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序

 《与神对话》


  你即将有一个特殊的经验。你即将与“神”对话。没错,没错。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你也许会想(或曾经想过)那是不可能的。当然,一个人可以跟神说话,但却非与神对话。我是说,老天是不会答话的,对吧?至少,不会以一种例行的、日常的对话方式和你谈。

  我也是那样想的,然而,这本书所记载的事却发生在我身上。我是说它真的是发生在我身上。这本书并不是我杜撰,却是发生在我身上的。而在你阅读它时,它也将发生在你身上,因为我们全都会被引领到我们已准备好去接受的真理上。
  如果我将所有这一切都隐瞒起来,我的日子可能好过得多。然而它发生在我身上是有它的道理的。且不论这本书造成了我什么不便(比如说被人斥为亵渎神祗者或骗子;由于过去没按这些真理生活而被斥为伪善者,或――也许更糟些――是一位圣者),我现在已不可能去挽回了。我也并不想那样做。我曾经有机会放弃这整件事,但我并没那样做。关于这份资料,我已决定忠于我的本能告诉我的话,而非大部分世人告诉我的。


  我的本能说,这本书并非胡言乱言,既不是一个受挫的性灵想象力的过度使用,也不只是一个男人为误入歧途的人生寻求辩护的自我合理化。哦,这些理由――我都已想到过。所以我将这资料的原稿拿给几个人看。他们很受感动。他们哭了,又因为其中的喜悦和幽默而笑。并且他们说,他们的人生改变了。他们震慑了。他们被赋予了力量。

  许多人说他们被改变了。

  就在那时,我知道这本书是给每个人的,它必须出版;因为对于所有那些真正想要答案,以及那些真正关心问题的人们,对所有以诚挚的心、渴望的灵魂,及开放的心态从事真理的追求的人,它是件绝妙的礼物。而那几乎包括了我们所有的人。

  就算不是全部,这本书至少答复了我大半有关生命与爱、目的与功能、人与关系、善与恶、愧疚感与罪、宽恕与赎罪、通往神及往地狱之路……每样事……的问题。它直接地讨论性、权力、金钱、孩子、婚姻、离婚、毕生志业、健康、身后事、前生……每样事。它探讨战争与和平、知与不知、予和取、悲和喜。它考察具体与抽象、可见与不可见、真实与虚伪。

  你可以说这本书是“神对事情最新近的看法”。虽然有些人可能不大能接受,尤其是,如果他们认为神两千年以前便闭口不言了,或,如果神真的继续和人保持联络的话,他也只会和圣者、巫妇或曾冥想三十年、做善人二十年或至少有十年时间还算正派的人(我不属于上述任何一类)联络。

  但事实是,神跟每一个人说话。好人和坏人。圣者和无赖。以及,无疑的,在两者之间的我们所有的人。就拿你来说吧,神就曾以许多方式来到你的生命中,而现在就是其中的另一个。你不是常听到这么一句老格言:当学生准备好了时,老师就会出现?这本书便是我们的老师。

  在这些事发生在我身上不久之后,我便知道我是在与神交谈,直接的,个人的,不可辩驳的。而神是直接按照我理解能力的比例来回应我的问题。也就是说,我所得到的答复,是以神知道我会了解的方式和语言来说的。这就是为什么书中的文字有时会用到许多通俗口语,以及偶尔会提到我从别的地方,以及从我人生先前的经验得来的资料。如今,我知道,在我一生中所有来到我身上的每样东西都是从神那儿来的,而现在才被吸到一起,拉到一块儿,成为对我有生以来所曾有的每个问题的一个壮观而完整的回应。

  在这过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觉悟到一本书正在形成――预定要出版的。事实上,在这对话的后期(一九九三年二月)我已被明确告知,实际上会出三本书――连续三年,从复活节到复活节――并且:

  1、第一本将主要讨论个人的问题,集中焦点在个人的人生挑战与机会上。
  2、第二本将讨论较为全球性的题目,如地球上的地缘政治学及形而上学,以及目前世界面对的挑战。
  3、第三本将讨论最高阶的宇宙性真理,以及灵魂的挑战和机会。


  这本是第一本。为了清楚起见,我该解释一下,当我用笔转录下这些对话时,我将那些仿佛是神在以低沉的声音告诉我的话划了线或打了圈,而这些即是后面内文中的变体字。

  现在我必须承认,当我再反复读这里面所包含的智慧时,我对我自己的人生深感汗颜。我一生留下了种种污点:持续的错误的恶行、一些非常可耻的作为,及一些我确知别人会认为是有害而不可原谅的选择和决定。虽然我悔恨不已自己是透过别人的痛来学习的,我仍抱着说不出的感激,并且由于在我生命中的一些人,我发现自己还有得可学的呢!对我学习的缓慢,我向每个人致歉。然而,神鼓励我宽恕我自己的失败,不要活在恐惧与愧疚里,永远的继续尝试――继续努力――去活在一个更大的视野里。

  我知道那是神要我们每个人都拥有的。

上一篇:序 一生在等待的书

下一篇:1-01 思维是纯能量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天气不好 - 来自《官场春秋》

小刘是县长的右手,但不是左臂右膀的右手。只有几位副县长才有资格被叫做县长的左臂右膀,小刘只是一般干部。这地方老百姓在一旁叫领导为舞左手的,那么当兵的自然就是动右手的了。小刘是政府办写材料的,县长大会小会上的同志们加冒号多出自他的手,小刘就是名副其实的右手了。尽管小刘起草的稿子还需政府办向主任把关才算数,但谁都知道这几年李县长真正的右手是小刘。替县长捉刀本是件值得荣耀的事,可右手毕竟只是当兵儿的,所以听别人说他是李县长的右手,他心里的味道也说不清楚。     李县长对小刘好像也还满意,但李县长马上……去看看 

25 死里逃生回北京 - 来自《九死一生》

一   那天一大早,我们身背旅行袋和网兜,离开了一分场,行李由分场遣派拖拉机和牛 拉爬犁运送,向虎林至密山间的辉崔火车站走去。   举目所及,漫山遍野一片白雪茫茫。公路路面被来往行人和车辆压得很瓷实,我们 走在上面只听脚下吱吱作响。   此刻,我怀着凶多吉少、疑虑重重的心情。因为考察团已当众宣布,我属于回原机 关加重处罚之列。   据人们传说,这“加重处罚”又分三类:一、在原机关或机关农场监督劳动;二、 到内务部门和公安部门在北京郊区合办的“劳动教养”农场限期改造,逾期者将被严惩; 三、由原机关会同公安部门立……去看看 

3-1.7 我成了“煤黑子”的时候 - 来自《走向混沌》

张沪的命运出现转机。   晋普山属于全国的优质煤田。煤黑子们都知道,所谓优质煤,首先必须是无烟煤;仅此一点是不够的,优质煤田所蕴藏的乌金,还应具有耐燃、块大、无各种气味等特性。在煤都山西的全部煤田中,晋普山勘探出来的煤田,属于优中之优(在70年代中期,它已出口日本)。正因为如此,省劳改局才从本省各个劳改系统,抽调1000名劳改人员来到这儿开山建井——再加上原有的监狱服刑的犯人,总共有几千个劳动力,以大会战的方式,开掘这座黑金之山。   重工业生产,不同于在茶淀种田种稻,挖煤需要许多辅助工种配合,因而矿山附设机械厂、制砖……去看看 

第二章 经济换档 - 来自《帝国的年代》

合并已经逐渐成为现代商业体系的灵魂。——狄西(A.V.Dicey),1905年  任何资金和生产单位之所以合并的目的……都是为了尽可能减少生产、行政和销售成本。其着眼点在于藉着淘汰毁灭性的竞争,而取得最大的利润。——法班公司(I.G.Farben)创办人杜斯保(Carl Duisberg),1903-1904年  有几次,资本主义经济在科技领域、金融市场、商业和殖民地等方面,已经成熟到世界市场必须极度扩张的程度。整个世界的生产,将提升到一个新的、更包容一切的层次。在这个时候,资本便开始进入一个剧烈增长的时期。——赫尔方德(I.Helphand[Parvus]),190……去看看 

1-01 思维是纯能量 - 来自《与神对话》

那一年春天——我记得是在复活节的前后——我的生命出现了一个特殊现象。神开始透过我跟你们说话。容我解释得清楚一些。在那段时期,就个人、事业与情绪而言,我是处于很不快乐的状态中,我的人生在所有层面上都象是失败了似的。由于多年来我一向习于将我的思绪写成信(通常是永不寄出的信),所以,这一天,我又拿起了我忠实的黄色便筏纸,开始倾泄出我的感受。这一次,我想,与其写信给另一个我想象曾欺骗过我的人,不如直接诉诸本源:直接去找最会欺人额那一位。我决定给神写封信。那是一封含着嗔恨与激愤的信,充满了惶惑……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