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外交国务秘书舒尔坦说,基辛格去的时候忧心忡忡,回来时喜气洋洋,前后相比简直象两个人……

 《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七月十日早晨。基辛格和助手们正准备吃在中国的第一顿早餐。宾馆服务员端着托盘将早餐送进来。托盘还捎了一份英文稿子。服务员将稿子交给基辛格,说:“基辛格先生,这是周总理托我交给你的。”

  基辛格拿起稿子一看,这就是尼克松总统七月六日在堪萨斯城演讲的英文稿。原来,这是美国中西部新闻宣传机构的高级人员们集会,请内阁成员和白宫助理人员报告国内政策,尼克松总统在会上作了这篇事先末草拟讲稿的即席演说。在稿子旁边周恩来写了一行小字——

  阅后送还,仅此一份。

  在早餐桌上,基辛格让助手们传阅。

  霍尔德里奇抱怨说:“总统将世界‘三极论’升为‘五极论’,这样重要的讲话,事先不跟我们打招呼。”

  “搞得我们昨天好尴尬!我们总统的观点,要让谈判对手来转达。”斯迈泽也满腹牢骚。

  洛德翻看着说:“中国怎么连一台复印机也没有?!看了还要送还。周恩来倒是很真诚。”

  基辛格十分感动地说:“我看换了赫鲁晓夫,早就借此搞小动作了。”

  吃罢早餐,由黄华陪同去参观故宫。故宫又称紫禁城,是中国明清两朝的皇宫,已有五百六十五年的历史,住过二十四个皇帝。在“文化革命”中关闭了起来,因为接待美国乒乓球队访华而获准开放。这天也是仅供基辛格一行六个美国人参观。最有意思的是,雷迪和麦克劳德两个特工人员也参加游览故宫,可是没有忘记他俩的重要责任,是拎着那两只装满机密文件的箱子来游览的。黄华礼貌周到,大方,即将赴加拿大出任大使。基辛格得知黄华是个多次跟美国人打交道的重要外交官,在燕京大学学的英语,是得力的学生领袖。在延安时接待过斯诺,还接待过当时包瑞德上校率领的美军观察组,还是五十年代在朝鲜板门店谈判的重要代表。基辛格与黄华一边参观,一边交谈。

  “总统跟我不止一次地设想我们会谈的情景,以为你们会大声拍桌子叫喊着打倒美帝,勒令我们立即滚出台湾、滚出日本、滚出东南亚,不然就不能坐下来谈判。”基辛格说。

  黄华听了哈哈大笑:“真的么?”

  洛德说:“我证明,博士的话是真的。”

  金碧辉煌的宫殿。玲珑雅致的庄园。苍劲古遒的柏树。美丽的大理石雕刻。逼真的青铜狮子,使美国人惊叹不已。全国文物局王冶秋局长还带领他们参观了近几年的出土文物,有马踏飞燕,金楼玉衣等。

  大家在青铜狮子前合影留念。走热了,都只穿衬衫。基辛格穿的衬衫尺寸不合,又宽又大,基辛格用手整理了一下衬领。黄华望了他一眼,感到奇怪。基辛格脸上露出神秘莫测的笑,说:“我们在紫禁城里照相,‘台湾’却和我贴得那么近……”

  美国人都哈哈大笑。黄华诧异,不知是何缘故。斯迈泽朝黄华耳语:“他忘了带衬衫,穿了霍尔德里奇带来的台湾产的衬衫。”

  黄华一看基辛格穿大衬衫的狼狈相,笑得很开心。

  下午四点,周恩来与基辛格的会谈继续举行。地点轮换至周恩来办公的人民大会堂。这一轮会谈的气氛,与七月九日的第一轮很不相同。双方寒喧之后,各方介绍自己的观点,因为分歧十分严重,气氛变得紧张起来。在台湾问题,越南问题,世界形势问题,日本问题,亚洲问题等一系列问题上,双方的观点是尖锐对立的。在这种情况下,周恩来缓和了一下态度,说:我们如不先吃,烤鸭就要凉了。

  饭后,周思来态度和蔼地建议,尼克松总统可于一九七二年夏天来访问。基辛格说,一九七二年夏天离总统大选的日子太近,可能引起误会。周恩来就建议改为一九七二年春天。基辛格赞同这个日子,不过,他说总统访问必须经过周密的准备,包括会谈议程、参观项目、新闻和电视报道,而且还得派出官员和电视技术人员先遣小组,以确保安全和报道工作顺利进行。周恩来同意进行讨论,建议在晚间十点以后再会晤,起草关于这次基辛格访华的联合公告。

  当晚下半夜,周思来总理指派黄华与基辛格讨论这个公告。周恩来并率领熊向晖等人再次向毛泽东主席汇报第二轮会谈的情况。毛泽东批准了联合公告的基本草案,准备在七月十一日上午与基辛格进行最后的讨论。

  可是,基辛格等人过于敏感,因为在北京逗留已经一天半即三十六个小时了,还有十二个小时,就得飞回巴基斯坦。可是,联合公告还没有落实,他们又无法与外界联系。基辛格觉得很痛苦,十分焦躁不安,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不知道能否签订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联合公告。他与助手们由于担心有人偷听,就在半夜走到楼外的花园中,在散步中商量对策。

  七月十一日,上午九时四十分又重新开始会谈。黄华提出的联合公告草案,由于设身处地考虑了对方的观点,基本上为基辛格所接受了。双方同时发表公告的时间,也采纳了美方提出的时间七月十五日。

  周恩来在起草公告工作完成之后来到。周恩来又与基辛格讨论了今后联系的地点,双方都赞同定在巴黎,由尼克松总统信任的美国驻法国武官沃尔特斯将军与中国驻法国大使黄镇接头。接着,周恩来还提议:有时,我们不妨继续利用巴基斯坦这个渠道,中国有句老话,不能过河拆桥。

  基辛格此行的最后一次午餐是十分愉快的。紧张的气氛烟消云散。叶剑英在送行的宴席上也露出了笑容。

  基辛格与助手们兴高采烈地乘着那架巴航飞机飞回巴基斯坦,除了带回双方认可的联合公告,还带回了中国人送的中国菜,毛泽东著作英文版及这次访问的照相集。

  飞机在下午一点顺利飞抵伊斯兰堡。舒尔坦在机场迎接。舒尔坦后来说,基辛格去的时候忧心仲钟,回来时喜气洋洋,前后相比简直象两个人。

  基辛格在舒尔坦陪同下,乘车兜了一个圈子经过纳蒂亚加利所在的穆里路,又大事张扬地回到伊斯兰堡城里,看起来似乎是基辛格恢复了健康从山间别墅回来了。

  当晚,他即转乘自己的那架飞机,飞往巴黎。在机上,给尼克松发了预定的代号,报告访华成功。他们挤在挺拥挤的机舱里,兴奋地回忆这几天的经历。基辛格最年轻的助手洛德,当时当然没有预料到,十几年后由他出任美国驻中国大使,并说了一番很有感情的话:“今天,在太平洋上空每个月都有数以千计的个人和数以百计的代表团穿梭往来,还有成千上万人在对方的国家里学习、教书和工作。今天,贸易、投资和经济合作的其他形式多种多样。今天,我们广泛进行磋商,经常举行高级领导人和工作人员互访……。而当年,我们两国却相互隔绝,互不来往。我有幸跟随基辛格博士乘了一架飞机,探险似地神秘地飞过太平洋来访问北京。”

上一篇:为什么毛泽东不急于听周恩来汇报基辛格来访的要事,首先向熊向晖询问“参谋总长”黄永胜的检讨情况?

下一篇:“七·一五”公告发表。全美国都发愣了。全世界都吃惊了。几乎所有的电波都在载送这个消息……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五章 金钱的生活水准 - 来自《有闲阶级论》

任何现代社会中的大部分人所以要在消费上超过物贸享受所需要的程度,其近因与其说是有意在外表的消费上争雄斗富,不如说是出于一种愿望——想在所消费的财物的数量与等级方面达到习惯的礼仪标准。指导着这个愿望的并不是一个严格不变的标准,并不是说一定要达到这个死板的限度,超过了这一点就别无更进一步的动机。标准是有伸缩性的:尤其是如果金钱力量有了任何增长,只要有足够时间使人得以习惯于这种增势,使人在随此增势而来的新的、规模更大的消费中获得了便利,标准是可以无限制提高的。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要从已经达到的消费……去看看 

第四章 名毁津门 5、火烧望海楼教堂 - 来自《曾国藩 第3部 黑雨》

同治九年,天津府遇到多年未有的大旱。过年之后,天老爷就再未下过一滴雨雪,地里的庄稼瓜菜都被干得蔫蔫答答的。农民们累死累活,挑水抗旱,靠近河边的地方,还能够捞得四五成,缺水处只能捡得一二成,不少村庄几乎颗粒无收。本就贫困艰难的百姓,遭遇到这样的年景,日子过得更加悲惨。成千成万的人背井离乡,出外讨吃,许多人涌进了天津城。干旱使得物价腾涨,米珠薪桂,再加上饥民蜂涌,城内愈发人心嚣浮,到处都是骚乱不安,抢劫闹事斗殴死人每天都有发生。入夏以来,又奇热无比。一个古老的天津城,仿佛成了一座一触即爆的火药库。  海河北岸,从威远码……去看看 

第四章 春秋社会的世族 - 来自《世袭社会及其解体》

本章主要考察春秋时代的世族——即那些在社会、经济方面具有支配势力、盘根错节、代代相传;在政治、文化方面也极为活跃、占据主导地位的家族。作为一国之主的君王诸侯的世系,自然不包括在我们所说的“世族”之内,而士及庶人的家族一般也称不上是这种有权势的“世族”,所以,世族大致都是大夫家族。i  有好几条线索把我们引到对世族的研究。在秦以后的中国历史中,虽然始终可以见到家族的力量,但总的长远趋势是:家族越来越退出上层政治的领域而仅活跃于社会基层。而我们在春秋历史上所见到的重要人物,后面却都有一个家族,个人与……去看看 

第08章 什么是劳动? - 来自《萨谬尔森《经济学》批判》

当我们说,资本是在各种复杂的经济、技术、社会关系中的主导性地位,主导性地位的拥有者可以依其地位强弱获得他人的劳动或财富时,我们就需要搞清楚:什么是劳动?  劳动似乎是不需要定义的。按照马克思的说法,劳动是改变劳动对象使符合人的需要的活动,包括劳动对象、劳动工具、劳动者三要素。但这一定义主要适用于体力劳动,对于脑力劳动来说,其劳动对象是不明确的,其劳动工具可以是极其简单的(甚至是不需要的,因为思考是不需要工具的),其结果并不是改变了对象,而是表现为以各种方式输出符号。在计算机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更有一些现象需……去看看 

十七 - 来自《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闫所长顿了顿接着说:“所以你没有权利冲一个行使个人合法权益的人撒泼耍野更不能砸东西你懂吗?你懂了就好办,你要是不懂不是还有你的组织吗?如果我们以干休所党委的名义给你们军需仓库党委写信或者打电话反映情况,说是你们那有一个干部因为他父亲要再婚他就把他父亲的家给砸了。哎葛北战同志你别走,你还没告诉我你们单位领导的电话号码呢你别走……”  闫所长的话还没有论述完,葛北战同志已经把门砸上下楼了。  闫所长回转身来安慰了一通葛定国同志,也就满怀着成就感走了。  葛定国同志也表扬了闫所长,认为闫所长出色地完……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