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谬误的同意或错误

本章总计 5724

  1 错误底原因——知识底内容只是明显而确定的真理,因此,·错·误则不是知识底过失,而是判断力底误认,判断力所以有些错误,乃是因为它同意于不真实的事理。

  不过同意既然根据于可靠性likelihood,而且我们同意底固有对象和动机既在于概然性;而且那种概然性又是由前几章所述的条件而成立的,那么我们就可以问,许多人们底同意为什么会与概然性相反呢?各种意见之互相矛盾是最明显不过的一件事,而且我们分明看到,一种事情,在此一个人也许完全不相信,在另一个人也许仅仅加以怀疑,在第三个人也许就深信固执起来。这种情形所以发生的原因虽多,可是我们可以把它们归为四种。(一)是由于·缺·乏·证·明。(二)是由于·没·有·应·用·证·明的能力。(三)是由于没有利用它们的意向。

  (四)是由于计算概然性的度量错误。

  2 第一,由于缺乏证明——第一点,我所谓·缺·乏·证·明,并不只是单说缺乏那些根本不存在,根本得不到的证明,而且亦是说,缺乏那些本来存在,本来可以得到的证明。因此,人们如果缺乏便利或机缘,不能有各种实验和观察,以来证明任何命题;或者他们没有适当的机会来考察并搜集他人底证据,那他们就是缺乏证明的。人类底大部分都是处于这种情形的;因为他们终身劳役,受制于可怜生活底必然性,不得不消耗其生涯,以来糊口。这些人们不但在幸运方面苦无机会,即在知识和研究方面往往也是一样。他们底全部时间和辛苦既然都消耗了去,以求平息枵腹底空鸣,饥儿底哭泣,那么他们底理解亦只有空空如也了。一个人既然耗其毕生底时间于烦重的职业中,则我们很难希望他知道世界上纷纭的事情,正如一匹驮货的马日日被人赶赴市上,一来一往,只经过狭窄的巷子和污秽的路途,不能明白那个地方的地理似的。一个人如果缺乏闲暇,书籍,语言,和与众人谈话的机会,则他休想来搜集本来存在的那些证据和观察,以来构成人类社会中所认为最重要的许多命题(或大多数命题)。他在这种情形下,并不能找到充分的必需的信念根据,以建立他底一套信仰。因此,有许多证明,虽是别人所信赖的,而且是确立那些意见所必需的条件,可是人类大部分,因为不可免的自然状况和人类的社会组织,却完全不知道它们。大部分人类既都要竭力谋生,因此,他们再无暇晷,在学问方面做那些繁重的研究。

  3 人或者反对说,“缺乏证明的那些人们便怎样呢?”现在要答复这一点——那么我们该怎样说呢?大部分人类会因为谋生底必然性,完全不知道与他们有切身利害的那些事情么(这些事情,人是容易问到的)?大部分人类,除了偶然和盲目的机遇,就再没有别的东西来指导他们来求得幸福或苦难么?各国中通行的意见和众所仰望的导师,足以为充分的明证和保障,使人人来孤注一掷地赌上自己底极大利益,甚或至于永恒的幸福或灾难么?在基督救国中和回教国中,人所受的教训既然不一样,那么我们还能认那些教训都是确定的神示和真理底标准么?一个穷苦的乡人,只因为有幸运生在意大利,就永远幸福么?一个日工,只因为运气不好生在英国就该必然受罪么?这些话是人们所容易问到的,不过我现在且不考察这一层。但是我可以说,照他们底说法虽然他们可以随便相信这些意见中任何一种是真的,可是他们究竟应该承认,上帝所给与人的官能已经足以在他们所走的途征中指导他们;他们只要在余暇的时候,肯认真运用自己底官能就是了。无论谁都不至于把所有时光都谋了生,却没有闲暇来思想自己底灵魂,来使自己在宗教底事情方面有所开悟。

  人如果在这一件大事上亦曾经专心,一如其在关系较小的事情上一样,则人们都不会完全受了生活必然性底支配,都会节省出许多空时来,来促进自己在这方面的知识。

  4 人民是受了阻碍,不能自由研究的——命途艰难的人们固然受了限制,不易有所进步,有所开悟;可是有一些人幸运虽大,虽然可以得到许多书籍和必需品,以来扩清疑虑,发现真理,可是他们仍被本地底法律所圈困,护卫所监视,不能来自由有所探求,因为在上者底利益正是要使人愚无所知,免得人们知识多了,对于自己信仰减少了,因此,这些人比起我们方才所说的那些可怜的劳动者,一样没有机会和自由来充分考察,而且还有过之无不及。他们底地位虽然高大,可是他们仍陷于狭隘的思想中,而且在应该最自由的理解方面亦受了限制。在各地方当局者如果没有知识而想传布真理,而且人们如果妄被吓起来信从当地的宗教,并且把各种意见吞咽下去,则人们底理解是最会受了限制的。这正如无知的人民吞咽了庸医底丸药似的,他亦不知道,它们是怎样做的,他只相信它们能治病。不过信仰不能自由的人们,比这般愚民还要可怜。因为愚民们还可以自由选择他们所信托的医生,而这般思想不自由的人们却不能不吞咽他们所本不愿吃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