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我如何能解决一些我所面对的健康上的问题?

 《与神对话》


尼:我如何能解决一些我所面对的健康上的问题?我所曾经历的慢性病已够三辈子受的了。并且,我为什么会有所有这些问题——在这一生?

神:首先,让我们说老实话。是你爱它们。无论如何,你爱它们的大部分。你曾值得佩服的利用它们来可怜你自己,并且得到了别人的注意。

在少数你不爱它们的场合,那只因为它们变得太过分了。比当你创造出它们来时,你所曾想象的还要过分多了。

现在,让我们了解你可能已经明白的东西:所有的疾病全是自我创造的。甚至传统的医生现在也看得出,人们是如何的在令他们自己生病。

大多数人相当无意识的这么做(他们甚至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所以,当他们得了病时,他们不知道他们被什么击中。感觉上像是某事发生在他们身上,而非他们对他们自己做了某事。

这是因为,大多数人都是无意识地度过一生——不仅只是这健康上的议题及后果。

人类吸烟,却奇怪自己为何会得癌症。

人类摄取动物和肥肉,却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得血管堵塞。

人类一辈子都在生气,还奇怪他们为何得到了心脏病。

人类彼此竞争——无情的,并且在不可置信的压力下——却奇怪他们为什么会中风。

而那不怎么明显的真相是,大多数的人令他们自己担忧致死。

担忧几乎可说是最糟方式的精神活动——仅次于恨,恨是非常具有自我毁灭性的。担忧是无意义的。它是被浪费的精神能量。它也创造出伤害身体的生化反应。产生从消化不良到心肌梗塞,以及在两者之间的种种情形。

当忧虑停止时,健康几乎会立即改进。

忧虑是不了解它与我的连系的一个心智活动。

憎恨是伤害最严重的精神状况。它毒害身体,而其效果真的是无法逆转的。

恐惧是你所是的每件东西之反面,因而对你的精神和身体健康有反面效果。恐惧是放大了的忧虑。

忧虑、憎恨、恐惧——和它们的分支:焦虑、怨恨、不耐、贪欲、不厚道、批判和谴责一起——全都在细胞层面攻击身体。在这些情况下,不可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同样的——即使是较小的程度——自大、自恋和贪婪,也会导致身体的疾患或不安适。

所有的疾病最先都是在心智里创造的。

尼:那怎么可能?从别人那儿传染来的情况又怎么说呢?伤风——或者艾滋病?

神:没有一件在你生命中发生的事,不是以一个思想开始的。思想就如磁铁,将效应吸引到你身上。思想也许不总是那么的明显,能很清楚地表明原因,如“我将要传染一个可怕的病。”思想也许是(并且通常是)比那个要微妙得多。如“我不配活下去。”、“我的人生总是一塌糊涂。”、“我是个失败者。”、“神将要惩罚我。”、“我厌倦了我的生命!”

思想是个非常微妙却极端有力的能量形式。语言是较不微妙,但更浓密的能量形式。行动则是最浓密的。行动是在沉重物质形式里的能量。当你思、言和演出一个象“我是个失败的人”这种负面观念时,你就启动了极巨量的创造性能量。你会因伤风而病倒一点都不奇怪。那还是最轻微的后果呢!

一旦负面思想变成了物质形式时,就非常难逆转其效应了。当然,并非完全不可能——却是非常困难。它要靠极端的信心。它需要对宇宙的正面力量之一个很强的信念——不论你称之为神、女神、不动之动、原始力量、第一因或不论什么。

治愈者正是有这样的信心。它是个跨越到绝对知晓的信心。他们知道你在当下这一刻本应是完全、完整和完美的。这个知晓也是一个思想——并且是非常有力的。它有移山的力量——更不必说你身体里的分子了。那就是为什么治疗者往往甚至在远距离也能治愈人的理由。

思想无远弗届。思想比你说出的这个字更快地环游世界,并往返宇宙。

“只要你说一句话,我的仆人便会被治愈。”的确如此,在那同一刻,甚至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前。百夫长的信心就是这么强(译注:见新约马窦福音第八章)。

然而,你们全是精神上的麻风病患。你们的心智被负面思想逐渐吞蚀。这其中有些思想是被丢在你身上的。许多则事实上是你自己假造的,然后数小时、数日、数周、数月,甚至数年都被怀抱、被思虑着。

……而你却奇怪自己为何会生病。

所以藉由解决在你思路里的问题,你就能如你所说的“解决一些健康问题”。是的,你能治愈一些你已经得到(给了你自己)的状况,同时也防止主要的新问题的发展。你可以藉改变你的思想而做到这一切。

还有——而我很讨厌去建议此点,因为,它听起来是如此的俗不可耐,但——看在老天份上,对你自己照顾得好一点!

你糟蹋你的身体,对它根本很少注意,直到你怀疑它出了什么问题。你在预防维护方面真的什么都没做。你照顾你的车子还比你的身体好些……

你不但没有做定期的检查、一年一度的体检,和用医师给你的疗法和药品(你为什么去看医生,寻求她的帮助,然后不用她建议的治疗?你能回答我这个问题吗?)——在没去看医生的这段期间,你又非常严重的错待你的身体,而置身体于不顾!

你不做运动,因此身体变得松弛肥胖,更坏的是,越不用越不灵。

你不给它适当的营养,因此它更羸弱。

然后你用毒物以及装作是食品的最荒谬的物质去填满它。然而,面对这打击,这个神奇的机器仍旧为你工作,它仍然发出轧轧声地勇敢向前推进。

那真是可怕。你叫你的身体幸存的情况很可怕,但你对它们却很少,甚至完全不予改善。你会读到这里,然后充满遗憾的点头同意,但立刻又会再去错待你自己。你知道为什么吗?

尼:我如何能解决一些我所面对的健康上的问题?我所曾经历的慢性病已够三辈子受的了。并且,我为什么会有所有这些问题——在这一生?

神:首先,让我们说老实话。是你爱它们。无论如何,你爱它们的大部分。你曾值得佩服的利用它们来可怜你自己,并且得到了别人的注意。

在少数你不爱它们的场合,那只因为它们变得太过分了。比当你创造出它们来时,你所曾想象的还要过分多了。

现在,让我们了解你可能已经明白的东西:所有的疾病全是自我创造的。甚至传统的医生现在也看得出,人们是如何的在令他们自己生病。

大多数人相当无意识的这么做(他们甚至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所以,当他们得了病时,他们不知道他们被什么击中。感觉上像是某事发生在他们身上,而非他们对他们自己做了某事。

这是因为,大多数人都是无意识地度过一生——不仅只是这健康上的议题及后果。

人类吸烟,却奇怪自己为何会得癌症。

人类摄取动物和肥肉,却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得血管堵塞。

人类一辈子都在生气,还奇怪他们为何得到了心脏病。

人类彼此竞争——无情的,并且在不可置信的压力下——却奇怪他们为什么会中风。

而那不怎么明显的真相是,大多数的人令他们自己担忧致死。

担忧几乎可说是最糟方式的精神活动——仅次于恨,恨是非常具有自我毁灭性的。担忧是无意义的。它是被浪费的精神能量。它也创造出伤害身体的生化反应。产生从消化不良到心肌梗塞,以及在两者之间的种种情形。

当忧虑停止时,健康几乎会立即改进。

忧虑是不了解它与我的连系的一个心智活动。

憎恨是伤害最严重的精神状况。它毒害身体,而其效果真的是无法逆转的。

恐惧是你所是的每件东西之反面,因而对你的精神和身体健康有反面效果。恐惧是放大了的忧虑。

忧虑、憎恨、恐惧——和它们的分支:焦虑、怨恨、不耐、贪欲、不厚道、批判和谴责一起——全都在细胞层面攻击身体。在这些情况下,不可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同样的——即使是较小的程度——自大、自恋和贪婪,也会导致身体的疾患或不安适。

所有的疾病最先都是在心智里创造的。

尼:那怎么可能?从别人那儿传染来的情况又怎么说呢?伤风——或者艾滋病?

神:没有一件在你生命中发生的事,不是以一个思想开始的。思想就如磁铁,将效应吸引到你身上。思想也许不总是那么的明显,能很清楚地表明原因,如“我将要传染一个可怕的病。”思想也许是(并且通常是)比那个要微妙得多。如“我不配活下去。”、“我的人生总是一塌糊涂。”、“我是个失败者。”、“神将要惩罚我。”、“我厌倦了我的生命!”

思想是个非常微妙却极端有力的能量形式。语言是较不微妙,但更浓密的能量形式。行动则是最浓密的。行动是在沉重物质形式里的能量。当你思、言和演出一个象“我是个失败的人”这种负面观念时,你就启动了极巨量的创造性能量。你会因伤风而病倒一点都不奇怪。那还是最轻微的后果呢!

一旦负面思想变成了物质形式时,就非常难逆转其效应了。当然,并非完全不可能——却是非常困难。它要靠极端的信心。它需要对宇宙的正面力量之一个很强的信念——不论你称之为神、女神、不动之动、原始力量、第一因或不论什么。

治愈者正是有这样的信心。它是个跨越到绝对知晓的信心。他们知道你在当下这一刻本应是完全、完整和完美的。这个知晓也是一个思想——并且是非常有力的。它有移山的力量——更不必说你身体里的分子了。那就是为什么治疗者往往甚至在远距离也能治愈人的理由。

思想无远弗届。思想比你说出的这个字更快地环游世界,并往返宇宙。

“只要你说一句话,我的仆人便会被治愈。”的确如此,在那同一刻,甚至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前。百夫长的信心就是这么强(译注:见新约马窦福音第八章)。

然而,你们全是精神上的麻风病患。你们的心智被负面思想逐渐吞蚀。这其中有些思想是被丢在你身上的。许多则事实上是你自己假造的,然后数小时、数日、数周、数月,甚至数年都被怀抱、被思虑着。

……而你却奇怪自己为何会生病。

所以藉由解决在你思路里的问题,你就能如你所说的“解决一些健康问题”。是的,你能治愈一些你已经得到(给了你自己)的状况,同时也防止主要的新问题的发展。你可以藉改变你的思想而做到这一切。

还有——而我很讨厌去建议此点,因为,它听起来是如此的俗不可耐,但——看在老天份上,对你自己照顾得好一点!

你糟蹋你的身体,对它根本很少注意,直到你怀疑它出了什么问题。你在预防维护方面真的什么都没做。你照顾你的车子还比你的身体好些……

你不但没有做定期的检查、一年一度的体检,和用医师给你的疗法和药品(你为什么去看医生,寻求她的帮助,然后不用她建议的治疗?你能回答我这个问题吗?)——在没去看医生的这段期间,你又非常严重的错待你的身体,而置身体于不顾!

你不做运动,因此身体变得松弛肥胖,更坏的是,越不用越不灵。

你不给它适当的营养,因此它更羸弱。

然后你用毒物以及装作是食品的最荒谬的物质去填满它。然而,面对这打击,这个神奇的机器仍旧为你工作,它仍然发出轧轧声地勇敢向前推进。

那真是可怕。你叫你的身体幸存的情况很可怕,但你对它们却很少,甚至完全不予改善。你会读到这里,然后充满遗憾的点头同意,但立刻又会再去错待你自己。你知道为什么吗?

尼:我猜想我们全都有一种无法满足的、想要知道的需要。

神:但你已经知道了!我刚刚告诉了你!然而你并不想知道真相,你只想知道如你所了解的真相。这是你悟道的阻碍。你以为你已经知道真相了!你以为你已经了解那是怎么一回事了。所以你同意落入你了解的范型的每样你看到、听到,或读到的东西,而排斥每样不合理的东西。而你称此为学习。你称此是对教诲开放。可叹啊!只要你除了对你自己的真理之外,对每样事物全都采封闭态度的话,你就永远无法对教诲开放。

因此,这本书便将被有些人称为亵渎——魔鬼的作品。

然而那些有耳能听的人,让他们聆听。我告诉你这点:你们本来是不该会死亡的。你们的物质形式是被创造为一个伟岸的方便、一个神奇的工具、一个光荣的载具,以容你去经验你在自己心智中创造出来的实相,以便你能认识你在你灵魂里创造出来的自己。

灵魂孕育,心智创造,身体体验。圆圈就此完成。然后灵魂在其自身之经验中认识它自己。如果它不喜欢它所经验的(感受的),或为了任何理由希望有个不同的经验,它只不过孕育一个自己的新经验,而,十分真确的,改变其心意。

很快的,身体会发现它自己在一个新经验里(“我即复活及生命”是此点的一个伟大的例子)。无论如何,你认为耶稣如何做到的呢?或者,你不相信它真的发生过?相信它,它发生了!

然而,至少以下这些是真的:灵魂永远不会凌越身体或心智。我造你们为一个三合一的生灵。你是三个存在合而为一的,按照我的形象造成的。

自己的三个面向彼此并非不平等的。每个都有个机能,但没有一个机能比其他的机能更伟大,并且也没有任何一个机能实际上在另一个之前。所有的都以完全平等的方式彼此相连。

孕育——创造——经验。你所孕育的你创造,你所创造的你经验,你所经验的你孕育。

那就是为何我们说,如果你能令你的身体经验某件事(比如说,富足),你很快便会在你的灵魂里感受到它,你的灵魂会以一种新方式孕意它自身(就是说,富足),由是给你的心智看到有关那个的一个新思维。由那新思维跃出更多的经验,而身体开始活在一个新的实相里,当它是一种永恒不变的存在状态。

你的身、心和灵是一体的,在这点上,你是一个具体而微的我——神圣的一切,神圣的每样东西,总和与内涵(the Divine All,the Holy Everything,the Sum and Substance)。现在你明白我如何是每样东西的开始和结束、起点和终点(the Alpha and the Omega)了。

现在我要解释给你听那终极的神秘:你们和我的精确而真实的关系。

你们是我的身体。

正如你的身体相对于你的心智和灵魂的关系,你们相对于我的心智和灵魂的关系也是一样的。所以:

我所经验的每样事,是我透过你们来经验的。

正如你的身心和灵是一体的,我的也是一样。

因此,当拿撒勒的耶稣——了解这神秘的许多人之一 ——说“我与父为一”时,他是说出了一个不可改变的真理。

现在我要告诉你,有一天你们会认识一些甚至更大的真理。因为正如你们是我的身体,我也是另一个灵的身体。

尼:你的意思是,你并不是神?

神:是的,我是神,如你们现在了解的神。我是如你们现在理解的女神。我是你们现在知道和经验的每件事的孕育者和创造者,而你们是我的孩子……正如我是另一个灵的孩子一样。

尼:你是否在试图告诉我,甚至神也还有一位神。

神:我在告诉你,你对终极实相的感知,比你想象的还要更狭隘,而真理比你们所能想象的还要更无限。

我在给你对无限——和无限的爱——的一个极小的一瞥(在你的实相里你无法保有一个大得多的一瞥。你连这小小的一瞥也难能保有哩)。

尼:等一等!你的意思是说,现在我真的并不是在与神谈话?

神:我告诉过你——如果你理解神为你的创造者和主人——正如你是你自己身体的创造者和主人,那么,我是你所理解的神。是的,你是在跟我谈话,这是个很美味可口的对话,不是吗?

尼:不管美味与否,我以为我是在与真正的神谈话。万神之神。你明白的——最高的上司,主要的领导人。

神:你是的。相信我。你是。

尼:然而,你说,在这事物之阶层组织的设计里,在你之上还有某人。

神:我们现在正试图做那不可能的事,即说出那不可说的。如我说过的,那是宗教所寻求去做的。让我看看我能否找出一个法子来下个综论。

“永远”比你所知的要长。永恒又比永远要长。神比你想象的要大。想象又比神还要大。神是你称之为“想象”的能量。神即第一个思维。神即最后一个经验。而神也是在其间的每样事物。

你有没有向下透过一个高密度的显微镜看,或看过分子活动的照片或影片,并且说:“老天啊,在那儿有一整个宇宙呢。而对那个宇宙而言,我,现在在场的观察者,必然感觉起来象是神一样!”你有没有说过那种话?或有那类经验?

尼:有的,我猜每个有思想的人都该会有过。

神:没错,你已给过你自己对于我在此显示给你看的东西的一瞥。

而如果我告诉你,你让自己瞥见一眼的这个实相永不完结,你又会怎么做呢?

尼:请你解释这句话。我会请你解释这句话。

神:好,请你取你能想象的宇宙最渺小的部分。想象这细小、很细小的物质颗粒。

尼:好的。

神:现在将它切成两半。

尼:好的。

神:你现在有什么?

尼:两个更小的一半。

神:一点不错。现在再将它们切成一半。现在又如何?

尼:两个更小的一半。

神:对了。现在,再切,又再切!剩下什么?

尼:越来越小的颗粒。

神:是的,但它何时停止呢?你能分割物质多少次,直到它不再存在为止呢?

尼:我不知道。我猜它永远不会停止存在。

神:你的意思是你永远不能完全毁掉它!你所能做的只是改变其形式?

尼:看起来似乎如此。

神:我告诉你:你刚才学到了所有生命的秘密,并且看入了无限。

现在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尼:好吧……

神:你怎么会以为无限只向一个方向进行?

尼:所以……向上走也没有结果,就象向下走一样。

神:并没有上或下,但我了解你的意思。

尼:但,如果“小”没有结束,那就是说,“大”也没有结束啰?

神:正确。

尼:但如果“大”没有结束,那么就没有“最大”。也就是说,以最大的方式而言,并没有神。

神:或是,也许——所有一切都是神,而并没有其他。

 

我告诉你:我是我是的东西(I AM THAT I AM.)。

而你是你是的东西。你无法不是。你可以随你所愿的改变形式,但你无法不存在。然而你可以不知道你是谁——而在这个失败里,只体验其一半。

尼:那便会是地狱了。

神:一点不错。然而你并没被永远罚入地狱。你并没有被永远放逐到地狱去。要由地狱出来——由不知道出来——所需的一切只是重新知道。

有许多方法和许多地方(次元)你可以这样做。

你现在在那些次元中的一个。以你们的了解,它被称为第三次元(三度空间)。

尼:而还有很多别的?

神:我不是告诉过你们,在我的王国里有许多大厦(In my kingdom there are many mansions.)?如果事实不是如此,我不会这样告诉你。

尼:那么,并没有地狱——不是真的有。我是说,并没有我们被永远诅咒待在那儿,不得翻身的一个地方或次元!

神:那样目的又何在呢?

然而,你永远被你的知晓所局限——因为你们——我们——是一个自我创造的生灵。

你无法做你不知道你自己是的东西。

那就是你为何被给与了这一生——因此你可以在你自己的经验里认识你自己。然后你能孕育你自己为你真正是谁,而在你经验里创造你自己成那样——而圆圈便再次完成了……只是更大些。

因此,你是在成长的过程里——或,如我在这整本书都在讲的,变为的过程里。

你能变成什么并无限制。

尼:你的意思是,我甚至能变为——我能说出口吗?—— 一位神……就象你一样?

神:你认为呢?

尼:我不知道。

神:除非你知道,否则你不能。记住那三角形——神圣的三位一体:是灵——心——身。孕意——创造——经验。记住,用你的象征:

圣灵=灵感=孕意

圣父=为人父母=创造

圣子=子女=经验

圣子经验圣父思维的创造,而那思维是由圣灵孕意的。

你能孕意你自己有一天作一位神吗?

尼:在我最狂野的时刻。

神:很好,因为我要告诉你这个:你已经是一位神。你只不过不知道而已。

我难道没说过,“你们是神”吗?

上一篇:1-12 别去想“我想要成功”,而以“我有成功”来取代之

下一篇:1-14 性是许可的吗?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60 抓到重大线索 - 来自《国家公诉》

死到临头,其言也善,苏阿福和他老婆说了许多。说自己不但害了“八一三”火灾中的那一百五十六人,也害了自己,害了他们这个家庭。苏阿福很感慨地提到十几年前老婆对他的提醒,泪水直流,追悔不已,说想在临死前见她最后一面,就是因为这深深的后悔。苏阿福的老婆已是悲痛欲绝,搂着苏阿福号啕大哭说,现在还提这些干什么?当时你不听我的,还骂我打我,为了发昧心财,你不顾一切了!   叶子菁在一旁默默看着,听着,心里也感叹不已。苏阿福的犯罪卷宗她熟得不能再熟了,在这十几年的经商过程中,苏阿福靠送礼行贿毒化了许多人,也毒化了周围环境,反过来说,他……去看看 

第72章 - 来自《苍天在上》

黄江北料想夏志远今天晚间会上他办公室来取这个“空白”本儿。他打算好要来堵这位老兄的,只是被林书记耽搁注了,才来晚了一步。林书记去探望尚冰,拉着黄江北谈了好大一会儿六道河乡那个煞车管厂的事。据说是曲县长亲自给他打了电话,请他务必出面,为这个煞车管厂说说话。据说这个煞车管厂经营正常了,每年都能为六道河乡的每一户乡亲们挣回一台“小手扶”的钱。一年半光景就能保着让六道河乡全体乡亲进入小康胜境。曲县长说,我当县长几十年,从来没为自己老家的人谋过什么。六道河乡一直是林中县最穷的几个乡中的一个,眼看干不动了……去看看 

第04章 孙中山 - 来自《宋庆龄》

为了更好地了解孙来这对夫妇和他们所处的时代,像我们前面叙述宋庆龄的身世那样回顾一下孙中山的经历,是很有帮助的。   孙中山是1866年出生的,与庆龄的父亲宋耀如同岁。到1893年庆龄出生时,他已是一个医生,结婚已经十年并已从事政治活动多年。     (一)贫农的儿子   “他对我讲过许多早年的事情。”庆龄曾经写过孙中山对他在农村渡过的贫困的童年时期生活的回忆,这段生活形成了他一生的基本观念。“他生于农民的家庭。……到 15岁才有鞋子穿。……他幼年吃的是最贱的食物,他没有米饭吃,因为米饭太贵了。他的主要食物是白……去看看 

九、虚情表演 - 来自《走出迷惘》

五月中旬。北国清晨凉爽宜人,但是到了晌午时分,骄阳当空,灼热难耐。经过半天紧张的插秧劳动,师生们已经疲累不堪。大家从田间步行回到分校农场食堂,喂饱辘辘饥肠之后,便懒洋洋地到院子里各自找个草垛子的背阴处,半躺着打盹儿午休。这是文化革命以来,在Z县分校农场年年例行的全校性师生春耕春种劳动。不过今年在工、军宣队的领导下进行,一切军事化,显得更加纪律严格。我们这些世界观仍属于“资产阶级”的大学教师,注定要接受这种劳动和纪律的“改造”,以使我们“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当开始下田劳动时,师生们表现出来的旺盛情……去看看 

六、谈贝克莱是马赫和爱因斯坦的先驱 - 来自《猜想与反驳》

贝克莱主教是什么人,我所知不多,但我感激他使我们免于不容置疑的第一前提之害。 塞缪尔·勃特勒Ⅱ  这篇短文的目的是想列举贝克莱在物理哲学领域的思想,它们十分新颖惊人。这主要是一些被恩斯特·马赫和海因里希·赫兹以及若干哲学家和物理学家重新发现、重新引进现代物理学讨论之中的思想,其中有一些人受到马赫的影响,如伯特兰·罗素、菲利普·弗朗克、里夏德·冯·米泽斯、莫里兹·石里克①[f2] 、沃尔纳·海森堡等等。  我要立即说明,我不同意这里的大部分实证主义观点。我赞赏贝克莱,却不赞同他。然而此文的目的并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