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家湾的主人感到毛泽东张开的网已经越收越紧,并对周恩来怀恨在心,说:哼,跟美国人勾搭要栽跟斗的……

 《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六月中旬的一天,住在钓鱼台的江青给毛家湾的女主人叶群来了电话。江青说,她几天前给林副主席拍的那张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照片扩印出来了,效果很好,林彪读毛主席书的神态很专注、生动,她准备给这幅照片用“孜孜不倦”的标题,要在《人民画报》作封面发表。叶群以十分谦恭的语调感谢江青的帮助和关心,心里十分感动,说这张照片也要安排在《解放军画报》的封面上用。

  外面的风声越来越紧,作为中国第二号人物的林彪,越来越感到有一张无形的网,对他越收越紧。他所住的毛家湾,围墙高大、青砖到顶,围墙的四角,有全副武装的警卫战士二十四小时站岗,真可谓戒备森严了。林彪还是感到了不安全。现在是一个关键的时刻,江青出面来支持他,突出他,他当然是十分感谢的。

  要说林彪对江青最近给他拍照的特意安排十分感激,那是有缘故的。“文化革命”搞起来后,住在钓鱼台十一号楼的江青与毛家湾保持着热线联系。在一九七O年夏天的庐山会议上,陈伯达在“称天才”的问题上阴谋败露,叶群和林彪那“四大金刚”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和邱会作的表演也受到严厉的批判;林彪精心策划的用和平手段抢班夺权的阴谋,很快就被毛泽东识破与戳穿了。虽然会上没有对林彪进行公开批判,但是毛泽东在讲话时说了咐林还是要保”。这也是“不点名的点名”,使林彪休然而惊,感到自己的地位在动摇。

  在庐山开的九届三中全会以后,毛泽东和林彪的关系变得紧张了。林彪多少年来苦思焦虑为的是那个最高权利;毛泽东戳穿他们的阴谋后,就是不给权。国家主席也不设了。林彪不得不重新考虑夺取最高权利的方式,他对吴法宪授意说:“搞文的不行,搞武的行。”九月七日,林彪、叶群离开庐山,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一起下山为林彪送行。在九江机场的飞机上,由叶群导演,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和邱会作把林彪拥坐在中间合影留念。同时,还拟定了稳住吴法宪,保住林彪、黄永胜的策略。叶群就私下对吴法宪说:“你沉着一些……,还有林彪、黄永胜嘛,只要不牵扯他们两人。大锅里有饭,小锅里好办。”

  一九七O年十月,林立果看了日本电影《山本五十六》、《啊,海军》,受到感染,对用武力夺权充满了野心,不由得说出:“我们也是联合舰队,我们也要有江田岛精神。”于是,将自己的所谓“调研小组”改名为“联合舰队”,并用英语com—mander(即司令官)的谐音,给自己取了个代号叫“康曼德”。其他重要成员也取了代号,并将代号报告了林彪、叶群,还增加了人数。

  一九七O年十月十四日,毛泽东在吴法宪的书面检查上批示:“作为一个共产党人,为什么这样缺乏正大光明的气概,由几个人发难,企图欺骗二百多个中央委员,有党以来,没有见过。”第二天,十月十五日,毛泽东在叶群的书面检讨上批评叶群“九大胜利了,当上中央委员不得了了,要上天了,把九大路线抛到九霄云外。”“不提九大,不提党章,也不听我的话,陈伯达一吹就上劲了,军委办事组好些同志都是如此。”十一月三日,毛泽东又对黄永胜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接着,十二月十八日毛泽东会见斯诺时说“什么‘四个伟大’,讨厌!”还将这个讲话批给全党阅。

  一九七一年一月二十四日,周恩来在党中央华北会议上,就陈伯达问题作了长篇讲话,并宣布党中央对北京军区进行改组。

  这就使林彪更为惊惶。三月二十一日,林立果的“联合舰队”在上海巨鹿路某密室召开秘密会议,研究对策,议定争取“和平过渡”,作好“武装起义”的准备,“舰队”骨干空军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周宇驰说,如果“和平过渡”不可能就“提前接班”,“把毛主席软禁起来谈判,也可以把毛主席害了,再嫁祸于人”。商量好马上做两件事,一件事是成立“教导队”;另一件事便是根据林彪的意思,定出武装起义的计划来。按照林立果说的“我看就叫‘571’,‘571’是武装起义的谐音。”把武装起义计划定名为“571工程”。

  正当他们为“571工程”的最终实施进行各种准备时,毛泽东又两次批评中央军委办事组不争主动,一错再错,根本不批陈;毛泽东于四月份派李先念同志参加中央军委办事组。四月十五日,举行有中央、地方和部队负责人参加的“批陈(伯达)整风汇报会”。林彪顿觉摸不着头脑,更是惊恐不安。当天下午,在北戴河的林彪叫叶群打电话给吴法宪,要黄永胜、吴法宪每日通报一次会议情况。会上有人揭发了吴法宪在庐山的活动,还讨论了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李作鹏、邱会作等人的书面检讨。四月十九日,林彪与叶群赶忙坐飞机赶回北京。

  林彪还看到被批“二月逆流”打下去的老帅老将们,又活跃起来了。毛泽东把调查陈伯达历史和家庭情况的任务当面交给了周恩来和叶剑英。毛泽东又让李先念参加军委办事组。毛泽东还责问为什么不给陈毅看文件,恢复了让陈毅看外交部文件的权利,盛传陈毅即将复出。

  林彪对周恩来更是怀恨。周思来受到毛泽东器重,主持批陈整风,与林彪的一伙人针锋相对。林彪已经感觉到毛泽东张开的网已经越收越紧。尽管北京六月天暑气已经很重,林彪却感到寒栗。

  他刚刚独自吃过晚饭。吃的是麦片稀粥,煮黄豆及素白菜,倒是十分简朴。他吃饭时和饭后半小时,规定不和任何人讲话,担心出汗。他患的怪毛病叫“神经性毛孔扩张症”,就是不能出汗。他不愿见人,或是不愿出席某个会议,就常常借口“出汗了”,也就是说“病犯了”的意思。

  叶群接到江青的电话时,林彪刚吃罢饭。叶群没有马上来通报。大约过了半小时,林彪端坐在卧室靠东墙的扶手沙发上,沐浴在一种他喜欢的幽暗的灯光下,光秃秃的脑袋搁在沙发背上,眼睛半闭半睁。秘书在给他用清晰而和缓的声音讲中央即将召开工作会议的通知,讲周恩来同志即将在会上吹风,介绍中美即将举行会谈。他听着,心里十分反感,我们怎么能跟美帝国主义搞在一起?!关于召开六月中旬的吹风会,他记得周恩来在五月二十九日写过一个报告,写给毛泽东和他的,汇报中美之间接触的情况及即将准备的会谈,周恩来建议要召开一个吹风会,让中央各部委、各大军区的负责人参加,做转弯子的工作。转什么弯子?!他虽然不同意,还是得批示同意。毛泽东决定要干的事,哪个人敢不同意?!

  叶群这时走进卧室来了,报告了江青的电话,讲照片拍得很好,要用作《人民画报》封面。叶群示意秘书可以走了。秘书退出林彪卧室之后,叶群问:“一0一,吹风会你去参加么?”

  林彪没有吭声。

  叶群发泄不满地唠叨道:“吹什么风?转什么弯子,还不是周恩来大出风头。庐山会议以来,他真神气哟!要跟美国人勾勾搭搭——”

  林彪还是没有吭声。

  “你倒说话呀?”

  “噢,什么?”林彪这才从沙发上抬起头来。

  “我问你去不去参加吹风会,我好回话。”叶群说。

  “那,露一下面也好。跟各大军区的头头见见面。”林彪停了片刻,又冒出一句。“哼,周恩来跟美国人打交道,要吃亏的,栽跟斗的。”

  林彪说罢,咳了一声,站了起来,双手背在身后,在卧室里踱步。叶群知道,林彪这时的心情很不好。

上一篇:基辛格在加利福尼亚的棕榈泉秘密约见美国驻巴基斯坦大使法兰,精心安排本世纪最神秘的外交飞行……

下一篇:周恩来的复信来了。基辛格如释重负,欣喜异常,认为这是二次大战后美国总统所收到的最重要的信件。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八讲 基本自由及其优先性(下) - 来自《政治自由主义》

第十节 自由政治言论   前面有关如何弥合第二个裂缝的大致解释极为抽象。为了更具体了解这一过程是如何开始的,我将在这一节和下一节里讨论政治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这两种自由属于思想自由和第一种基本情况之列。对这两种自由的探讨,将说明基本自由是如何在以后各阶段不断得到进一步具体规定和调整的,也将说明一种特殊的自由通过它在一充分合作图式中的作用而获得其意义的方式。(关于意义的概念,见第九节第二段。)   首先解释一下,各种基本自由不仅相互限制,而且它们也是自我限制的。意义的概念表明了为什么如此的原因。再……去看看 

5-17 倾听你的身体 - 来自《与神对话》

为了使我们在这里所说的变成实体,为了让它们不只是声音,而是你们物质世界里的物质实相——你必须注意在这世界里的你实质的自己的那个部分。你的与神合一、你与内在造物主的相会,是从认识你的身体、了解你的实质身体、敬重你的实质身体,和利用你的实质身体做为一个本意要服务于你的载具开始。为了要这样做,你首先必须了解,你并非你的实质身体。你是掌控身体、活在身体里的那个,并经由你的身体在物质世界里活动,但你并非身体本身。如果你以为你就是你的身体,那你所体验的生命就是身体的表现。当你了解你是你的灵魂时,那你所体验的……去看看 

1946——中华民国三十五年丙戌(2) - 来自《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6.1(五,二)  甲、蒋主席电马歇尔,同意由军调处派员赴长春,惟不允立即下令停止国军前进。  乙、马歇尔提出调解东北问题新方案。  丙、民主同盟代表罗隆基访周恩来,商时局。  丁、国防部成立。  戊、青年军开始离营复员。  己、中国石油公司在上海成立。  庚、航空委员会接收上海、广州、汉口中国航空公司机航设备。  6.2(五,三)长沙电,湘灾严重,零陵四月份饿毙一千七百七十八人。  6.3(五,四)  甲、蒋主席自北平回抵南京(过济南时曾停留四小时)。  乙、马歇尔与周恩来长谈六小时。  丙、吉林国军进占桦甸。 ……去看看 

廿三 - 来自《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接下来是洗澡问题。  苗岭秀母女没来之前,西西家的卫生间晚上通常是这样使用的:葛定国同志第一个洗澡,葛定国同志一般是在看完《新闻联播》后洗澡睡觉;葛定国同志洗完后小蓓第二洗,因为小蓓第二天早上要早起,早起就得早睡,洗得晚了头发不干小蓓是决不睡的,打死都不睡,说是一睡发型就坏了;小蓓洗完之后是西西、爱国,最后轮到保姆。就这样,一个浴室一晚上连轴转,紧张得像打仗。  现在不行了。苗岭秀在未跟任何人商量的情况下,便将原有的顺序做了根本的调整。苗岭秀大概认为在葛定国同志洗完之后,天经地义就该轮到她们母女沐浴。苗岭……去看看 

第二章 最长的一天 - 来自《中国制造》

一九九八年六月二十四日八时 省委会议室  省委书记刘华波一进小会议室的门就说:“老天爷又捣乱了嘛。啊?这几天西部地区大雨不断,昨夜又下了一夜,估计昌江、北川这几个市又要闹水灾了!”  刚刚在沙发上坐下的女省长陈红河接过话头说:“今天早上的天气预报说,这个降雨过程还在继续,我更担心平阳呀。刚才,省防汛指挥部汇报说,昌江的下游水位升高了二点五米,离警戒水位只有不到一米了。万一淹了平阳就麻烦了,平阳一个县的家当可比西部地区一个市都多。”  刘华波指了指高长河:“陈省长的话你听到了没有?你一到平阳,就得过问一下抗……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