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首

 《神曲》

但丁的困惑与恐惧
          
白昼在离去,昏暗的天色
在使大地上一切生物从疲劳中解脱,
只有我独自一人
在努力承受这艰巨的历程
和随之而来的怜悯之情的折磨,
我记忆犹新的脑海将追述事情的经过。
啊!诗神缪斯啊!或者崇高的才华啊!现在请来帮助我;
要么则是我的脑海啊!请写下我目睹的一切,
这样,大家将会看出你的高贵品德。
我开言道:“指引我的诗人啊!
在你让我从事这次艰险的旅行之前,
请看一看我的能力是否足够强大。
你说过,西尔维乌斯的父亲还活着时,
也曾去过那永恒的世界,
尽管他依然带有肉体的感觉。
但如果说万恶之敌
因为想到埃涅阿斯所必然产生的深远影响,
而对他相待以礼,
不论他的后代是谁,又有什么德能,也都似乎不会有
违明智者的心意;
正是在净火天里,
他被选定为圣城罗马和罗马帝国之父:
这帝国和圣城——倘若想说实情——
也都曾被奠定为圣地,
被奠定为大彼得的后继者的府邸。
通过你所吟诵的那次冥界之行,
埃涅阿斯听到了一些事情,
得知他何以会取胜,教皇的法衣又何以会应运而生。
后来,‘神选的器皿’去到那里,
为信仰带来了鼓励,
而信仰正是走上获救之途的凭依。
但是,我为何要到那里去?又是谁容许我这样做?
我不是埃涅阿斯,我也不是保罗;
我自己和旁人都不会相信我有这样的资格。
因此,如果说我听任自己前往,
我却担心此行是否发狂。
你是明智的;你必能更好地理解我说的理由。”
正如一个人放弃了原先的念头,
由于有了新的想法,改变了主意,
把已经开始做的事全部抛弃,
我在昏暗的山地所做的也正是这样,
我原来的行为实在莽撞,
经过再三考虑,我才舍弃了这大胆的设想。

维吉尔的慰籍与贝阿特丽切的救援
   
“倘若我对你说的话没有听错”,
这个伟大的灵魂回答我,
“伤害你的心灵的是怯懦;
这怯懦曾不止一次起阻碍作用,
它阻挡人们去采取光荣的行动,
正如马匹看到虚假的现象而受惊。
为了消除你心中的惊恐,
我要告诉你我此来的原因,
我还要告诉你我何以从一开始便对你抱有怜惜之情。
我是悬在半空中的幽魂中间的一个,
那位享有天国之福的美丽圣女召唤我,
而我自己也欢迎她对我发号施令。
她那一双明眸闪闪发光,胜过点点繁星;
她开始用柔和而平静的、天使般的声音,
向我倾诉她的心情:
‘啊!曼图亚的温文尔雅的魂灵!
你的声誉至今仍在世上传颂,
并将和世界一样万古长存,
我的朋友——但他并不走运——
正在那荒凉的山地中途受阻,
他受到惊吓,正在转身走回头路;
我担心他已经迷失路途,
我又不能及时赶去救助,
尽管我在天府听到他陷于危难之中。
如今请你立即行动,
用你那华美的言辞和一切必要的手段救他一命,
你能助一臂之力,也便令我感到心松。
我是贝阿特丽切,是我请你去的;
我来自那个地方,我还要回到那里去,
是爱推动我这样说,是爱叫我对你说。
当我回到我的上帝面前时,
我一定要经常向他赞扬你’。
这时,她不再言语,
我随即说道:‘啊!贤德的圣女!
只是依靠你的贤德,人类才能超越
存在于天上最小圆环之下的一切生灵,
你的命令使我感到喜悦欢欣,
即使我立即从命,似乎也嫌太迟;
你不必再多费心思,只须向我吐露你的心事。
不过,请告诉我:你为何不怕
从那辽阔的空间下降到这地球的中心,
而你还要再返回原来的仙境’。
她答道:‘既然你心中是如此渴望知道其中原因,
我就简略地向你说明究竟,
说明我何以不怕到此一行。
人们只须害怕某些事情:
这些事情有能力去伤害别人;
对其他事情就无须顾忌,因为这些事情并不骇人听闻。
感谢上帝使我得以享有天国之福,
你们的不幸不会令我心动,
地狱酷刑的火焰也不会给我造成伤痛。
天上的慈悲女神怜悯此人面临危境,
命我来请你前往救援,使他绝处逢生,
因而她打破了上无所做的严厉决定。
这位女神把露齐亚召到他的面前,
她说:——如今你的忠实信徒需要你,
我也就把他托付给你——
露齐亚对任何残暴行为都深恶痛绝,
她立即起身,前来找我,
我正和古代的拉结一起,结伴同坐,
她说:——贝阿特丽切,上帝真正赞美的女神!
你为何不去搭救你如此心爱的人?
他曾为你脱离了世上的庸俗的人群。
难道你不曾听见他痛苦的哭泣?
难道你不曾看见威胁着他的死神?
那死神就伏在那大海也难以匹敌的波涛汹涌的江河!——
世上没有任何人会像我,
在听罢这番话之后立即迅速动作,
力图寻求安全,逃避灾祸,
我就这样离开我的天国福地,降落到这里,
我相信你的诚恳话语,
这话语使你自己和闻听此言的人都感到光荣无比’。
她向我讲述一番之后,
就转动着她那晶莹的泪眼,
暗示我尽快前来营救。
我如她所愿来到你的身边;
我要救你从这猛兽面前脱险,
这猛兽竟敢阻挡你径直登上那壮丽的高山。
那么,你这是怎么了?为何,为何你又踟躕不前?
为何你心中仍让那怯懦的情绪纠缠?
为何你仍无胆量。仍你坦然?
既然有那三位上天降福的女神,
在天上的法庭保佑你安全脱身,
我自己也对你做了如此诚挚的应允?”

但丁恢复坦然的心情
         
正如低垂、闭拢的小花,在阳光照耀下,
摆脱了夜间的寒霜,
挺直了茎杆,竟相怒放,
我也就是这样重新振作精神,
鼓起我胸中的坚强勇气,
开始成为一个心胸坦荡的人:
“啊!那位大慈大悲、救我活命的女神!
还有你,如此温文尔雅的灵魂!
对她向你说的那些真情实话,你是那样立即听从!
你的一番叮咛,慰籍了我的心灵,
使我甘心情愿与你同行,
我回心转意,恢复我原来的决定。
现在,走罢!我们二人是同一条心:
你是恩师,你是救主,你是引路人。”
我对他这样说;他随即起步转身,
我于是走上这条坎坷、蛮荒的路径。

上一篇:第一首

下一篇:第三首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13章 救援革命者:上海,1931—1934年 - 来自《宋庆龄》

宋庆龄第二次回国是永久性的。她在1931年7月末离开德国,8月10日抵哈尔滨,8 月13日到上海。她初时是为母亲奔丧的,但时局的发展很快就召唤她去投入反对国内反动派和外国侵略者的新的政治斗争。她立即勇敢地置身于斗争之中。   白色恐怖仍在继续。8月17日,在她回国后的第一个星期内,她在武汉和以后流亡国外时期的战友邓演达在秘密返回上海后被捕。像其他无数革命者一样,他是在上海公共租界被英国人统率的巡捕房抓走的,然后引渡给蒋政权。两位同中国共运联系的外国共产党人牛兰夫妇也遭到了同样的命运。为了营救他们,发起了一场……去看看 

悲剧的诞生 03 - 来自《悲剧的诞生》

想了解这一点,我们就必须把梦神阿波罗文化的艺术大厦一砖一石拆除,直至见到它所凭借的基础。首先,我们发现那些庄严的奥林匹斯神象高据这大厦的山墙上,他们的事迹被刻成光辉四射的浮雕,装饰着腰壁。虽则阿波罗不过是与诸神并列的一介之神,没有优越地位的权利,但我们不应因此感到迷惑。因为整个奥林匹斯神界,总的说来,是从体现在阿波罗神身上的那种冲动诞生的,所以,在这一意义上,阿波罗堪称为神界之父。那么,由于甚么不可思议的要求而产生如此辉煌的奥林匹斯神界呢?   若是有人怀着别种宗教信念去接近奥林匹斯诸神,想从他们那里寻找……去看看 

第26章 - 来自《机关滋味》

市府办一个副主任早就出去当了局长,二处处长当了副主任,工交副市长陆占山的秘书当了处长,这样,他的秘书就要再补一个进来。听说,新的秘书已经物色好,就要来上班了。黄三木很羡慕市府办的这些秘书,就像是吃了四川888饲料的肉猪,一天一个个儿地往上长。今天处长,明天副主任,后天局长。他就很想到市府办去,也弄点肉长长,可是,自己是个打字员,人家怎么会想到你呢?再说,想当秘书的人又多,竞争又激烈,如果没有盛德福那一手,不轰点炸弹进去,怎么能成功?唉,算了算了,黄三木想,我这一辈子,看来是没希望了。郑南土拿了份材料来打,发牢骚说:烦死了,材料一个接……去看看 

第21章 - 来自《英雄出世》

卜守茹不相信父亲的世界会在短短十几天里垮掉。   望着从江岸西码头到大观道一路上连绵不绝的凄惶景致,卜守茹心如止水,不为所动。那份凄惶是惨白的,一场大雪覆盖了石城,也遮掩了械斗留下的一切痕迹。天色灰暗,像笼着一团僵死凝结的雾,使人忧郁。   卜守茹坐在小轿上,随着轿杠有节奏的“吱呀”声,木然前行,把父亲的世界一点点抛在身后……   时近黄昏,周遭静静的,绝少轿子行人的喧嚣,亦无喇叭号子的聒噪,只有身下一乘孤轿的颤声,和轿夫巴庆达与仇三爷的喘息声,再就是他们脚下皂靴踩在积雪上的嚓嚓声了。   天是很冷的,巴庆达和……去看看 

第三章 现代人的两种自由观念 - 来自《逃避自由》

前几章曾就新教教义的心理现象作了不少分析,显示出新的宗教教条是在中古社会制度的瓦解及资本主义的逐渐抬头之下的一种人类心理上的需求。上项分析的重点在于自由的双重意义,这就是说,这种自由一方面表示已挣脱了中古社会的束缚,走上一个新的境界,另一方面,个人虽然得到了不受牵制的一种新的生活自由,却也同时感到孤独彷徨,内心充满焦急忧虑,必使他一再屈服于新的环境,而终至作出冲动及不理智的事情来。在本章里,我要讨论的是,资本主义的社会,对于人心的影响与宗教改革时期是相同的。由新教的教义看来,人类在现代工业社会制度下,对于……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