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死灰复燃 12、西班牙悲歌

 《二战全景纪实》

  1936年7月18日清晨,一架由英国人驾驶的飞机从西班牙属地加那利群岛偷偷起飞,升空之后转向东北方向。

  经过一千多公里飞行,便神秘地降落在西属摩洛哥的德士安。

  舱门开处,首先走出来的是一位身披戎装、面带杀气的军人,他就是西班牙加那利驻军司令弗朗西斯科·佛朗哥将军。

  佛朗哥于1892年出生于西班牙埃罗费罗尔地区一个海军军官家庭,先后毕业于托莱多步兵学校和法国巴黎军事学院。

  在陆军中历任外籍军团副司令、萨拉戈萨军事学校校长、巴里阿里群岛驻军司令、陆军参谋长等职。

  因率军镇压摩洛哥人民起义和阿斯图里亚斯起义时表现强悍,在西班牙军界享有很高声誉。

  佛朗哥虽为职业军人,但怀有强烈政治野心,同西班牙法西斯组织长枪党勾勾搭搭,关系极为密切。

  1936年2月西班牙人民阵线政府成立之后,遂将心存敌意的佛朗哥由陆军参谋长贬为加那利群岛驻军司令,迫其远离首都马德里。

  在机场迎接佛朗哥的,没有欢呼的人群,也没有飘扬的旗帜,只有当地驻军的几个主要头目。

  他们见面后简单寒暄了几句,便分别钻进两辆黑色轿车,匆匆驶向德士安驻军司令部。

  按照事前计划,佛朗哥于当天下午向报界发表了一个措词强烈的反政府声明,宣称他将领导西班牙之军队摧垮人民阵线政府,阻止西班牙的无产阶级革命,以避免西班牙遭受“赤化”。

  佛朗哥的这一声明,标志着西班牙内战的正式开始。

  由于各种国际势力的大规模卷入,这场内战很快便演变成世界民主和进步力量同国际法西斯侵略势力的重大较量。

  这场较量一直持续到1939年,较量的主战场就在西班牙。

  而西班牙所以会成为主战场,不仅因为它战略地位非常重要,还同当时西班牙国内的政治形势有直接关系。

  西班牙在16世纪时,曾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殖民帝国。

  那时,它的殖民地遍布世界各地,特别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除了巴西之外都是它的殖民地。

  但从1588年西班牙的“无敌舰队”在英吉利海峡被英国击溃之后,它便失去了海上优势,逐渐走向下坡路。

  19世纪最初25年,拉丁美洲人民的民族独立战争风起云涌,沉重打击了西班牙的殖民统治,使它失去了绝大部分的美洲殖民地。

  1898年美西战争后,它又丢掉了古巴、关岛、菲律宾等残存的殖民地。

  从此,强盛的西班牙帝国便永远成为历史。

  20世纪初期,西班牙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都远远落后于其他西方列强。

  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它以中立为名,向交战国双方供应粮食、战略物资和某些工业品,赚得了巨额利益。

  当时的西班牙国王阿方索十三世是封建贵族、上层僧侣和大资产阶级的政治代表。

  广大工农群众深受剥削,困苦不堪。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西班牙同其他欧洲国家一样也出现了革命高潮,阿方索十三世的专制政权陷于岌岌可危境地。

  1923年9月4日,在国王亲自授意下,驻加泰罗尼亚军事司令官德里维拉发动政变,在全国建立了军事专政。

  德里维拉以墨索里尼为榜样,上台后立即实行法西斯制度,疯狂迫害进步力量,引起广大人民更加不满。

  1929年爆发的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危机沉重地打击了落后的西班牙,全国的工农业生产和金融系统陷于一片混乱。

  失业工人、破产农民和青年学生纷纷起来造反,一部分资产阶级分子和军队中的民主主义者也被卷了进去。

  统治集团为了缓和人民的强烈不满和维系君主制度,只得于1930年1月让德里维拉辞职以平民愤。

  独裁者德里维拉下台后,经不住舆论谴责,两个月后便死去了。

  可是这一换马花招并没有解决西班牙的基本矛盾,争取共和的运动继续向前。

  德里维拉死后的一年中,西班牙换了两次内阁,但都不能制止革命形势的发展。

  1931年2月,国王被迫宣布恢复宪法,举行选举。

  在4月12日举行的选举中,拥护共和制度的共和党和社会党取得胜利,国王阿方索十三世吓得逃往国外。

  1931年4月14日,西班牙共和国宣告建立,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取得初步成功。

  新生的共和国建立之后,被推翻的反动势力不甘心自己的失败。

  他们在梵蒂冈和德意法西斯势力支持下,蓄意进行破坏。

  地主们故意让土地荒芜,制造粮荒。

  大资本家关闭工厂,使成千上万工人失业。

  投机商人囤积居奇,扰乱市场。

  贵族子弟和保皇党分子上街寻衅,公然叫嚣要打倒共和国。

  天主教会则利用所控制的教坛和报刊,散布反动言论以推波助澜。

  为了同民主力量对抗,西班牙的法西斯分子组成“长枪党”,教权分子和保皇分子组成“西达党”。

  但最大的威胁来自军队。

  许多出身于贵族门第和大庄园主家庭的军官非常仇视共和制度,他们秘密组织了“西班牙军人联盟”,着手策划武装叛乱。

  而共和国主要领导人面对严重的形势却放松了警惕,没有采取任何有力的反击和防范措施。

  结果在1933年11月的大选中,右翼的“西达党”取得胜利,建立了以勒鲁斯为首的亲法西斯政权。

  勒鲁斯上台之后,立即释放了大批保皇分子,加强了对工农群众的迫害。

  面对反动势力的反攻倒算,共产党领导工农群众奋起反抗,西班牙阶级矛盾空前紧张。

  1935年欧洲政局风云变幻,战争威胁日益逼近。

  有鉴于此,共产国际于当年7月发出建立人民阵线,团结无产阶级及其他一切进步力量,以抗击法西斯势力的号召。

  经过共产党的积极工作,西班牙各左派政党于1936年1月就建立人民阵线达成协议。

  人民阵线是工人、农民、进步知识分子、城市小资产阶级以及其他进步力量之间最广泛的反法西斯政治同盟。

  参加人民阵线的有:共产党、社会党、左派共和党、共和主义同盟、加泰罗尼亚左派党、劳动总同盟和马克思主义统一工人党等。

  在同年2月举行的西班牙大选中,人民阵线一举成功,获得议会多数,并组成以左翼共和党人阿萨尼为首的新政府。

  根据人民阵线的共同纲领,新政府宣布大赦政治犯;恢复加泰罗尼亚自治;恢复被解雇工人的工作;实现初步民主权利;解散一些反动组织,逮捕反动分子。

  这些社会改革措施受到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但招致保守势力的激烈反抗。

  在反“赤化”的幌子下,法西斯暴徒公开地闹事挑衅,猖狂枪杀进步人士和政府官员。

  反动军官策划的武装叛乱更是密锣紧鼓地进行。

  西班牙的主要将领圣胡安霍因、佛朗哥、戈德、莫拉等都参与了这一阴谋活动。

  1936年7月,被人民阵线政府贬到加那利的西班牙驻军司令弗朗西斯科·佛朗哥派了两个密使以出版商的身份前往英国。

  他们先在伦敦同一个叫道格拉斯·杰罗德的英国人接头,然后经杰罗德找到了休斯·保拉德和奥明航空公司的飞机驾驶员贝白。

  经过一番策划,决定由贝白驾驶一架飞机从伦敦飞往加那利群岛的拉斯帕尔马斯城待命。

  为了掩人耳目,由保拉德和他的女儿及他女儿的朋友们装成前往加那利度假的旅游者。

  看上去,这伙男男女女是乘飞机去风景优美的地方旅游观光,实际上,他们的任务是到拉斯帕尔马斯去把飞机交给佛朗哥使用。

  任务完成后,他们便乘船回了英国。

  7月17日,驻摩洛哥梅利里亚的西班牙军队首先发动叛乱。

  第二天清晨,贝白便驾着这架飞机把佛朗哥载往摩洛哥的德士安指挥这支叛军。

  原定的叛军主要领导人圣胡安霍因从葡萄牙回国途中飞机失事而丧命,于是佛朗哥便成了整个叛军的总司令。

  因为叛乱早有预谋,而且是在国际反动势力的支持下进行的,所以一开始进展比较顺利。

  佛朗哥将军统率的摩洛哥军由南向北,莫拉将军领导的保皇党军队由北向南,都朝着首都马德里进犯。

  这时,许多城市驻军中的保皇党人、长枪党人乘机蠢蠢欲动,一时西班牙上空乌云翻滚,反动气焰极其嚣张。

  叛军狂妄地宣称,将在数天内攻下马德里,消灭共和国。

  不几天,南方城市加的斯、塞维利亚、赫雷斯、阿尔黑西拉斯、拉利内阿、哥尔多瓦等相继落入叛军之手。

  叛军将领格勃·德拉诺叫嚷:“如果半个西班牙赤化了,那就消灭半个西班牙!”

  然而,痛恨君主制度和法西斯主义的广大工农群众并没有被吓倒。

  他们为了保卫革命成果,纷纷行动起来。

  在马德里的街头,激动的人群涌向政府大厦,要求政府立即发给武器。

  “武装!武装!武装!”

  的口号声响彻云霄。

  新上任的何塞·希拉尔总理决定满足群众的要求,立即把武器发给人民。

  7月19日清晨,满载各种武器的卡车奔驰在马德里的街道上,为各个工会运送枪枝弹药。

  其他城市也开始武装工人。

  整个西班牙都激荡着“保卫共和国”的声音。

  在许多地区和城市,西班牙人民同叛军进行了英勇斗争。

  在巴塞罗那,武装民兵包围了军营,制止了军队的叛乱,并俘获了叛军将领戈德。

  在阿斯图里亚斯,有着光荣战斗传统的矿工们包围了被叛军占领的奥维多城。

  在马德里,武装的人民群众包围了法西斯长枪党军官们盘踞的蒙塔那军营。

  然后,在一片“处死法西斯匪徒”的呐喊声中,经过5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终于战胜了叛乱者。

  在保卫共和国的战斗中,不但人民群众战斗情绪高昂,而且军队中很多士兵也仍然拥护共和国政府。

  在海军中,叛乱者只控制了7艘舰艇,而忠于政府的官兵则掌握了46艘战舰。

  在空军中,大部分飞机也掌握在政府手中。

  人民群众的浴血奋战,很快阻止了叛乱的蔓延。

  到7月30日叛军在布尔戈斯成立“执政委员会”时,他们实际上只控制着北部的布尔戈斯、那瓦尔、萨拉格萨各省和南部的几个孤立据点。

  叛军的主力因无法突破共和国海军的严密封锁而仍然滞留在摩洛哥。

  墨索里尼和希特勒眼看他们支持的西班牙法西斯叛乱难以取胜,心中十分焦急。

  叛军在7月底成立执政委员会后,德、意法西斯立即撕下“中立”的伪装,开始亲自出马支持叛乱,公开武装干涉西班牙内政。

  由此开始,西班牙内战演变成了一场具有国际性的反法西斯战争。

  德、意法西斯对西班牙右翼势力的支持由来已久。

  早在20年代,墨索里尼就支持过西班牙的独裁者德里维拉。

  30年代初期,他又支持反动将领圣胡安霍因发动的未遂军事政变。

  1933年,“西班牙军人联盟”一成立,德、意法西斯便同它建立了联系,希特勒对西班牙长枪党给过很多资助。

  1934年3月,意大利和西班牙保皇党签订协定,承担协助其颠覆共和国政府的义务。

  1936年3月,希特勒向策动叛乱的西班牙军人保证提供一切必要的协助。

  德、意军事参谋总部不仅直接参与了军事叛乱计划的制定工作,还派出了大批间谍帮助搜集情报,并且偷运了大量武器。

  佛朗哥打出叛旗之后,德、意法西斯对西班牙右翼势力的支持规模越来越大,形式也越来越公开。

  7月30日,德、意各派飞机20架飞抵西属摩洛哥的德士安,把那里的首批叛军运到西班牙南方。

  随后,其余的一万多名叛军又在德意战斗机的保护下乘船渡过直布罗陀海峡,在西班牙南方登陆。

  为了协调行动,德国成立了W司令部,意大利成立了特别委员会。

  随后,大批德、意武器和弹药源源不断地从各个方向运给叛军,仅意大利,就先后向西班牙叛军提供过1000架飞机、2000门大炮、1000件自动武器,24万支步枪、324亿发子弹、800万发炮弹、12万辆汽车、2艘潜艇、4艘军舰。

  为了运送这些物资,意大利平均每天向西班牙派出一艘装满人员和武器的船只。

  接着,德、意的轰炸机公然闯进西班牙领空,对和平城市和居民进行狂轰滥炸,德、意正规军也踏上了西班牙领土。

  为了支持佛朗哥的叛乱,德国先后派往西班牙的作战部队为5万人,意大利则多达15万人。

  德国共花费5亿马克,意大利更是不惜血本,敢下赌注,总共花了140亿里拉。

  德、意法西斯如此卖力地支持佛朗哥叛乱是有多重目的的。

  一是出于战略考虑。

  西班牙面积50多万平方公里,人口3000余万,在欧洲也算一个具有相当影响的二等大国,而且它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它控制地中海和大西洋交通要冲,既可从侧面威胁法国,又可扼住英国通往中东和亚洲的交通咽喉。

  因而,德、意对西班牙都有必得之心。

  二是出于经济利益。

  西班牙物产丰富,其汞的开采量占当时世界的45%,黄铁矿占世界开采量的50%以上。

  此外,它还大量出口铜、锰、钨、铅、银、钾盐等重要军工原料。

  掠夺这些丰富的物质资源,也是德、意武装干涉西班牙的重要原因。

  其三是出于意识形态考虑。

  佛朗哥领导的武装叛乱同人民阵线的斗争实际上是法西斯主义同社会主义和民主主义间的一场较量。

  如果人民阵线获胜,不仅会使德、意对西班牙的一切图谋落空,而且会促进欧洲各国反法西斯运动的发展。

  因此,阻止社会主义和民主势力在西班牙的发展,打击共产国际倡导的人民阵线运动,扩大法西斯势力范围,是以世界法西斯领袖自居的墨索里尼和希特勒的共同目的。

  此外,德、意两国还打算利用这场战争作为未来世界大战的实战演习,来试验各种武器和新的战术技术。

  同时,也想借此试探一下英法“绥靖政策”的限度。

  德、意法西斯对西班牙的武装干涉,既是对国际民主与进步力量的猖狂进攻,对英、法、美等资本主义国家来说也是一个严重威胁。

  德国将领莱希劳直言不讳地说:“在西班牙进行的武装干涉,不仅是最好的军事训练,而且是极好的政治行动,我们因此巩固了自己在英法战略生命线上的地位,我们在地中海地区进行武装干涉的最主要意义就在这里。”

  由此看来,英、法、美应该站在西班牙人民阵线一边,反对德、意法西斯公开的侵略行径。

  但实际上,英、法、美却采取“隔岸观火”态度,在不干涉政策的幌子下,任由墨索里尼和希特勒扼杀新生的西班牙民主共和国。

  1936年7月西班牙内战爆发后,法国政府一方面声称同情西班牙人民反对反动势力的斗争,但同时又宣布对西班牙冲突保持“中立”。

  为了表示所谓“中立”立场的诚意,它还于7月25日公然撕毁1935年缔结的《法西贸易协定》,拒绝执行向西班牙政府出售价值1亿法郎武器的合同。

  8月2日,法、英两国政府协商后建议:所有欧洲国家严格执行不干涉西班牙事务政策。

  经过它们的活动,27个欧洲国家在伦敦成立了由英国财政大臣摩里逊任主席的“不干涉西班牙委员会”,以监督执行他们达成的“不干涉协定”。

  协定规定:由英法海军封锁西班牙的海岸线、法国封锁法西边境,禁止把武器和军用物资运往西班牙,也不允许西班牙购置的军火过境。

  以后又补充了一个禁止派遣外国志愿人员到西班牙去的决定,借口是“防止国际冲突”。

  德、意和苏联都参加了不干涉委员会。

  但德、意根本无视不干涉协定,通过葡萄牙转运站继续大规模向叛军提供军事援助。

  在此情况下,苏联被迫宣布,基于西方国家粗暴地撕毁了以前达成的协议,苏联将根据公认的国际法准则向合法的西班牙政府出售武器并提供贷款。

  英、法控制的不干涉委员会对德、意大规模武装干涉西班牙的事实不闻不问,装聋作哑,相反却指控苏联破坏不干涉协议,甚至说“有些国家比德意更应该受责备”。

  美国没有参加不干涉委员会,但却支持英法奉行的不干涉政策。

  1936年8月,罗斯福总统宣布美国绝不干涉西班牙争端。

  1937年1月6日,美国国会通过决议,禁止向“在西班牙交战的各方”出售武器,并禁止以志愿者身份援助西班牙政府军的美国人前往西班牙。

  但却不禁止叛乱分子从美国购置汽油,也不禁止德意两国从美国购置武器弹药和各种军事物资。

  德意是西班牙叛军的主要武器供应者,这样,美国的军火便通过德、意源源运到叛军手中。

  美国的禁运政策,实际上只禁止西班牙政府从美国获得武器。

  英、法、美等国政府对德、意法西斯武装干涉西班牙采取绥靖政策不是偶然的。

上一篇:第一部死灰复燃 11、阿比西尼亚蒙难

下一篇:第一部死灰复燃 13、三国“轴心”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我怎样看待哲学 - 来自《通过知识获得解放》

(剽窃自魏斯曼和一位首次登月的人)   HOW I See Philosophy   (Stolen from Fritz Waismann and from one of the First Men to Land on the Moon)   Ⅰ   我的已故朋友弗里德里希·魏斯曼〔Friedrich Waismann]写过一篇著名而生动的论文,题为“我怎样看待哲学”[How ISee Philosophy]。这篇论文中有许多我赞赏的地方,也有一些我能够同意的论点,尽管我的出发点和他完全不同。   魏斯曼和他的许多同事对下述的论点信以为然:哲学家是一类特殊的人,哲学可以看作是他们的专门活动。他在文中试图通过举例表明,什么是哲学家……去看看 

人本主义和真理 - 来自《实用主义》

接到《精神》(Mind)杂志编者寄给我布拉德莱《真理与 实践》一文的校样,我认为这是一个暗示,要我参加最近似 乎已认真开始的关于实用主义的争辩。既然我的名字已与这 运动分拆不开,我觉得我应该接受这暗示,特别因某些方面 曾对我过多地奖借,而另些方面可能也有不应有的诋毁。   首先,关于“实用主义”这名词,在我只曾用来表示一 种进行抽象讨论的方法。皮尔斯说:一个概念的重要意义是 在于:它的真,能够对某人产生具体的差别。只要把一切在 争论中的概念都拿这实用主义方法来考验,人们就不致犯无 谓的口角:如果两个陈述,此真或彼真,都是一……去看看 

附录(一)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1848年1月15日在人文和政治科学院所作关于谢尔比利埃《论瑞士的民主》的报告各位先生:日内瓦科学院公法教授谢尔比利埃先生发表了一部论述本国的制度和政治习惯的著作,题为《论瑞士的民主》,并向人文和政治科学院赠送了一部样书。先生们,我认为作者所论述的问题很重要,值得对它进行专门的研究;而且,我想这一研究能有某种好处,所以我就开始了这项研究。我的意图是使自己暂时放下其他一切工作而完全投入这项研究,在研究中不谈与我们毫无关系的现实问题,少讲瑞士的政治社会的现状,而多谈瑞士的社会本身,多谈这个社会所遵行的法制,多谈……去看看 

第六章 拜会凯山 - 来自《共和国密使》

巴特寮总参谋长说:“我的工作由越南顾问管着,有我没我一个样,反正是他们说了算……”   凯山睁大眼睛,羡慕地啧嘴道:“将军,如果我们像你当年那样有了不断的兵员补充,就可以打更多的漂尧仗。”   早晨,段苏权刚起床,便听到屋外的喧嚷声:“小心,小心爆炸!”   “不要紧,我有经验……”   “幸亏警惕性高,发现了,这要是一溜踏上去,说不定伤多少人呢。”   段苏权已经来到门口,原来有人在他的门前埋了地雷,将军并没大惊小怪,淡淡吩咐一声:“扔远点再引爆,不要惊动老百姓。”   对于戎马—生,吃枪药活过来的将军,一颗地雷看在眼里不过……去看看 

编者前言 - 来自《致命的自负》

一  哈耶克的新著《致命的自负》是他的全集——哈耶克著作的标准版本——的第一卷。读者想必会有深刻的感受,这部新作的论证节奏明快,立场鲜明,既有颇为切合具体的实例,又不时露出犀利的辩锋,因此他们也  于对本书的背景有所了解。1978年,年届80高龄,与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战斗了一生的哈耶克,希望让这场论战有个了断。他设想举行一次正式的大辩论,地点很可能是在巴黎,让社会主义的主要理论家与知识界中赞成市场秩序的领军人物对垒。他们所要讨论的问题是:“社会主义是错误的吗?”赞成市场秩序的人将会证明,不管是以科学、事实还……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