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公诉

61 王副省长被双规了

本章总计 9055

  江正流挺动感情地说:“唐书记,我老婆背着我受贿的事,我知道后是连夜向您汇报交待的。您当时对我的批评和指示,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你说我在关键时刻做出了正确选择,要我去廉政办退赃。后来考虑处分时,您和市委也是实事求是的,根据我的错误和认识错误的态度,决定给我警告处分……”

  唐朝阳摆了摆手,严肃地道:“哎,正流同志,你不要误会啊,现在对你降职换岗也没错,也是市委的决定嘛,是我拍板同意的,这你可要正确对待啊!”

  江正流还是说了下去,有些不可遏止,“唐书记,您别做我的工作了,我知道是怎么回事!王省长不会放过我,也不会放过您!要说委屈,您比我还委屈!您不听王省长的招呼,死活不愿把叶子菁拿下来,让叶子菁和检察院把‘八一三’大案办到了这种地步,不但把周秀丽送上了法庭,还送上了刑场,王省长不报复你就不是王省长了!别人不了解这位王省长,我可太了解他了!说穿了,这个人骨子里根本不是共产党,可却打着共产党的旗号,把整人坑人的那一套政治把戏玩得溜熟!”

  唐朝阳很敏感,一听得这话,眼睛明显放亮了,注意地看着江正流问:“哎,正流同志啊,你怎么这么评价王长恭同志呢?你这个评价,有没有事实根据啊?”

  江正流话到嘴边又收住了,这位市委书记的处境比他好不到哪去,甚至比他还差,自己还是省点事吧,别再闹出一堆麻烦来!于是,转移了话题,“唐书记,王省长的事不说了,咱们今后等着瞧好了,总有他垮台的一天!我只说我自己,我也想穿了……”

  唐朝阳却打断了江正流的话头,“正流同志,你不要只把话说半截嘛!长恭同志不愿放过我的原因你说了,可为什么又不愿放过你呢?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能不能和我说说呢?我们都是共产党员,彼此应该襟怀坦白,尤其是涉及到重大原则问题,更不能含糊其辞!如果王长恭同志真像你说的那样,已经完全不是共产党人了,那么,我们本着对党负责的态度,就有责任,有义务把问题搞搞清楚嘛!”

  江正流苦苦一笑,“唐书记,我说了也没用,王长恭这人的把柄很难抓!”

  唐朝阳正色道:“我们不是要抓谁的把柄,而是要澄清一些问题。比如说,你们公安局当初这么坚持放火的定性,和王长恭同志有没有关系呢?请你回答我!”

  江正流想了想,觉得这事不好说,放火结论的确不是在王长恭授意下做出的,可做出了放火结论,尤其是和检察院发生冲突后,王长恭的态度却是很明确的,私下里话也说得很透彻,“定放火比较有利,杀了查铁柱和周培成就可以对上对下交待了。”便实事求是地把情况说了说,又解释道:“……唐书记,您知道的,火灾发生后情况很复杂,案件性质是随着侦查过程一步步明了的,所以,我们和检察院在定性问题上的争执真是工作争执,包括您和叶子菁最初不也认为是放火吗?”

  唐朝阳若有所思道:“子菁同志最初的认识和我们当时的认识,是判断上的偏差,没有主观倾向性。长恭同志就不一样了,有倾向性嘛,他关注的不是事实,而是是否有利!”又追了下去,“正流同志,你到底怎么得罪了这位老领导呢?因为坚持放火结论,你和子菁同志吵得很凶嘛,长恭同志应该满意啊!最终没把失火办成放火,是叶子菁和检察院坚持的结果,也是我和市委掌握的问题,长恭同志总不会怪罪到你头上吧?这里面是不是还有其他问题啊?”

  江正流仍不想说,摆着手道:“唐书记,算了,还是别说了,说了没用!我的确在一件大事上得罪王省长了,得罪狠了,人家恨不能一枪毙了我啊!可这事关系太大了,又没有旁证,人家不会认账的!王省长来长山时当面警告我了,根本不承认有这回事!”长长叹了口气,“我知道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就认倒霉吧!”

  唐朝阳脸沉下来了,“正流同志,你认什么倒霉?究竟怕什么?中共孜江省委书记现在还不是他王长恭,只要是事实,你就说出来,证明事实的途径不止一条!”

  江正流没办法了,又迟疑了好半天,才将王长恭在那个风雨之夜指示他在追捕途中对苏阿福杀人灭口的事说了出来,还提到了其中的关键细节:“……王省长当时就防我一手了,下达这个指示时没有使用保密电话,我是事后才注意到的。”

  唐朝阳十分吃惊,“竟然有这种事?!这个王长恭胆子也太大了吧?!”

  江正流有些后悔,觉得自己说得太多了,怯怯地看着唐朝阳,住了嘴。

  唐朝阳却没有就此罢休,追问道:“这么重要的一个电话,杀人灭口啊,你竟然捂到现在!那天夜里,你已经跑来找我和市委交待问题了嘛,为什么不把这个重要事实说出来呢?”

  江正流苦着脸,讷讷道:“事实归事实,可唐书记,就是没旁证啊!那夜我犹豫来犹豫去,最终没敢向您汇报!后来,我倒也想过向叶子菁和检察院举报,还是因为缺少证据,才没敢去,今天不是您这么追问,我……我本来也不想说!”

  唐朝阳没再批评下去,想了想,问:“正流同志,据你说,王长恭在江城的电话号码是周秀丽给你的?有没有这个可能,王长恭打这个电话时周秀丽在身边?”

  江正流道:“这个问题我也想过,可能性不是没有,可周秀丽和王长恭是什么关系?她会证实王长恭吗?再说,现在周秀丽又被判了死刑,据看守所的同志告诉我,表现得很顽固,把检察院的同志气得要死,我想,她不可能咬出王长恭。”

  唐朝阳不言声了,沉思片刻,指示道:“正流同志,这样吧,你把这个情况如实写下来,每一个细节都不要漏掉,写好后马上交给我。同时,你也去趟检察院,向叶子菁正式举报,请叶子菁同志和检察院就这个重要电话问题再审周秀丽,我也会以市委的名义给叶子菁打招呼。记住,这事目前一定要严格保密!”

  江正流仍没太大的信心,“唐书记,王长恭可是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啊,退一万步说,就算周秀丽证实有这个电话,叶子菁和长山检察院也办不了人家啊!”

  唐朝阳想了想,说:“我今天就去省城,向赵培钧书记汇报,必要时直接向中纪委领导汇报。这件事的性质太严重了,是我们的党纪国法绝对不能容忍的!如果苏阿福真被王长恭杀人灭口了,将是什么局面啊?周秀丽这一帮贪污受贿、滥用职权的家伙就全溜掉了!我们就对党和人民犯了罪,就对这个国家犯了罪!”

  江正流真诚地附和道:“是啊,是啊,唐书记,我现在想想还后怕啊!”

  唐朝阳最后说:“正流同志,你的错误归错误,可该肯定的还是要肯定,关键时刻,你没有执行王长恭别有用心的指令,今天也把事情谈出来了,为此,我要感谢你!同时,我也要求你坚定对党,对法制的信心,不要把现实想得这么灰。”

  嗣后发生的事情让江正流目瞪口呆:原以为王长恭树大根深,不会被这件事轻易搞倒台,可没想到,仅仅三天之后,王长恭就被中央双规了。据省城传出的消息说,宣布对王长恭实行双规那天,省委正在开常委会,讨论长山南部破产煤矿和全省类似困难群体的解困问题。王长恭还提出了一个重要方案:在长山矿务集团股份制改造过程中,拿出一部分股份划入社保基金,得到了省委书记赵培钧和与会常委们的高度重视。常委会结束后,赵培钧很客气地将王长恭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王长恭还以为赵培钧要和他继续商量社保基金持股的事,不料,进门就看到了中纪委的一位领导同志,一下子傻了眼。也就在王长恭被双规的第二天,中纪委的同志到长山找到了江正流,调查了解有关那个杀人灭口的电话,江正流如实做了陈述。

  中纪委的同志走后,江正流给唐朝阳打了个电话,把有关情况说了说,然后,疑疑惑惑地问:“唐书记,这都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这个电话就把王长恭双规了?”

  唐朝阳挺不客气地说:“正流同志,不该打听的事少打听!”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