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追日》

  建设局开了铲车,装了高音喇叭,周宏派了警车前呼后拥,文化局局长苏凤换了一身工作服精神抖擞地和建设局局长张达坐在一辆小车里。一辆卡车上装满了打工仔。张达许诺,今天晚上开夜工,叫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成与不成,你们不管,到时每人给一百块。这些一个月才拿几百块的民工听说一个晚上就能拿一百,全都横脸横肉起来。然而这阵势一出现,拆迁户杜萍便旧戏重演。她吩咐两个儿子坐在门槛上,然后一脸无惧地迎着铲车走过去。

  警车拉起警报,市民以为是失火了或是哪儿抢劫杀人了,一看是冲杜萍那房子而去的,就知道县里要动真的了,不由得就替杜萍叹了口气,老百姓啊,逞什么能呢?胳膊有拧过大腿的么?有些怕惹事的就躲回家看电视了,也有不忍心的便在远处看着,还有几个熬不住的就围过来———这拨人不自觉就站到了杜萍一边。

  然而,张达犹如一个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军,威风赫赫,一马当先。

  铲车的前轮胎已经遮住了杜萍的半个脸。

  杜萍的两个儿子吓得脸色煞白,有一个已经逃得不见了人影。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大头长脚的汉子突然跳在了铲车前面。

  张达大惊失色。

  大头叉开两脚,双手高高分开。

  大头像一座山,把铲车挡住了。

  张达还过神来就死命地揿喇叭,可大头纹丝不动,好像还在骂骂咧咧地喊着什么。张达怒不可遏,他跳下车,豹眼圆睁直扑过去。

  张局长!

  还是朵玉。朵玉的声音有了厉色。

  张达被镇住———他终于冷静下来了。

  大头说,王八蛋!你开呀!有种的就往老子身子开!

  张达眼睛暴得出血,牙齿咬得闷响。但是县长布风出现了,布风给他兜头泼了一瓢冷水。

  布风没看张达,他对大头说,请问,你是这家的什么人?

  大头说,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问我?

  布风说,我叫布风,是……

  大头哈哈大笑,哦,原来是县长大人!你怎么也到这地方来了?这地方是老百姓的地方,老百姓拉屎拉尿的地方,你是县长大老爷,你到这地方做什么?局长大人要下毒手铲房子是你指示的?你老早就躲在旁边看了你没说一个不字你肯定是幕后指挥吧?局长是枪你是使枪的罪魁祸首!

  布风知道这人是气愤填膺了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出气耍泼的机会就让他骂个够吧!

  朱成看不下去了,他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跟县长说话?

  大头说,怎么说话你教教我呢!我跪下来说你就竖起猪耳朵听我说了么?你们官官相护全然不顾老百姓的死活……

  朵玉也说,老伯伯你是哪儿的?

  大头说,我住的地方姑娘你别说去过看过了,恐怕听也没听过呢———鸭子浜,你听说过么?

  朵玉真还不知道有个鸭子浜。

  朱成说,你住在鸭子浜跑到前进路来做什么?

  大头火冒三丈,你们当官的就只知道前进路,前进路是房子县的脸面所以你们涂脂抹粉精雕细刻可你们为什么不也去往鸭子浜涂一点“百雀灵”哪怕是抹一点蛤蜊油呢?

  布风说,你可不可以具体给我说一说?

  大头凄冷地一笑,我神经病啊?我说一千道一万也都等于放屁———老实说吧,我今天不是为我自己,我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看你们这么耀武扬威欺压一个小百姓我就看不惯……

  这时杜萍分开众人,一见布风就扑通下跪:县长救命!

  布风说,你的命毫无危险,何救之有?

  杜萍一脸苦瓜相,她说,县长您刚才看见了,我要是逃得不快早就成车轮下的冤鬼了!

  布风说,我看没那么严重———你起不起来?你不起来我就不和你说话了!

  杜萍愣了一下,爬起来了。起来了又哭,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布风说县政府城建规划你知不知道?

  杜萍说广播电视里都讲了,我能不知?

  布风问,你说句良心话,你这房子该不该拆迁?

  杜萍说,该,我当县长我也要拆。

  布风说,那你为什么不让拆呢?拆一还一这是政府规定的,你为什么非要两套房子才肯搬呢?

  杜萍说我这一辈子没工作我是个家庭妇女可我丈夫是老教师,丈夫死得早,我有两个儿子,两个儿子全下岗了,两个儿子有了女朋友就是不能结婚因为没有房子……

  布风说,你的困难可以理解,可是像你这种情况的有不少,要是都这样,政府怎么承受得了呢?政府也有困难,需要全体市民的体谅和帮助……

  杜萍说,你说的道理我也懂,可我也是实事求是……

  布风笑了,你这也叫实事求是?

  对呀,别人拆一还三我拆一还二也不算过分么,依我看,拆一还一拆一还二拆一还三都叫实事求是!

  你说还有拆一还三的?

  当然有。

  哪一家?

  就……就……

  布风问张达,这次前进路改造,有人拆一还三了?

  张达说,好像我没听说过……

  布风说,你说有,还是没有,不要说好像。

  张达说,没有。

  布风对杜萍说,你怎么说?

  杜萍大笑,笑够了就哭:官官相护,我一个孤寡老太,谁护我谁帮我谁来为我主持公道……呜……我的死鬼老头子呀,你怎么眼睛一闭就撒手归天了,你丢下我这个老太婆和两个儿子我怎么过呀……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02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08章 见树又见林的艺术 - 来自《第五项修炼》

美国近年的总统中,卡特大概是埋首处理国事最深者。然而卡特总统被许多人看作是一名成效比较不彰的领导者;在他卸职的时候,支持他的人只占22%,是自从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包括尼克森在内,所有总统之中最低的一位。  卡特是复杂性的受害者,他渴望知道所有问题的第一手资料,这使他淹没于细节之中,对于这些细节的整体面反而没有一个清楚的视角。事实上卡特并非一特殊的个案,当今在公共部门或私人企业中,大部分的领导者都会迷失在细节中,而忽略了重大问题背后整体的症结所在,更逞论去找出真正巧妙、正确、而持续有效的策略。  虽然&l……去看看 

没有破产的行业,只有破产的企业 - 来自《细节决定成败》

上海地铁二号线和一号线的差距  有一次,与从德国回来的一位“海龟”朋友聊天时,我自然问起了他留德的感受,并问他对德人印象最深的是什么。他说:就是德人的严谨,德国人对任何工作细节的关注。他说了令我吃惊的一件事:现在德国的高速公路有的还是希特勒时代修筑的。  这让我想起了许多工程问题。京深高速公路刚修了几年,看看有多少路段在修修补补,是我们的设备不够先进吗?不是。据我所知,我们的许多建筑施工单位用的都是一流的进口设备,我们的差距其实就在我们的思想里。坐过上海地铁的人,一定都知道上海地铁二号线的故事。  ……去看看 

第十五章 收人分配分布 - 来自《价格理论》

传统的分配理论与生产要素价格的制定密切相关(即与资源的收入分配密切相关),这些资源按其在生产中所起的作用分类,关于社会个人收入分配的论述甚少,也没有对此问题进行研究的相应的理论体系。现代经济理论中的主要缺陷就是没有令人满意的个人收入分配理论和联系个人收入分配与生产要素收入分配之间的理论桥梁。   起初人们把生产要素的收入分配,看作是个人对市场进行选择的反应;各种生产要素在生产过程中结合在一起,其价值由最终产品来实现;而下一步则是消费者根据不同技术条件做出的选择,它决定了最终产品的价值。另一方面,就……去看看 

第六章 驻防海外 - 来自《蒙哥马利》

年过四十得贵子,编撰教范手法奇;  驻防亚非无奇功,再任教官坐首席。   话说伯纳德·蒙哥马利在1927年7月27日的婚礼结束之后,等不及结婚酒宴,便带着贝蒂匆匆与家人道别,驾车而去。   蒙哥马利带着贝蒂风驰电掣般地驶向什罗浦郡的斯特雷顿教堂,并在什罗浦郡开始了他们幸福的蜜月生活。白天,他们一起玩高尔夫球,一起游山玩水;晚上,他们一起读詹姆斯·史蒂芬的《黄金罐》,一起欣赏音乐。几天之后,他们回到伦敦,看看两个孩子是否得到妥善的照顾,然后前往他们的罗曼史发祥地—一瑞士,继续他们甜美的蜜月生活。   结婚时,蒙哥马利曾答……去看看 

第三篇 第四章 主要的精神力量 - 来自《战争论》

主要的精神力量指统帅的才能、军队的武德和军队的民族精神。这几种主要的精神力量中哪一种价值较大,任何人都不能笼统地加以确定,因为要指出它们各自的价值就已经很困难了,要比较它们价值的大小,那就更加困难了。最好的办法是对它们中间的任何一种都不要轻视。但是人们在进行判断时,却总是有些古怪地左右摇摆,时而轻视这一方面,时而又轻视那一方面。比较妥当的办法,是用充分的历史事实来说明这三种精神力量的明显的作用。   的确,现代欧洲各国军队在技能和训练方面差不多都达到了相同的水平,作战方法也变成了一套几乎是各国军……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