  到6月份,国共间的关系被蒋介石有意地恶化了。6月ZI日,东北休战15天期满,蒋介石公然宣布将休战延期到6月30日,但中共已通过情报证实蒋介石已经下达了进攻中原的命令。

  6月22日,周恩来从南京发来密电,称:“国方一切为了打,八天后整军方案也难得协议。故应在此八天内积极备战。”

  同一天,毛泽东起草了(关于全面破裂后作战方案的指示}。他郑重告诫全党:“蒋现延长休战期至30日,7月初即将大打,我须速定战略方针,以利作战。”

  毛泽东把蒋介石全面进攻的时间都预见到了。对蒋介石决心大打的意图已洞若观火。

  按照毛泽东的性格,按照中国共产党人的理想,按照维护中国人民的利益这一出发点,既然蒋介石要打,人民解放军就必须还击,而且必须消灭蒋军。只有这样,中国人民才会有光明的前途。

  在怎么消灭蒋军的问题上,毛泽东很重视做好“充分准备”。他历来主张不打无准备之仗。

  1945年12月15日中共中央发出(1946年解放区工作方针)的文件,各解放区都认真贯彻了这一文件的指示精神,积极进行备战。

  第一件大事是对解放军进行大规模的精简整编,组建野战部队,重划各级军区,开展大规模练兵运动,以提高军队的作战能力。

  从抗战胜利到全面内战爆发的10个月时间里,解放军进行了两次大的整编:1945年9月至12月进行了第一次整编;从1946年3月到全面内战爆发前完成了第M次整编。

  确立了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各中央局和大军区、野战军——二级军区和中央分局——军分区的军事指挥体制。重组了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以毛泽东为主席,朱德、刘少奇、周恩来、彭德怀为副主席,陈毅、聂荣臻、贺龙、徐向前、林彪。叶剑英等为委员。彭德怀兼任中央军委总参谋长,叶剑英兼副总参谋长,刘少奇兼任中央军委总政治部主任,程子华任总政治部副主任,杨尚昆任中央军委秘书长,杨立三任中央军委总后勤部长。

  将解放军部队分别部署在7个战略区和南方游击区内。具体部署如下:陕甘宁战略区。陕甘宁晋绥联防军,王世泰任代司令员,习仲勋代政治委员,王维舟、阎按要任副司令员,张仲良任副政治委员,张文舟任参谋长,徐立清任政治部主任。共辖5个野战旅,总兵力2.8万人。

  晋绥战略区。晋绥军区、晋绥野战军,贺龙任司令员,李井泉任政治委员,续范亭、周士第任副司令员,陈漫远任参谋长,甘泅淇任政治部主任,洗恒汉任副主任。总兵力5万人。

  晋冀鲁豫战略区。晋冀鲁豫军区、晋冀鲁豫野战军,刘伯承兼担任司令员,邓小平兼任政治委员,张际春兼任副政治委员,李达兼任参谋长。总兵力27万人。

  华东战略区。山东军区和新四军,陈毅任司令员兼军长,饶漱石任政治委员,张云逸任第一副司令员兼第一副军长,罗炳辉任第二副司令员兼第二副军长,黎玉任副政治委员,陈士荣任参谋长,舒同任政治部主任。整个战略区辖山东军区的地方部队(独立旅和滨海、胶东、渤海、鲁中、鲁南5个军区)、山东野战军、华中军区和华中野战军。整编中共裁员1万人,总兵力由原来的43万人减至42万人。

  东北战略区。以东北民主联军为主,林彪任总司令兼政治委员,周保中、肖劲光任副总司令,彭真、罗荣桓、高岗、陈云任副政治委员,肖劲光兼第一参谋长,伍修权任第二参谋长,聂鹤亭任参谋长,谭政任政治部主任,周桓任副主任,叶季壮任后勤部长,杨至诚任后勤政治委员。总兵力30万人。

  晋察冀战略区。晋察军区,聂荣臻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肖克任副司令员,刘澜涛、罗瑞卿任副政治委员,唐延杰任参谋长,耿飓、曾涌泉任副参谋长,罗瑞卿兼政治部主任,潘自力、蔡树藩任政治部副主任。下辖4个野战纵队,另1个教导旅和炮兵团,以及冀热辽三级军区;冀中、冀察、冀晋、冀东、热河、热辽6个三级军区。总兵力20万人。

  中原战略区。中原军区,李先念任司令员,郑位三任政治委员,王树声任副司令员,王震任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王首道任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下辖第1、第2纵队,加干部旅和河南、江汉、鄂东3个军区,总兵力5万人。

  整编后的解放军,全军共有24个纵队和相当于纵队的师,11个旅和相当于旅的师。地方军划分34个三级军区,113个军分区,51个独立旅或警备旅,5个骑兵师(旅),同时建立了1个炮兵旅,14个炮兵团,17个炮兵营,38个炮兵连;有的纵队还建立了工兵连;东北民主联军还组建了高炮部队和坦克部队。特种兵建设也取得了一定的进步。整编后全军共有127万人,其中地方部队66万人,野战军61万人。

  整编后形成了中原、华东、晋冀鲁豫。晋察冀、陕甘宁。晋绥和东北7大战略区。位于最南的中原战略区,驻有李先念率领的5万部队,是中共针对全面内战进行战略部署的第一道防御阵地,是解放区战略防御的警戒阵地和最前哨。

  在中原战略区正后方是晋冀鲁豫战略区,驻有刘伯承和邓小平部对万人,右侧后方为陕甘宁晋绥联防军王世泰、习仲勋部近3万人,左侧后方为华东战略区陈毅、饶漱石部42万人。这三个战略区总兵力达72万人。三个战略区间彼此联通,形成了第二道防御阵地,它西起黄土高原,东到黄海之滨,是整个解放区的门户,也是国民党进攻的核心地区。

  晋绥战略区和晋察冀战略区,形成第三道防御阵地,有晋绥军区贺龙、李井泉部5万人和晋察冀军区聂荣臻部20万人。该战略区与东北通过冀热辽相连,与晋冀鲁豫则通过冀南相通。

  东北战略区虽独在关外,是一个相对独立的战略区,但人员有30万之众,并且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部队中装备和供给最好的,在即将同蒋介石进行的最后决战中,承担着解放区军民抵御蒋介石集团最后一道防线的重任。解放军经全面内战爆发后一段时间的洗礼,逐步形成了中共在解放战争时期的“五大主力”。他们分别是:东北林彪、罗荣桓战略集团,华东陈毅、粟裕战略集团,晋冀鲁豫刘伯承、邓小平战略集团,晋察冀聂荣臻战略集团,陕甘宁彭德怀战略集团。解放军五大主力中的每一支都有强大的地方部队和民兵支援,还有众志成城的根据地人民为依托。

  第二件大事是在解放区开展大规模的减租减息。土地改革运动。

  毛泽东有一句名言,叫“兵民是胜利之本”。

  在战争中军队离不开农民的支援。早在红军时期,就是靠土地改革运动与农民阶级建立起生死相依的关系,发展了革命战争,才开创了中国的革命道路。

  在抗日战争及抗战胜利的初期,中共只在敌后解放区和新开辟的解放区减租减息,但不搞土地改革,为的是把不愿当亡国奴的包括地主阶级在内的农村各个阶层,都争取到抗日统一战线中来。现在,全面内战快要爆发了,农民和地主的矛盾日趋尖锐,中共中央决定重新在解放区开展土地改革运动,把地主的土地分配给农民,力图把农民参加战争、支援战争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动员他们拿起枪杆子保卫自己斗争的果实。为此,中共中央专门于1946年5月4日就在解放区如何进行土地改革问题发了“五四指示”——(关于清算减租和土地问题的指示)。它要求各级党组织“必须明确认识,解决解放区的土地问题是我们党目前最基本的历史任务,是目前一切工作的最基本环节。必须以最大的决心和努力,放手发动与领导群众来完成这一历史性任务”。

  历史证明,这是一着十分重要的妙棋。毫不夸张地说,它对决定国共双方的命运起了根本性的作用。曾有一个名叫韩丁的美国人写了一本这样的书,书名是《翻身——中国一个村庄的革命纪实》。他在书中如实地记录了1946年至1950年间,解放区实行的新土地政策对中国内战所起的作用,恰如林肯的《黑奴解放宣言》在1861年至1865年美国南北战争期间的作用。

  第三件大事是:在解放区开展大生产运动。对此毛泽东引证古话教育他的同志们,说:这叫“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对中共来说,没有任何外援,要想保障百万大军作战,只有依靠解放区的军民增加生产才能取得补给。

  所以毛泽东早在1945年底就提出:“减租和生产两项任务能否完成,将最后决定解放区政治军事斗争的胜负,各地切不可疏忽。”当时增加粮食和日用必需品的生产,改善人民生活,救济饥民、难民,供给军队的需要,成为非常迫切的任务。

  开展大生产,对解放军取得最后的胜利,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一是巩固了根据地;二是支援了战争;三是当国统区饥荒横行时,解放区对国统区的人民是一个巨大的磁铁。

  就这样,国共双方都在积极备战,严阵以待。

  1946年夏天快要来到的时候,神州大地的上空,已是乌云翻滚,遮天蔽日。

  山雨欲来风满楼。一场特大的暴风雨就要来到了。

  6月26日,蒋介石进攻中原的轰隆隆炮声,终于打破了大战前的沉默。

  1946年6月底国共两党最大规模的一次内战爆发了。

  战争打响后,一个难解的数学难题也摆到了毛泽东在延安窑洞中的一张吱吱作响的木桌子上。

  这个难题是他的老对手蒋介石出的。这是一个什么题呢?

  即:430:127=?

  飞机十坦克十大炮十美元:步枪十手榴弹十小米十0=?

  中华民国政府:延安边区政府=?

  蒋介石十杜鲁门:毛泽东十0=?

  谁都知道,毛泽东是不喜欢数学的。自韶山冲开始,毛泽东的每位老师都对他的数学能力深深地感到失望。到了长沙他就干脆放弃了数学,自己在自己的考卷上写上一个零。然而偏偏在此时,在中国革命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候,遇到了平生最大的数学难题。

  从1946年6月26日这一天开始,毛泽东开始在延安枣园的窑洞里为钻研破解这个数学题而苦思冥想……

  这是一道战争数学难题:因为这是一个战争不等式。也是一个力量对比异常悬殊且不易解开的难题:力量弱小的解放区军民能不能战胜蒋介石?怎么战胜?

  用纯数学的方法,得出的结论将是国民党军的强大和人民解放军的相对弱小,也就是说从纯军事角度而言,中共领导下的解放军必败无疑。

  毛泽东算来算去,127万与430万无论如何也对应不起来。

  人民解放军拥有127万军队,其中野战军有61万人,地方部队66万人,另外还有200万民兵;拥有1.36亿多人口,约占全国人口的29%;解放区面积约230多万平方公里,占全国陆地面积的24%,拥有城市467座。这与1936年中国共产党到达陕北时相比,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抗战胜利后包括美国在内的中外反动力量都不敢不正视的强大力量。中共已发展为一个成熟的政党,有一套经过长期革命战争实践检验过的、有中国特色的武装夺取政权的理论,有一个久经考验的、以毛泽东为首的空前团结而坚强的领导核心。这一切都是中外任何力量不容忽视的。但是,无论是从自身的力量看还是从国内外的环境看,与蒋介石国民党统治集团相比,中共及其领导下的解放区军民总体上仍处于极大的劣势之中。看一看下面的情况就会一目了然:国共双方总兵力对比:蒋介石集团包括陆军的正规军、非正规军,海军、空军、特种部队,后方机关和军事院校,总兵力为430万人,而中国共产党仅有单一的步兵(还称不上陆军),总兵力为127万,双方总兵力对比为3.37比1.国共双方武器装备数量质量差别最大,一句话,国民党军队是“飞机加大炮”,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是“小米加步枪”。国民党军队的装备水平基本上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国民党正规军有1/4完全是美械装备,有1/2是日械装备,有1/4是混合装备(自己制造和日。美装备间有),拥有大量的炮兵,有相当数量的坦克、飞机和军舰。而中国共产党的军队,只装备了在抗日战争时期从日伪军手上缴获的各种轻型步兵火器(主要是步枪、轻重机枪,迫击炮)。据1946年6月统计:步马枪44.7万余支,短枪4.4万余支,冲锋枪2678支,轻机枪4石万余挺,重机枪1699挺,轻迫击炮1599门,92步兵炮124门,山炮58门,掷弹筒5050具,枪榴弹1428具;没有大口径火炮,坦克仅有8辆(林彪之东北民主联军5辆,刘邓之晋冀鲁豫野战军3辆),没有飞机,更没有军舰。

  有人为了确切掌握中共军队与国民党军队在武器装备的差距,曾就国民党军装备较强的整编第*师(但不是最强的)与解放军装备最强的东北民主联军第1纵队(兵力相当于国民党军的整编师)相对比,其结果是:国民党整编第11师配备各种轻武器11520支(挺),其中冲锋枪2370支,各型火炮440门(其中105毫米口径的榴弹炮8门,火箭炮(筒)120门),汽车360台。中共东北民主联军第1纵队配备各种枪13991支(挺),其中冲锋枪92支,各种火炮46门,其中口径最大的是75毫米山炮,也仅有12门。两者对比,枪支数量大体相当,但自动火器前者是后者的26倍;火炮数量前者是后者的9.5倍,且口径大,射程远。

  国共双方战争潜力对比:蒋介石国民党统治集团控制着全国几乎所有的大城市和主要交通干线,控制着旧中国全部的现代化工业,军火工业也有相当规模。而解放区全部位于荒凉贫穷的农村,粮食生产尚可自给自足,但工业生产规模则很小,只有东北解放区有一定的规模。直接对战争起作用的军火工业能力更加有限。据1946年6月不完全统计,解放区共有各种兵工厂65个(都是小作坊式手工生产),当时的月生产能力为:迫击炮2门,掷弹筒837具,步枪1030支(另可修800支),机枪15挺,枪榴弹筒1.e万具,手榴弹26-27万枚,枪弹29万发,翻造枪弹74万余发,迫击炮弹4710发,掷弹筒弹1.7万发,枪榴弹4.7万枚。这点人力和物力根本无法满足大规模战争的需要,而且又没有外援,只能靠“取之于战争、用之于战争”。解放军的兵源后来越来越依靠国民党起义。投诚和被俘的官兵,武器主要来自战场上的缴获。为此,解放军官兵曾真实地称:“蒋介石是我军的后勤运输大队长,杜鲁门总统是我们的后台老板。”“没有吃,没有穿,敌人为我们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为我们造。”

  国共双方地缘方面对比:国共间的这次较量,是一个大国“合法”政府——中华民国政府与一个地方“非法”政府——解放区政府间的较量,是富庶而发达的江南与北方偏僻落后。贫穷地区之一的较量。蒋介石将其统治重心放在长江以南地区,在这个区域内包括江苏、浙江、湖北、湖南、广东、广西、云南、四川。贵州、西康、西藏等省区,除后三个省区外,这个广大的区域是中国经济、文化最发达的地区,首都南京则地处中国经济最发达的江浙地区,其邻近的上海市则是中国乃至亚洲(还有人称是世界)的经济中心之一。同时,还背靠与世界各地贯通的西太平洋战略水道——台湾海峡,以及其主要盟国——美国和亚洲的同盟国——菲律宾、泰国等,使得包括美国、英国等国在内的援助,很容易进人其统治区。此外,国民党政府通过武力接收,还将国共共存地域内的主要交通线、大中城市,全部占据着。这同时也意味着,在国共共存的地域内的全部资源都归蒋介石集团支配。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