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祸

9-4 盛顿 五角大楼

本章总计 5243

华中国全部十六艘导弹潜艇如在眼前澡盆里一样清楚。

麦戈文上校面对着一张半个桌面大的彩色卫星图片端详了足有一小时。那是中国胶东半岛一个海军基地的局部照片。不管中国人搞得多神秘, 美国情报机构老早就知道那个蟹壳形收缩的石崖之下有一座可供潜艇出入的岩洞, 而且一年前也已确切掌握, 一艘新型潜艇正在那里装配。

这张照片是一百三十三天前例行侦察中拍摄的。本来没有引起任何注意, 直到成立对中国实施核打击的指挥部, 才随成堆的参考资料转到负责制定打击海上目标方案的麦戈文小组来。

照理说有用的情报早被整理出来, 任何值得稍加注意之处全逃不过计算机的“眼睛”。没人愿意白费力气去翻原始档案。但这次行动实在太关重大, 不容许半点纰漏。尤其对隐蔽性最强的海下目标, 最微小的大意也可能带来灾难, 因此要求所有原始档案都重新经过三道审查。前两道已经通过了。麦戈文是最后一道, 也没发现与以往分析不一致的疑点。他本来想把资料退回档案室, 却总觉得哪有点不对。直到大前天深夜, 这张照片在半睡半醒中出现在脑海, 他一下惊醒。

让他心神不安的就是这条微弱的痕迹, 从那个蟹壳般的缺口里伸出, 好似一根卷曲的纤维。另一端消失在基地污水排放口的热源中。痕迹是那么细小, 很难引起人的注意, 顶多当成相纸上的划痕或光学处理中杂质的投影。但是从岩洞出口伸出, 会是偶然吗?

他让技术中心把照片上的痕迹逐步放大, 用功能最强的计算机反复处理。此刻在他眼前的算得上当今全世界效果最好的卫星图片。痕迹相当明显, 已经完全能断定是一个热源轨迹。麦戈文是美国海军首屈一指的反潜专家。他那深度近视的眼睛辩认得出卫星图片上任何种类潜艇的蛛丝马迹。可是与所有值得警惕的热源相比, 这个热源却弱得太多。计算机没注意它是正常的。尤其不可能是一艘潜艇。即使美国也不能在十年内把潜艇热源降到如此之低, 别说中国。然而热源是从岩洞出来的。岩洞里正在完成一艘潜艇。说它不是潜艇, 又到底是什么呢? 不弄清楚是不能轻易下结论的。

这两天, 他提请指挥部联合美俄两国的卫星侦察系统又在全球海洋进行了一次拉网式搜寻。这种搜寻已经进行好多遍了。中国全部十六艘导弹潜艇如在眼前澡盆里一样清楚。现在, 澡盆里依然如故。十六艘潜艇中的三艘在中国海, 一艘在日本海, 两艘在太平洋中部, 一艘在印度洋, 两艘在大西洋绕圈子, 其他七艘全在北海舰队的基地。没有一艘从监视中逃脱哪怕一分钟。难道中国能造出一艘魔幻般的隐形潜艇, 除了这么一点痕迹, 下海一百三十三天, 就再也没露出过任何踪影? 不可能!

然而, 洞里出来的是什么?

如果不能证实潜艇还在洞里继续施工, 如果洞里已经空空荡荡, 全部打击计划就得立刻中止, 直到找到那个隐形潜艇。中国人能搞出什么东西来你永远也想不透。他们既是最笨的臭猪, 又有不可思议的天才。他想起丁。他在安那波利斯海军学院研究生院讲反潜课时曾被那块愚钝的木头当众难倒。从那以后他总是防着中国人一手。

电话响了。对方是中央情报局的远东处处长。

“上校, 你的问题核实了。潜艇还在洞里, 尚未完工。”

“是亲眼看见吗? ”

“我们会用传闻做情报吗? ”处长的口气流露明显不满。麦戈文通过指挥部直捅总统, 逼迫中央情报局答应今晚八时前查清问题。“我们冒着暴露一个最有价值的情报员的风险做这件事。他虽然是中国军队的高级干部, 但在三天内非进这个洞不可, 迟早会被人怀疑。他不但亲眼看见潜艇, 还用微型相机拍了照片。”

“太好了! ”

“对我可不好。”

“非常抱歉。”如果这位处长知道他的“鼹鼠”证明了一个多么关键的问题, 就不会这样不满了。但这个行动恐怕只有他们的局长能知道个大概。

麦戈文的目光仍然盯着卫星图片上那条令人困惑的痕迹。当处长说到情报员弄清一百三十三天之前岩洞曾开过一次闸门, 以灌进海水对潜艇进行检验, 他突然感到如释重负。一切都清楚了。开闸时已进入冬季, 岩洞里会溢出一些暖气, 在温差影响下随海水飘向温度较高的污水排放口, 在红外线卫星照片上就反映出这条微弱的轨迹。

行了, 虽然白费了半天劲, 总算轻松了。麦戈文计算了摧毁这个岩洞所需的核当量。虽然指挥部对当量限制很严, 他还是尽量多加了一点。钻地弹钻不透岩石, 只能靠爆炸力震塌岩洞而破坏里面的潜艇。一公里之外的港口里还停泊着三艘导弹核潜艇。需要一枚双弹头导弹分头打击。好在附近都是军事目标, 波击面虽大, 并不会过多地杀伤平民。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