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官

第八章

本章总计 12899

南江制药厂厂长石桂终于调走,改任另一家国营企业的党委书记。听说,为了加强企业的销售工作,上面准备提拔现任副厂长兼销售科长洪得志任厂长。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厂里还将提拔一位副厂长,并且由此还将牵动科长的位置。

厂里整日议论纷纷,毛得富也是心急如焚:“别人能当科长,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当呢?现在销售科的业务,他是数一数二的。只要他当了这个科的科长,他相信企业的销售业务必将直线上升。”毛得富恨不得将自己的想法亲自去告诉上面的领导,告诉那位副厂长兼销售科长,甚至告诉厂里的所有职工们。可是,毛得富叹了叹气,想:“就算我毛得富再有本事,又有哪个会相信我哟!”

毛得富便想起那位老院长的话,计划着自己是否能够学着骗人家一回。装作“老革命”是不行的,他应该说自己是某某领导的亲戚。可是,万一人家去问了怎么办了,岂不惹人笑话?不行。唉,要是自己真有什么亲戚在上面当领导就好了,帮助说句话,这么个小小的科长,又算得了什么呢?

毛得富又想到是不是能够模仿着被“下派”一回。“下派”虽好,但他已经在药厂上班了,不存在着“下派”的道理。他只能冒充一下某领导,要求厂里提拔他一下。但现在厂里的领导还没有确定下来,要找也只有找药厂的主管部门市医药管理局。可是,要是找医药管理局,帮助弄个科长又是太小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请他们任命个副厂长干干吧。要是能混到副厂长这个位置,那一年的收入就更可观了。真是种什么庄稼也种不出这样的收成,做什么生意也做不出这样的利润。

要跟医药管理局打交道,得好好琢磨琢磨。就凭一个电话,叫他们提拔副厂长是不太可能的。除非市里的领导面对面和局长谈。但这更不可能,因为他只能冒充市领导在电话里的声音,不可能戴着假面具冒充领导的形象。怎么办呢?对了,毛得富又想起一招,那就是除了打电话外,再配合以“下派干部”的那种手段,也就是发个干部调配公函过去。这样的话,医药管理局的领导也就不会产生怀疑了。

说干就干,毛得富花了十二块钱设计打印了一份“干部调配通知函”。当年他在省文联混时,曾经见到过这种表格,于是便依样画葫芦地造了起来。他在表格上煞有介事地填道:“学历:大专;专业:经济管理;职称:经济师;参加工作时间:某年某月;入党时间:某年某月”等等。然后,又花了五百块钱到刻字店刻了市委组织部和市人事局两枚公章,盖在“干部调配函”后面。

毛得富把这份“调配函”看了一遍又一遍,看完自己都忍不住发笑了。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成了市委组织部长和市人事局长,拥有了这两枚公章,不用说自己当个副厂长没问题,就是市里那么多干部,谁想要乌纱帽都可以由他说了算。嘿,这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接下来就是打电话了。毛得富跑到一个封闭式的公用电话亭边,冒充起市人事局管局长,拨通了市医药管理局局长马比金的办公室电话,道:“喂,马局长么?我是市人事局的管实,呃,是的。刚才我碰到市委组织部吴部长了。他向我提起一个人,我想把他推荐给你。什么?噢,这个人呀,就在你们那个南江制药厂,他现在在销售科工作,是个很能干的人啊。听说你们厂里有人事变动,我看这个人还是可以用一用的。怎么?你了解一下,好的,你先去了解一下吧。这是吴部长提的人,你可要关照一下哟!”

毛得富在销售科里努力工作,果然,听说医药管理局有人来问起过毛得富这个人。那位主持工作的副厂长兼销售科长洪得志回来对毛得富说了:“上面有人问起你,我替你说了,你这个人搞销售不错。可以用的。”

毛得富知道他是将来的厂长,有他这么一句话,自己的前途自然是没有问题了。便道:“感谢洪厂长关心,以后还要你多关照呢!”

洪得志微笑着道:“毛得富,你这小子!听说你上面有人,是不是?”

毛得富也就得意地笑道:“是啊,我在上面有些亲戚。不过,干工作主要还是靠自己。要是你洪厂长不关心我,光靠我那些亲戚又有什么用呢?”

洪得志还想知道他究竟有哪些亲戚,现任何职。可毛得富故弄玄虚道:“没什么,他们其实也没当什么大不了的官。”

经毛得富这么一说,洪得志更不敢小瞧他了。看来,毛得富这小子还故意谦虚,他越是这么说,说明他的亲戚官职不小。否则,市委领导怎么会关心起这么个小小的职工呢?

过了一段时间,上面已经决定任命洪得志为厂长了。虽然文件还没有到,但这已经成为事实。可是,毛得富的事情依然没有动静。他觉得有些奇怪,耐不住性子了,便又走进公用电话亭,拨通了市医药管理局马比金办公室的电话。这回,他不再冒充人事局长了,他认为上面说话的人越多越好,于是,便又冒充起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常河九的声音,道:“喂,是马局长么?我是市委组织部的常河九啊。呃,那件事呀,那件事我下次再跟你说。今天是专门问一下你们南江制药厂的事情。上次人事局管局长打电话来过了么?就是关于制药厂毛得富的事情。什么?已经打来过了,这是组织部吴部长关照的事情。对,他们都很关心。你们已经考察过了?这个人怎么样?好用?噢,好用就抓紧把他用起来嘛!好的,那你们再商量商量吧!”毛得富坐在销售科办公室里整日等着上面的任命文件。

他躺在邵枫的床上,一把扭着她的脸蛋,道:“我的小美人,我就快当领导了。你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邵枫高兴地问道:“真的?你要当官了?当什么官?”

毛得富道:“起码当个销售科长,弄不好啊,还是当个副厂长呢!”

邵枫道:“副厂长收入不少吧?”

毛得富道:“那还用说,比湖畔饭店的总经理还好呢!现在服务行业普遍不景气,生意不好做,奖金也不多。可我们药厂就不同了,现在我们中国最赚钱的单位,一个是酒厂,一个是药厂。你听说过了么?人家说我们中国人不是酒鬼就是病鬼,这话还真有道理。你看我们药厂,其实效益并不算特别好,和其他同行比起来还算落后的。可是,再差也有高利润。我们的厂长,一年的奖金就有十来万。副厂长也有七八万。你想想,工资加奖金,这个副厂长也有十来万一年。还有额外的那些收入不算呢!”

邵枫听他这么一说,高兴地道:“好,等你当了副厂长,那我们就有好日子过了。我就整天呆在家里,替你洗衣服烧饭,做你的好妻子!”

毛得富笑道:“对了,我们都还没有结婚呢!”

邵枫道:“是啊,以前你收入不高,还不能养活我嘛。等你当上副厂长,我们马上就结婚。怎么样?”

毛得富点了点头。不过,一想起她要做自己的妻子,他又有些犹豫。除了她曾经被那么多男人用过之外,更要命的是她还是个吸毒分子。这些对一个男人来说,都是很难以接受的。

于是,毛得富又道:“其实,结不结婚无所谓的。我们现在过得不是很好么?再说,我即使当了副厂长,也说不准什么时候还会不当。所以,我们结婚的事情还是慢慢再说好。反正,只要我们今后都生活在一起就行了。你说呢?”

邵枫其实已经过厌了从前的那种生活,她很想认认真真地跟着一个男人,过上平安稳定的生活。可是,听毛得富这么一说,也有道理。万一今后毛得富不当厂长了,收入又不行了,那还不是照样养不活她,她还得去干老行当?怪就怪在自己染上了毒瘾,这是一种永远也别想治好的病了。所以,她想想也不应该对毛得富有什么奢求,便道:“好吧,只要你爱我,我们永远在一起就好了。”

等了几天,厂里还没有什么动静。虽然洪得志厂长见了他总是笑眯眯的,可总是听不到任命他的消息。

没办法,毛得富又到公用电话亭里拨通了马比金的电话。这回,他又伪装成市委组织部另一位副部长老仇的声音,道:“喂,是马局长么?我是组织部老仇啊。什么?报纸上看到我的消息了,说我的那位老上级?对,是记者刚刚采访了我,我的老上级已经当了中央委员了。对。今天不谈这件事。我是来问一下南江制药厂毛得富那件事情的,以前有人来说过了?对,毛得富这小鬼不错,有能力,上面都知道的,是啊。摆什么位置?这是你们局里的事情嘛。依我看,也不必太拘泥,就让他干个副厂长,管销售这条线。他不是有这方面的才能嘛。什么,让他来?好的,那我们就通知他,让他到你们局里来找你吧!”

第二天,毛得富就手持“干部调配函”来到市医药管理局,找到了自己曾经在公用电话亭里与他通过三次电话的马比金局长。马局长对毛得富很客气,谈了一会儿,让他在厂里好好干。毛得富拿出市委组织部和市人事局盖章的“干部调配通知函”,马局长看了一眼,道:“你已经在厂里干了,还要什么调配函呢?”

毛得富知道这里面不太妥当,便胡诌道:“我到药厂不久,原先我是在湖畔饭店挂职锻炼的,只不过我在那里级别不高,而且效益也不太好,我也没当一回事,就主动到厂里来干了。现在听说上面要把我用一用,可能要到厂里挑点担子。所以,组织部领导说让我填个调配函,算是把以前挂职的事情连起来。这样一来,就是你们任命书下来,厂里的人也不会有什么想法的。”

马局长听他这么一说,虽然觉得不妥,但也不管了。他最关心的是毛得富究竟在上面有些什么关系,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领导替他说话。便问道:“听说你在上面有些亲戚,现在都在哪里呀?”

毛得富觉得在马局长面前不能太含糊,于是便诌道:“我的亲戚都在省里面,一个叔叔在省交通厅第三处当处长,一个姨父在省委组织部干部处当副处长,还有几个亲戚也在省里,但他们都是搞学问的,一个在省委党校,一个在省社科院,他们虽然都是处级干部,但我们联系比较少。今后,如果我在厂里工作上有什么事情,还是少不了要找他们帮忙的。”

马局长道:“是啊,上面有这层关系,还是要把他们用起来。你现在虽然是个推销员,但你有工作能力,我们也准备把你用起来。今后,你挑起担子后,要把工厂里的事情当作自己家里的事情来做。现在的社会是个关系社会呀,你要把自己的公关才能发挥出来,让药厂的经营再上一个新的台阶。”

毛得富一个劲地点头,他还向马局长吹了一通他对药厂将来的设想和计划。说实在地,毛得富对药厂还真有些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马局长对他的计划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在马比金的极力推荐下,市医药管理局党委会通过了任命毛得富为南江制药厂副厂长的提议。

第二天,关于任命洪得志和毛得富为南江制药厂厂长和副厂长的文件已经打印出来了。医药管理局党委副书记和人事科长亲临南江制药厂参加厂党委会,宣布了局党委的任命文件。局党委副书记在会上提了三点意见,要求厂领导班子加强团结,增强使命感和责任感,为药厂和医药管理局争光。

洪得志当厂长已是意料之中的事,可毛得富当副厂长却完全出乎意料。因此,毛得富这个副厂长似乎比洪得志这个厂长还让人眼红,一度时间,毛得富成为南江制药厂里议论最多的传奇人物。

由于毛得富在上面有人,洪得志已经从马局长那里得到证实。于是,他对毛得富非常器重,在毛得富自己的提议下,厂里任命毛得富兼任销售科科长。从此,毛得富成为南江制药厂举足轻重的第二号实权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