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疑点与弦外之音

 《国家公诉》

  八月十四日上午九时,这些至关重要的讯问笔录都送到了省市领导们面前。

  这时,省市领导们还在紧张忙碌地不断开会,这期间,从北京和省城打过来的电话,发过来的电传和明码电报一直不断。国家安全生产管理总局、国务院办公厅,中央有关方面领导相继发出了一系列严厉指令,要求迅速查明火灾原因。

  好在对三个火灾涉嫌者和一个现场目击者的讯问材料及时出来了,相关的现场证据也找到了,省市领导们这才略微松了口气,抢在全市党政干部大会召开之前,抓紧时间开了个案情汇报分析会。会议由市委书记唐朝阳主持,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王长恭,市人大主任陈汉杰,市政法委全体成员和公检法三长参加了会议。

  似乎是为了打破会场上的沉闷,鼓舞士气,王长恭在会议一开始就表扬公安局说:“正流同志啊,我看你们公安局还就是过得硬嘛,十二小时就把起火原因搞清楚了,把几个重要涉嫌者全控制起来了,这是抓住了战机嘛,开局不错啊!”

  江正流说:“王省长,这不都是分内的事嘛,我们公安局干的就是这个嘛!”

  市委书记唐朝阳感慨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啊,这种时候主要看你们的了!你们就是要主动一些,要不断抓住战机,还有检察院和法院,也都要有这种主动出击,连续作战的精神!好了,江局长,你先说说目前掌握的情况吧!”

  江正流点了点头,“好吧!”看着面前的讯问记录,胸有成竹地说了起来,“唐书记、王省长,同志们,根据几个犯罪涉嫌人和目击者的初步供述和现场取证的情况来看,这场大火疑点很多,不排除有人故意放火。故意放火的人有可能是方舟装潢公司第三施工队队长查铁柱,也有可能是该施工队电焊工周培成!”

  唐朝阳马上问:“正流同志啊,你们这么推测,这个,啊,有什么根据啊?”

  江正流看了叶子菁一眼,对唐朝阳道:“唐书记,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推测,是我们具体办案同志的初步判断,叶检和检察院的同志也有相同的认识!根据市委的指示精神,检察院已经提前介入,一直在配合我们的侦查,我们是通了气的。”

  王长恭把目光转向了叶子菁,“哦,子菁同志,也说说你的想法和看法吧!你这个检察长发现了什么啊?哦,有一点我还要再次充分肯定,就是敏感性,你和检察院的同志在第一时间内及时赶到了现场,和正流同志配合不错,值得表扬啊!”

  叶子菁觉得现在是公安局在第一线办案,自己不宜多说什么,便道:“王省长,还是先听江局谈吧,别冲淡了主题,我的想法和看法回头再汇报!”又适时地解释了一下,“我真不是有什么敏感性,也是赶巧了,昨晚我正在陈主任那汇报工作,听说大富豪着火,就随陈主任一起过去了,———江局,你说,继续说!”

  江正流说了下去:“现在已经搞清楚了,起火的直接原因是电焊的灼热焊流从四楼落到了三楼仓库,引燃了仓库里的剩余装潢材料、油漆和娱乐城淘汰下来的旧沙发。我们已经在四楼现场发现了那台烧坏的电焊机,在三楼仓库发现了凝结成块的焊流。从表面看,这是一场电焊作业不慎引起的火灾。但是,情况没这么简单,目前看来,起码存在以下三个疑点:一、方舟装潢公司第三施工队和大富豪娱乐城存在严重经济纠纷,从方舟公司法人代表李大川,到几个涉案嫌疑人全都承认,并且承认不满情绪很强烈,这种强烈的不满情绪会不会导致他们中的某个人失去理智,铤而走险呢?二、火烧起来有个过程,着了那么大的火,电焊作业者查铁柱为什么没有及时发现?仅仅是疏忽吗?三、几次扬言要放火烧娱乐城的电焊工周培成奇怪地出现在现场,对自己出现的合理性却无法解释。周培成在无法自圆其说的半小时内都干了些什么?有没有可能钻进三楼仓库故意放火呢?很值得怀疑!”

  这些怀疑也是包括叶子菁在内的所有与会者的怀疑。

  江正流简短的汇报结束后,陈汉杰第一个说话了,情绪比较激动。

  陈汉杰说:“现在看来,情况比较复杂,有可能是失火,也可能是有人故意放火,江局长和办案同志的怀疑不能说没有道理,所以,我们办案就要慎重了,一定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针对案情,就这么原则地说了两句,谁也没想到,陈汉杰话头一转,批评起了公安局,“在这之前,我找办案同志了解了一下情况,真吓了一大跳啊!讯问笔录上有些话我记了下来,现在给大家念念吧!”

  与会者的目光全盯到陈汉杰脸上,叶子菁禁不住有些担心了。

  陈汉杰戴上老花眼镜,看着手上的笔记本,“先来听听查铁柱回答讯问时是怎么说的?查铁柱说:我连杀了苏阿福的心都有!苏阿福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发了,他大富豪了!我们为国家拚了一辈子命啊,万把几千块,一个个全结账回家了!我们把这点保命钱凑起来,搞了个自救的装潢公司,苏阿福还黑心赖账!这还有天理吗?周培成的话就更让我揪心了!周培成说,苏阿福怎么就敢这么公开开妓院啊?苏阿福开妓院,你们公安暗地里还保护,我们的老婆女儿却去卖淫!”

  会场上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似乎充满了火药味,随时可能爆炸。

  叶子菁注意到,唐朝阳和王长恭对视着,用目光交流着什么,脸色十分难看。

  陈汉杰把老花眼镜摘下,扫视着与会者,“同志们,两个犯罪嫌疑人说的情况存在不存在啊?我看还是存在的吧?比这还黑的事恐怕还有吧?比如说,我们某个执法机关和盗窃犯勾结,大收赃车,都告到我们人大来了!我已经让子菁同志和检察院过问了!今天我不是在批评哪个同志,也不是为查铁柱和周培成辩护,不管有什么理由,只要事实证明他们纵了火,该杀就杀!但是,我想提醒同志们,一定要注意社会情绪啊,一定要把老百姓的疾苦放在心上,不能这么麻木下去了!”

  王长恭强作笑脸接上来说:“好,好,我看陈主任提醒得好,很好!这种时候一定要注意社会情绪!同志们,大家千万不要忘了一个事实,查铁柱、周培成都是南部破产煤矿下来的失业工人,这样的工人在长山市还有三万!所以,我们公检法各部门办这个案子一定要慎而再慎,一定要以稳定为前提!正流同志,陈主任刚才提到的这些问题,你要抽时间去查一下,要给老百姓和方方面面一个交待!”

  江正流忙站起来,解释道:“王省长,陈主任,我们公安系统可能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有些问题也许还很严重,可……可要说保护谁开妓院,恐怕……恐怕不是事实!查铁柱、周培成有明显的反社会倾向,他们说的话不能作为根据……”

  王长恭脸一拉,没好气地道:“正流同志,你就不要再解释了,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你们要集中精力办好这场火灾案,公检法密切配合,你们在座三长就是第一责任人,都要负起责任!与此无关的话题都不要说了,继续汇报分析案情!”

  陈汉杰似乎听出王长恭的弦外之音,当即予以反驳:“长恭同志啊,我刚才说的这些话,可都与这场大火有关啊!破产失业工人的情绪你和省委也知道,昨天还闹过一场未遂卧轨,把我们长山折腾得够呛!现在,好像大家已经形成了一种共识,好像就是放火了?带着这种先入为主的情绪可不行啊,不能定调子嘛!尤其是江局长和子菁同志,办案权在你们手上,你们一旦搞错了,那是要人头落地的,搞不好还会引起严重的社会动乱,这也不符合省委、市委稳定压倒一切的精神嘛!”

  谁也不能说陈汉杰说得不对,可谁都感到陈汉杰弦外有音,有点不顾大局。

  毕竟是自己的老领导,毕竟是案情分析会,这样开下去可不行,对老领导不好,对会议的顺利进行也没有任何好处,叶子菁便及时地插了上来:“哎,陈主任,我们现在不是在汇报分析吗?谁也没定调子嘛,江局长也不过是种分析!”

  陈汉杰看着叶子菁,“江局长说了,你们检察院也分析是放火?是不是?”

  叶子菁赔着十分的小心:“是的,陈主任,根据现在掌握的情况看,放火的可能性的确不能排除!对江局长和公安局的分析判断,我们检察机关基本上是持赞同态度的。但是,陈主任,你提醒得对,这也是我正想说的,不能定调子,我们现在决不会带着任何主观印象去办案,是失火也好,是放火也好,关键看下一步的证据。目前看来,放火证据还不太充分,我和江局商量了,准备进一步调查取证。”

  唐朝阳提醒说:“你们在办案过程中,要注意一个问题,就是内外有别。即使有确凿证据证明是放火,也要注意对外宣传的口径,我个人的意见是就事论事,一定不要特别强调犯罪嫌疑人的破产矿工身份,要讲政治,顾大局!”

上一篇:07 周培成不承认放火

下一篇:09 查铁柱悔罪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回家的路 - 来自《回家的路》

刚写下这个题目,眼眶便已经湿润了,而且觉得再接着写任何东西都是多余的,这个题目本身最平易朴实,最令人感动,也最深刻。   几年前读叶秀山先生的“我想有个家”,感受极深,难以忘怀。思想真的是一条自我流放苦行的路。思想者倘若沉浸在如家般的舒适温暖里,怕是永远也不会思想。洛克说过,完满的幸福会消除人的任何欲望,任何欲望都是多余的。当然,洛克是经验主义者,对“幸福”的辩证法不甚了了。克尔凯郭尔享受过富贵和安适,却终于放弃了“幸福”,因为“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生的使命应当是尽力让事情变得困难起来……”,这想法也纠缠着陀……去看看 

5-4 倾听“驻足者”的低吟 - 来自《现代化之忧思》

刘华杰   模仿周围的人群活着,好似乘上五花八门的交通工具,无需思考规则,沿着既定的方向,匆匆赶路。   对于个体,终点是明确的;对于民族,至少几百年的未来还很难说。在通向现代化的川流中,在通向现代化的高速公路上,人们自以为方向正确,只奔美好前程。少有驻足者,细心思量行进的规则、方向与目的地,更少有人怀疑“局部上确定性的”事情整体上可能引出反面,如数学上的麦比乌斯带,艺术上埃舍尔的绘画《瀑布》,高速公路的交叉回转,浑沌系统的初值敏感性和局部轨道完全是决定论的而整体行为完全不可预测,等等。在这轰轰烈烈的商品化、现……去看看 

有待分析的问题 - 来自《社会成本问题》

本文涉及对他人产生有害影响的那些工商业企业的行为。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某工厂的烟尘给邻近的财产所有者带来的有害影响。对此类情况,经济学的分析通常是从工厂的私人产品与社会产品之间的矛盾这方面展开的。在这一方面,许多经济学家都因袭了庇古在《福利经济学》中提出的观点。他们的分析结论无非是要求工厂主对烟尘所引起的损害负责赔偿,或者根据工厂排出烟尘的不同容量及其所致损害的相应金额标准对工厂主征税,  或者最终责令该厂迁出居民区(当然也指烟尘排放对他人产生有害影响的地区),以我之见,这些解决办法并不合适,因……去看看 

六 探索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道路 - 来自《党在我心中》

探索的良好开端   1956年,中国城乡到处响起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的喧天锣鼓。这锣鼓具有双重意义:它既是社会主义改造完成的报喜锣鼓,又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的开场锣鼓。以后的路怎么走?党领导全国人民进行了艰辛的探索。   中国是在国际形势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况下进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50年代中期,国际形势出现一系列新的特点。首先,缓和成为国际关系发展的趋向。虽然社会主义阵营同资本主义阵营之间的冷战仍在继续,但是冷战双方开始就一系列重大国际问题举行谈判,并取得一些成果。亚洲和非洲国家广泛兴起争取和维护民族……去看看 

参加了胡志明的葬礼后,柯西金突然从河内要求路过北京,会晤周恩来…… - 来自《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胡志明主席于九月三日河内时间九点四十七分因心脏病去世。  周恩来刚刚听到这个消息,定定地沉默了好一会。正在西花厅办公室里向他汇报的一个部长下面再说什么,他都没有听进心里。他手里攥着写着这个消息的字条动也不动。秘书叫部长暂停汇报。秘书给周恩来的茶杯里添上热水时,周恩来才从沉重的悲痛中苏醒过来。  周思来与胡志明的关系,不仅是中越两国两党的关系,而且个人的私交也很深。他二十来岁时在法国勤工俭学,住在巴黎城南郊意大利广场附近的戈德弗鲁旅馆,去雷诺汽车厂做工,那时就认识了从越南来勤工俭学的胡志明。在……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