宪政

 《民主的原则》

  一个国家的文字宪法包含该国公民同意遵守的最重要的法律,并规定了这个国家政府的基本结构。因此,基于个人自由、社群权利及有限政府权力的民主宪政,构成治理民主国家的框架。

  宪政民主认识到,一个民主、负责的政府必须同时受到宪法对其权力的限制。

  宪法确定出一个社会的基本目标和理想,其中包括人民的公共福利。

  一切法律条文都必须符合宪法。在民主制度下,独立的司法体制允许公民对他们认为非法或不符合宪法的法律提出质疑,并要求法院下令纠正政府及政府官员的非法行为。

  宪法制定出政府权力的框架,包括政府的权限、行使权力的机制以及通过新法律的程序。

  宪法确立公民资格,并确定享有投票权的基本条件。

  宪法确定一个国家的政治、行政和司法基础,包括立法机构和法院的结构、担任公职的条件以及民选官员的任期。

  宪法列出政府各部的职责,并授权政府收税及建立国防军队。

  在联邦制度下,宪法划分各级政府的权力。

  由于宪法是特定历史时期的产物,因此必须可被修正,以便适应未来人们需要的变化。由于宪法必须具备灵活性以应对无法预测、无法预见的未来挑战,因此宪法所阐明的通常是政府的总体原则。

  宪法通常包含两种不同类型的权利──被动权利和主动权利。
  ° 被动权利指的是政府不可侵犯的权利。这些权利限制政府,不让政府干涉公民的某些行为。例如,政府不得限制公民的言论自由与和平集会,不得非法关押任何人。

  ° 主动权利指的是政府必须提供保护和公民享有的权利。这些"法定权利"可包括社会、经济和文化权利,它们通过政府对各项社会指标的保障而得到体现。例如:对所有男女儿童受初等和中等教育的保障,退休后的福利保障,或让所有公民得到就业和医疗服务的保障。

上一篇:司法独立

下一篇:言论自由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政治迷误的根源 - 来自《孙文辛亥革命后十年的迷误》

以上四方面的迷误都是政治性的。这不是偶然的失误,而是孙文错误思想观念以及社会环境、个人品德缺陷等因素汇合的必然恶果。第一,错误的政团观念。在孙文心目中,兴中会、同盟会和中华革命党是特殊的政治团体,与普通的政党是不同的。中华革命党成立时他特地表明“本党系秘密结党,非政党性质……至向来成立之国民党支部 ,乃系政党性质,与现在之党并行不悖。”[1]孙文组织这些政治团体是为实现其政治目的服务的。这个目的首先或主要是为了救国,但也含有实现其个人抱负的企求。1894年6月他通过郑观应等人向盛宣怀推荐,希望通过盛氏……去看看 

第三十六篇 续前篇内容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原载1788年1月8日,星期二,《纽约邮报》第三十六篇(汉密尔顿)致纽约州人民:我们看到,前一篇论文中主要意见的结果是,由于社会上各阶级的不同利益和见解的自然作用,不管人民的代表多一些或少一些,他们几乎完全是由土地所有者、商人和知识界人士组成,这些人会忠实代表一切不同的利益和主张。如果有人反对说,我们在地方立法机关曾经见过其他各种人,我可以回答说,那条通则容许有例外,但是例外人数不足以影响政府的整个情况或性质。每个阶级都有坚强的人,他们不受不利形势的影响,他们的功绩不仅得到自己所属阶级的颂赞,而且还得到了整个社会的……去看看 

7-2 退化(后退)现像 - 来自《梦的解析》

在辩驳了各种反对意见后,或者至少在显露了我们防御的武器之后,我们不应该再迟延那准备了很久的心理探讨。现在让我们把近来的主要发现摘录一下:梦是一种精神活动,和其他的一样重要;其动机常常是一个寻求满足的愿望;它们之所以不被认为是愿望,以及具有许多特征与荒谬性,完全是由于精神审查制度在梦形成过程中加以影响的结果;除了回避审查制度外,下述的因素亦在梦的形成过程中扮演着某种角色:①需要把精神材料凝缩起来,②要能以影像来表现,     ③需要一个合理可解的梦构造的外表(虽然不一定真)。以上每一主张都导致一些心理假说和……去看看 

第08章 1927年的武汉:考验和分水岭 - 来自《宋庆龄》

宋庆龄和其他先遣人员的队伍于1926年12月10日到达武汉。为了欢迎他们,举行了有15万人参加的一次游行示威、一次隆重的宴会和一次阅兵典礼。这些活动的规模都是同一个国家的首都和一次大革命的中心地相适应的,而这一点也正是这些活动所要显示的含义。   三天以后,在一次由已到武汉的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和国民政府委员联合召开的紧急会议上,宋庆龄被选入由五人组成的一个委员会(“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及国民政府委员临时联席会议”)。这个委员会将在其他党政领导成员到达武汉之前,行使党政最高权力。这样做是为了确认广州……去看看 

第61章 - 来自《英雄出世》

婚后没几天,方营长就请百顺去看演操,百顺不想去,可又不愿驳姐夫的面子,就含含糊糊应下了,应下后也就忘了。   方营长偏没忘,演操那日,真派个小个子排长来喊百顺了。   百顺搂着老五赖在床上不想起,老五也不叫百顺起,百顺就隔着门缝对小个子排长说:“你去禀报你们方营长,就说我今个不去了,下回演时再看吧。”   小个子排长老老实实走了,没多会,又老老实实回来了,——身后还跟着百顺的姐姐玉环。   玉环进了门,挺和气地对百顺说:“百顺,你得去,你姐夫好心好意的来请你,你又答应过的,不去像什么话?”   百顺这才去了,还对玉环讨好说,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