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及吴祖光

 《逝去的年代》

  前几年,好像是舒展先生吧,针对国人对钱钟书的缺少了解,曾呼吁过“普及钱钟书”,但钱钟书先生是大学问家,要真正走到民间既不容易,似也无什么必要。钱先生曾说过,学问只是荒江野老屋中二三素心人之事,可见他也从没想过要让更多的人知道。当然舒展先生的呼吁自有他的道理,我是完全赞成的。我忽然想起多年前的这个呼吁,是由吴祖光先生与国贸的事引起的,套用舒展先生的话,我觉得今天应该普及吴祖光。此话怎讲?  

  吴祖光先生是国内知名的戏剧家,但吴先生的另一面,知道的人就不一定多了,那就是吴先生首先是一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1957年,吴先生是敢说真话的人,自然命运也就坎坷。近十几年来,按说经过苦难的吴先生应该学会应付我们面临的这个世界了,但吴先生不学,也不屑于学,一直保持了知识分子天然的对社会进步承担的责任。近来,我听有人说到吴先生与国贸的事,多数人对吴先生的行为是既同情又责备的,他们认为吴先生那么大年纪了,自己又不是没事干,何必管闲事呢?最后归为这是吴先生性格的悲剧。对此,我是很不以为然的。吴先生令人肃然起敬的一面,正是他那种对正义、对公道的被人漠视敢于挺身而出的知识分子品格,可以想见,如果今天知名的知识分子,都能像吴先生那样,敢于路见不平,以言相助,那又是一种什么情形?撇开具体的事情不谈,在今天这样的环境里,谁要责备吴先生的行为,我真怀疑他的良心哪里去了!我是敬重吴先生的,吴先生的不妥协,绝不是一般的固执,而是理性支配下的对公道的维护。我呼吁普及吴祖光,就是要让中国所有的知识分子都来学吴先生身上这种爱管闲事的性格,让更多的知识分子知道什么才是自己应该做的,都去做老好人,那谁来主持公道?如果吴先生身上的正气都得不到保护,那是知识分子的失职,我有时甚至偏激地希望吴先生和国贸的事能成为中国的“德雷福斯”案件。一想到这我就特别希望我们的作家、教授能都像作家左拉那样。

上一篇:天凉好个冬

下一篇:陈寅恪与周扬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4-1 知识的增长 - 来自《经济增长理论》

知识的增长是因为人生来就有求知和喜好实验的本能。   人的求知欲使得他要探询事物的究竟,因为这些事物引起他的注意,虽然它们与他遇到的实际问题并无直接关系。正在实施的实际任务和他们提出来寻求解决的种种问题,也大大刺激了他要求进行实验的愿望。   因为每一代人都要靠其先辈遗留下来的知识,有助于知识积累的最重要的发明就是文字的发明。在文字发明之前,每一代人只能把头脑中能够记忆的事情传下来——如果我们拿在有一个特别指定的历史学家阶层的原始社会中文盲历史学者留传下来的多少历史,同文明社会留传下来的历……去看看 

第十四章 - 来自《中越战争秘录》

60.火化队录音剪辑   军医赵其法:   我在整容洗消组,搞医的干这事还顶得住,战士们怕,给他们讲,前方将士把生命都献出来了,我们做点工作还怕什么。洗消,用清水清洗,用新毛巾擦干净,把伤口缝合,伤口大的填塞,胸腹腔流出来的送回去。有的臭了,白天从阵上送不下来。戴口罩处理,防毒面具不行,好象隔绝了,从感情上对不起烈士。同志们干得很认真,给穿裤头,衬衣,鞋袜,新军装,解放帽,有领章帽徽。人软的少,八小时就硬了,衬衣从后面剪开,套上去。烈士的胡子不好刮,肉松,刮不下来,用手指绷紧刮。刮完打粉,描眉,口红。多数睁着眼睛,给他合上。缺少肢体的补上……去看看 

54 宁可得罪那些腐败官员 - 来自《国家公诉》

黄国秀一本正经起来,“这事我正想说呢!这么抗诉有没有法律根据啊?王长恭来长山的事我和你说过,人家一再强调周秀丽的贡献,就算不考虑贡献,也不至于判死刑啊!外面议论不少,甚至说你们两个女同志争风吃醋,公报私仇!   ”叶子菁平静地听着,“老黄,你觉得我是在公报私仇吗?”   黄国秀道:“哎,子菁,这你别问我,我只是向你转达社会反应嘛!   ”叶子菁问:“老黄,说心里话,你认为这个周秀丽该不该判死刑?”   黄国秀想了想,很认真地说:“子菁,说心里话,我也觉得判死刑重了些,周秀丽受贿渎职,造成的后果是很严重,就算十五年轻了,最多也就是个死缓……去看看 

年轻大臣 - 来自《丘吉尔传》

丘吉尔在南非战争中的冒险经历,不仅给他提供了大量写作素材,使他成为当时英国名 声极响的年轻作家,而且也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政治资本,为他竞选获胜铺平了道路。1900 年10月,丘吉尔当选为奥德姆地区的保守党议员。而仅仅在一年前,同样是在奥德姆地 区,丘吉尔参加竞选却失败了。   1899年2月,丘吉尔尚未去南非之前,他收到了兰开夏郡奥德姆城保守党下院议员罗 伯特.阿斯克罗夫特的邀请信,建议他去该地参加议员补缺选举。丘吉尔欣然答应了。同年 6月中旬,丘吉尔和为他筹集竞选资金的堂兄马尔巴罗公爵九世前往奥德姆,当即被确定为 两名……去看看 

第九章 美元死穴与黄金一阳指 - 来自《货币战争》

“如果所有银行的贷款都被偿还,银行存款将不复存在,整个货币流通将会枯竭。这是一个令人惊愕的想法。我们(美联储)完全依赖商业银行。我们货币流通中的每一个美元,无论是现钞还是信用,都必须有人来借才能产生出来。如果商业银行(通过发放信贷)制造出足够的货币,我们的经济就会繁荣;否则,我们就会陷入衰退。我们绝对没有一种永久性的货币系统。当人们抓住了整个问题的关键之处,我们(货币系统)可悲的荒谬之处,以及(美联储)令人难以置信的无助,就会变得如此明显。货币是人们最应该调查和思考的问题,它的重要性在于,除非人民广泛地理解这……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