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沙会谈又天折了。毛泽东又声讨“美帝”。尼克松气得暴跳如雷。基辛格笑得意味深长……

 《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里,他在处理当天的事务之前,站在那明亮的长方格子玻璃窗前,欣赏着窗外玫瑰园里盛开的鲜花,茂密的郁金香,清丽的葡萄风信子花……使他胸中回响起一段乐曲的旋律。那是他今早起床时,在林肯起居室。放的拉赫马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的唱片。音乐那明朗的情绪,稍带东方色彩而节奏活跃的主旋律此时似乎在玫瑰园里充盈弥漫。

  他在那一面以鹰为标志的总统旗帜与另一面星条旗之间的总统转椅坐下,批阅起办公桌上的报告与文件来,他看到那份毛泽东的“五·二O声明”。也就是昨天,这位中共领袖在天安门城楼上挥手对着广场上近百万发疯了似的革命群众,发表《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的声明。

  他下颏都气得扭歪了,脾气变得特别坏。刚才听音乐与看花时的愉悦心情烟消云散。尼克松没有象往常那样,将自己的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召来,对事态作分析;他已经气急败坏地抓起电话颁布命令:

  “凡是在越南用不着的第七舰队的舰只全部开进台湾海峡。挫掉毛那种好战的锐气。我要他们知道,我们不是在虚张声势,恐吓他们……”

  他已经气得不象往常一样要求各部门进行联合研究,不要求作国家安全研究备忘录而直接下达命令了:

  “我不想要什么长篇大论的文件。不要国家安全研究备忘录。我要你打电话传达,这是总司令的命令。你可以告诉莱尔德(当时的国防部长)。事情已经无可挽回。我要舰只在二十四小时内到达台湾海峡。”

  尽管尼克松大发脾气,他的下属们倒是十分清醒的。毛泽东无非是在天安门上又象往常一样大骂“美帝”,这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并没有产生异常的攻击美国军舰或是杀害美国人生命,也没有进犯美国盟友台湾,并没有发生任何实质性的威胁美国安全的行动。而且,尼克松的亲信们已经追随他多年,熟知他的性格与脾气,早已认识到,象这类命令如果不在二十四小时内执行是会更有利于国家利益的。

  这件事表明了这位偏爱外交事务的美国总统的两种心态:一是焦急,急于打开与中国的关系从而在东南亚脱身与制约苏联;二是说明他把握不定。连基辛格也感觉到,每当尼克松说“无可挽回”的时候,正突出地表明了他的把握不正。

  二十年来形成的疑心是不容易克服的。尼克松暴跳如雷,是由多方面复杂的因素积累至“五·二O声明”的导火线上爆发。除了表明中美长期敌对而形成的疑心,及尼克松本人复杂而矛盾的内心性格,还表明了尼克松对国内因内部扯皮而耽误了华沙会谈的日期十分恼怒。

  本来,一九七O年二月二十日在美国大使馆举行的第一百二十六次大使级华沙会谈中,中国代办雷阳作了一次非常奥妙和委婉的发言,表示中国方面愿意接受美国派一个使节去北京的建议。尼克松受到鼓舞,感到似乎快要突破了。

  随着,尼克松又于二月二十二日收到了叶海亚总统托巴基斯坦驻华盛顿大使希拉利转来的一封信。信中,叶海亚有把握地告诉尼克松,美国近几个月来所采取的行动已在一定的程度上“打动”了中国人。叶海亚还说,中国人现在不象以前那么担心美国与苏联勾结了;但是,要是美国把中国愿意同其进行实质性对话归结于中国实力的虚弱和对苏联的惧怕,将会引起北京十分敏感的反应。叶海亚还说,中国人“认为扩大越南战争的可能性已经不那么大了。他们认为中美交战的可能现在已经变得很小了”。他们“愿意同美国进行一场涉及两国一切分歧的实质性对话”。还指出,“谈判将是严峻的和艰难的”。

  尼克松读了叶海亚的信十分高兴,感到中美接近的前景良好,觉得毛泽东和周思来不是他以前想象的怒气冲天、头脑僵硬的领导人。他感到通往北京的道路已经打开,只要美国准备巧妙地往下走的话。他当即授命基辛格复信给叶海亚,对报界的揣测虽然无法控制,但是白宫将审慎地避免发表任何可能怀疑中国的动机或实力的评论。还通过叶海亚向北京建议,开辟一条比华沙会谈更适于秘密交换意见的渠道,或是直接通向白宫的渠道。不久,传来的回音是中国拒绝了。看来,只好依靠华沙会谈。

  下一次华沙会谈该是第一百三十七次了。面临中国接受美国要派使节去北京的建议的情况,尼克松觉得恼怒的是,美国政府内部的扯皮再次表面化了。基辛格已经向尼克松提出,在下一次华沙会谈中,美国不能仅仅用大家所喜爱的那些常规议程项目(台湾问题、资产问题、权利要求、囚犯问题、记者互访、如此等等)来回避问题了,哪怕是用最巧妙的笔法来拟定给斯托塞尔大使的指示也不能掩盖美国必须回答中国人邀请去北京这个现实。

  可是,美国国务院的官员们认为,讨论了十五年的那些双边问题还未取得进展就去北京岂不暗含有向中国人让步的意思?况且会使美国的盟国发生误解,更不消说要引起莫斯科的敌意了。国务院东亚司的官员与专家主张要中国人对美国所关心的主要亚洲问题作出让步,作为美方代表赴北京的代价。这些官员们更担心派使节去北京这件事可能要由白宫执掌,国务院就插不上手了,因而对之进行顽强的抵制。

  这场官场争斗是针锋相对的。基辛格向尼克松表明,同现在使中国人感到不安的主要题比较,双边问题是次要的。只有非常担心苏联的意图才能说明为什么中国人愿意坐下来跟一个以前被自己称为头号敌人的国家会谈。罗杰斯国务卿却担心,中国人可能使美方在北京陷入旷日持久的屈辱性谈判中而不能自拔。双方在国家安全委员会召开的会议中激烈地争论。

  基辛格说,中国人根本不可能想要使我们受辱。只有肯定中国人是在谋求减少他们的敌人才能说得通为什么北京会发出邀请。光是开始会谈就会使国际关系发生革命性的变化。

  意见的分歧和官场的争斗使基辛格和国务卿罗杰斯结下了宿怨。这已经是人人皆知了。基辛格给人的印象是狂妄自大,自命不凡,甚至公开对人抱怨说:“罗杰斯真蠢!罗杰斯对全世界来说是个危险人物!罗杰斯是外行!对外交一点都不懂!”

  罗杰斯为人挺有涵养,对基辛格的抱怨,大都有礼貌地保持沉默。如果基辛格在公开场合把他说得太不象话了,他才会给尼克松的白宫办公厅主任雷尔德曼打电话。但是,罗杰斯越是克制自己,基辛格也就越是抱怨得厉害。这真给尼克松带来很大的压力。尤其是基辛格更没有少告罗杰斯的状。基辛格经常在尼克松面前充满情绪地长篇大论指责罗杰斯。开始的时候,尼克松容忍了这种指责,他从大处着眼,很欣赏基辛格的学识和才干,特别是其在外交政策上的主张很对他的胃口;于是,他认为容忍这种指责是聘任基辛格当顾问必须付出的代价。但是,时间一长,尼克松就觉得基辛格太过份了。他私下向霍尔德曼抱怨,基辛格总是让总统浪费大量时间,来听其对罗杰斯提出一些上不了纲的埋怨话。

  这次,在对待中美华沙会谈中爆发的基辛格与罗杰斯之间的扯皮,使尼克松考虑过用大调动的方法来解决这两个人之间的问题。他想过要把罗杰斯提升到最高法院去,让同基辛格合得来的埃利奥特·理查森担任国务卿。这个想法,他没有马上付诸实现,他也并不认为罗杰斯是个窝囊废。他的内心十分矛盾。

  于是,扯皮现象又延续了下来。

  三月十日,罗杰斯在向总统提出的备忘录中概述了国务院的意见,建议三月十九日为举行第一百三十七次华沙大使级会谈的日子。基辛格看了这份备忘录,怒气冲冲地对尼克松说,国务院显然存心在开会日期上搞拖延,如果除去总统考虑问题要用的两天时间,那么,中国人不可能在接到通知后那么短的七天时间内准备好去参加会谈。基辛格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国务院建议的议程也使会谈不可能有成果。议程是,中国人只有在台湾问题、贸易问题、释放犯人等双边问题上让步以后,美方才可以万无一失地去讨论仅仅是派更高级的使节去北京的方式问题。基辛格又在尼克松耳边抱怨起来,说罗杰斯正在破坏总统在外交政策方面所作的努力。

  原先打算在三月十九日举行华沙会谈的日期就在扯皮中给耽误了。

  基辛格在三月二十日给国务院发了一个备忘录,建议立即举行华沙会谈,并主张给斯托塞尔大使的指示要反映总统对更高级会谈的积极态度;美方还应该接受雷阳的暗示,即一般的远东问题也可以讨论,而不仅限于传统的中美双边问题。国务院回复说,最早也要到四月八日才能把“经审批”的发言稿拟好。尼克松同意了这个方案。

  北京在答复中建议四月十五日开会。可是,美国国务院又提出,台湾“中华民国”行政院副院长、蒋介石的儿子蒋经国定于四月二十二日访问华盛顿,因而在访问前两个星期或访问后十天内举行华沙会谈是不明智的,建议四月三十日或以后的任何一个时间举行华沙会谈。

  信息传给中国人以后,过了二十来天都没有答复。尼克松曾经耽心地问基辛格,是不是中国人又后退了。基辛格苦涩地一笑,答道:“显然,中国人被我们的拖延激怒了。”整整过了四个星期之后,四月二十八日,华沙才传来中国人的答复,提议五月二十日举行第一百三十七次会谈。尼克松马上批准同意了。基辛格意味深长地对尼克松说:“在目前,在周恩来支持西哈努克在北京建立了流亡政府与解放军,而我军与南越军队正开进鹦鹉嘴,要踏上柬埔寨领土。在这时,中国还同意进一步会谈,安排头号帝国主义的代表进北京,这已经很不寻常了。”

  直至五月十八日,美军采取进入柬埔寨的作战行动已将近三个星期的时候,中国政府授命新华通讯社发表了一个简要的声明:鉴于美国政府悍然出兵入侵柬埔寨,“中国政府认为按原定五月二十日举行中美大使级会谈第一百三十七次会议已不适宜。今后何时举行,将通过双方联络人员另行商定。”

  尼克松曾请基辛格分析这个声明。基辛格乐观地认为,中国人认为“不合适”的只是举行会谈的日期,而不是举行会谈这一事实。中国人在声明中还提出了继续会谈的程序。基辛格对尼克松宽慰地说:“总统,这样反而好些。我们开起会来免不了要对骂一通,在柬埔寨的问题他们非严厉谴责我们不可。”

  尼克松刚刚放下心来,想不到就又接到了毛泽东谴责美国“入侵柬埔寨”的“五·二0声明”。尼克松当时的反应真可以用“气急败坏,暴跳如雷”来形容。

  基辛格很快就给尼克松送去一份自己对毛泽东声明的分析——
 

  实质上,……那是一篇非常空洞的声明。声明的中心论点是:小国能够打败大国,河内看来必定从中得不到什么安慰。它没有提出什么威胁,没有承担什么义务,对你没有进行人身攻击,在有争议的双边问题上避免表态。
  从策略上,毛的声明是要达到这么几个目的:
  ——利用你在柬埔寨的行动大事宣传。
  ——以毛的个人威信加强中国人对西哈努克的支持。
  ——它尖锐地指出,已有二十个(别的)国家承认西哈努克(莫斯科没有承认西哈努克,而且始终不承认他)。


  尼克松经基辛格分析以后再浏览了一遍毛泽东的声明,这才觉得把其中慷慨激昂的词语去掉以后,露出了非常谨慎的实质。尼克松这才豁然开朗,省悟到他要在台湾海峡重新部署力量并非良策,而只会把事情搞糟。毛泽东是留着不少口子以待恢复两国互相接近的长征;在盛怒之下把这些口子都堵死是一点好处也没有的。

  他觉得自己更离不开这个哈佛教授了。他拿起了电话,想邀基辛格周末去斯坎比岛度假。

上一篇:苏联的神经被触痛了。华沙会谈恢复后的第二天,多勃雷宁要基辛格介绍情况。

下一篇:毛泽东为什么让美国作家斯诺上天安门与他站在一起?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四十二章 天气转阴 - 来自《停滞的帝国》

(1793年9月19日-25日)  庆祝活动结束,9月18日,王大人建议勋爵21日动身返回北京,以便赶在皇帝之前到达。  马戛尔尼还想给和珅送一份照会,提出种种要求:让马金托什舰长重返停在舟山的“印度斯坦号”;允许此船运载茶叶或其它货物;允许军官从事个人经商活动;希望安纳和拉弥尔特神父得到较好的安排。他本人则希望能自由地与广州联系。斯当东诉苦说:“使团无法与外界作最必要的联系。”对十八世纪的欧洲人来说,外交官的首要特权就是通信自由不可侵犯,中国人对这点毫不在意。谁也不愿抄这份照会,只好让托马斯来写。  这封信怎么送走……去看看 

十二、语言和身一心问题——相互作用论的重述 - 来自《猜想与反驳》

1.引言   这是一篇论人类语言的物理主义因果理论之不可能性的论文。①[f2]   1.1这篇论文不是论语言分析的(语词用法的分析)。因为,我完全拒斥某些语言分析家的主张:在语言的误用中可以找到哲学困难的根源。无疑,有的人尽讲些没有意义的话,但我认为(1)并不存在一种辨别哲学赘语的逻辑的或语言分析的方法(顺便指出,除了逻辑学家、语言分析家和语义学家之外,这种哲学赘语现在仍然存在);(2)相信存在这样一种方法——特别是相信可以揭露哲学赘语起因于罗素可能称的“类型错误”和今天有时所称的“范畴错误”,是一种语言哲学的灾……去看看 

祁克果 - 来自《苏菲的世界》

……欧洲正迈向破产的地步……  席德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四点了。她把讲义夹放在书桌上,然后便跑到楼下的厨房。她得在妈妈等得不耐烦之前赶快到船屋那儿去。她经过那面铜镜前看了它一眼。  她很快地把茶壶拿出来,准备烧茶,并以加倍的速度做了几个三明治。  她已经决定要跟她爸爸开几个玩笑。她开始觉得自己愈来愈站在苏菲和艾伯特这一边了。等爸爸到达哥本哈根时,那些玩笑就要开始了。  很快地,她已经端着一个大托盘,站在船屋那儿了。  “我们的早午餐来了。”她说。  妈妈……去看看 

十六 鞠躬尽瘁 死而后己 - 来自《周恩来传》

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周恩来忙于对国内外大事的操劳处理,经党顾不上吃饭,顾不上休息,夜以继日,日以继夜。有一次,一位烈士子女来探望他,恳求他保重身体。在傍晚的院子里,周恩来目光炯炯地看着这位同志,说道:“在‘文化大革命’中,我只有八个字:鞠躬尽瘁,死而后己。”这是周恩来决意面向这场灾难,为党和国家献身的忠诚誓言。这八个字贯穿了他的一生。林彪自我爆炸后,在毛泽东的支持下,周恩来主持中共中央日常工作。1971年10月上旬,经周恩来提议,毛泽东同意撤销中共中央军委办事组,由叶剑英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毛泽东接见军委办公会议成……去看看 

第一章 犯人的肉体 - 来自《规训与惩罚》

1757年3月2日,达米安(Damiens)因谋刺国王而被判处“在巴黎教堂大门前公开认罪”,他应“乘坐囚车,身穿囚衣,手持两磅重的蜡烛”,“被送到格列夫广场。那里将搭起行刑台,用烧红的铁钳撕开他的胸膛和四肢上的肉,用硫磺烧焦他持着试君凶器的右手,再将熔化的铅汁、沸滚的松香、蜡和硫磺浇入撕裂的伤口,然后四马分肢,最后焚尸扬灰”(《达米安案件》,372~374)。1757年4月1日的《阿姆斯特丹报》描述道:“最后,他被肢解为4部分。这道刑罚费了很长时间,因为役马不习惯硬拽,于是改用6匹马来代替4匹马。但仍然不成功,于是鞭打役马,以便拉断他的大腿、撕裂……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