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图书

《理想国》是柏拉图的一篇重要对话录,对话录里柏拉图以苏格拉底之口通过与其他人对话的方式设计了一个真、善、美相统一的政体,即可以达到公正的理想国。该书涉及柏拉图思想体系的各个方面,包括哲学、伦理、教育、文艺、政治等内容,主要是探讨理想国家的问题。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三十章 “这一次,我们切不可在午夜前五分钟投降”(1945.1.17—1945.4.20) - 来自《希特勒传》

(1)   至1945年1月17日,苏联红军已消灭或绕过了波罗的海地区的德军,并在华沙渡过了维斯杜拉河,抵达了下西里西亚。苏联人业已逼近奥斯维辛,灭绝营里面的人们都听见了苏军的炮声。过去几星期来,守卫灭绝营的党卫军就一直在焚毁一仓库一仓库的鞋子、衣服和头发,企图掩盖集体屠杀的痕迹。两天后,在这地区的德国官员大部分已逃之夭夭。   那天下午,卫兵们将5.8万名衣着褴褛、饥肠辘辘的犯人集中在刺骨的寒风中,并将他们赶往西面,有可能便将他们用作人质。约6000名身体太弱、无法站立的犯人则被留了下来;德国人希望能利用前进中的苏军……去看看

第十九章 - 来自《骗官》

位于长江上游的琼平,实在是一个不毛之地。这里尽是些低丘缓坡,其中的大部分为乌黑或泛红的岩石层,甚至有无数个小山坡,其实就是高高突起的岩石而已。放眼望去,似乎看不到成片的绿色,只有岩石夹缝或少量的红土地上长着些细细的杂草小树,而且像是从来就没有长高过似的。就是在这个地方,共产党的一支部队曾在这里与敌人展开过殊死搏斗,并且发展壮大了自己的队伍。最后,跟随着毛泽东领导的红军直奔陕北。贫困的琼平保护和养育了革命的队伍,但当革命胜利以后,琼平并没有因此而富裕起来。琼平地处极端闭塞的内陆地区,而且自然条件极差。当……去看看

二 爱情的刽子手 - 来自《传统下的独白》

他有点像徐志摩:他潇洒,他有才华,他风度翩翩,他短命。   三年以前,在台大新铺草坪上,我看到了他,他侧卧在那里,用时支着上半身,懒洋洋地,在看一本书。不,不是看书,是书在看他,风把书一页页的吹过,他却不用手去按住,这能算是看书么?我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来,我不觉得冒昧,他也不感到唐突,他安静地望着我,似曾相识地点了点头。   先开口的是我,我一开口就是疑问:   “看什么书?…   “《扎拉图士特拉如是说》。”   因为这本书我也正在读,我便问他看到那一页了,可是他的答夏却大出我意外:   “风吹那一页看那页!”   我忍不往喜欢他了,……去看看

附文2 疑虑重重的中国准备迎接世界 - 来自《中国不高兴》

   2010/06/14
本文作者:[英]杰夫.戴尔(《金融时报》驻上海记者)  近30年前,当邓小平启动中国的经济改革规划时,在对外政策方面,他只有一个简单的想法:保持低调。他对同僚们说:要“韬光养晦”——否则其他国家会感到受威胁,并一起阻碍中国的崛起。  如今,在北京奥运会开始之际,邓小平的这部分遗产也许可以被忽视了。开幕式由获奖电影导演设计,预算达巨额美元,随着这场开幕式,中国不再“韬光”了。  很少有哪一次体育赛事充满那么多政治意愿。为努力突出新兴大国地位,中国一直致力于邀请世界各国首脑出席奥运开……去看看

第六章 山中一兵 - 来自《邓小平传》

   2009/10/01
1935一1945年      1935年8月1日,当毛泽东和张国焘在四川的一个偏僻地方,正为会师后的军队到什么地方去创建新的根据地而争论时,王明在莫斯科以中共中央的名义发表了一个建立中国抗日统一战线的宣言。自从1934年夏秋设在上海的党的中继站被国民党军警发现后,中国共产党与莫斯科的电台联系中断了。此时无论是毛还是张对这一事态的进展都一无所知。直到这年的11月底,也就是他们到达陕西的六周后,毛才从林彪的叔叔,从莫斯科派回寻找前方党的领导人并汇报远方事态进展情况的林育英那儿听说了这件事。对林育英来说,找到毛等人……去看看

爱弥儿 6-11 第十一节 - 来自《爱弥儿》

人们常常争论哪一种形式的政府是最好的,而没有想到每一种形式的政府都可以在某种情况下成为最好的政府,而在另外一种情况下又成为最坏的政府。在我们看来,如果承认各个国家行政官的人数应当同公民的人数成反比这个看法是正确的,那我们就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一般地说,民主政府适用于小国,寡头政府适用于中等的国家,而君主政府则适用于大国。只有根据这样一个探讨的线索,我们才能彻底了解公民究竟有哪些权利和义务,权利和义务是不是可以分开;才能了解什么是祖国,它实际上是由什么组成的,每一个人凭什么来判断他有祖国还是没有祖国。 ……去看看

06 美国坚持单独审判 - 来自《东京大审判》

日出日落,转眼到了二月二十日。  这天上午八点,最高总司令部在国际法庭大礼堂召开战犯罪证调查集体汇报会。与会者除了麦克阿瑟、萨塞兰、基南和韦伯外,还有各国驻日军事代表团团长和参谋长,以及各国驻国际法庭的法律代表团团长、全体法官和工作人员。  汇报会由萨塞兰主持。  萨塞兰说:“正义与和平,是两个神圣的词语。破坏它的人,往往不惜牺牲一切;要维护它,同样需要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战时的战场拼杀如此,平时的东京审判也如此。”  他富有哲理的话,使人们的精神世界得到升华与扩展,大家聚精会神地谛听着。  萨塞兰……去看看

中文版序——世界上到处都是有才华的穷人(作者:艾柯) - 来自《致加西亚的信》

   2009/10/01
也许这是一本不合时宜的书。  当整个世界都在谈论着"变化"、"创新"等时髦的概念时,重提"忠诚"、"敬业"、"服从"、"信用"之类的话题未免显得过于陈旧。  然而,我们却又无法回避。员工的忠诚、敬业、道德风险无时无刻不在困扰着企业的老板和公司管理者们,我们所面临的变化也带走许多有价值的东西,包括那些经济起飞所依赖的基本的商业精神--信用、勤奋和敬业。   我们常常看到,许多年轻人以频繁跳槽为能事,以善于投机取巧为荣耀。老板一转身就懈怠下来,没有监督就没有工作。工作时推诿塞责,划地自封;不思自省,却以种种借口来……去看看

第四章 兵马俑的幕后 - 来自《中国大历史》

前言秦兵马俑的逼真、庞大,反映了要构思和完成如此的工程,非有创意上丰富的沟通和技术上充分的合作,否则绝对无法达成的;同时也印证了史书上所说战国时代高度的动员水平,和百家争鸣的景况。它的出土,正为秦帝国之所以能统一天下,提供若干重要线索。——————————————————————中外学者应当对临潼县人民公社的工作人员表示谢意。也算是运气好,1974的春天,他们将埋在黄土地下20尺达2200年保卫秦始皇陵寝的陶制军队开掘出土。纵使这一发现不能解答历史学家关于中国天下统一的一动问题,至少在极关重要之处,提供了线……去看看

第廿九首 - 来自《神曲》

杰里·德尔·贝洛许多受苦人和种种怪异创伤使我泪珠盈眶,视线迷茫,眼见这般光景,我不禁想哭泣一场;但是,维吉尔对我说:“你还看什么?为什么你的视线仍一味地停留在那下面,停留在那些被切割得残缺不全的悲惨鬼婚中间?你在其他恶囊中并没有这种表现:你若以为能把他们都一一观看,那么你该想到:这深谷有二十二哩方圆。此时,月亮已在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而还有许多需要观看的景象是你不曾见过。”我随即答道:“如果你想到我之所以这样观瞧,也许你会容许我再呆下去”,这时,导师业已向前走动,我也便在他后面随行……去看看

郭松龄 - 来自《张学良传》

“汽车刚开出不远,迎头一队骑兵跑过来,围着汽车这一队骑兵,立刻刀出鞘,子弹推上膛。等来到近前才知道是传杨宇霆(实际是张作霖、杨宇霆——笔者)的命令:‘把郭松龄和他的太太就地枪决!’这是怕中途被劫走。大汽车停下了,王永清把郭松龄和他的太太拉下车来。骑兵在外围,步兵在里圈,围了个大圆场……   “韩淑秀看着凝目沉默的郭松龄,她在心里想:茂宸哪,想当年,你在广州讲武堂,毅然参加同盟会(实际是在四川陆军当连长时就加入了),提枪北上武昌,投身辛亥革命,这是何等英雄。   “郭松龄在刹那间看着韩淑秀想:当年,你在北京大学读书,参加“五四……去看看

第十五章 哲学的价值 - 来自《哲学问题》

现在,对于哲学上的一些问题我们总算已经作了一番简略而远不完备的评论。在结束本书时,最好再来考虑一下:哲学的价值是什么?为什么应当研究哲学?在科学和实际事务的影响之下,许多人都倾向于怀疑:比起不关利害又毫无足取的辨析毫芒,比起在知识所不能达到的问题上进行论战,哲学比起它们来又能强多少?所以,现在就更需要考虑这个问题了。   对于哲学所以出现了这种看法,一部分是由于在人生的目的上有一种错误的看法,一部分也由于对哲学所争取达到的东西没有一个正确的概念。现在,物理科学上的发明创造使无数不认识这门学问的人已经认为……去看看

17 新的起点 - 来自《希望的理由》

   2009/10/01
这是一本关于一个尚且健在的人的书,这样的书应该如何结尾呢?死是个非常方便的结局,即使我们跟西雅图酋长①[1]一样,认为“死亡并不存在,它只是两个世界的交替变化而已”。可是,我必须以某种方式来结束这本书。  此刻我正坐在白桦山庄。在外面那个可爱的园子里,树还是我小时候见到并且爬过的树——当年在树上我曾遐想过人猿泰山和非洲。我突然会被有些事情或者有些声音下意识地带回过去,一时之下我又变成了孩子。我走进洒满阳光的园子里,又一次听到苍头燕雀或者紫色鹩哥的呜叫。那只在园子里经历了60个寒暑的灰色石蛙依然伏在……去看看

四、有价值的思想必然影响社会发展的进程 - 来自《当代哲人李正天》

这个时代被称为是文化多元的时代,高新技术尤其是计算机通信和网络技术突飞猛进,日新月异,众多的事实和现象常常使人有扑朔迷离之感。这使得我们这个社会的评价体系呈虚无状态乃至常常荒谬不堪。但人若因此而失去价值判断,不知道人的存在因人格和心理-精神结构不同而分有不同的质,这固然可悲;同样,世人如果不能判断何为崇高、不知道历史上众多圣贤的存在,并因此而否弃崇高、使命感和良知,这尤其可悲。我常常想:为什么偏偏是广义本体论,在这个世纪之交的时候,出现在世界面前?它似乎注定要独迈千古,沿着中国先哲老子、庄子的足迹,捷足先登……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