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尼克松、罗杰斯一行参观游览的时候,基辛格和乔冠华躲在钓鱼台的一幢楼里讨论台湾问题。

 《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基辛格这次没有参加任何参观游览活动。他在上两次访华时已经看过这些名胜了。他曾风趣地开玩笑说,他是被细心的中国人用作试验的豚鼠,来试验时间安排和保卫措施,并看看这些外行的美国人在中国历史奇迹面前作一些什么反应。他在这些时间里同乔冠华躲在钓鱼台的宾馆里逐字逐句地研究公报的每一句话。

  尼克松访华进程中的会谈分三个层次进行。罗杰斯国务卿和姬鹏飞外长是一个层次,具体商讨促进双边贸易和人员往来,也就是华沙会谈多年来的问题。尼克松和周恩来之间的会谈又是一个层次,这是两国首脑的总会谈。第三个层次是基辛格与中国副外长乔冠华起草公报的会谈。这第三个层次的会谈是最为艰难的会谈。

  而台湾问题又是第三个层次会谈中最棘手的问题。尽管不少有争议的问题的措词大部分在十月份的会谈中已经基本解决,而且公报的构思已经肯定了;但是,关于台湾问题的双方措辞,分歧还是巨大的,针锋相对的。分歧虽然很大,解决台湾问题的基调却是两方同意的,那就是把最终解决留待未来,而这种未来将由公报建立的关系以及公报谈判的方式加以开拓。他们俩人的会谈被当时的人们称为“基乔会谈”。

  基乔会谈的第一天,二月二十二日,俩人逐行审查公报现存草案,肯定已经达成协议的部分;然后,两方各自阐述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

  第二天,主要由基辛格介绍美国准备在莫斯科最高级会谈中达成的协议。

  第三天,二月二十四日,基乔之间开始了关于台湾问题的实质性谈判。两人针锋相对,争吵激烈;俩人都有学者风度,谈判风格又各不相同,基辛格辩辞逻辑性强,富于哲理,一腔带露国口音的英语很难翻译;而乔冠华在雄辩之中思路清高,思辩性强,原则当中豪爽豁达。

  乔冠华提出的中国方案,美国观点是“美国希望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将逐步减少并最终从台湾激出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

  基辛格拒绝了这个方案,说:“我希望你们能理解我们的立场,我们把撤军说成是一个目标。即使这样,我们仍然坚持撤军跟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和缓和整个亚洲紧张局势联系起来。”

  “但是,这个前提,必须是美国无条件的撤军。”乔冠华坚持说。

  “这样做会破坏整个关系,美国公众舆论决不会答应的。”基辛格当然也不相让。

  每到这个时刻,双方相持不下,都会把扯紧的弦放松,开一两句玩笑来冲淡紧张气氛,用友好的态度把巨大的决心掩盖起来,不致使个人关系过分紧张。两人的谈判艺术都接近炉火纯青。

  这时,乔冠华果然松了弦,说:

  “博士,你是出生在德国,我是在德国获得的学位。从这点上,我们应该有共同的地方。可是,在哲学上,我喜欢黑格尔,你喜欢康德;这也许是我们不能取得一致的原因吧!”

  乔冠华长期在周恩来身边工作,四十年代跟美国人打过交道,朝鲜战争期间也参加过与美国入交锋的板门店停战谈判,他谙熟谈判艺术,善于掌握节奏;该犀利时,锋锐芒利,寸土不让;该徐缓时,和风细雨,开朗豪爽。数月以前,他率领中国代表团出席二十六届联合国代表大会,风度迷人地坐进刚刚恢复的中国席位时,在世界各国代表的注目中,敞怀朗声大笑,表现了新中国进入国际讲坛的豪情。纽约某大报为此专门写了一篇评论,题为《乔的笑》。基辛格与乔冠华在谈判桌上相互交锋论战,也相互洞察了解,两人竟成了好友,经常往来。

  第四天,二月二十五日,这天上午尼克松参观故宫,当他看到两千年前死去的一位王爷穿的金缕玉衣时,说:“穿上这玩意儿就不好到处走动了。”当他看到一个皇帝为避免听到进谏意见而戴的耳塞时,开玩笑地说:“给我搞一副吧。”

  这时基乔谈判,俩人还是不着急,随随便便漫谈着交换意见,仍是各执己见。好象谈判根本没有最后时限,好象明天不须飞去杭州,后天也无须在上海发表公报。其实,这都是在用共同的办法向对方施加压力。到了下午,在乔冠华向周恩来汇报、基辛格向尼克松汇报之后,俩人再碰头,双方都提出了新方案,作了让步。乔冠华提出,只要提到全部撤出驻台的美军,中国就不再反对美方表示关心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基辛格提出,把全部撤军这个最终目标和美方在此期间逐步撤出军队这两个问题分开,以前是两点包括在一个句子里的。

  乔冠华表示出了兴趣,提出修改个别词汇。他说,最好提和平解决的“前景”,而不要用“前提”。他说:“用‘前景’,含义更积极些,显示出是双方的意见;而用‘前提’听上去是华盛顿单方面强加的东西。”

  基辛格也同意了,开玩笑说:“我看台湾命运不会取决于如此微妙的意思上的差别。”

  基乔会谈在这时已经取得了突破,周恩来进来参加了半小时谈判。尼克松了解到中国人不喜欢搞小动作,喜欢诚挚坦率,他就坦率地在与周恩来的会谈中摆出了自己的难处。他说:“如果公报在台湾问题上措词过于强硬,势必会在美国国内造成困难。我将受到国内各种各样亲台湾、反尼克松、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院外集团和既得利益集团的交叉火力的拼命攻击。整个的对华主动行动就有可能成为两党之间的争议问题。到时候,如果我不论是否由于这个具体问题而落选,我的继任就可能无法继续发展华盛顿和北京的关系。”

  周恩来了解了基乔会谈的突破以后,表示可以考虑美方经过修正的论点。周恩来请示了毛泽东,得到了毛泽东的批准。尼克松也同意接受中方经过修正的论点。基乔在当晚尼克松的答谢宴会后,于十点半再次会晤。这次谈判十分顺利,只花了十五分钟就解决台湾问题的措词问题,行文如下——
 

  双方回顾了中美两国之间长期存在的严重争端。中国方面重申自己的立场:台湾问题是阻碍中美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关键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早已归还祖国;解决台湾是中国内政,别国无权干涉;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必须从台湾撤走。中国政府坚决反对任何旨在制造“一台一中”、“一个中国、两个政府”、“两个中国”、“台湾独立”和鼓吹“台湾地位未定”的活动。

  美国方面声明: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主场不提出异议。它重申它对由中国人自己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关心。考虑到这一前景,它确认从台湾撤出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的最终目标。在此期间,它将随着这个地区紧张局势的缓和逐步减少它在台湾的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


  午夜,毛泽东批准了关于台湾问题的这一段。尼克松也批准了这一段。

  接着,基乔两人继续会晤,把关于贸易和交流的部分加以扩充,把公报重新逐行研究了一遍,至深夜两点,也就是第五天的凌晨两点,公报文本落实了,大功终于告成。这几天以来,基辛格、乔冠华几乎没有睡觉。他俩都觉得如释重负,压力一消失,这才突然意识到疲倦、劳累和磕睡,可是心情格外轻松和畅快。

  第五天,二月二十六日,在飞往杭州以前,尼克松与周思来在机场审阅了公报。尼克松是乘坐中国的“伊尔一18”涡轮螺旋桨飞机飞往杭州的。总统自己的“波音七O七”专机也跟着起飞。在起飞之前,公报的打印工作刚结束。

  想不到因为公报问题,美国方面又横生波澜,把尼克松都几乎气疯了!

上一篇:尼克松访华的种种感受:关于周思来,关于叶剑英,关于江青,关于长城,关于体育比赛……

下一篇:大功告成之后又生波澜,美方又提出修改公报。毛泽东说,任何要修改台湾部分的企图都会影响明天发表公报的可能性。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章 从军校到郡团 - 来自《蒙哥马利》

各科成绩不一般,伤人险些前途完;    悔过自新苦用功,印度服役整四年。   1907年1月30日,伯纳德·劳·蒙哥马利进入桑德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桑德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位于英格兰伯克郡,建于1799年,旨在训练、培养英国陆军正规军官。学员从英国陆军以及英国和英联邦国家的中学毕业生中选出,他们入学前须经过一项全面的入学考试。   那种考试虽然不需要很高的学术水平,但也并非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轻而易举地通过。英国前首相丘吉尔曾两次报考桑德赫斯特军校,但两次都名落孙山。他父母只好采取断然措施,把他送入詹姆士上尉主……去看看 

1923——中华民国十二年癸亥 - 来自《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1.1(一一,一五)  (1)中国国民党发表宣言,宣布时局主张及民族、民权、民生政策。  (2)接收胶济铁路及其支线并附属财产。  (3)胶济铁路国库证券借款四千万成立。  (4)汉口全国商会联合会通电呼吁裁兵、制宪、理财(英美人士策动)。  (5)广州「新妇女」杂志发刊。  1.2(一一,一六)  (1)上海中国国民党改进大会通过总章,推定中央干部,孙中山演讲宣传之重要。  (2)美国正式向日本提议废止兰辛石井协定。  (3)汉口青年会干事密尔根到天津,运动各团体进行裁兵。  1.3(一一,一七)  (1)总税务司布告1.17起,实行切实值百抽五之新税则。  (2)……去看看 

多数的暴政和法庭上的较量 - 来自《我也有一个梦想》

卢兄:你好!   我就坐在那个距离当年培尼案审理的法庭只有三英里的一个小屋子里,试着给你讲这两个黑人民权运动末期最著名的案子的审理。对于美国人来说,这两个案子的审理过程,实在是太重要了。   培尼的被杀和密西西比三个大学生的失踪引起全国人民的关切,联邦司法部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白宫也接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无数电报。在培尼的葬礼上,总统约翰逊派出特使向培尼夫人保证,联邦政府将竭尽全力把罪犯绳之以法。可是如何做到这一点,却依然是个严峻的问题。   发生在费镇的这个案子,也存在同样的问题。查清这个案子,对于……去看看 

第三辑 乌鸦的变脸(六) - 来自《黑乌鸦与折断的日子》

买粮——那一年我十五岁  清晨,还在迷迷糊糊中,就被父亲的喊叫声惊醒,揉揉惺忪的睡眼,一丝梦境的回忆也没有了。   在耳边聒噪的依然是父亲莫名其妙的吵叫。痴痴地呆了一会,叹口气,下地,做饭。  今天要去买粮。  每人原本是七百斤的稻子,可不知哪个领导大发慈悲,每人只给六百斤。父亲低三下四地找完办事员找科长找场长找书记,该找的人都找遍了,该说的话都说完了,依然是六百斤不变。六百就六百吧!谁叫我们当初来到这个鬼地方时只听信他们的口头许诺呢!  从家里到供销科的路并不太远,一会儿就到了,可是开仓的人还没来,我们便等……去看看 

第17节 革命政权常规化(2) - 来自《道路通向城市》

几乎从建国一开始,毛泽东就深刻地意识到这个问题;并且在我看来,这个问题实际伴随了他建国之后的27年历史的一系列决定。高饶事件、彭德怀庐山会议、文革都在一定程度上与这个问题有关。当时的中共高级领导阶层也都明显意识到了这一点,也一直强调要反对1978年之后已经很少提起的“野心家”或“野心人物”. 从高岗、饶漱石开始,此后包括彭德怀、罗瑞卿、刘少奇、林彪、“四人帮”均被指控为企图“篡党夺权”的“野心家”. 早在建国之前,毛泽东就告诫全党,务必要谦虚谨慎、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