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沿海

 《黄祸》

当市民们看见乘坐机载战车进入福州市区的台湾军队时,有一种像看拍电影一样的感觉。农历新年的黎明降临了,北军阵地的一个哨兵在寒冷和困倦中缩着身子,想念着家乡炉灶里的火和即将下锅的饺子。战友们都在掩体里酣睡。也许除夕之夜发给每人的二两白酒还在血液里发热。今天要继续扩大阵地,防备台湾军队登陆。三天前即将灭亡的福州叛匪通过广播向台湾求救,台湾一直没反应。大伙都分析台湾人盘算着搞独立,不会往大陆这口烂锅里瞎掺和。老天保佑是真的,台湾不出兵,再有几天就可以结束战斗回家了。连着三天没动静,当官的似乎也松了一口气,不然十个春节加一块也不能让当兵的喝上酒。哨兵抱着枪跺了一阵脚,真想再喝点。这时,他在海浪拍岸的轰鸣中分辨出一片不同寻常的嗡嗡声。当他抬头看向已经发白的天空,不禁大吃一惊。难道台湾也有蝗虫,如此黑压压地越海飞来,密得就像满天黑云! 他脑海里出现家乡大地的庄稼倾刻间化为乌有,只剩牛马白色的骷髅。他向天空举起冲锋枪,把冰冷的子弹全部射向天空。然而叫醒了战友也无济于事,当他们的睡眼还未完全睁开,阵地就已经变成了火海。炸弹的威力在山地增加十倍,到处是横飞的石块,大片崩塌的山崖。哨兵被炸塌的掩体埋住了大半个身子。省得挖坑埋了,临死前他闪过最后一个念头。透过火焰,已经亮起来的海面出现一道向两侧无限延伸的“……”,每个“? ”都是一艘喷射着炮火的登陆艇。往下会怎么样,对这个可怜的哨兵只能永远是个“……”了。上午十点三十分,北军布放在闽江口的水雷全部被台湾的“快鲟”扫雷舰用激光炮引爆,通向福州马尾港的航道畅通无阻,大型运兵船首尾相接地全速沿闽江上行。同时,横在福州机场跑道上的上百辆大小汽车闪到两侧,漆着青天白日徽的大型运输机一架架呼啸降落。天上巡航着台湾用美国技术制造的F21A战斗机,其优良性能在刚结束的空战中充分显示,二十七架北军的歼─12被击落。福建的制空权已经转到素质高超的台湾空军翼下。然而台军在厦门的进攻受到重大挫折。毕业于德国军事学院的北军第三十八集团军军长布署的立体防线使从金门出动的台军登陆艇被击沉一半以上,只是靠空中优势才在最后一刻挽回了败局。在汕头的登陆却极为顺利,几乎没遇到任何有效抵抗。当福州市民看见乘坐机载战车进入福州市区的台湾军队时,有一种像看拍电影一样的感觉。打头的旗帜写着“台湾人民义勇军”。战车上的军官和士兵全部戴着没有帽徽的贝雷帽,其它一切都和正规国军一模一样。每个官兵都是那么年轻﹑英俊﹑斗志昂扬。聚在道路两侧的人越来越多。有人鼓起掌来,掌声逐渐扩散,和战车上军人的敬礼相呼应,越来越响亮。

这种核泛滥的局面曾使国际社会忧虑万分,如此发展下去,发生核战争的可能性只会越来越大。一些国际战略家重新想起了冷战时期的“核威慑”理论。那时核武库的扩大反而成为和平保障,道理就在于使用核武器者亦将被对方的核反击所毁灭。现在也需要建立一个有强大威慑作用的核保护伞,只不过这个保护伞应该是全球性的,而不属于哪一个阵营。经过几年努力,联大最终通过了一部史无前例的“反核宪章”。这部宪章的核心内容就在于禁止任何国家首先使用核武器﹔对任何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国家,将由联合国主持对该国进行相同程度的核打击﹔打击由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中未违背宪章的国家联合实施﹔而且,所有进行决定﹑参与和从事具体操作首先使用核武器的个人都将以屠杀人类罪由国际法庭判决死刑﹔这个宪章等于同时为所有国家提供了核保护。“主席……”“别说了,咳……我希望明天听到你的战报,怎么样?”“是! ”“把你的摄像机打开。”王锋让主席说。“是。”屏幕上出现了图像。白狐狸又黑又红的脸此刻变得灰白。脸上的横肉之间渗着小粒汗滴,在粗大的毛孔间滚动。王锋长时间沉默地看着,不由感到一种特殊的快感。虽然他知道这快感是虚假的。那张脸上眼角的颤动,肌肉的僵硬都不是因为他,然而却是他制造的! 摧毁对方神经的沉默和看不见的目光是他的。他就是“主席”! 他打出了最后两个字,主席往往用这两个字结束: “干吧! ”他关掉了装置。言多语失,不能让主席讲得太多。尽管降服一个叛臣这点话还未说够,但有了这套东西,以后就会经常像鞭子一样甩出去晃一晃。只要白狐狸和台军一交上火,他就是被战争拖着走了。王锋一动不动地坐了半天,微微笑着。他在盘算一个名单,主席将分别和他们谈话。蜂
音器打断了他的思路。“主席夫人和女儿来了。”秘书在对讲机里报告。王锋的心剧烈抖动一
下,立刻打开监视屏幕。主席那辆黑色的奔驰轿车已经停在军委楼前。两辆挂着武警牌子的
车被门岗拦在院门外。莹莹正从车里搀扶出老太太。两人眼睛都是红的,左一下右一下地抹
眼泪。王锋马上意识到巨大的危险,尽管还不知道那危险是什么。他没多用一秒钟去往下想。
只要是危险,首先该做的就是先让一切都停止,让已经发生的不再继续,然后再去弄明白发
生了什么。他把一连串指示飞速地甩向对讲机,就跟思想那么快。“让她们进来。不许有任
何阻拦。不许任何人和她们接触。扣住那两辆武警的车。把车上的人隔离。用刚调来的特种
兵看守他们……”莹莹扶着老太太进了楼。武警的第一辆车被扣住,第二辆车轮胎发出刺耳
叫声调头逃跑了。一队特种兵跳上大马力军用吉普车去追。这支特种部队常年在野外受训,
不明白也不关心官场的事,所以比军委机关内部的人可靠而且更利于保密。已经容不得王锋
多想。他快步走进会客室,迎向主席夫人和女儿。“阿姨。”他扶老太太坐到沙发上。“……
小锋啊……你为什么骗我们……”老太太一看见他更是泣不成声,只说一句就再也说不下去。
王锋抬头看站在一旁的莹莹。“怎么回事?”莹莹是个通讯兵中校,已经四十多岁了,体形
和神态还透着当年那个搞侦听的小女兵的影子。“如果我爸爸真是早去世了,你为什么不告
诉我们?……”“你还用那些气功耍弄他干什么?……”老太太接了一句,又哭得说不下去。
“这是谣言! 谁告诉你们主席去世了?”“周驰。”莹莹回答。“他还给我们表演了过去我爸
爸是怎么活的。”“周驰! ”王锋一贯纹丝不动的神色惊骇得走了样。但立刻又把涌上喉头的
血腥气咽下去。“气功是一种治疗方法。祖国和人民还有你们都需要主席活着,为了这一点,
不管什么治疗方法我都接受,尽管我知道周驰是个江湖骗子。”“可周驰不是这么解释。”莹
莹说,眼光里却渴望着相信王锋。“他说你用我爸爸的遗体做工具,维护你的个人统治。说
你逼着他用气功保持我爸爸的遗体不腐烂,还强迫他让遗体做出各种动作欺骗看望的人,包
括我们……”老太太嚎啕大哭。她从农村出来,如果用亲人的尸体搞把戏,就等于受了掘祖
坟一样的侮辱。死者的灵魂不能安宁,老人对这一点比什么都看重。“阿姨,莹莹,你们相
信周驰还是相信我?! ”王锋从小就认识她们母女。文革时他父母被关押,全靠老太太照顾
他的生活。“不相信你我们就不来了。”莹莹说。“周驰要送我们去南京白司令那里。说你一
发现我们知道爸爸去世就会扣留我们。他也许不知道我们的关系有多深,我们怎么能不问你
光听他的?去机场的路上我让爸爸的司机直接把车开到这来。武警的车一路追截我们。我觉
得这里面一定有问题。”“莹莹,”王锋握住莹莹的手。“叔叔心在跳,在呼吸,他当然是活
着……”他突然顿住……主席的心跳呼吸全靠周驰维持,他不是也可以让呼吸心跳随时停止
吗?“你爸爸的心跳呼吸全停了?”他轻声问。莹莹有点恐怖地看着他。“周驰说已经停了
几个月……”王锋转身冲进办公室,打开专用监视器的开关。那是直通主席病室的。虽然屏
幕里看不出是否有心跳和呼吸,但一眼就能看出,那是个死人! 僵硬的面容,灰色的皮肤,
从透明转成混浊的身体,只有死人才具有这一切特征! 而且盖在他身上的被单扔在一边,抢
救用具四处都是,却没有医生和护士。只有人死了他们才敢这样! 他按了一下铃,秘书从侧
面小门进来。“301 抢救中心来人报告,主席……”“我知道了。”王锋打断秘书。“为什么不打电话?”“保密线路出了故障,普通电话他们不敢用。”肯定是周驰让人搞的破坏。这样一来王锋至少晚知道半个小时,他就有足够时间把主席夫人和女儿送上飞机了。台湾一出兵,
那个沉迪找的杀手一招认,这个驼子就以为到了混水摸鱼了时候了! 先断主席的命,再让主
席的家属去南京。刚刚听了主席训话的白狐狸对别的渠道传去的消息都不会轻信,而这两个
女人的话却不会有任何人怀疑。主席的死一来使那些早想谋反的人解掉了头上的悬剑,二来
又给了他们讨伐王锋的口实。军队就会四分五裂,周驰就可以指挥被控制了的十省市武警占
领兵力空虚的北京,审判王锋以平天下,拥戴陆浩然,然后挟天子以令诸侯,把中国握进他
那个下九流的脏手里。好毒的计! 可姓周的千算万算,却没算到主席夫人和女儿会甩开他们
上这儿来! “立刻封锁301 抢救中心。隔离一切知情人。一个人也不能漏掉。”王锋看向另
外一个屏幕。莹莹正在一壁之隔的会客室安慰老太太。“把主席夫人和女儿保护起来。不能
让她们离开,也不能见任何人。”“是。”秘书刚要出去。“用特种兵保护她们。带她们离开的时候走地道,别让机关的人看见。”“是。”秘书又要走。“对她们一定要恭敬,生活要安排好。”
“是。”秘书这回不走了。王锋往常下命令总是一句话。他对这个跟了他好几年的秘书极信
任从来不像今天这样琐细。“就说前线有急事,我不能亲自送她们,请她们原谅。”“是。”
“去吧。”王锋深叹一口气。他关掉了监视会客室的屏幕。老太太和莹莹缩进了消失的光点
中。他在地上走来走去,心乱如麻。当女人的喊叫声透过办公室包着皮革的厚门传进来时,
他几乎想堵住耳朵,却又难以自制地重新打开监视器屏幕。在一群沉默的特种兵小心翼翼地
挟持下,老太太发疯般地喊叫: “……王锋啊王锋,你这个没心肝的! 你这个奸人! 强盗! 骗子! 老天爷放不了你! 我家老头子的魂放了不你……”而莹莹只是不敢相信地瞪着满是泪水
的眼睛,一声不吭,盯着王锋办公室的门。王锋关上了屏幕。他的眼睛有点湿。他想起当年
他离她而走时莹莹也是这样。谁都会永远怜惜自己的第一个女人。可他不能再让感情带来灾
难了。为了感情他没杀沉迪,已经受到了太大的惩罚。现在,对头们就要联起手来了。主席
的死一旦传出去,他就失去了屏障,而只能孤身一人面对成群结队的敌人了。他在地上走了
很久,最后坐下。他轻轻抚摸着手中那只烟盒般的袖珍发射机。他想到了海洋,黑暗的洋底,
丁大海那个石头一样的头颅,潜艇周围闪亮的生物……他还有一张王牌,这是任何人都不知
道的,因而也就具有最大的效果。他暂且还不想用这张王牌,只想玩味,玩味能使人平静。
别说现在还没到关键的时刻,既使到了,战争学最古老的原理也早就阐明: 谁把预备队用得
最晚,最后的胜利就属于谁!

上一篇:巴士海峡一艘甲板无灯的豪华游艇

下一篇:七 北京 中央军委总部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30 抓几件事 - 来自《邓小平的晚年之路》

六月四日以后,特别是新的中央领导集体建立以后,中央着重抓了以下几件事。  第一件事,是抓坚决镇压反革命暴乱、制止社会动乱的清查、清理工作。  六月十二日,公安部发出关于坚决镇压反革命暴乱制止社会动乱的通告。  通告的主要内容有:  一、取缔一切煽动和制造社会动乱及反革命暴乱的非法组织;  二、对包庇、窝藏非法组织头头及暴乱活动首要分子的,当地公安机关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三、收缴在首都反革命暴乱中被抢夺或捡拾到的枪支、弹药、军用和警用器械、装备,以及非法组织印刷的煽动、盅惑性宣传品;  四、……去看看 

理想国 第二卷 - 来自《理想国》

〔苏:我说了那么些话,原以为该说的都说了。谁知这不过才是个开场白呢!格劳孔素来见义勇为,而又猛烈过人。他对色拉叙马霍斯的那么容易认输颇不以为然。他说:〕格:苏格拉底,你说无论如何正义总比不正义好,你是真心实意想说服我们呢,还是不过装着要说服我们呢?苏:让我自己选择的话,我要说我是真心实意想要这么做的。格:你光这么想,可没这么做。你同意不同意:有那么一种善,我们乐意要它,只是要它本身,而不是要它的后果。比方象欢乐和无害的娱乐,它们并没有什么后果,不过快乐而已。苏:不错,看来是有这种事的。格:另外还有一种善,我们之所以爱它既为……去看看 

九、被景仰的与被冷漠的…… - 来自《当代哲人李正天》

老子云:“众人昭昭,我独昏昏;世人察察,我独闷闷。”大众就是这样。像毛姆、鲁迅笔下曾经提到的那种“自以为健康的病人”,现在到处都是。那种病态,一天天在身边重演而浑然不知,反以为正常以他人为怪。李正天的意义在于:他选择了时代,选择了哲学——人类良知代言人的角色,选择了高层次的思维方式和“正天”的严峻及其词义背后的神秘、庄严感,并批判地扬弃了文化大革命,他的命运始终与中国的命运息息相关。故,他无疑走在时代的前列。他拥有并始终坚持一种相对的完满自足感,并化为内心的骄傲;又因为常年感受被监控压抑的不自由状态,坚信“……去看看 

1-1 WTO能给老百姓带来多少好处? - 来自《碰撞》

20世纪的最后一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再次成为中国人街头巷议的话题。从目前大众媒体的层面上来看,至少作为消费者,中国老百姓是拥护“入世”的。从1986年提出“入世”申请以来,至今已有13年了,“黑头发都谈成白头发了”,这其间中国政府和企业界做出了极大的努力来满足“入世”的要求。每当“入世”谈判掀起新的希望时,中国的许多媒体也总是热情洋溢地向公众宣传“入世”的好处,形成蔚为壮观的全民盼“入世”的大潮。在机关大楼的办公室里,在超级市场的柜台前,在朋友们的聊天问候中,消息灵通的人士都在发布美国小汽车、计算机、电话……去看看 

5-6 连带需求与复合需求,连带供给与复合供给 - 来自《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间接的派生需求。连带需求。建筑业中劳资纠纷的例解。派生需求规律。   面包直接满足人的需要。它的需求叫做直接需求。但是借以制造面包等的面粉机和烘炉间接满足人的需要,它们的需求叫做间接需求。一般说来:   原料和其他生产资料的需求是间接的,是从借助它们而生产出来的那些可以直接使用的产品的需求中派生出来的。   面粉机和烘炉的服务共同连结在成品面包中,因此,它们的需求叫做连带需求。此外,蛇麻和麦芽是相互辅助的,是一道用来制造麦酒的……因此,在几种辅助品中,对每种辅助品的需求是来自它们生产某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