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决定和少数权利

 《民主的原则》

  从表面看,多数决定与保护个人和少数派权利的原则似乎相互矛盾。但实际上,它们是一对支撑我们所说的民主政体的基础支柱。

  多数决定的原则是组织政府和决定公共事务的一种方式,不是导致压制的另一途径。正如没有任何一个自我任命的群体有权压迫其他人一样,多数派,即便是在民主制度下,也不应剥夺少数群体或个人的基本权利和自由。

  少数派──无论是以族裔背景、宗教信仰、地理位置或收入水平而论,还是仅因在选举或政治论坛上失利而致──都享有基本人权的保障,这些权利不得被任何政府或任何多数派剥夺,无论它们由选举产生与否。

  少数派要相信政府会保护他们的权利和特徵。一旦有了这种信任,这些群体就能够参与本国的民主机制运作,并为之贡献力量。

  任何民主政府都必须保护的基本人权包括:言论和表达自由、宗教和信仰自由、合法程序及平等的法律保护,以及组织起来、公开讲话、表达歧见和全面参与社会公共生活的自由。

  民主政府认识到,其首要任务之一是保护少数族裔维护文化特徵、社会习俗、个人良知和宗教活动的权利。

  民主政府可能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是接受那些即使不被多数派视为怪异,也令他们感到陌生的族裔和文化群体。但民主政府认识到,多样化可以变成巨大的财富。民主国家视这些特徵、文化和价值观上的差异为一种可以促使自己变得更强大、更充实的挑战;而不是一种威胁。

  对如何解决少数派观点和价值观带来的分歧没有单一的答案,可以肯定的只有一点,即只有通过容忍、对话和愿意妥协的民主进程,自由社会才能达成共识,实践多数决定和少数权利这一双重原则。

上一篇:何谓民主?

下一篇:文官政府与军方的关系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附文 国有资产的流失 - 来自《现代化的陷阱》

国有资产流失总量知多少  我国国有资产的流失,是国内外普遍关注的热点问题。在改革开放以前,我国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虽已存在,但暴露得并不充分。改革开放以后,由于新旧体制并存,多种经济成务并存,产权关系不清与产权管理缺位并存,使国有资产流失问题日益严重。至于到底流失了多少,由于“条块分割”的管理体制和统计方法的不一致,目前还没有一个关于国有资产流失总量的准确数据。国有资产管理局根据现有的统计资料、抽样调查和典型案例进行初步分析,并推算、汇总,得出的基本判断是:从1982年到1992年,由于各种原因造成的国有资产流……去看看 

第八章 改变企业的边界 - 来自《未来时速》

连通使您获得更大的独立性,而更大的独立性将促使您获取更广泛的连通。                   ——斯坦·大维斯和克里斯托弗·迈尔,                    《模糊化:网络经济里变革的速度》   数字信息流改变了个人与组织工作的方式,以及跨越组织边界做商务的方式。因特网技术也将改变各种规模的组织的边界,在改变边界的过程中,无论对于组织还是个体来说,使用数字工具和过程的“万维网工作方式”均能使他们重新定义自己的角色。   一家公司可以利用因特网与诸如律师和会计这样的专业人员……去看看 

第七章 - 来自《骗官》

红豆湖畔的享乐与奢侈是属于别人的,毛得富只是一个不得志的看客。拥有了邵枫之后,毛得富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穷乞丐忽然拥有了一座价值连城的漂亮房子。可是除了房子之外,他仍旧一无所有,仍旧不名一文,并且更加为自己的生计产生重重的失落感。男人需要女人,也需要金钱。一个拥有漂亮女人的男人,比什么时候都更需要金钱!毛得富白天徘徊在红豆湖畔,晚上守着湖畔饭店的酒吧台,脑子里一天到晚想着的就是钱,钱,钱。可是,到哪去弄钱呢?他曾经想到过去抢劫,可是不行,他对抢劫不在行,而且风险太大。他想到过去骗钱,但是除了以前的那些花样外,他再也……去看看 

中篇 第04章 生殖器崇拜,禁欲主义与罪恶 - 来自《幸福之路》

自从父系的事实被首次发现以来,性就一直成为宗教上极有趣的事情。这只是人们意料之中的事,因为宗教总是自命关心一切神秘和重要的事务。在农业和畜牧时代的初期,谷物。牛羊或妇女的生产多多益善,这对一个男子是极其重要的。谷物木见得总繁茂,性交不见得常怀孕。于是人们就求助于宗教和巫术,以期所希望的能如愿以偿。根据交感巫术(SymPa-theticmsgic)的一般原理,认为促进人类繁衍,就能够促进土壤肥沃;在许多原始社会里,人类本身能够繁衍茂盛这件事,也是被各种各样的宗教和巫术的仪式所推进。在古埃及,似乎在母系时代结束前农业就已经兴……去看看 

九 - 来自《一个人的圣经》

50   小镇时常停电,他点的煤油灯,在油灯前更觉得心安。油灯下写东西更少顾忌,也更容易倾吐。很轻的叩门声,乡里没人这麽敲门的,通常不是先喊话就是边招呼边砰砰打门,他以为是狗。校长家养的那条黄狗闻到屋里炖肉有时会来扒门讨骨头,可接连好几天他都在学校的食堂吃饭,没生过火。他有点诧异,立即把写的东西塞到墙角的木炭篓子里,站在门後倾听,没声音了。刚要转身又听见轻轻的叩门声。   “是谁一.”他大声问,开了一线门缝查看。   “老师。”一个轻轻的女声,人站在暗中门边上。   “是孙惠蓉?”他听出这声音!於是打开房门。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