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论

 《制空权》

  我所画的图自然是个想象图。由于它是在观察未来,也只能如此。但是由于我是用当前现实的油彩并且按照逻辑推理画出的,我想未来将和我的图画非常相似。无论如何,我想在沿着总方向回答“不久将来的战争将是什么样”这个问题时,可以提出以下肯定的论断:

  1.它将是国家之间相互拼搏的斗争,并将直接影响全体公民的生命财产。

  2.在这场斗争中赢得制空权的一方将享有决定的优势。

  3.它将是一场非常激烈、可怕的斗争,目的是要打击敌人的精神抵抗;这场斗争将是速决的,因此经济上将不是很耗费的。

  4.在这场斗争中没有做好准备的一方将没有时间准备,因此将由冲突开始时已做好准备的部队来决定胜负。

  根据上述,当前为了做好充分的战争准备,要求:

  1.组建能够夺得制空权的独立空军,并且使之在我国航空资源范围内尽可能强大。

  2.独立空军在任何时候都要有准备,因为即使不宣战,它也要能立即出动,而不能指望临到要决定空中斗争胜负时再得到加强。

  3.改变陆海军组织和作战方式,使它们尽可能不依赖基地和交通线,以便在即使敌人掌握了制空权时,它们仍能继续活动。

  4.研究武装力量之间的合作,要以不同情况下出现的一系列新事物为出发点,明确每种武装力量能完成的不同职能。

  5.研究各种准备措施,使国家能够经得住空中进攻而损失最小。由于这种进攻将主要指向平民,在民众中应尽可能增强民族自尊心和纪律观念。

  未来战争这些一般特性以及由此产生的新要求表明我们今天面临的有关国防的问题是多么艰巨。我并不想使我这些指出航空兵在未来战争中重要性的话被理解为降低陆军和海军的价值。我比别人都更一贯坚持,这三种武装力量构成一个不可分的整体,是一件三刃的战争兵器,用于保卫我们国家的一切人员和兵器都有同样价值——无论是在陆上、海上、海下或空中活动,它们都是必需的。在所有这些领域,需要完成同等重要的职责,需要执行同等重要的任务,赢得同等的荣誉。但这并不是说,为了祖国的利益(它对自己的儿子一视同仁),我们不应当制造一个更适用于国防的工具,在必要时改变这三面刀刃任何一面的大小、形状、作用,以便能够更深地刺穿可能敌人的抵抗力量。

  我想我们对未来的展望并非无益,如果它能够使人们相信下述两个简单真理就更好了。

  1.全体国民都必须关心未来战争的面貌,因为他们都将在其中战斗。我在一开始就说过,战争主要依据是常识,尤其在广泛的意义上。但由于它要求国家提供全部物质和精神资源,它就不能局限于国家的一部分,也不能局限于国民某一阶级和人群。一切有形无形的人力物力都必须用于进行战争;全体国民必须深刻关心它,探讨它,了解它,以便准备迎接将要到来的考验。请原谅我信口开河,我常奇怪,在各大学和学院传授世间一切课题甚至梵文,而为什么至今没有军事科学的一席之地。

  2.我们必须用渴望的心情睁大眼睛看着未来,坚强地迎接可能到来的事,使现实不致使我们出乎意外。这在我们生活的革命时期是最必要的。否则凡没有做好准备的将没有时间再准备,也没有时间改正以往的错误。因此我们绝不能被以往的幻影引入歧途。在前进中向后看总是危险的,当道路充满急转弯时更是如此。

  研究战争的人总是依靠过去的经验去准备未来,这将与现实发生冲突。战争理论只能在真实的战争中检验。这就是为什么1914年进入战争的国家与他们1870年战争的观念发生了冲突。但他们很快发现了自己的错误,不得不使自己适应1914年形势的紧急要求。尽管在这过程中它们遇到了严重困难,付出了巨大代价,但还是比较容易地做到了这一点,因为在那两次战争之间的间隔只是个演变时期。但是企图用1914年的理论和体系进行未来战争的人将要倒霉了!

  我的意思不是说以往战争的经验应当作为废物抛弃;我只是说应当对它加工(事实上要经过很大的加工),因为未来更接近现在而不是接近过去。经验这个生活的教师对知道如何理解它的人能教给他许多;但是许多人错误理解了它。拿破仑是个伟大统帅,但是我们不应当问拿破仑他做过什么,而更应问如果他处在我们的地位、我们的环境、我们的时期,将会做什么。拿破仑可能给我们一些有价值的建议,但我们不应忘记当这位科西嘉人撒手归天时,世界还没有被钢带环绕,大炮还不是从后膛装填,人们还不知道机枪,还不能用电线和电波传送语言;人们也不知道汽车和飞机。我想他不能从他高贵的坟墓中爬出来是件好事。谁知道为了嘲笑那些常常误用他的名字和威望的人,从他高傲的嘴里会说出些什么来呢?

  这是我的分析的结尾,但在结束之前我要指出航空兵一个内在的特性。今天的庞大的陆军和海军,尽管它不能脱离一切机器的灵魂——人,但是耗费巨大;只有最富有的国家能够装备它们,享受它们的好处。和它们相比,按照进攻能力相对来说,航空兵的耗费要小得多。此外,它还很年轻,处于迅速而经常的变化中。它的一切,从编制到使用,都处在创建过程中。空中战术不象陆战术和海战术,还没有标准化,还有创新的余地。空中作战是真正的运动战,需要迅速发现,迅速决策,更迅速地执行。这种战争的结局大大取决于指挥官的才智。简而言之,航空兵是物质上和精神上、体力上和智力上要求有高度勇气和创新精神的兵种。

  航空兵不是富裕民族的兵种,而是热情、大胆、有创造性、热爱空间和高空的年轻民族的兵种。因此它特别适合于我们意大利人。它所具有的重要性和对战争一般特性的影响对我们有利;它最适于我们民族的才智。将意大利人民结为一体的坚固组织和坚强纪律肯定是一种最充分的力量,使我们有勇气承受即使是空中战争取得胜利也会带来的可怕后果。我们的地理位置使我们成为地中海上的桥梁,这使航空兵对我们更为重要。设想以罗马为中心,以今天飞机的正常航程1000公里为半径,你将看到古罗马帝国的全貌在展现。

  控制我国天空意味着控制地中海天空。因此让我们怀着希望和信心展望未来,并感谢那些以其勇气和创见使这一武装力量强大的人。

上一篇:第四章

下一篇:第三部 扼要的重述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人生在路(代序) - 来自《自由人心路》

上卷人生在路(代序)今天,从洲际喷气机到四通八达的火车到公路网,到处是上路的人流。古代地域封闭,经济自足,人不太用往外跑。今天经济一体化了,人的职业和谋生使人必须经常走动。不过这种为经济上路和古人的封闭没有多少区别,如果不出门照样有好收入,多数人就会宁愿留在家里。但是还有另一类人,明明可以挺舒服地呆在家里,却非要满世界跑,去自找苦吃。古人中有徐霞客和“行万里路”的人生理想,在今天则成了一种时代特色和文化现象。评价这一现象不太容易。在市场化的今天,任何领域都免不了功利因素渗透,因而变得复杂。为了清晰,我把这种……去看看 

四、“滑到边缘” - 来自《走出迷惘》

广大知识分子还来不及沐浴在“向科学进军”的春风之中,天际的云层已经开始翻腾滚动了。一九五七年四、五月间,中共中央向全国知识分子和民主党派发出了“帮助党整风”的“诚恳”邀请。许多人怀着信疑参半的复杂心理参加到这场运动中去。但也有一些人,也许出于天真,也许由于过分的自信,满以为应当把整个心都掏了出来,也有另一些人更以为是发泄怨气的大好时机终于到来。然而只要被怀疑哪怕有一丝一毫不怀善意的言论,都迟早会被当作罪证而加以惩治。绝大多数人更不知道“引蛇出洞”的“阳谋”正等待着把他们一网打尽。果然,在空……去看看 

07 失落之园 - 来自《希望的理由》

就在我的世界被搅得天翻地覆的时候,我遇上了德里克·布赖森——在此后的几年当中,他成了我在爱情和事业上的新伙伴。他是坦桑尼亚国家公园的主任、达累斯萨拉姆的议会议员。他对自己所入籍的国家非常热爱,也非常忠诚,多年来一直是黑非洲自由选举中的惟一白人议员。要不是结识了他,我相信我们的研究工作就会因1975年5月在贡贝发生的那起绑架事件而夭折。他性格刚毅,他的诚实近乎残酷无情,但却具有令人捧腹的幽默感。他还是个理想主义者,具有为取得积极成果而工作的毅力和精力。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是英国皇家空军的战斗机……去看看 

第二部分 过去 - 来自《论平等》

根据莱辛的看法,人类要经过连续教育的各个阶段。而在到达平等阶段之前,则要经过三个可能的不平等阶段:家庭等级制度、国家等级制度、财产等级制度。  第一章  要确立政治权利的基础,必须达到人类平等,在此以前则没有权利可言  直到现在,我似乎还是认为,公民平等和人的平等这两种观念是两种彼此不同、互不依赖的观念。我必须这样来认识,因为我要向固执己见的人阐明平等不是一个梦幻,一个乌托邦,一个空想,一个徒然荒诞的向往,或者简单地说,平等不是一个事实,或者更确切地说,不是我不知其外表的、偶尔从我们的一切演说、推理、法规……去看看 

Lecture 01 : Its Origin and Sources - 来自《国际法(英文版)》

The eminent man who founded the Whewell Professorship of International Law laid an earnest and express injunction on the occupant of this chair that he should make it his aim, in all parts of his treatment of the subject, to lay down such rules and suggest such measures as might tend to diminish the evils of war and finally to extinguish war among nations.These words of Dr. Whewell, which occur in his vill and in the statute regulating his professorship, undoubtedly contain b……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