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心照不宣

 《沧浪之水》

  “五一”节假后去上班,马厅长叫了我去说:“小池看你精力是不是来得及?来得及到厅里来兼着挑一点担子,帮帮我,今年一开春我总觉得身上哪里不怎么对劲。更主要的是锻炼锻炼自己,把视野打开一点。”他要我把厅长助理兼起来。我再怎么忙我也得挺住,有了纵观全局的经验,将来也是一个理由,一个条件。可这话不知怎么传了出去,孙副厅长见了我神色就有一点异样,笑起来那哈哈声中有一点夸张,那种感觉局外人是很难察觉的。接着医政处袁震海见了我也有那么一种说不出来的意味,他没有哪句话暗示了什么,也没有哪点表情显露了什么,可我凭着在圈子里训练出来的第六感觉,把那种意味体会了出来。我明白这点意味,却装着不明白,大家心照不宣。

  晚上我去找了晏老师,一进门他说:“池处长你好久没来了。”我马上抢上去双手扶他坐下,低了身子说:“晏老师您要这样叫我,我就无地自容了。我这不是看您来了?”他抓着我的衣袖一扯让我坐下,说:“有什么事,说吧。”我不敢说事情了,说:“专门来看看您,最近身体可还好?”他说:“说吧,说吧。我们谁跟谁呢。”他根本不容我绕弯子,我犹豫一下,就把自己的感觉说了。他说:“你这两三年风头太健了,连提三级,又是博士,又是国家课题,还搬两次家,你想想别人会怎么想?”我说:“我在中医协会那么呆了四五年怎么就没人想想我怎么想?把那几年扯平算下来,我也算不上坐了飞机,简直就是坐的牛车,还是一头老牛拉的破车。”他说:“马垂章今年五十七,孙之华五十一,孙之华他还有想法呢,让你插上去?你越是具备条件,人家越难容你,马垂章这一届明年就到期了,你能接手?不可能。别人接了手。你这个厅长助理就进退两难了,他要你助?他心中早就有人了。”他这一说,我的思路一下就清晰了。马厅长可千万还要再来一届才行啊。

  第二天上午就是厅里的办公会议时间。早上我在布告栏等着,马厅长的车来了,我马上过去说了自己的想法。他感到意外,说:“小池有什么顾虑吧。”我说:“我现在要管处里的事,又要写博士论文,时间有点紧。”谁知他说:“那就缓一缓,等你八月份拿到博士学位了,也没谁能说什么了。凭什么说?”

  我没料到他对事情的理解如此透彻,连声说:“马厅长您真是知道我的。”

  可过了几天马厅长的身体真的出了问题。星期天清早沈姨打电话给我,要我马上带了董柳去人民医院高干病室。我们赶过去,知道马厅长在一个小时以前突然心肌梗塞昏倒在地,不省人事,现在刚刚醒过来。沈姨说:“情况就说到你这里。”我很紧张地点点头说:“可不能到处传,当心被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利用。”

  下午医生给马厅长作了全面体检,三个主任医师一致决定要给马厅长装心脏起搏器。沈姨把我叫到一边说:“等会你去劝劝老马,老马他服不下这口气。”我想了一下,过去对马厅长说:“其实这是一个小手术。”他说:“装那东西干嘛!”我说:“病这个东西谁也不知它什么时候来,来了影响身体,也影响了厅里的工作。您往医院一住,厅里的工作就没主心骨了,这不是哪个人的问题,工作需要!”他笑了笑说:“你们跟医生都串通好了,那就只好依你们了。讲道理中医总讲不过他们西医。”

  星期四办公室黄主任打电话给我说:“马厅长病了,孙厅长说下午大家去看看。”下午孙副厅长带着我们十多个人去了,马厅长已经能够坐起来说话。大家围着床一圈人,问马厅长的病情,大部分都是沈姨回答的。孙副厅长说:“老马,今天上午省里来了通知,文副省长下星期二到厅里来检查工作,重点是防疫工作的情况。您看?”马厅长说:“我去不了了,你们准备一下。”

  星期一我吃了晚饭,和董柳带了一波出来散步,碰见了办公室的小龚。我随口问:“刚回去啊!”他说:“还回不去呢,今晚还要赶材料呢。”我说:“昨天就完了,今天还要改?”他说:“你不知道?下午接到通知,省委梅书记亲自来,孙厅长要我们把材料搞得更扎实一点。”我说:“我听说了,听说了,只是没想到材料还要改。”出了大院我对董柳说:“我得到医院去一下。”董柳说:“一起去。”就拦辆的士一起去了。我知道这个信息很重要,孙之华有想法,马厅长也有想法。马厅长有想法了就不能给孙之华这个机会,别看这么一次接触,到时候是会起大作用的。哪怕是厅长,这样的机会一辈子也没有几次啊!

上一篇:25.要风有风

下一篇:27.排位站队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悲剧的诞生 24 - 来自《悲剧的诞生》

在歌乐悲剧的特殊效果中,我们要举出梦境幻觉:我们靠这幻觉,才得免于陶醉音乐中,并与之合一,同时,我们的音乐激情,便在这梦境领域以及其间的鲜明的缓冲境界,得以尽量渲泄。因此,我们认为:正是通过激情的渲泄,剧中的缓冲境界,即戏剧本身,才从里及表地显得了如指掌,达到一切其它梦境艺术所不能翼及的程度;所以,既然这种艺术仿佛附在音乐精灵的翅膀上凌空飞去,我们就必须承认它的力量达到最高的扬举,从而梦神与酒神的兄弟般的同盟,就是这两型艺术的目的的高峰。   当然,正当音乐从内部予以阐明之际,梦境的光辉画景是不能达到低级梦境艺术的特……去看看 

第十七章 内在的光芒 - 来自《西藏生死书》

当地光明在一个人死亡后显现时,有经验的修行人能够保持完全的觉醒,与它结合在一起,因而证得解脱。但如果无法认证地光明,我们就会遇见下一个中阴――法性的光明中阴。   法性中阴的教法非常特别,这是一种特别的大圆满法门,几世纪以来一直被珍视为大圆满法的核心。本来我有些犹豫是否该公开介绍这个最神圣的教法,事实上,如果没有前例的话,我可能就不会这么做。不过,《中阴闻教得度》和不少提到法性中阴的其他书籍已经出版了,也导致人们某些天真的结论。我觉得,对这个中阴做一个坦率的澄清,恢复它的本来面目,是极端重要而切合时宜的……去看看 

叶海亚总统亲自安排了世界现代外交史上最有名的一次遁身术,为这个复杂而冒险的计划绞尽了脑汁…… - 来自《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叶海亚·汗总统长得魁梧、剽悍,英武的鼻梁下有一绺漂亮的胡子。他说话干脆,笑声爽朗,具有粗犷、豪爽的军人气质。  一九七一年七月七日晚间,叶海亚总统在金碧辉煌、富于伊斯兰风格的总统府宴会厅设宴,招待执行接待基辛格的秘密任务的中国朋友。我国外交部的代表章文晋、王海容、唐闻生、唐龙彬和执行领航任务的领队徐柏龄、领航员刘志义、随机报务员王今亮,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张彤,应邀出席宴会。巴基斯坦出席作陪的有陆军参谋长哈莱德将军、外交秘书舒尔坦,以及国务秘书、安全委员会主席等军政要员。由总统出面设宴招待这几……去看看 

第二章 普天之下皆是如此——全球化及全球衰落的冲击 - 来自《全球化陷阱》

“农民是听命于统治的,而统治正是针对农民的,但现在一切都颠倒过来,叫人无法理解。”——安东·契可夫《樱桃园》剧中仆人费克斯   世界只有一个,最初只是一个地球的形象。   距离北京有3小时飞机路程,距离香港也要3小时,距离西藏拉萨要2小时,这就是成都。对于喜欢中国辣味饭菜的人来说,这个位于中国西南部四川省的偏远中心城市颇有名气。外国游客只是在中途不得不停留的时候才接近这座城市。成都已经有340万居民,是世界上一个发展最快的城市巨人。   在新高层楼群建筑工地之间,很漂亮的毛泽东的宣传画告诉人们,现在进步到……去看看 

第一部 我们俩都老了 - 来自《我们仨》

有一晚,我做了一个梦。我和钟书一同散步,说说笑笑,走到了不知什么地方。太阳已经下山,黄昏薄暮,苍苍茫茫中,忽然钟书不见了。我四处寻找,不见他的影踪。我喊他,没人应。只我一个人,站在荒郊野地里,钟书不知到哪里去了。我大声呼喊,连名带姓地喊。喊声落在旷野里,好像给吞吃了似的,没留下一点依稀仿佛的音响。彻底地寂静,给沉沉夜色增添了分量,也加深了我的孤凄。往前看去,是一层深似一层的昏暗。我脚下是一条沙土路,旁边有林木,有潺潺流水,看不清楚溪流有多么宽广。向后看去,好像是连片的屋宇房舍,是有人烟的去处,但不见灯火,想必相离很远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