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低调做人

 《沧浪之水》

  春节过后厅里的局面就明朗了,孙副厅长跟马厅长摊了牌,万事不合作。我没想到孙之华做马厅长的副手十来年,竟会闹到这种地步。人们私下里传说孙副厅长跟马厅长摊牌的经过。孙之华说:“你五十八九了,你就是这几个月半年不到的事了,我五十才出头呢。”传说无法证实,但在厅办公会上,马厅长点了孙副厅长的名,指出他春节动用公车回家乡的事实,应该出一百一十七元油钱。孙之华马上反驳说:“我往家里跑一趟该出油钱是不错,但有人十多年来用公车往家里跑几千趟,那该出多少钱,也请同志们算一算。”空气一时紧张得能够点燃,有两个人装着上厕所出去,走到门边夸张地解着皮带示意着,躲开了。我也顾不得孙之华当年是帮过我的,咬牙撕开脸皮说:“这倒不是一回事,平时用车是上下班。”袁震海马上说:“一样是公车,一样是回家,一样烧油,哪点不是一回事?”我捏了捏拳,奋不顾身似地说:“省里的领导上下班谁不是公车接送,你的意思是还要给省里的领导提意见?”袁震海马上说:“那省里的领导出去度假是开自己的车烧自己的油?”会议不欢而散。

  接着厅机关和省直卫生系统流传着一封信,署名是部分群众。信上除了列举马厅长的五大错误,还说出了两个事实,一是马垂章在某年某月在省人民医院安了心脏起搏器,二是据十年前省内出版的一本叫《厅长访谈录》的书上记载,马垂章的出生年份是1937年,而不是现在大家认为的1938年,他今年已经五十九了。信上号召大家大胆站出来,向上级反映自己的意见。

  在厅机关的中层干部中有一个地下表态运动,你在这场冲突立场如何?表了态的人就有义务向省里反映自己的意见。丁小槐在第一时间就出示了父亲病危的电报,要请假回家乡去。

  这时工会组织全厅干部去大叶山春游,内容之一是登山比赛,分老中青三个组,连马厅长都报了名。我为马厅长捏一把汗,连夜打电话给沈姨,沈姨在电话中就哭了,说:“这不是要把我家老马往死里整吗?谁料得到他身边还盘着几条毒蛇?”马厅长执意要参加比赛,我只好安慰沈姨说:“我和工会陆主席会作好安排的。”就在登山前对老年组作了安排,比赛结果,五十岁以上老年组十三个人参赛,马厅长是第二名。想起三十年前毛主席几次横渡长江,那种意义不可低估。

  春游回来之后,厅里的风向果然有了一点变化。省委组织部钟处长带人来厅里搞干部考察,问到那封信,孙之华坚决否认与信有任何关系,那是群众意见,自己并没有看到过。厅里一时风平浪静,能往上用力的拼命往上用力。在极度的焦虑中等了两个月,终于传来了好消息,马厅继任一届,孙之华调到省计生委当副主任。我松了一口气,这一大战役是赢了!碰到了袁震海,他的脸都成铁灰色了,好像刚从地狱中回来。我喊一声“袁处长”,他竟不理我,看来他打算破罐破摔了。总有人要下地狱,他不下地狱,难道让我下地狱?

  六月里章副部长带着钟处长等人到厅里宣布了新班子的组成,马厅长再干一届,我被任命为副厅长。我觉得自己这几年韬光养晦低调做人的策略还是奏了效的。我揣测马厅长吧,孙之华的事肯定给了他很大的刺激,十多年跟着转的人,说翻脸就翻了脸,他还敢相信谁?他那发现挑战者的眼光万一停在我身上,那就很难移开了。

  跟马厅长说话我总是陪着一百个小心,哪怕别人都把我看成了他的人,我还是把这些小心陪着,这毕竟不是跟朋友说话啊!有一次马厅长说:“厅里的工作还能抓住一些什么新的增长点,大为你替我好好想想!”我说:“该想的马厅长都想到了,再要想竟也想不出什么好点子了。”他笑着说:“是吗,是吗?”我事后反复体会他的笑声,觉得其中还有特别的意味,他用了“增长点”这个词,那一定是有所指的。有所指却引而不发,那一定是那个话需要我来说。晚上我把马厅长可能的想法反复搜索了一遍,忽然省悟到几年前曾向他提出搞厅史陈列馆的建议,这是不是增长点呢?想到这里我犹豫了,凭良心说我不该去迎合这种想法,卫生厅建一个陈列馆为几个人脸上贴金?这个建议由我提出来,大家不会骂我?可如果马厅长真有这个意思,我装傻不提,也有人会提,我岂不被动?凭良心说提出这样的建议不是一个知识分子做得出来的事,特别不应是我池大为来做的事。问心有愧,问心有愧啊!

上一篇:27.排位站队

下一篇:29.言者无罪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七章 法律是什么?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 来自《法理学问题》

是规则(或原则)还是活动,或二者兼备?  我们现在有了准备,可以着手处理法理学中这个最大的,尽管不必定是最有油水的本体论问题:法律是什么?斗胆说来,这个问题实际上没意义。“法律”是一个词,与“宗教”、“时间”、“政治”、“民主”和“美”都一样,都是可以使用、不会造成严重的理解问题,但却又是不能界定的,除非你理解了定义的目的。“法学院应当教授国际法”,如果你问这个陈述中的法律指什么,你会得到一个答案,然而,如果面临“法官X是否比法官Y知道更多的法律”,或者“首席大法官华伦带领下的联邦最高法院是否‘无法无天’”(la……去看看 

我也有一个梦 - 来自《我也有一个梦想》

卢兄:你好!   收到你的来信真是高兴。你说上封信看故事看得津津有味,我得赶快再继续把故事讲下去。   你一定还记得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曾下令所有南方的公立学校,必须以一个"审慎的速度",结束种族隔离状态。你从北方志愿者在南方的长途汽车挑战中,就可以看到,最高法院的这个要求还是相当有道理的。因为对于遍布南方每个角落的公立学校,如果都限时限刻,"全面开花"地要求作出一个重大改变,在一些地区可能会触发普遍的严重骚乱。所以,"审慎的速度"确实是一个必须的附加条件。   可是,什么是"审慎的速度"呢?这对于不同地区,甚至对……去看看 

魂归异域的专制君主——巴列维 - 来自《十大下台元首》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当时的伊朗国王礼萨·汗虽然宣布伊朗保持中立,但明显倾向希特勒德国。1941年,盟军进入伊朗,决定将礼萨·汗驱逐出境。在盟军的压力下,1941年9目16日上午9点多一点儿,当时的伊朗首相福鲁吉在众议院向主体议员宣读礼萨·汗的文告:“朕,伊朗国王,遵奉上帝和国家的旨意,在此庄严宣告引退,并让位给我的爱子——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继……”。9点30分,这个文告被众议院批准。10点多钟,礼萨·汗把他的长子巴列维叫到他的身旁,满怀深情地说:“如果你能够及时地宣誓就任国王,这是当务之急,你一定要竭尽全力,保住伊朗孔雀宝……去看看 

第四章 和平与(法国)地缘政治学的兴起 - 来自《地缘政治学》

1976年元月,离卡尔和玛莎。豪斯霍费尔夫妇自杀正好是整整3O年的时间,一份全新的地理学杂志第一期在巴黎出版了。名为《希罗多德杂志》,编辑是樊尚大学的地理学教授Y.拉考斯特。其宗旨在于以激•进的地理学观点分析现实问题。拉考斯特认为最能贴切表达其意图的术语唯有地缘政治学,相应地,《希罗多德杂志》的副标题就定为了:“地理学和地缘政治学评论”。从此,地缘政治学复活了,但这并不是发生在一个其曾经起源的国家,而是发生在一个对其极度反感的国度。“Geopolitik”转变成了“geoplitique&rdquo……去看看 

第二章 总督两江 4、定下西面进攻的制胜之策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上谕真的到了宿松:“曾国藩着先行赏加兵部尚书衔,迅速驰往江苏,署理两江总督。”这个消息很快便传开了,驻扎在宿松的湘勇将官们纷纷前来祝贺,宿松、太湖、望江等县的县令们,一个个亲自坐轿来,连远驻徽州的左副都御史张芾也打发人飞骑奔来道喜。凡前来恭贺的人,曾国藩一律不见。他在大营墙上张贴一纸告示:“本署督荷蒙皇恩,任重道远,无暇应酬,贺喜者到此止步,即刻返回,莫懈职守,本署督已祗受矣。”  因为事先早已知道,曾国藩对这道上谕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欣喜,反而深感临危受命的重大责任。局面是严峻的:整个苏南,除……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