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制

 《民主的原则》

  当有着不同的语言、宗教信仰或文化规范的不同族群的自由人民愿意在一个公认的宪法体制下共同生活时,他们期待享有某种程度的地方自治和平等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机会。在地方、地区和国家分权的联邦政府制中,当选官员负责制定和执行针对地方和地区需要的政策。地方和地区政府与国家政府合作,并也相互合作,共同解决国家面临的许多问题。

  联邦制是经自由选举产生的、由负责管理同一人口群和同一地区的两个或两个以上政府分担权力和决策的体制。联邦制不仅使高层政府有决策权,而且也使受决策直接影响的地方社区有决策权,并且保护这一权力。

  联邦制允许地方政府制定和执行法律,从而促使政府对人民负责并鼓励公民的参与和履行公民职责。

  联邦制通过成文宪法规定出各级政府的权力和责任分工而得到巩固。

  一般认为地方政府应为地方服务,而有些事务则最适于由国家政府处理。这方面常被提到的例子是国防、国际条约、联邦预算及邮政服务等。

  地方法令反映地方社区的意愿:警察和消防巡逻、学校管理、地方保健和建筑规章往往由地方设置和管理。

  政府间关系意味着,在一些具有法定必要性的问题需要通过合作解决时,联邦国家的各级政府(国家、地区和地方)将共同努力。国家政府往往有权调解地区间的争端。

  在地域辽阔和经济多样化的国家,各个地区在收入和社会福利上的差距可以通过国家政府的税收再分配政策得到调整。

  联邦制反应灵敏,包容力强。公民可以自由竞选各级政府职务──地方和地区政府给人们提供了在自己社区发挥影响力的最多职位,或许也是最大的机会。

  联邦制为各政党提供为其选民服务的多种机会。即使某一政党在国家立法机构或行政机构内不占多数,它仍可以参加地区和地方一级的立法和行政。

上一篇:新闻自由

下一篇:法治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章 法律的经济学研究方法 - 来自《法律的经济分析》

2.1历史   大约30年前,法律的经济分析几乎是反托拉斯法经济分析的同义词,尽管在此也存在一些对税法(例如亨利·西蒙)、公司法(例如亨利·梅尼)、公用事业和公共运输业管制(例如罗纳德·H·科斯和其他人)的重要经济研究工作。反托拉斯案件的记录为商业实务提供了丰富的信息,经济学家们由此开始发现这些商业实务的经济理性和结果。他们的发现当然会对法律政策产生暗示作用,但他们所做的工作与经济学家们传统上所做的工作基本上没有差异——试图解释显性经济市场的行为。   反托拉斯法和显性经济市场其他法律管制的经济分析依然……去看看 

第一章 - 来自《河流如血》

陆保良第一次爱上一个女孩是在鉴宁市公安学校的大礼堂里,保良记不清那是一个什么节日,公安学校请来市杂技团表演节目,保良就坐在侧幕边的一只小板凳上,可以把整个舞台看得清清楚楚。  这是保良第一次观看现场杂技,整台表演给他印象最深的是一个黑衣少女,那少女面目俊美而又神通广大,不仅翻转腾挪易如反掌,而且手指向哪里,哪里便爆出轰鸣的火花,张 开鲜红欲滴的双唇,口中也能喷出熊熊烈焰,让保良看得热血沸腾,触目惊心。  那一天保良第一次为了一个异性而夜不能寐。那个喷火女孩始终眼含微笑,表情甜美,在他的眼前总也挥之不去,尽管……去看看 

8.公民不服从(《国际社会科学百科全书》) - 来自《西方公民不服从的传统》

克里斯蒂安·巴伊“公民不服从”一词在此处意指任何的一种对既定政府当局实施的某项法律政策公开违抗的行为或过程。此一行动系经过预先策划,而行动的参加者(们)明知其为非法(或不合此项有争议的法律),依然为限定的公共目标,采用谨慎择选且手段限定的方式,坚持进行下去。这根本不是正式定义,而不过是一种描述而已。同样,它也算不上以最为精确的通用词语给出的定义,毋宁倒是一种介绍性定义。该词的一个难题,在于它难得给人定义,亦从未搞得非常精确。另一件憾事则是在概念上和表现上同样缺乏系统的文献——若是该词在意义上还能有什么……去看看 

第09章 - 来自《至高利益》

李东方走进市委第二会议室,一眼便看到了贺家国。贺家国正和法院院长邓双 林说着什么。   只听邓双林说:“赵娟娟这典型却是赵省长树的,你有问题找赵省长说。”   贺家国叫了起来:“赵省长树的典型就可以无法无天?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李东方这时已走到自己固定的位置上坐下了,见话题说到了赵启功,禁不住注 意地看着贺家国和邓双林,会议室其他入座的同志也把目光集中到了贺家国身上。   贺家国对自己的岳父兼领导赵启功明显缺少敬畏的意思,仍站在那里和邓双林 争吵:“赵省长树的典型也好,赵省长说过什么也好,都不能成为这……去看看 

我被监禁 - 来自《希特勒女秘书的遗著》

1945年5月28日,我连同我的两个箱子和一台埃里卡牌的手提打字机一起被两个美国人带上了一辆吉普车。我必须跟他们到奥格斯堡去四夭,以便接受“专家们”的审讯。在贝希特斯加登换乘汽车的时候,打字机被扣了下来,不允许我把它带在身边。这是一台崭新的打字机。应我的要求,人们给我开了一个收据,后来我才知道,收据上只有一个出厂号码。还不知他们当时是怎样嘲笑我的呢。70年代,有一个名叫洛泽的艺术商人曾对我认识的哈伯施托克女士说,一个美国人在纽约充满自豪地告诉他,说他有一台 “曾属于希特勒”的打字机。   下午晚些时候我们……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