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你抵抗什么,什么就会坚持

 《与神对话》


尼:通往神真正的路是什么?是经由弃绝(renunciation)吗?如一些瑜珈行者所相信的。而所谓的受苦(suffering)这件事又如何呢?是否如许多禁欲者说的,受苦和服务是通往神之路?我们是否藉由“做好人”而赢得上天堂,如这么多宗教所教导的?或是我们有自由为所欲为,违反或忽视任何规定,搁置任何传统教诲,投入任何自我放纵,因而得到涅槃,如许多新时代人所说的?是哪一样?严格的道德标准,或随你高兴就好?是哪一样?传统价值或边走边编造出新价值?是哪一样?十诫或悟道七阶?

神:你一定要一个确定的方式,是不是?……可不可以是“以上皆非”呢?

尼:我不知道,我在问你。

神:那么,我将以你最能了解的方式答复你,虽然我要告诉你的是,你的答案就在你内心。对所有听见我的话和寻求我的真理的人,我都是这么说。

每一颗真诚询问“通往神的路”是哪一条的心,都被示以那条路。每一个都被给以一个至诚的真理。顺着你的心路到我这儿来,而别经由你的头脑之路。在你的头脑里,你永远找不到我。

要想真正认识神,你必须忘记你的头脑。(out of mind.译注:本为发疯、心神错乱之意。在修行上用为随心,跟着感觉走,而不是在理智上分析之意)。

然而你的问题要求一个答复,而我也不会避而不答。

我将以一个会惊吓你——并且也许会触怒许多人——的声明来开头:根本没有“十诫”这回事。

尼:哦,老天啊,没有十诫吗?

神:不,没有十诫。我要诫律谁?我自己吗?并且,为何需要这种诫命?我想要什么,就成了。所以,何需诫律任何人呢?

并且,如果我真的颁布了诫命,它们岂不会自动被遵守吗?我怎么可能那么希望某事是什么样子,以致颁布了命令——然后坐在一边,眼看着它不是那个样子呢?

哪一种国王、哪一种统治者会那样做?

然而我告诉你:我既非国王也非统治者。我只不过是令人敬畏的创世者。然而创世者并不统治,却只创造,创造——并且继续创造。

我以我的肖像创造了你们——祝福了你们。而且我曾给了你们某些应允和承诺。我曾以明白的语言告诉过你们,当你们变得与我为一时,会是什么感觉。

你们——就跟摩西一样——都是真诚的求道者。就如你现在一样,摩西也曾站在我面前,乞求答案。“哦,我祖先的神啊!”他呼道:“请你屈尊纡贵显现给我。给我一个我可以告诉我的人民的记号!我们怎么能得知我们是被拣选的?”

而我带来一个神圣的盟约——一个永恒的允诺——一个确定的承诺——给摩西,就如我现在来到你面前一样。摩西忧伤的说:“我怎么能确定呢?”我说:“因为我这样告诉你,你听到了神的话。”

神的话并非诫命,却是盟约。就是……

十项承诺(TEN COMMITMENTS)

因为在你内在会有这些记号、这些征兆、这些改变,你将明白你已走上了通往神的道路,并且你将明白你已找到了神:

1 你将全心、全灵、全意的爱神。并且你不会将别的神放在我前面。你不会再崇拜人类的爱,或成功、金钱、权力,或任何的象征。你会把这些东西搁在一边,就像小孩将玩具搁在一边一样。并非由于它们不够好,却是由于你已经长大到不再需要它们了。

并且,你将明白你已走上了通往神之路,因为:

2 你将不会妄用神之名。你也不会为了不重要的事呼求我。你将了解思与言的力量,而你不想以一种不虔敬的方式称神的名。你不会妄用我的名,因为你无法那样做。因为我之名——伟大的“我是”——永远不能被妄用(就是说,没有结果),将来也不可能被妄用。而当你找到了神,你将明白此点。

而我也将给你这些其他的记号:

3 你将会记得给我留一天,并且称之为神圣的。如此则你不至于长久停留在你的幻象里,而会使你自己记起你是谁和是什么。然后你很快地便会称每一天为安息日,而每一刻为神圣的。

4 你会荣耀你的双亲——当你在所有的思、言、行为中,都荣耀你的父母神时,你会明白你是神的子女。并且,就像你荣耀父母神,以及你在世上的父母(因为他们给了你生命),你也会荣耀任何人。

5 当你观察到你不会谋杀(即是说,没有理由地故意杀人)时,你就明白你已找到了神。因为,当你了解自己在任何情形都无法结束另一个人的生命(所有的生命都是永恒的),若无最神圣的理由,你不会选择去终止任何一个特定的化身,也不会改变任何一个生命能量的形式。你对生命的新敬意会令你尊重所有的生命形式——包括植物、树木和动物——而只有为了最高善,才会去冲击它们。

而且,我也会给你其他的记号,使你明白你已上了路:

6 你不会以不诚实或欺骗亵渎爱的纯洁,因为这是奸淫。我答应你,当你已找到了神,你不会行奸淫。

7 你不会取不义之财,也不会为了得到任何东西去欺骗、共谋,或伤害别人,因为这是偷盗。我答应你,当你已找到神,你不会偷盗。

你也不会……

8 说不诚实的话,因而作了伪证。

你也不会……

9 贪图邻人之妻,因为,当你明白所有其他人都是你的妻,你又怎么会贪图邻人之妻呢?

10 贪图邻人的财物,因为,当你知道所有的财物都可以是你的,而所有你的财物都属于世界时,你为什么还会想要你邻人的财物呢?

当你看见这些记号时,你将明白你已找到了通达神之路。因为我答应,没有一个真正寻找神的人会再做这些事情。他根本不可能继续这种行为。

这些是你的自由,而非你的限制。这些是我的约定,而非我的诫命。因为神不会支使和命令神所创造的东西——神只告诉神的儿女:这就是你如何得以知道你已在回家的路上的记号。

摩西迫切地问——“我怎么会知道呢?给我一个征兆。”摩西问的是你现在问的同样问题。有史以来,所有地方、所有的人都在问同样的问题。我的答复同样也是永恒不变的。但它从不是、也不会是个诫命。因为,我该命令谁呢?并且,如果我的诫命没被遵守,我又该处罚谁呢?

除了我之外,并无其他。

尼:那么,我并不需要恪守十诫才能上天堂罗?

神:根本没有所谓“上天堂”这一回事。只有你已经在那儿的一种明白。那是一种接受,一种了解,而不是努力追求或奋斗。

你无法去你已经在的地方。除非你先离开你在的地方,而那是自己扯自己后腿。

但讽刺的是,大多数人认为他们必须离开他们现在的地方,以便去到他们想在的地方。因此他们离开天堂,只为了去到天堂——中间还经过了地狱。

悟道(enlightenment)就是:了解无处可去,无事可做,并且,除了你现在是的那个人之外,你也不必做任何其他人。

你在一条无处可去的旅途上。

所以你们所谓的天堂是乌有之乡(nowhere)。让我们在w与h这两个字之间留一点空间,你就会明白天堂就是此时…此地(now...here)。

尼:每个人都那样说!每个人都那样说!逼得我快疯了!如果“天堂就是此时此地”,为什么我看不见它?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它?而且,为什么世界是如此的一塌糊涂?

神:我了解你的挫败感。但要试图了解这一切,就和试图要别人了解它几乎一样的令人挫败。

尼:哇!等一等!你难道是说,神也会有挫败感?

神:你以为是谁发明了挫败感的?你能想象什么是你所能经验的而我无法经验的东西吗?

我告诉你这一点:你有的每个经验,我都有。你难道看不出我是透过你来经验我自己吗?否则你以为这一切又是所为何来呢?

若非有你,我无法认识我自己。我创造了你,以便认识我是谁。

但现在我不会在一章里粉碎你们对我的所有幻想——所以我告诉你,在我最崇高的形式里,即你们称为神的形式,我并不会经验挫败感。

尼:呼!那好多了!你刚才吓到了我。

神:但那并非由于我无法经验,而只是由于我没选择去那样做。附带说一句,你也可以做同样的选择。

尼:但是,不论挫败与否,我仍觉得奇怪,怎么可能天堂就在此,而我却没经验到它!

神:你无法经验你所不知道的东西。由于你没体验到你是在天堂里,你便不知道你在天堂。你明白吗?对你而言,这是个恶性循环。你无法——尚未找到方法——经验你所不知道的东西,而你不知道你未曾经验过的东西。

“悟道”叫你做的是,知道某件你没经验过的事,从而经验到它。“知道”打开了经验之门——与你们的想象刚好相反。

事实上,你们知道的远比你们经验过的多。你只不过不知道你知道而已。

举例来说,你知道有一个神存在。但你可能不知道你知道那事。所以你一直等待着那个经验。而你却一直在有那个经验。然而你却是无所知地有那个经验——那就和没有那个经验是一样的。

尼:天哪,我们一直在这儿兜圈子嘛!

神:没错。而与其兜圈子,也许我们不如成为那圈子本身。这不必是个恶性循环的圈子。它可以是个崇高的圈子。

尼:“弃绝”是否是真正的灵性生活的一部分?

神:是的,因为所有的灵终究都会弃绝所有不真实的东西,而在你所过的生活中,除了你与我的关系之外,没有一样是真实的。然而传统意义的“自我否定”的弃绝是不必要的。

一位真正的大师并不“放弃”某样东西。一个真正的大师只不过将之搁置一旁,就如他会将任何他不再有用的东西放在一旁一样。

有些人说,你必须战胜你的欲望。我却说你只不过必须改变它们。第一种方法感觉起来像是一种宗教性的训练,第二种则是一种欢喜的练习。

有些人说,你必须战胜所有世俗的激情才能认识神。然而只要了解并接受它们就够了。你所抵抗的东西会持续存在。你所静观(look at)的东西会消失。

那些如此诚挚地想要战胜所有世俗激情的人,由于往往如此努力,以至于可以说,这反而变成了他们的激情。他们“对神有种激情”;想认识神的激情。但激情就是激情,用一种激情来换另一种,并不能消灭它。

所以,别判断你感到激情的东西。只要注意到它,然后看看它是否于你有用,是否对你想成为谁或什么有用。

记住,你经常不断地在创造你自己的行动里。你在每个片刻决定你是谁及是什么。你大半透过你对谁或什么觉得很热情因而做的选择来决定此点。

往往你们所谓的一个走上了灵修之路的人,看起来好像他正弃绝了所有世俗的激情、所有人类的欲望。但他所做的是:了解它,看清幻象,而离开那于他无益的激情——同时却由于那幻象所曾带给他的:可以完全自由的机会,而一直挚爱那幻象。

激情是将存在转成行动的爱。它是创造之引擎的燃料。它将观念变成了经验。

激情是火,鼓励我们去表现我们真正是谁。永远别否定激情,因为那就是否定了你是谁及你真的想要做谁。弃绝永不否定激情——弃绝只不过否定对结果的执着。激情是爱做事。做事就是被体验到的存在。然而,什么常常被创造为“做事”的一部分呢?期待。

没有期待的过你的生活——没有要求明确结果的需要——那才是自由。那才是如神似的。那就是我所生活的样子。

尼:你不执着于结果?

神:绝对不执着。我的喜悦是在创造,而非结果。弃绝并非否定行动的一个决定。弃绝是否定要有一个特定结果的决定。这大有不同。

尼:可否请你解释“激情是将存在转成行动的爱”这句话的意思?

神:如如(beingness)是存在(existence)的最高状态。它是最纯粹的情绪。它是神的“现在——非现在”,“一切——非一切”,“永远——从不”的面相。

纯粹的如如就是纯粹作神(God–ing)。

然而,我们永远不能满足于只是存在。我们一向渴望体验我们是什么——而那需要神性的完全不同的另一面,那称为活动(doing)。

让我们假设,在你神妙的自己之核心,你是神那被称为“爱”的“一面”(附带说一句,这是你的真相)。

且说,作为爱是一回事——而去做某件有爱心的事则又是另一回事了。灵魂渴望去做有关它是什么的某件事,以便它可以在其自身的经验里认识它自己。所以它会试图透过行动去实现它最高超的理念。

这个对行动的渴望就称为激情。杀死激情,你便杀死了神。激情是神想要说“喂”。

但,你明白吗,神(或在你内之神)一旦做了那有爱心之事,神就已实现了他自己,而不再需要更多的东西了。

而在另一方面,人类则往往有这样的想法,就是觉得他在他的投资上需要有利润。如果我们要爱某个人,很好——但我们最好能得到一些爱的回报。

这不是激情,这是期待。

这是人不快乐的最大缘由。这是分离人和神的东西。

透过某些东方神秘主义者曾称为三昧(samadhi)的经验,弃绝者寻求终止这分离。那即是,与神的合一;融入了神。

因此,弃绝是弃绝结果——但永不、从不弃绝激情。的确,大师直觉地知道,热情即道路。它走到自我实现之路。

纵使以世俗的说法,也可以公平地说,如果你没对任何东西有热情,你根本就没有生命。

尼:你说过:“你抵抗什么,什么就会坚持持续,你静观什么,什么就会消失。”你能解释一下吗?

神:你无从抵抗你没给它真实性的东西。抵抗一件东西这个动作,就是给与它生命的动作。当抵抗一个能量,你就将它放在了那儿。你越抵抗,你就越令它真实——不论你在抵抗什么。

而当你张开眼睛观看什么,它却消失了。那就是说,它不再保有其幻象的形式。

如果你看着一件东西——真正地看它——你会看透它,并且看透它带给你的任何幻象,在你眼中只留下了终极的实相。在终极实相面前,你软弱的幻象没有力量。它无法将你长久把持在它变弱的掌握里。你看见它的真相,而真相令你自由。

尼:但,如果你不想让注视的东西消失呢?

神:你应当永远想要它消失!在你们的世界里,没有东西值得你抓住。然而,如果你真的选择了你人生的幻象,而不要终极实相,你可以简单地重新创造它——正如你一开始创造它一样。以这方式,你可以在你人生里有你选择要有的东西,而消除不再希望经验的东西。

然而,永远不要抵抗任何东西。如果你认为藉由你的抵抗,你会消灭它,你最好再想一次!因为你只不过将它种得更坚固。我难道没告诉过你,所有的思维都是创造性的吗?

尼:纵使是说“我不要某样东西”的思维吗?

神:如果你不要它,为什么要去想它?别再去想它了。然而,如果你必得想它——也就是说,如果你无法不去想它——那么,不要抵抗它。反倒是,直接地看这不管是什么的东西——接受它为你的创造物——然后选择保有或不保有它,随你高兴。

尼:是什么因素让我决定了那个选择?

神:你认为你是谁和是什么。以及你选择要做谁和做什么。

这决定了所有的选择——你在你人生中所做过以及将会做的每一个选择。

尼:那么,弃绝世俗者的生活是一条不正确的路罗?

神:那并非一项真理。“弃绝”这个字具有错误的意义。说实在的,你无法弃绝任何东西——因为你抵抗什么,什么就会持续。真正弃世者并不弃绝,却只是做了不同的选择。这是个向某件东西靠近、而非远离它的动作。

你无法离开某样东西,因为它会追随你到天涯海角又回来。所以,不要抵抗诱惑——只简单地掉头。转向我,转离任何不象我的东西。

但要知道:没有不正确的途径这种东西——因为在这旅途上,你无法“不到”你去的地方。

只不过是速度的问题——只不过是你何时抵达的问题——然而,即使这样也是个幻象,因为并没有“何时”,也没有“之前”或“之后”,只有现在;一个永远的永恒片刻,你在其中经验你自己。

尼:那又有何意义?如果没有办法到不了那儿,人生又有什么意义?我们又何必担心我们做的任何事呢?

神:是啊,当然你不该担心。但小心观察是很好的。只是注意你正在做谁和做什么,拥有什么,看看它是否于你有利。

人生的重点并非到达任何地方——人生是注意到你已经在那儿,并且一向都在那儿。你一直并且永远都在纯粹创造的片刻。所以,人生的重点是创造——创造你是谁和是什么,然后去经验它。

上一篇:1-04 享受并庆祝所有你已创造的一切

下一篇:1-06 如果你们有足够的勇气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四 2008,神鬼莫测 - 来自《中国不高兴》

本文作者:黄纪苏  猛回头:能否走出浑浑噩噩  2008年给人的感觉是鬼神莫测,太戏剧性了,让各种预报名誉扫地。社会处于常态的情况下,很多事情是容易预料的。当变量太多,以往经验所提供的套路派不上用场时,也许就说明又到了未定之天。从国内说,毛泽东时代30年,改革开放又30年,解决了老问题,积累了新问题,完成了轮回,该翻篇了。国际上,火烧了,楼垮了,资本主义体系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的相对稳定发展似乎要结束了。真够有趣的,樊纲他们刚刚举杯庆祝中国“并轨”,世界就又“出轨”了。在一个剧变时期,理性要挺身而出,……去看看 

第八篇 第五章 对战争目标的进一步探讨(续) - 来自《战争论》

我们在前面一章中已经论述过,打败敌人假如能够实现的,就可以当作是军事行动原来的绝对目标。现在,我们来探讨一下不具备完成这一目标的条件时还会有什么其他的目标。   完成这一目标的前提条件是,需要实现追求这一目标的一方一定要在物质上或精神上占有绝对优势,或者具有出色的敢打敢拼的精神,即富于冒险的精神。在这些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军事行动的目标只能有两种:或者是夺得敌方的一小部分国土或不太大的一部分国土;或者是保卫本国的国土,等待比较有利的时机的到来。后一种目标一般是防御战进攻的目标。   在实际场合认定……去看看 

第十四章 再革命(上)(一九一五至一九二四) - 来自《近代中国史纲》

第一节 新文化运动   清季曾受西方启导、向往民主政治的知识分子,可说是革命的原动力,留学日本及国内学生实居中坚地位。民国建立后的种种现象,使他们于失望之余,继续探求救国之道,终于获得了新的觉悟,深感以往努力的方向,过于偏重西方形式的模仿,未曾触及到西方立国的根本精神。变革政治,首须变革社会,变革社会,首须变革人心。消极方面,必须涤荡违背时代的、保守的旧观念、旧信仰、旧人生观,亦即旧文化。积极方面,必须建设适合时代的、进步的新观念、新信仰、新人生观,亦即新文化。简言之,必须摒弃传统,彻底西化,先致力于新思潮,或新……去看看 

廿八、言犹未尽 - 来自《走出迷惘》

弹指间半个世纪已经逝去,回想那段历史令我感慨万千。第一个感慨是,我毕竟是这个巨变时代的见证者和参与者。第二个感慨是,我和我的家人毕竟是众多的不幸者之中的万幸者。在我访问美国C大学期间,暑期里有一个叫“中国的差别”(China Differences)的短期学习班,是为将去中国旅游的校友们专门开办的。那是八十年代的第一个年头,“红色中国”在美国佬眼里充满着神秘色彩。主持人Baker教授坚持邀请我去在一个Seminar会上解答问题。在座的二十来位男女老少提出一堆政治性问题,有些极其尖锐,但态度是友好和诚恳的。我一一给以回答。……去看看 

第二章 从红色青年到反党右派 - 来自《朱镕基传》

朱熔基青少年时代的成长地长沙是中共早期活动主要基地之一,中共创始人毛泽东、何叔衡二、三十年代曾在长沙掀起新文化运动,兴学办报,宣传赤色理论。虽然後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共产党势力都无法在长沙城里进行公开活动,但当时赤色即为「进步」,激进才是青年人尤其是知识青年的诉求,已经是那个时代的风尚。   就如同现今中共集权统治下,仍然是「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最容易滋生反叛思潮一样,朱熔基在长沙时虽然年少,但他所在的中学是最容易被赤色宣传渗透的地方。再加朱熔基那特殊的生活经历与贫寒的家庭环境,这一切都为朱熔基进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