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公诉

29 调子已定下

本章总计 9356

  王长恭很奇怪地看着叶子菁,“哎,子菁同志,你怎么反问起我来了?啊?案情材料不全是你们报上来的吗?你们和公安局报上的材料都说是放火嘛!”

  叶子菁站了起来,急切不安地解释说:“王省长,放火的材料是一个月前报的,当时不是特事特办嘛,许多疑点也没查实。现在案情发生了重大变化,我们已经写了个汇报给市委了,也许您还没看到!现在,我是不是可以汇报一下呢?”

  王长恭很不耐烦,阻止道:“子菁同志,请你先坐下,我话还没说完呢!”

  叶子菁不好再坚持了,只得无奈地坐下。

  王长恭将脸孔转向与会者,语气再次加重了:“安定团结是大局,是压倒一切的大局。同志们都知道,长山市目前不安定的因素比较多,死难者家属情绪激烈,严惩放火凶手的呼声越来越高,不对放火犯罪分子及时严厉惩处,就很难消除这个不安定隐患。据永强同志说,前些日子死难者家属已经吵着要游行了,有关部门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事情平息下来!南部破产煤矿几万失业工人也还在那里闹着,据正流同志汇报,类似卧轨的事情还有可能发生!所以,在这种时候大家一定要和省委、市委保持一致,在重大原则问题上,要讲党性,听招呼!”

  这话显然是在点她,王长恭反复强调听招呼,正是因为她不听招呼。伍成义的推测和她的预感现在都应验了,省市领导们需要的就是一场放火,而不是失火。王长恭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毕竟是放火嘛,市级干部争取一个不撤”!然而,也正因为如此,叶子菁才不相信在开这个会之前,王长恭会没看过他们检察院报送市委的汇报材料。就算王长恭真没看过,唐朝阳和林永强也应该给他口头汇报过。

  令人费解的是,唐朝阳、林永强,还有江正流竟然也只字不提!看来唐朝阳、林永强,还有江正流已经在那里听招呼了。听招呼有好处嘛,他们的乌纱帽保住了,冤了谁也没冤了他们的仕途!

  就在这当儿,王长恭点名道姓说到了她,口气很诚挚:“子菁同志,我今天对你提出了一些批评,自认为还是为你好,没什么私心和恶意,请你不要产生什么误会。省委、市委不会以权代法,我们一定会给你们检察机关创造一个良好的办案环境。但是,这不是说就可以放手不管,党的领导还要坚持嘛,大的原则问题党委还是要把关,你这个检察长还是党员嘛,还是院党组书记嘛,一定要讲党性啊!”

  叶子菁马上检讨:“是,是的,王省长,可能有些情况我汇报得不及时,在某些事情上也没摆正自己的位置,今后我一定要注意改正!”忍不住又把实质性问题提了出来,“但是,王省长,关于火灾的定性问题……”

  王长恭做了个制止的手势,“子菁同志,你性子怎么这么急啊?过去你不是这个样子嘛,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我们领导同志不以权代法,———事实上我们也没有以任何形式干涉过你们独立办案嘛!那你叶子菁同志呢,也不能以情代法!这一点,朝阳同志提醒过你,我好像也提醒过你,你做得怎么样呢?办案过程中受没受到过感情因素的影响啊?不能说没一点影响吧?”脸一拉,“子菁同志,这个放火案,你们检察院依法去办,一定要从重从快,不能再拖了!工人同志们的困难是一回事,依法办案是另一回事,你这个检察长头脑要清醒!”

  王长恭的重要指示终于做完了,叶子菁以为可以轮到她汇报了,正要发言,却又被林永强阻止了,“下面,我就王省长今天的重要指示谈几点具体意见……”

  叶子菁彻底明白了,这个名为听她汇报的会议,实则是打招呼定调子的会议。没有谁想听失火的案情汇报,她被愚弄了。王长恭已经把放火的调子定下来了,他们检察院必须听招呼按放火起诉,法院则会按放火判罪,查铁柱和周培成两颗人头就要落地了!叶子菁怎么也想不通:王长恭和林永强胆子怎么就这么大?口口声声不以权代法,却这么明目张胆地以权势压人,逼着她和检察机关将错就错,去知法犯法,而身为市委书记的唐朝阳竟然一言不发!问题太严重了!

  林永强就所谓“放火”问题做具体指示时,叶子菁浑身直冒冷汗,再也坐不住了,悄悄把市委王秘书长叫到门外,焦虑地问:“王秘书长,这都是怎么回事啊?我们的材料五天前就送了,唐书记、林市长难道都没看?怎么还说是放火啊?”

  王秘书长的回答让叶子菁吃了一惊,“你们检察院朝三暮四,一下子改口成失火了,可公安局还坚持是放火啊!唐书记、林市长看你们的材料,也要看公安局的材料嘛!领导们肯定要慎重研究,做分析判断,认可公安局的意见也很正常嘛!”

  叶子菁失声道:“我们这份失火的上报材料可是和公安局通过气的!伍成义副局长最清楚,伍局一直在第一线和我们协同办案,我们双方意见是完全一致的!”

  王秘书长沉下脸,不悦地道:“叶检,这你别和我叫,据我所知长山市公安局局长目前还不是伍成义,是江正流!江正流同志作为公安局长是‘八一三’大案的第一责任人,江正流从没同意过你们检察院关于失火的定性!为这事,江正流恼火得很,不但找了市里,还和唐书记、林市长一起到省城向王省长进行过专题汇报!”

  江正流不愧是王长恭一手提起来的好干部,在这种时候不但狠狠给了她和检察院一枪,还把王长恭和林永强需要的放火意见及时呈送上去!这就不能怪省市领导了,以权压法无形中变成了两个办案部门的意见争执,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王秘书长劝道:“叶检,领导们的意思你该看明白了,我看还是听招呼吧!”

  又是听招呼!她叶子菁能听这种招呼吗?她要听的只能是法律和事实的招呼,无论如何也不能用查铁柱和周培成这两个失业矿工的血染自己的红顶子啊!

  ……

  江正流看着叶子菁重进会议室时激动不已的样子,就知道摊牌的时候到了。

  摊牌是预料中的事,江正流想,这不是他要和叶子菁摊牌,而是叶子菁要和他摊牌,他不得不奉陪。你叶子菁感情用事,只因放火的犯罪分子是你老公黄国秀麾下的破产煤矿原矿工,竟然就把一场故意放火搞成大意失火,就敢把我堂堂长山市公安局搞得这么被动!你和你领导下的检察院是咎由自取,自作自受!你不要以为笼络住了一个别有用心的副局长伍成义,就算抓住了公安局,大错特错了,叶子菁同志,长山市公安局局长现在还是我江正流,公安局这个天一下子还翻不了!

  情况很好,王长恭、林永强都不糊涂,失火的结论根本没被接受,在省城汇报时,唐朝阳虽然不同意定调子,拐弯抹角和王长恭争执了好久,现在还是和王长恭保持了一致。事情很清楚:放火的调子今天已经确定了,检察院必须照此起诉!

  叶子菁也真是太不讲政治了,竟然打断了林市长的讲话,又嚷着要汇报!也不想想,领导们要你汇报什么?该汇报的你不早在材料上汇报过了吗?现在是要听领导们的指示,按省市领导们的要求把这个放火案的起诉工作做好!

  果然,林永强很不高兴,“叶子菁同志,请你坐下,我没说要听你的汇报!”

  叶子菁硬挺着站在那里,“那么,林市长,我就请您改一下口,在‘八一三’火灾正式进行司法定性之前,先不要再说是放火好不好?这一字之差,却有天壤之别啊,我们检察院送上来的报告说得很清楚,案情发生了重大变化……”

  林永强火了,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口气很严厉:“叶子菁同志,你今天到底想干什么?啊?请你注意摆正自己的位置,我和在座的领导还用不着你来提醒!”

  叶子菁实在够顽强的,“林市长,本案涉及到准确定性,涉及到两个公民的生命,我必须在这个会上进行认真慎重的汇报!情况我刚才才搞清楚,公安机关认为是故意放火,我们检察机关不能认同!今天,江正流同志也在场,我想,我和江正流同志正可以当着各位省市领导同志的面,把问题摆到桌面上,谈个透彻明白!否则,不管是哪位领导的指示,我们恐怕都很难执行!”

  王长恭盯着叶子菁,极力压抑着,嘴角微微颤动,脸色难看极了。

  唐朝阳似乎想说什么,却又没说,砰然一声,折断了手上的铅笔。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