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祸

乌拉圭蒙得维的亚

本章总计 3457

乌拉圭蒙得维的亚中“校”一回头,他知道自己就要为这个巴黎调酒师
的手艺付出代价了。“中校”疲倦而愉快。昨夜他和三个姑娘玩得太颠狂。其中那个刚干上
这行的黄姑娘娇娇羞羞,分外刺激,白姑娘尤其漂亮,黑姑娘则像雌兽一样充满激情。他一
个星期玩这么一次,价格是人家的五倍。每个姑娘都得先去医院体检,而且每次的姑娘绝不
许重复。他不怕花钱。现在,洗完土耳其皇帝那样豪华的蒸汽浴,被按摩师捏得无比松驰的
身体干干净净。他喜欢这种感觉。每次狂欢之后,他都要这样彻底地洗一次。他就是他,不
能沾染任何别的。他呷着一百五十美元一杯的酒。美妙极了。那位新近从巴黎聘来的调酒师
吸引了他,使他连续几天光顾这间全乌拉圭最昂贵的酒吧。他看着广场中央的何塞□阿蒂加
斯塑像。温暖的阳光下,鸽子绕着青铜马背上下翻飞。自从干完中国那件活,他一直这样轻
闲地享受。六百万美元,够他尽情享受十年。他的钱包里始终放着一张一美元的钞票。那是
从中国逃出后,看到他的银行户头下,中国方面付来的款不是六百万整,而是六百万零一美
元。这一美元显然是一个信息,表示在满意之外还多了一点。他把这一美元单独取出当做纪
念。他不是个多情善感的人,但这次中国之行确实让他惊心动魄和自豪。整容手术已经消除
了他脸上的伤疤,那片火海却始终留在他心里。停车场上,一个中国人靠在汽车上看报纸。
那姿势使“中校”脊椎里的神经抽动了一下。姿势没有什么特殊,他不是从形像上看出什么,
而是一种直觉的感应,感到了一股杀气。他也曾这样靠在汽车上看报纸,那是在捕猎的时候。
不远又有一个中国人,拿着照相机在向萨尔沃宫拍照。同类之间的气味一下就能嗅出。“中
校”一回头。他的脸没有变色,但他相信他就要为这个巴黎调酒师的手艺付出代价了。他过
去从不连续光顾一个地方。而现在,身后已经无声无息地坐上了两个中国人,另外三个也正
在走过来。“中校”突然横着飞出他的座位,手已经握住腋下的枪柄,只要在地上一串滚翻,
那柄连发手枪射出的子弹就可以杀出一条血路。五个中国人惊愕地看着他,谁也没有动,似
乎完全莫名其妙。“中校”心里却明白,就在他跃起的同一刻,腰上感到了一下尖细的刺痛。
当他狼狈地重重摔在地上时,没做出任何漂亮的滚翻,而是挺直僵硬的身子抽搐起来。五个
中国人呆站在一旁,直到侍者跑近时才有一个蹲下,把“中校”没拔出的枪又往衣服里塞了
一下。“羊角疯!”“中校”听见那个抱住他的中国人用英语对待者说。他感觉自己成了个螃
蟹,口中开始咕噜咕噜地吐沫。又是一种新药,与羊角疯一模一样。他翻着眼睛,一句话也
说不出。“我去叫救护车。”待者烦心地说。“我们送他去医院吧。”中国人见义勇为。“不管
怎么样,我们是同胞。”“中校”觉得自己被抱离了地面。“谢谢! 谢谢! ……”侍者呜哩呜
噜的喉音紧接着飞离了世界……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