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人格

绝对精神——在美的领域

本章总计 29781

  绝对理念穿过世界历史幽暗的迷害,结束了它们的漫游,它才上升为光和理性,离开客观精神的领域而进入绝对精神的领域。

  黑格尔体系中的绝对精神学说,包括我们称之为社会意识的一切,确切地说,包括社会意识的三种形式——艺术、宗教和哲学。——古留加

  穿过历史哲学绝对精神完成了其主观精神和客观精神在人类个体、社会、国家和民族中的发展,进入了真正自由、无限的阶段,也 就是由外部的、感性的直观发展到了表象,再由表象发展到了概念思维。在黑格尔看来,真正自由地直观着自身的精神就是艺术——美 ;真正虔诚地表象着自身的精神就是宗教;通过概念思维着自己的本质和认识着这一本质的精神就是哲学。

  与此相映,绝对精神的领域就划分为艺术、宗教和哲学。

  黑格尔的美学体系颇为简单。艺术属于绝对精神,而绝对精神,从《精神现象学》最后一章中可以看得很清楚,是精神对它先前的 一切发展阶段的回顾(回忆或“自我深化”)。

  绝对精神的自我认识的第一个和最不完善的形态就是艺术,它构成了三大部的《美学讲演录》。

  一、理念

  黑格尔的美学是一种艺术的理论。按照他的哲学,自然是一个不太听从绝对精神的,无目的的阶段,为了顾全模式,黑格尔拒绝研 究自然美,既然精神超过了自然,艺术美就比自然美更高。

  黑格尔处在德国古典哲学发展的高峰,可以说是在精神哲学的各个领域中都起了划时代的作用。在美学方面也是如此。

  黑格尔的美学是建筑在他的客观唯心主义哲学体系和辩证法基础上的。要理解黑格尔的美学思想,则必须对他的哲学体系和辩证法 之间的矛盾有一个了解。

  众所周知,黑格尔有一句名言:“凡是现实的都是合理的,凡是合理的都是现实的。”

  就是肯定理性世界与感性世界的统一。因为宇宙中的万事万物都可以依靠范畴(理念)逻辑地排演出来,说明它的必然性;另一方 面讲范畴在结合感性材料产生人的认识的同时,也就产生了现象世界。

  “理念”不是别的,就是概念,概念所代表的实在,以及这二者的统一。

  在这个统一中,概念经过正、反、合的辩证发展过程,在它自身设定了它的对立面来“自否定”。经过这种否定的否定,否定了概 念的片面性,从而达到概念的普遍性。理念的发展过程,不像有限物那样受与它对立而相关联的事物来自外来事的限定,而是在自身设 立对立面,因而理念是“无限的”。

  “绝对精神”就是概念与存在的辩证统一,即主观精神与客观精神的辩证统一。首先是主观精神,即主观方面的思想情感和理想, 它外现于伦理、政治、法律、家庭、国家等,就成为其对立面,即客观精神。只有主观精神与客观精神由对立而统一,才产生绝对精神 。绝对精神显现于艺术、宗教和哲学三阶段。到了哲学、精神就发展到了顶峰。

  通过对黑格尔精神哲学的粗略描述,可以从中看出其客观唯心主义哲学体系的和辩证法之间的矛盾,这个矛盾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方面,辩证唯物主义首先肯定自然与社会存在的第一性,黑格尔则肯定理念的第一性,这样一来,哲学、宗教和艺术不是自然与 社会发展的反映,而是绝对精神的显现。那么理念东西如何产生出物质世界呢?

  马克思一针见血的指出:“要从现实的果实得出‘果实’这个抽象的观念是很容易的,而要从‘果实’这个抽象的观念得出各种现 实的果实就很困难了。”

  ①黑格尔把本来由人用理智从事物中抽象得来的概念定为不依存于人的客观存在的理念,正是“头足倒置”,他始终没有跳出他在 《逻辑学》里描绘的那个理性世界的圈子。

  另一方面,由于要推演出一套完满的理念体系,就必须有一种涵盖一切的绝对的理念来作为推演出感性世界的根据。这个绝对理念 便是终点,这样一来,黑格尔的辩证发展就是有止境的,只能应用于过去而不能用于未来的。这就不能不使体系和方法之间产生矛盾。

  恩格斯说:“黑格尔的体系作为体系来说,是一次巨大的流产……”但是“他的巨大功绩在把整个自然的、历史的和精神的世界描 写为处在不断的运动、变化、转变和发展中,并企图揭示这种运动和发展的内在联系”。

  把握了黑格尔哲学体系和方法之间的矛盾,再从黑格尔揭示的运动的发展和内在联系入手,去理解黑格尔美学思想,就比较容易了 。

  二、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

  黑格尔的美学定义是这样的:“真,就它是真来说,也存在着。当真在它的这种外在存在中是直接呈现于意识,而且它的概念是

  ①《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第71页。

  直接和它的外在现象处于统一体时,理念就不仅是真的,而且是美的了。

  美因此可以下这样的定义: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美学》第一卷

  黑格尔不是把艺术看作现实的反映,而是看作概念的自我发展,这个概念不是别的,就是绝对理念。理念就是绝对精神,它就是艺 术的内容。艺术、宗教和哲学却是表现绝对精神或“真实”的;三者的不同就在于表现形式。艺术是绝对理念自我认识的一个阶段。艺 术表现绝对理念的形式是直接的,是形象地来表现的,而哲学是间接的,即从感性事物上升到普遍概念。至于“显现”(Schin) ,与“存在”(Senin)是对立的,有“现外形”的意思。这种“显现”是一种否定的辩证过程。

  “显现”的结果就是艺术作品,艺术作品使人们从有限事物的感性形象直接认识到无限的普遍真理。

  “黑格尔的定义肯定了艺术要有感性因素,又肯定了艺术要有理性因素,最重要的是二者还必须结成契合无间的统一体。”

  这种理性与感性的统一也就是内容与形式的统一,主观与客观的统一。当然,它的出发点是绝对理念。车尔尼雪夫斯基为反驳黑格 尔的定义,曾提出“美是生活”的定义,想把美学移置到唯物主义的基础上。但是他去掉了黑格尔理性内容与感性形式统一这个合理内 核。

  三、美学中实践观点的萌芽

  按照朱光潜先生的分析,黑格尔客观统一的观点包含着美学中实践观点的萌芽。他说,在黑格尔看来,“外在现实世界是人的认识 和实践的对象,人在认识和实践之中,就在外在世界打下了人的烙印,人把他的‘内在的’理念转化为‘外在的’现实;同时,人作为 心灵,就是他的认识活动和实践活动的总和,也就是和外在世界由矛盾对立而转化成的统一体”。可见脱离外在世界的人,和脱离人( 立体)的外在世界,都是抽象的,不真实的,只有二者的统一体才是真实的。

  统一的联系是“生活”,“生活”就是实践活动。有生命的个体一方面固然离开身外世界而独立,另一方向却把外在世界变成为他 自己而存在:它达到这个目的,一部分是通过认识,即通过视觉等,一部分是通过实践,使外在事物服从自己,利用它们,因此在他的 “另一体”里再现自己。就是在这里黑格尔提出“人把他的环境人化了”这个深刻的思想。在成了人的认识和实践的时候,自然就已不 是单纯的自然了,而是与人结成一体对象自然。另一方面,人在“人化”他的环境的过程中,就是把他的能力,理想和理念体现在那“ 人化”的环境中,使他自己得到“实现”。因此,人也不再是单纯的抽象的人,而是与自然结成统一体的人了。

  黑格尔的美学渗透了行动(实践)的热情,其价值正在于此,而且正是在这一点上接近辩证唯物主义哲学。

  “自然物只是直接的、一度的,而人作为精神则倍增其自身,因为他首先作为自然物而存在,接着又独自存在,观照自身,表现自 身……从两个方面获得这种自我意识:首先从理论上……

  其次,人通过实践活动而独立起来……他通过变革外在物实现了这个目的,他给这些外在物打下了他的心灵的印记,并在其中重新 发现他自己的预定目的。人作到这一点,才能作为自由的主体使外在世界解除呆板的隔膜性,并把事物的形态仅仅作为自身的一种外在 现实来享受。“

  在这里,我们看到美学的实践观的萌芽。

  四、艺术美与自然美

  前面讲了,黑格尔一开始就宣布,“所讨论的并非一般的美,而只是艺术的美”,为了顾全模式,他把美的研究放到艺术——艺术 哲学上。

  但是,黑格尔并没有放弃自然美,他曾专有一章涉及到自然美。

  不过,他把自然美的地位放得很低,“可以肯定地说,艺术美高于自然。因为艺术美是由心灵产生和再生的,心灵和它的产品比自 然和它的现象高多少,艺术美就比自然美高多少”。简单地说,既然精神超过自然,艺术美就比自然美更高。美是显现理念的,所以它 是无限的、自由的;而自然却是有限世界,它是相对的,没有自由的,因而个别的生动的自然产品是转瞬即逝的,它们的外观是变化无 常的,只有艺术才是永世长存的。

  黑格尔对自然美下的定义是:我们只有在自然形象符合概念的客观性之中见出受到生气灌注的互相依存的关系时,才可以见出自然 的美。这种互相依存的关系是直接与材料统一的,形式就直接生活在材料里,作为材料的本质和赋予形态的力量。

  “自然美是缺陷的”,原因在于只是自在的而不是自为的。

  还没有自己对自己的认识。

  还不能自己创造美的形象给人看,“自然美只是为其它对象而美,这就是说,为我们,为审美的意识而美”。

  由于自然美有这种缺陷,艺术美才有必要。

  “艺术的必要性是由于直接现实有缺陷”。

  艺术才是由心灵自为地把理念显现于感情形象,才真正见出自由与无限。

  “艺术也可以说是把每一个形象的看得见的外表上的每一点都化成眼睛或灵魂的住所,使它把心灵显现出来。……人们从这眼睛里 就可以认识到内在的无限的自由的心灵。黑格尔对自然美的轻视,来源于他一贯的反浪漫主义思想。他的艺术理想是希腊古典艺术的理 想,而希腊古典艺术的基本精神是人本主义的。黑格尔美学的基本精神也是人本主义的。

  五、黑格尔对艺术的分类

  我们知道,黑格尔的逻辑学展示了一个概念体系,这个体系是按照从抽象上升到具体的原则建立起来的。

  与此相反,在美学中,历史的原则主宰了逻辑——历史的体系化。艺术的所有概念都是美这一最初范畴的具体化。艺术的发展史就 是按照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这一概念推演出来的。艺术是普通理念与个别感性形象的吻合,它们的吻合程度确定艺术的分类。

  基本三分法将艺术分为象征主义、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三种类型,每种类型之下又分若干种类(如建筑、雕刻、音乐、诗歌等)。 在历史发展中,每个阶段都有它的独特的艺术类型和艺术种类。在象征主义艺术中,内容(理念)还没能找到最适合的感性形象;在古 典主义艺术中,二者处于和谐的统一;而在浪漫主义艺术中,这个统一重又遭到破坏:内容胀破了形式“象征主义艺术盛行于东方,古 典主义艺术盛行于古代,浪漫主义艺术盛行于基督教欧洲。但是,只有古典时代才能表现出按其本质来说是真正艺术的作品。在这之前 的作为,依照黑格尔的说法,只算是前期艺术,而浪漫主义艺术则标志了艺术的崩溃、没落:思维和反思超过了艺术创造,艺术创造合 乎规律地让位于另一种精神活动。黑格尔说,我们的时代不利于艺术;这个时代不再保证往昔的时代和民族在艺术中的寻找,并只有在 艺术中才找得到的满足”。

  黑格尔以神话为例,分析象征主义文艺,在这个艺术阶段:“确切地说,内在和外在之间,艺术的意义和形象之间并无差别可言, 因为内在还没有独自作为意义而与其存在着的直接现实相分离。”由于没找到合适的感性形式来表达理念,于是就采用符号来象征。由 于符号与它所象征的事物有相同也有不同,象征艺术就都有些暧昧,神秘的意味。典型的象征艺术是东方民族的建筑,如神庙、金字塔 之类,以及那些岩窟壁画,其中最突出的是斯芬克斯的形象。这仿佛就是象征主义本身的象征。当然形式总是由内容决定,象征艺术的 形式与内容之所以不调和,其根本原因在于它的精神内容本身还不是具体的而是抽象的。

  到了古典主义艺术阶段。

  内容与形式达到了和谐。

  “只有艺术以如此完善的方式把理念作为精神个体同其自身现实直接相联系,以致外在实存首先不再对其所应表现的意义保持独立 性,而内在反过来在其为直观而创作的形象中只表现其自身,并且在艺术肯定地同自身发生关系——只有这样,艺术才达到了它所特有 的概念。典型的古典主义艺术是希腊雕刻和诗,是个别与一般的最巧妙的和谐。古典艺术的特点在于静穆和悦。雕刻最适宜于表现这种 静穆和悦,因为它只表现静态而不表现动作。

  但是精神是自由的、无限的,而古典艺术所借以表现神的人体形状毕竟是有限、不自由的。这个矛盾就导致古典艺术的解体。黑格 尔认为,不可能也不会有比古典艺术更美的东西了。但是,却存在着比具有直接感性形象的美的精神现象更高的东西,尽管这个形象是 由精神本身作为一种与之相适应的形象创造出来的。

  美既然被提高了,它便变成精神美。

  古典主义艺术于是为浪漫主义艺术的接替。

  在浪漫主义艺术中,整个内容处在精神的内在生活上,外在的形式起着从属的作用。在浪漫艺术里,无限的心灵发现有限的物质不 能完满地表现它自己,于是就从物质世界退回到它自身,即退回到心灵世界。这样,浪漫艺术就达到与象征艺术相反的一个极端:象征 艺术是物质溢出精神,而浪漫艺术则是精神溢出物质。所以就无限精神的伸展来说,浪漫艺术处于艺术的最高的发展阶段,但是就艺术 的内容与形式一致来说,古典艺术是最完美的艺术。

  典型的浪漫艺术是近代欧洲的基督教艺术,起于中世纪。

  浪漫主义艺术发展到最后,精神回到它本身,这就是说,有自我意识的人回到他的“自我”,所以浪漫艺术的特点之一就是非常“ 自我”;它越来越对艺术的题材漠不关心,技巧越圆熟,实质因素越是会消失得一干二净,这是浪漫艺术特点之二;艺术到这个阶段不 再有任何奥妙了,而艺术家对于艺术内容来说,则仿佛变成摆弄和展示另一些生活的剧作家一样,精神主宰了艺术,哲学于是取代了艺 术。

  那么艺术是否就此消亡呢?黑格尔的回答是:

  我们尽量可以希望艺术还会蒸蒸日上,日趋于完善,但是艺术的形式已不再是心灵的最高需要了,我们尽管觉得希腊神学还优美, ……但这都是徒然的,我们不再屈膝膜拜了。

  一方面,黑格尔的不彻底的辩证逻辑把发展看成是有止境的,而另一方面,他也看到已丧失的东西有恢复的可能,而且每个新的时 代,都有新的艺术形式来取代旧的形式。黑格尔的艺术分类说充满了矛盾。

  黑格尔在《美学》第三卷,用一种逻辑的发展模式——即通过分析一系列个别样式和体裁,补充了历史的发展模式。

  艺术发端于建筑,建筑还只是前期艺术,它的使命是一个实用性的,非艺术性的,它的形式完全是象征的,仅要求外在自然近似精 神而已。雕刻伴随着古典艺术的始终。尤其是希腊雕刻,开始了真正创作自由;雕刻再发展下去就是下坡路了。在浪漫主义艺术中,雕 刻让位于更宜于表现内在经验的绘画、音乐和诗。绘画是最抽象的造型艺术。下阶段是音乐,它以音节代替外在形象及其直观可见性, 转而诉诸听觉,这是一种更富于想象的艺术,音乐又导向诗歌,在黑格尔看来,诗歌既以最精神性的方式呈现了美的全部属性,同时也 是使艺术趋于衰微的特殊艺术。黑格尔没能对新掘起的艺术门类——小说、散文予以详尽分析,但在十九世纪、二十世纪初达到高峰的 美学的发展,强有力地驳斥了黑格尔艺术没落的命题。

  由于黑格尔把人看作艺术中心,所以专门分析了人物性格与环境的辩证关系。这里,他提出了“一般世界情况”和“情致”,“一 般世界情况”

  “艺术中有生命的个别人物的所借以出现的一般背景”,是“把心灵现实的一切现象都联系在一起的”。而“情境”是“一般世界 情况”具体化成的推动人物行动的客观环境,这是人物行动的“外因”。而要在具体个别人物身上具体化为推动行动的“内因”,或人 生理想、人生态度、情趣,就叫做“情致”。黑格尔的发现就在于指出了个人性格与一般社会力量的统一。

  与“一般世界情况”概念密切相关的是黑格尔美学的人物性格冲突说。冲突是指人物性格在具体情境中所遭受到的两种普遍力量( 人性理想)的分裂与对立,这个冲突推动情节(人物动作)的发展。经过否定之否定,最终达到调和统一,在这里,黑格尔提出了他著 名的悲剧观。悲剧所表现的,正是两种对立的理想或“普通力量”的冲突和调解。在黑格尔看来,互相冲突的理想都带有普遍性、合理 性、都是正确的,某一理想要实现就势必和它的对立面发生冲突,所以又都是片面的。悲剧的结局是使代表片面理想的人物遭受痛苦或 毁灭。他个人虽毁灭,但他所代表的理想并不毁灭,因而这又是一种“调和”。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