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机关滋味》

那天,黄三木母亲在表姐那里吃了中饭,顺便把黄三木的终身大事托付给了表姐,要她帮三木找个对象。表姐就爽快地答应了。过了几天,她就给三木打了电话,要他去吃饭。

自从邹涟离开后,黄三木就很少去姨妈家。以前,邹涟经常跟他去那里,在那里吃饭,在附近玩耍。现在,他就很怕去那里,怕触景生情。有次他去了,想着想着,就想一头撞到墙上去。这种苦处,是没有人能够体会得到的。

姨妈一见到黄三木,就批评他了,说他现在怎么不来了,让她好挂念。等黄三木坐下后,她就又问起了邹涟,问她为什么不和他好了。

黄三木见姨妈年纪大,说不清楚,也就没说什么。姨妈说:她是在化工厂上班么?什么时候,我去找她,我去跟她谈,她会听我的。你一个大学生,一个市委干部,多好的条件,她为什么不肯?我就不相信,我不相信她不会听我。

黄三木就说:你别去找她了,她现在已经不在化工厂,已经调到南州去工作了。

姨妈问她究竟在哪里上班,下次好到南州去找她。黄三木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

妈就叹了口气,道;唉,邹涟真是个好姑娘哩!

过了一会儿,姨妈又安慰道:三木,你放心,不要紧的,实在不行呢,我帮你找一个。上回你妈说了,这个忙呢,我是一定要帮的。隔壁这些大妈大婶,有好几个都和我挺好的,我托她们问问看,哪家有合适的姑娘。

几天以后,姨妈就又打电话来了,要他礼拜天中午去一趟。黄三木到那里时,姨妈家里已经多了一个人,姨妈就过来介绍道:这是涂料厂的小珍,你看她多文气,将来啊,一定很贤慧哩!你们认识认识。

黄三木细细看了一下,发现这个叫小珍的姑娘还真有些羞涩,头低在那里,想笑又笑不出来,后来看去就变成想哭的样子了。

黄三木觉得她模样长得很一般,这倒不十分要紧,最重要的是个头很矮小,看起来连盛德福老婆陈秀秀那两下子都没有。

一想起陈秀秀,他的心跳就加快。陈秀秀人并不坏,可盛德福并不喜欢她,他们的婚姻是不可能圆满的。现在他们已经办了手续,似乎是难以补救了。这个教训是很深刻的,黄三木不能不吸取。他想,如果自己跟这个小珍结婚,今后更加不知道会怎么样。要是这样饥不择食,还不如一辈子别结婚。

两人沉默了许久,黄三木觉得很难受了。要是眼前是个漂亮的姑娘,他可能会兴奋得口若悬河,可能会马上邀她出去,到青云江边散散步,互相沟通一下。可是他很失望,这个姨妈也真是,竟然帮她介绍了这么一个人。说话吧,没意思,不说话吧,又不礼貌,再说,人家也没说非要嫁给你呀?黄三木就问了她几句厂里的情况,问一句,小珍答一句。看来,小珍的胆子也真是太小了。

黄三木屁股上像针刺来似地难受,很想站起来了。这时,姨妈从厨房里出来,见两人不说话,便劝道:三木,现在离吃饭时间还早,你们就别呆呆地坐着,到江边去走走,我们青云江边,空气可好呢!

小珍就抬起头来,意思是想去了。黄三木一想,不对,要是一起去江边,那就更没意思了。于是,他对姨妈说道:姨妈,今天我们单位里有点事,我要回去加个班,下次再来吃饭好了。

姨妈说她给打个电话,帮助他请个假。黄三木就更恐惧了,忙劝阻姨妈打电话,边说边站起来出了门,回头对小珍说:再见了,小珍,有空到我们单位里玩!

第二天下午,姨妈又打来了电话,要他去吃晚饭。黄三木问是不是有别人,那个小珍还来不。姨妈就说没有别人,那个小珍不来的。黄三木就去吃晚饭了,姨妈问他昨天怎么了,对小珍印象怎么样。黄三木就直说了,认为小珍个头太小,不般配。姨妈就说了,小珍个头是小了点,不过人是挺好的,要求也不要太高。

黄三木就把她讲得越来越差了,几乎是一文不值。姨妈叹了口气道:唉,算了算了,看不中就算了。三木啊,现在要找个对象还真不容易。我们附近呢,是有些姑娘,可人家要求也高哩。我跟她们家里提过你,这些人对你本人是没话说的,就是嫌你家在农村,说农村里的人太穷,很烦人的。我说现在农村条件也好起来了,这些人就是不听,认为非要找个城镇上的不可。你看看,我怎么说都说不通。

黄三木就说:姨妈,这件事情,你也不要太那个。太着急了,是很难为情的。我年纪也不算很大,何必搞得个像是卖不出去的次品似的。

姨妈说:我呢,也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我看,主要还是要靠你自己。现在的年轻人,找对象都是自己找的,很少有人是介绍的了,不像我们过去,解放前,是包办婚姻。你呢,年纪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都二十八岁的人了。再过两年,就是三十岁了,过了三十,这件事就更难了。你也不要说得太轻巧,该着急的还是要着急。你自己呢,也不要太老实,也要学得滑头一点,活络一点,多认识一些姑娘,好好地选一个。

黄三木道:我也经常在想这件事啊。

姨妈笑骂道:三木啊,你也真是有点木。连个老婆也不会找,你那么多年的书,都读到屁股洞里去啦?

黄三木就说:我读的那些书,没有一本是教我们怎么找老婆的。

姨妈就笑了,给他夹了一块红烧肉,说:吃,吃去!

回去时,在姨妈门口看见对门的那位大妈探出头来,热情地点头。屋里面,她的三个女儿也一躲一闪地,看着他偷偷地笑。黄三木就一路想:唉,摆在门口的东西就这么多,人家就是不肯卖,真没劲!

黄三木很怕到姨妈家里来,来了几次,姨妈都谈了联系过的姑娘,只是,有的太大了,有的还没有工作,还有一个,听说谈过好几个了,连姨妈自己也说不是很喜欢,黄三木就都没什么兴趣,劝姨妈省省心,别再去联系了。

难得没有材料打,部里面又不大有人的时候,黄三木就像那些年纪大点的同事一样,喝点开水,看看报纸。当他看到省里的晚报时,就把眼睛贴在上面了。晚报的中缝里,是一排排的征婚启事,男男女女都有,男的不看,黄三木专捡女的看,那些女的,条件还真好。比如这一个吧:年龄25岁,大专,身高一米六五,身材苗条,皮肤白皙,气质高雅。

黄三木想,这么多女的,竟然都没有对象,而且条件都这么好。他要求不高,不想像皇帝样来个三宫六院,只要把这一排女子中,随意地赏一个给他,他这一辈子做牛做马也值了!

黄三木每看完前半部分就恨不得马上写信去,马上跟她们中的哪一位见见面。不过,每看完后半部分,心就凉了半截。因为,她们提出的条件也都差不多:欲觅大学本处,身高一米七五以上,月薪一千元以上的男士为侣。港澳台胞、博士生、留学生或有出国能力者尤佳。

还有的甚至写道:经济实力雄厚者,年龄可放宽到45岁以下。

看到这些,黄三木不停地摇头叹息。后来,他就开始恨起这些女的了,他想,要是这些女的永远找不到老公就好了。

失望是失望,他对晚报的兴趣大增。每天这份报纸一来,他就偷偷地拿到打字室里看了,他希望看到一个条件较好,要求又不是太高的女孩。

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回,终于让他捕捉到了一个对象,这个人,是自己青云市的,在一家商店当营业员,自称容貌出众、涵养好,至于要求,也不过是想找个年龄相当、大学文化、在党政机关或事业性单位工作的男士。黄三木认为这一定是老天爷对他多年来苦心劳作的赏赐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他立马给那位姑娘写了封信去,要求马上见面。

一个礼拜过去了,两个礼拜过去了,一个月、两个月过去了,依然杳无音信。他感到奇怪,这女的怎么信也不回,说不定,她已经偷偷地来见过他了,或者托人打听过了,结果显然是不满意没看上。黄三木就又后悔起来,悔不该给她写信。

后来的日子里,他常想,要是自己花钱去登个征婚启事就好了。报纸上一登,那些女孩的信件就四面八方,源源不断地来了。他将一个个地挑过去,相信一定会有满意的。至于女孩,地点可以不限,工作可以不限,甚至户口也可以不限,真正好的,农民也不要紧。黄三木就整天在构思他的征婚广告了,在脑子里改了一稿、二稿,甚至三稿、四稿,可就是没敢写出来。怎么去登呢,他真的害怕,干这种事情一个人是不行的,需要另外一个人,还要报界工作人员的帮助,唉,这真是太难为情了。

要是青云市有个婚姻介绍所就好了。那也没什么难为情的,大不了到介绍所里报个名,交几十块钱,由他们帮忙物色一下。现在小青年找不到对象的实在不少,男的多,女的也多,这种介绍所一办,生意定然是好的。黄三木想,要是可以的话,和邓汜边合伙办一个起来,一定能狠狠地捞一票。可惜邓汜边做了陆占山的秘书,一门心思想着乌纱帽,他是不会合作的。再说,机关干部不允许做生意。办婚姻介绍所,还真没那么容易。

都是商品经济时代了,年轻人的婚姻还没有进入市场,真是需要好好地改革,好好地发展啊!

在食堂里吃饭的年轻男女,多是没有家庭的,大部分连对象也没有。只要有了对象,有了家庭,这些人就慢慢在食堂里消失了。这是一个明显的规律。因此,在食堂就餐的人员,也是在不断地新陈代谢的。

近段时间,有个新来的姑娘引起了黄三木的注意。这是一个上身穿红格子衣服、下身穿牛仔裤的姑娘,身材苗条且丰满。黄三木偷偷地在背后看上几眼,觉得她打扮虽普通,感觉就有些不俗。特别是有次洗碗时,两人面对面走过,黄三木仔细看了,这人长得还有几分姿色,年龄在二十左右。姑娘也认真地看他一眼,一点也不胆小。

有一回,住在黄三木隔壁的阿勇也在一桌吃饭,阿勇就把眼睛盯着她了,向旁边一位打听她的情况,那位大约是有些了解的,说她在一家什么公司工作,是个农民。阿勇就叹道:可惜可惜。本来这姑娘多好,可以试试看的,农民就不行了。

黄三木想法跟他一样。他可能比阿勇更喜欢这姑娘了,后来就一直注意着她。他想,要是自己有钱就好了,现在青云市可以买户口了,只要花个一万五千块钱,就可以在青云镇上买个居民户口。然后,只要把她落实个工作下去,就和正宗居民户没什么两样了,那样的话,他的父母也就不会提什么反对意见了。可惜,黄三木什么都没有,钱更没有。

童未明好像很忙的,晚上也有干不完的事情,忙不完的应酬。黄三木觉得很空虚,日子难过死了。晚饭一吃,他就骑着个自行车在街上乱转,可青云镇又太小,两下一转,就又转回来了。

他想去远一点的地方,静一点的地方,好好地去打发这个晚上。经过雾中月餐厅门口,他就看见前面一个姑娘,骑着变速车慢慢地向前滑去。这个姑娘,不是别人,就是在食堂里常常见面的那位。这是一位可爱的姑娘,要是在这个寂寞的晚上,能够让她陪一陪,那是多么美好、多么充实啊!他真想大声地向她打个招呼,就快速地赶了上去。这时,她在一家商店门口停了下来,身子仍在车上,像是想下又不下的样子。只见她转过头来,看到黄三木,就迟迟不动了。黄三木想,要是这个时候和他打个招呼,约她一起去玩,那该多好啊!

可惜,他没有这个胆量。再说,万一人家对他有意思了,而她又是个农民,到时候是不能不负责任的。他就恨起老天爷来,好端端的人,为什么分出居民户和农业户来,就像是上等人和下等人一样,界线那么清,那么不可逾越。改革开放十几年了,农民也渐渐好起来了,可居民户和农业户的界限,在社会观念上依然没有大的改变。

黄三木一边骑,一边想着:农民,农民,农民。自己正是因为从小就是农民,才那么辛辛苦苦地念书,十年寒窗,出类拔萃,才成为居民户。他是父母亲的骄傲,是整个家族的骄傲。按现在的形势,中国的发展是很快的,农民的地位一定会大幅度提高,就是现在,农民照样可以在城里找工作,拿工资,照样可以生活下去。自己和一个农业户口的姑娘结婚,也未尝不可。可是,家里一定会强烈反对的。这条路是万万行不通的。

十多里路过去了,黄三木来到了青云电站附近的大桥下。

大桥没有变,在大桥上走过的人、发生过的事,已经完完全全地变了。桥下面,还是拴着一条小木船。那是附近一户农民拴在这里的。黄三木爬了上去,小船荡了两下,又平静了下来。

青云江水不停地流着,流着。水还是差不多的水,黄三木知道,这决不是两年前的水了。两年前的水,曾经容纳过两个人,一个是黄三木,一个是邹涟。而现在,水无情地带走了一个人,又无情地抛下了另外一个人。

青云江水,你弄不清楚应该是爱她,还是恨她。

两年过去了,那伤心的一幕,像是就发生在两天前。他没法忘,忘不了。许多个夜晚,他从梦中醒来,会突然地发出一声叹息。多少个日日夜夜,他克制住自己,克制住自己不要去想,不要去想那件事。

小船还是这只小船,黄三木是多么不相信这人事的变幻呀。

他要克制住自己,他是应该克制住自己的。你想,一个人被另外一个人抛弃了,你在想着她,念着她,日日夜夜为她痛苦,日日夜夜想着过去的情和爱。可是她呢,她是不会再想起这些了,偶一想起,也会被眼前的幸福所代替。她将不会为你流下一滴泪,不会在傍晚的阳光里怀恋从前的那一幕爱情。不会的,最坚定的誓言是谎言,最滚烫的爱情是欺骗,最真实的人生是梦幻。她不会怀恋你的。你又何苦这么天天想着她呢?

黄三木躺在船上,轻轻地哼着一首儿歌,慢慢地,就有些睡着了。

那个姑娘有好一段时间不见了,黄三木在食堂里天天巡视,就是捕捉不到她的影子。黄三木担心,她会不会被哪个大款包去了。

两个月后的一天傍晚,盛德福从办公室里给他挂来电话。黄三木没地方去,正好也在办公室里。盛德福叫他赶快到他办公室里去一下,黄三木就马上去了。没想到,在他办公室里,竟然坐着那个姑娘,就是那个在食堂里消失两个多月的姑娘。

黄三木看了看她,她就朝黄三木文雅地笑了笑,这一笑,把黄三木的心都拎起来了。没想到,两个多月不见,这姑娘竟变成了个绝色女子,漂亮得不得了。她的化妆、她的衣着打扮,完全是一流的,就是城里人也难得有这样的水准。这么一来,原先那个刚刚出壳的中学生,就变成个大美人了。

盛德福挥了挥手,把黄三木叫到门口。两人就拉拉扯扯地,在一个拐角处做贼似地谈了起来。盛德福说,这位姑娘是他村里的,是个高中生,现在青云镇一家公司工作。人是很不错的,就是个农民。他问黄三木怎么样,如果有意的话,不妨认识一下。

黄三木喜欢是极喜欢的,仍旧是有些害怕。他说,父母是要他必须找个居民的,不能找农民。这个姑娘是没话说的,是个农民就很可惜了。盛德福就又说:这个姑娘是认识你的,你们在食堂里吃饭,互相见过面的,只是没打过招呼而已。她对你印象不错,当然,我也在她面前把你吹了一通。我想,只要你有意,她一定会同意的,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好了。

黄三木左想不是,右想又不是,就叫盛德福过段时间再说,他一下子是考虑不好。

盛德福就随他了。他叫黄三木进去坐坐,黄三木想了想,还是不敢,他怕自己和她谈了,更喜欢她了,怕到时候陷进去不能自拔,又惹出麻烦。

回到自己办公室里,黄三木就想,最好是再等等看,其他有没有合适的。能找个居民户,还是居民户好,父母的意见也是要听的。居民户生活总是有保障一些。不过,如果长此下去,还是找不到对象,他也不管那么多了。要是哪个人能把他的未来告诉他就好了,如果找不到,还不如现在就找个农民算了。他想,再等等吧,不行了再去找这个人,叫盛德福牵个线就是了。这个姑娘长得真不错,看上去又有教养,他相信,跟这样的人在一起,他一定会好好爱她,好好待她的。

上一篇:第29章

下一篇:第31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章 心智混乱 - 来自《中国人的素质》

我们说“心智混乱”是中国人的一种特点,但我们并不是说这种特点是中国人特有的,也不是说每个中国人都具有这个特点。从整体上来看,中国人似乎有足够的能力同其他民族相抗衡。他们在智力上当然没有表现出弱点,连这种倾向都没有。同时,我们要记住:中国的教育局限在非常狭小的圈子里,那些受过不完善教育的人,或者那些根本没有受过教育的人,都十分欣赏汉语的结构。这种欣赏在律师看来,是“事前从犯”,但中国人的欣赏已经到了最为显著的“心智混乱”的地步,他们也许应该对此有所愧疚。   如今已经有不少人知道,汉语的名词是没有形态变……去看看 

第三章 略说人心 - 来自《人心与人生》

说人心,应当是总括着人类生命之全部活动能力而说。然一般说到人心却多着眼在人之 对外活动的一面。实则人类生命之全部活动能力,应当从其机体内外两面来看它。(一) 所谓对外一面即:人在其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中,既有所感受,复有所施为,既有所施 为,复有所感受的那些活动能力。在此对外一面的心理活动,主要是依靠大脑皮质高级 神经活动通过感官器官来完成的。这未能举人心之全。(二)还有其另一面在,即:个体 生命所赖以维持其机体内部日夜不停的活动能力。凡此种在人死之前,经常的生理上- -有时兼病理上--一切机能动转,统属植物性神经系统……去看看 

十三 旧天子与新皇帝——元末明初的断片 - 来自《传统下的独白》

十三年来,今年是头一天有黄气。   在那六朝金粉埋葬下的金陵城,街头巷尾,人人都兴高采烈地奔走相告:“黄气来了!黄气来了!”   十三年不见了,黄气终于来了!   黄气不但来了,人家还说,这回的黄气是一千五百年来最多的一次。   一千五百年前,秦始皇帝修长城,废封建,收民间兵器,铸了十二个大金人,外巡四方,行封禅礼,一方面派徐福带了童男女人海求神仙,一方面听望气术士的话,凿方山,断长堑,以泄王气,可是那次泄王气后,东方的气象好像受了损,从此一千五百年下来,气象再也不行了。   术士们暗地里说,北方的王气不行了,王气开始南转,那些在北方……去看看 

第13章 论简单情状:第一先论简单的空间情状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二卷)》

1 简单的情状(simple modes)——简单的观念是我们一切知识底材料;这是我在前几部分屡屡提到的。不过我在那里论究它们时,只论到它们进入人心的途径,并不曾把它们同其他较复杂的观念参照对比。因此,我们不妨在这个观点下,重新考察它们,并且再一考察同一观念底各种变状。因为人心可以在实际存在的事物中,看到一个观念底各种变状,而且不借任何外物底帮助,或任何外面的暗示,它自己在自身亦能看到一个观念底各种变状。   任何一个简单观念底各种变状(我们叫它们做简单的情状),在人心中,各各都是完全差异,完全独立的一些观念,就如那些最远隔……去看看 

第三章 抗辩(中) - 来自《纽伦堡大审判》

14  海军少校惠特尼·哈里斯几乎不相信自己会时来运转。他听说英国人关押着鲁道夫·弗伦兹·菲迪南德·霍斯,此人的名字与被告席上有时患有健忘症的鲁道夫·赫斯相近。哈里斯设法将霍斯转移到纽伦堡,在那里对他审讯了三天。即使以纽伦堡的标准来看,霍斯所披露出来的东西也是数量大得惊人。可是这些东西又有什么用呢?哈里斯感到纳闷。这桩起诉案已经了结。随后,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卡尔登勃鲁纳提出申请,要求霍斯出庭为他辩护。他为什么这样做是一个谜,莫非他希望通过比他还要罪恶昭彰的某人与他相比,以减轻其罪行?鲁道夫·霍斯是……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