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对符浩说,你到巴黎后,将林彪叛逃的事,转告黄镇大使,并告诉中央已决定逮捕黄、吴、李、邱等人,只告诉他一个人。

 《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三日下午,外交部办公大楼里,人们进进出出,一如往常工作,没有任何异常现象,但外交部党的核心小组(当时,我是部核心小组成员,办公厅主任),已知道林彪和叶群等人乘一架三叉戟飞机于零点三十二分由山海关机场强行起飞朝西北方向逃跑,目标很可能是某个外国。周恩来总理迅即指示外交部,要密切注意外电报道,并研究和提出在各种可能的情况下的交涉或应对方案。

  十三日上午获悉,当日凌晨在蒙古人民共和国首都以东三百公里的温都尔汗地区有爆炸声,随之火光冲天的消息。

  十四日上午,外交部党组在会议室开会,会议是在党组组长、代理部长姬鹏飞同志主持下进行的。内容是进一步落实周总理昨天的指示。会议的气氛有一种严峻感,不象以往我们的会议是在活跃和有点幽默的气氛中进行的,但大家都很镇定,会开得有条不紊、从容不迫,对林彪出逃作了四种估计:

  一,由林彪出面公开发表叛国声明;

  二,由林彪或其他人通过外国广播或报纸发表讲话;

  三,林彪及其追随者暂不露面,也不立接发表谈话,由外国通讯社客观报道林彪等已到达集国某地;

  四,暂不发表消息,以观国内动静。

    会议还详细讨论了在各种情况下对外交涉以及如何表态的问题。

  时间过得真快,中午十二点的钟声已经敲过,但会议还没有散的意思。这时,紧闭的房间被突然推开,值班秘书忘了平时的礼节,快步径直奔向鹏飞同志。鹏飞同志以他那特有的冷静和沉着接过一份手抄特急报告。我们的目光注视着他脸上的表情,都急于想知道报告的内容。从每个人的脸上都可以看出,这应是一份极不寻常的“特急件”。随着他目光离开文件,脸上绽出了笑容,用一种异常的语调向大家说道:“机毁人亡,绝好的下场。”接着把报告读了一遍。大致内容是:今日上午八时半,蒙古副外长额尔登约见许文益大使,通知有一架中国喷气式军用飞机于凌晨二时三十分左右坠毁在蒙肯特省贝尔赫县境内,机上共有九人,全部死亡,并向我提出抗议。以及许大使已向对方提出要求到现场调查等。顷刻间,会议的气氛活跃了许多,韩念龙同志从鹏飞同志手里接过报告,逐字逐句仔细看了一遍,因为他分管对蒙外交。


     会议当然不能结束。一个最紧迫的事,就是要把这份报告迅速送给毛主席和周总理看,这也是他们总切等待的消息。鹏飞同志立即要王海容同志打电话到主席和总理办公室,但得到的回答是,主席和总理自前天夜里起,一直没有合过眼,刚刚服过安眠药入睡,总理按习惯要四个钟头以后才能醒来。主席和总理办公室的同志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在这种情况下,党组决定,要立即派人把报告送给主席和总理看,否则就是失职。同时,再一次和两个办公室的秘书通电话,强调送去一份特急和特别重要的文件,一定要把主席和总理叫醒。

  下午两点过后,我刚刚回到办公室,从抽屉中找出一包苏打饼干,权作是午餐。还没吃两口,鹏飞同志就叫我去他的办公室。正巧他也在吃饼干,我也就不客气地不请自拿了。他边吃边告诉我,总理来电话说,他刚从主席处回来,对外交部的同志迅速把报告送到并叫醒他们感到满意。总理特别对我驻蒙古大使馆,在不了解实际情况下,为了使国内尽快知道有一架我机在蒙古境内失事,当机立断,启用已经封闭两年之久的专用电话线,以最快的速度把报告传回来表示满意。接着讲到总理交办的几件事,要我立即去办。

  总理的指示分三点:一,将今天收到的我驻蒙古大使馆的报告用三号铅字打印十八份,下午六时由符浩亲自送到人民大会堂北门内,交中办王良恩副主任;二,从现在起,指定专人译办我驻蒙古使馆来的电报,由符浩亲自密封后送总理亲启;三,今天的报告,凡经办和知道的人都要打招呼,要绝对保密。

  下午五点五十八分,我提前两分钟按指定入处走进大会堂北门,一眼就看见王良恩站偏东一边的走廊等侯。我们来不及寒暄,他迎上来便说:“你来得很准时。”我回答说,“你好象已等了一会。”他又说:“参加政治局会议的人已到齐,董老也来了,就等你送的文件了。”他特别提到董老,我明白他的意思,因为董老年事已高,一般不出席会议。

  回家吃过晚饭后,因昨夜几乎没有睡觉,便想利用这个时间小憩一会儿,但实在太兴奋了,怎么可能睡得着。我便信步来到同院乔冠华同志家里。……

  我们围绕着“林彪叛逃,机毁人亡”的主题谈了起来。他拿出一瓶未启封的茅台,我们边谈边仗,兴致达到了高潮。我突然想起了一位唐人的诗句,脱口诵出:“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乔公听后,沉思了一会,突然将满杯茅台一饮而尽,对我说道:“贾宝玉不是说述旧不如编新吗?我把这首诗略加改动,你看新意如何。”他又斟满了一杯,端在手中,站起身,用他那苏北口音吟了起来,吟毕又一饮而尽。真是豪兴冲天。后来郭沫若同志看到了他的这首新“塞上曲”后,曾挥毫将此诗书成条幅并加赞语赠给乔公:“月黑雁飞高,林彪夜遁逃。无需轻骑逐,大火自焚烧。巧合无间,妙不可言。嘱题小幅一轴,欣然命笔,以示奇文共欣赏,好事相与祝也。冠华同志座右,望常拍案惊奇。”


  以上这段文字,引自当时外交部办公厅主任符浩同志在最近写的回忆录《“九·一三事件”补白》。

  “九·一三事件”发生后,周思来便不辞辛劳地操劳着一切。他在九月十三日产早,亲自给各大军区和全国二十九个省、市、自治区主要负责人打电话、打招呼、布置任务,并随时将情况报告毛泽东。周恩来还根据我国驻蒙古使馆带回的文件和现场拍摄的照片,召集民航及空军有关负责人研究了林彪出逃的飞机是怎样坠毁的。他还根据毛泽东的指示,指示原定要出国访问的中国政府代表团按原计划出国访问,并嘱咐继续通过巴黎渠道保持与尼克松、基辛格的联系。

  九月二十六日晚,在人民大会堂西大厅里,仍按原计划出国访问的中国政府代表团全体成员正向周恩来总理汇报准备情况并听取指示。符浩作为代表团的成员,离周恩来坐得很近,灯光下,他发现周总理半个月来明显地消瘦了,但清癯的面孔上却有一种喜悦和轻松的表情。他告别周思来快要走出北门时,一位服务员从后面追上来对他说:“符浩同志,总理请你去西大厅。”

  他一怔,顾不得多想,便疾步走回西大厅。

  大厅里只有周恩来一人。周恩来看他站在那里等候指示,便摆手示意让他坐下。周思来好象在思考着什么。周恩来望着他,想了一会,对他说:“你明天一早就要动身去巴黎,有关林彪叛逃的事,见到黄镇同志时,把情况告诉他。”周恩来顿了一下,语气更加郑重地接着讲道:“中央已决定逮捕黄、吴、李、邱等人。这些也告诉他。”并叮嘱说,只告诉黄镇一个人。

  九月二十九日,符浩随中国政府代表团到达巴黎。当晚,他就前往纳伊区城堡街的我国驻法大使官邸。他与黄镇大使说笑寒喧一番后,暗示道,奉总理之命有要事转达。黄镇微笑着悠然领他走出屋门,来到花园里。黄镇拿着打开的小半导体收音机踱到花园的草地上,一边漫步,一边谈了起来。符浩带来的消息,使黄镇格外兴奋与激动,连眼睛都闪着亮光。他俩情绪相互感染,长时间沉浸在喜悦之中。

  不知不觉夜已深了,黄镇突然一拍符浩的肩膀,提高嗓子对他说:“走。老符,让我们喝一杯,庆祝一下!”

  回到房间里,黄镇打开了所有的灯,满屋灯火璀璨。黄镇找出一瓶茅台,斟满两个精致的刻花高脚杯。黄镇告诉符浩,这瓶酒已珍藏多年。杯中的酒液已变成一种淡淡的琥珀色。一股清芳的香气迅即在整个屋子里扩散。

  符浩事后回忆道,这是他平生所喝过的最美的酒。

上一篇: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来信表示反对我国的对美政策,戴墨镜的李作鹏竟忘了掩饰自己,说这封信写得多么好呵——

下一篇:一架中国飞机坠毁在蒙古。中国所有的领导人好几 天都没露面。所有机场关闭。尼克松担心有变……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六章 孙中山逝世前后 - 来自《蒋介石传》

孙中山逝世后,国民党内部展开了一 场争夺继承权的斗争。在开始的时候,蒋 介石算不上一个真正的竞争者。   权力在汪精卫、胡汉民和廖仲恺三人 中角逐,因为孙中山生前认定他的同乡广 东人比其他省份的人更聪明,更富于革命 性,不想外省的一匹“黑马”取得了最后 的胜利。   孙中山一边与当时的背叛和种种欺骗行为进行斗争,一边继续带头表现出高尚的品质和对他人的纯朴的信任,其他人似乎并不急于仿效他,在他58岁及随后的国民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召开时,他再次将精力集中到基本理想的实现上。     每个人都知道孙的革命意味着……去看看 

人口原理 第一章 - 来自《人口原理》

问题的提出——相互对立的两派严重对立,使这一问题几乎不能指望得到解决——否认人类和社会的可完善性这一基本论点,从未得到过圆满答复——人口会带来什么样的困难——概述本书的基本论点。近年来,自然哲学方面伟大而意外的发现层出不穷,印刷术的普及加速了一般知识的传播,执著而不受约束的探索精神在整个知识界乃至非知识界空前盛行,新颖而奇特的政治见解把人搞得头晕目眩、目瞪口呆,尤其是政治领域发生的法国大革命,惊天动地,犹如一颗炽烈燃烧的彗星,看来注定要给地球上畏缩不前的居民注入新的生命与活力,或注定要把他们烧尽灭……去看看 

第五章 模模糊糊的大地(上) - 来自《美国人:建国历程》

“但是,二三十年之前在地图上占有如此巨大面积的‘美国大沙漠’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它游荡无定,而又难以捉摸。这个沙漠如同一度在这里漫游的印第安人和野牛那样,在日益发展的文明面前步步退让……‘美国大沙漠’被逐出了落基山脉以东的平原,似乎成了地球表面一个浪子和流浪汉。在一段时间里,绘制地图的人把它的位置确定在犹他,但是人们一旦被放逐到那里,这个沙漠又滑到亚利桑那和内华达去了。” ——乔塞亚·斯特朗  美国人生活的天地无限广阔,这一点比任何其它事物都更能推动他们接受残酷而新奇的境遇和幸运而偶然的事件。……去看看 

第八章 论《摩西五书》的作者与《旧约》中其余有关历史的书 - 来自《神学政治论》

我们在前一章里讨论了研究《圣经》的基础与原理,并且说明,《圣经》之研究只是在于有一可靠的圣书的历史。这样的一部圣书历史,虽是不可缺的,古人们却忽略了。至少可以说,凡古人可能写过的或流传于后世的,因为日久年湮,都散失无存了。以此之故,做此项研究的根基已失,使我们失去了立足之地。这还不太要紧,如果历来的人谨守真理的界限,把承袭的或发现的一些断片勤慎地遗留于后世,不把自己的意见附加上去。事实上确有这个毛病,所以《圣经》的历史固然是不完全,更是不可靠。地基不但狭小,无法兴建,而且也是不坚固的。我的目的一部分是志在弥……去看看 

2-4 纯粹理性之历史 - 来自《纯粹理性批判》

在此处揭示此一标题,仅为指示今后之从事哲学者在此体系内尚留有彼等必须完成之一部分耳。我自先验的观点,即自纯粹理性之本质,对于在此领域中曾努力从事之人士所有著作予以概括一览,即为已足——此一览中发见无数庄严之结构,顾仅在废墟中耳。   人在哲学之幼稚时代所以之开始者,实为吾人所欲以之为终点者,即以关于神之知识开始,专心从事于另一世界之期望,或宁谓为从事研讨另一世界之特殊性质,不能别有其他途径,此实为极可注意之点。自各民族野蛮时代遗留至今之古代宗教仪式所产生之宗教概念,虽极粗鄙,但此并不妨阻较为开化之人士……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