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第十七章 地形

 《战争论》

  地区和地貌同军队的给养是有关系的,它同军事行动本身也有十分密切而永久的关系,它对战斗过程本身,以及对战斗的准备和运用,都有决定性的影响。现在我们根据它同军事行动的关系,来研究这个问题。 
  地形的作用主要表现在战术范围,但其结果则表现在战略范围。山地战斗的结果同平原地战斗是完全不同的。 
  但是,只要我们还没有把进攻和防御分开,作进一步的考察,我们就不可能从地形能起什么作用的角度来研究地形的每一个主要特点,而只能谈谈地形的一般特性。地形对军事行动发生的影响有三个方面:妨碍通行、妨碍观察和对火力的防护。 
  地形的这三种影响是军事行动中新增加的三种因素,无疑会使军事行动变得更加多样化,复杂化和需要技巧。 
  在现实中,只有对很小的部队某一时刻的活动来说,才存在纯粹的、绝对开阔的平原的概念,也就是说才存在对军事行动毫无影响的地形的概念。对较大的部队的活动和持续时间较长的活动来说,地形就必然会发生影响。对整个军队来说,即使在某一时刻,例如在一次会战中,也不可能有地形不发生影响的情况。 
  由此可见,地形几乎始终是有影响的。当然,随着地区的性质不同,地形的影响力也不同。 
  通过观察我们就会发现,某一地区同完全没有障碍的开阔地的不同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地貌,也就是地势有高低;其次是有森林、沼泽和湖泊等天然物;最后是耕作造成了地形的变化。地形在这三个方面同平坦地不同的程度越大,对军事行动的影响就越大。这三个方面可以归纳为三种地形:山地、很少耕作的森林沼泽地和复杂的耕作地。它们使作战变得更加复杂,更加需要技巧了。 
  就耕作地来说,当然并非各种耕作地对作战都有同样大的影响。影响最大的是弗郎德勒、霍尔施坦因和其他地区所常见的那种耕作地,在这些地区,土地被许多沟渠、篱笆、栅栏和堤坝切断,到处是分散的人家和小灌木丛。 
  因此,在不考虑防御者利用地形障碍的情况下,平坦的、耕作均匀的地区最便于作战。 
  这三种地形中的每一种都在通行、观察和对火力的防护方面各自以自己的方式发生影响。 
  森林地主要是妨碍观察,山地主要是妨碍通行,复杂的耕作地可妨碍观察也妨碍通行。 
  在森林中,大部分地区都不便于运动(因为除了通行困难以外,由于完全不能观察,不能利用所有的林间小道),这一方面使行动简单了,但另一方面也给行动造成了同样大的困难。因此,在这种地形上很难充分集中兵力进行战斗,但也不必象在山地和极其复杂的地形上那样分散兵力。换句话说,在这种地方,分散兵力是不可避免的,但分散的程度比较小。 
  山地主要是妨碍通行,这表现在两个方面:不是到处都能通行;即使在可以通行的地方,军队的运动也一定比较缓慢,比较费力。因此,在山地各种运动的速度大受限制,整个活动要花费更多的时间。但是,山地也具有其他地方没有的特点,即某一地点可以瞰制另一地点。我们在下一章中将要专门谈制高的问题,在这里只是指出,山地的这种特点会导致兵力的极度分散,因为有些地点之所以重要,不仅在于它们本身,而且在于它们能够对其他地点产生影响。 
  当地形的这三种影响达到极点的时候,统帅对战斗成果所起的作用就会降低,下级军官乃至普通士兵的作用就会相应地提高。不言而喻,部队越分散,观察越困难,每个行动者就越要独立行动。固然,在行动比较分散、方式比较多、情况比较复杂的时候,智力的作用也必然要增加,因而统帅的才能在这里可以得到比较充分的发挥。但是,在战争中各个成果的总和比这些成果相互联系的形式更有决定意义。因此,如果我们设想一支军队分散成一条很长的散兵线,每一个士兵都各自进行一个小型的战斗,那么,一切就更多地取决于各个胜利的总和,而不是这些胜利相互联系的形式。因为良好的计谋不能从消极的结果中产生效果,只能从积极的结果中产生效果,因此,个人的勇气、技巧和士气在这种情况下能决定一切。只有在双方军队的素质相同,或者特长不相上下时,统帅的天才和智谋才起决定性作用。因此,民族战争和民众武装等等(在这里即使每个士兵的胆量和技巧并不一定十分优越,但是,他们的士气至少是始终高昂的)只有在极其复杂的地形上和在兵力十分分散的情况下,才可以发挥其优越性。因为民众武装通常都缺乏大部队集中作战时的一切特性和武德。 
  再说,军队在保卫祖国的条件下,即使是常备军,也会带上一些民族武装的性质,因而也就比较适合于分散作战。 
  军队越是缺乏这些性质和条件,对方在这些方面越是优越,它就越害怕分散,越要回避复杂地形。但是,能否避开复杂地形,很少能够由它自己决定,人们不能象挑选货物那样随意选择战区。因此,有些在性质上适合集中作战的军队,总是不顾地形的性质,千方百计地按自己的作战方法作战。这时,它们在其他方面必然是不利的,例如给养的缺乏和困难,宿营条件不好,在战斗中往往会遭到多面攻击等。但是,完全不发挥自己的特长会遭到更大的不利。 
  集中兵力和分散兵力是两种相反的倾向,军队倾向于哪一方面的程度取决于军队的性质适应于某一方面的程度。但是,在最紧要的关头,适于集中的军队不能始终集中在一起,适于分散的军队也不能单靠分散活动取得成果。法国军队在西班牙,就不得不分散兵力,而西班牙人用民众起义保卫国土时,也曾有必要派一部分兵力进行大规模的战斗。 
  除地形同军队的一般性质,特别是同军队的政治性质的关系外,地形同兵种比例的关系也是最重要的。 
  显然,所有通行极为困难的地方,不论是山地、森林或耕作区,都不适于使用大量骑兵,同样,密林区不适于使用炮兵,因为这里往往缺乏充分发挥其威力的空间,缺乏可以通行的道路和缺乏马匹的饲料。复杂的耕作区对炮兵来说有利些,而山地更有利。当然,这两种地区的地形都对火力有防护性能,因而对主要靠火力发挥作用的兵种是不利的,同时,行动自由的步兵能使笨重的火炮常常陷于进退不得的境地。但是,在这两种地区决不会缺乏可以使用大量炮兵的空间,而且炮兵在山区还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因敌军运动较慢,炮火的效力增加了。 
  在每一种困难的地形上,步兵肯定比其他兵种优越得多,因此在这种地形上,步兵的数量可以大大超过一般的比例。

上一篇:第五篇 第十六章 交通线

下一篇:第五篇 第十八章 制高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现代意义上的种族问题 - 来自《我也有一个梦想》

卢兄:你好!   你在回信中提出的一些问题,几乎是我在打开你的信封之前,就已经预料到的。   首先是,你极为惊讶地看到一个谋杀罪居然能够在美国的法庭,以"侵犯民权"这样可以说是相干,又可以说是完全不相干的罪名起诉定罪,而在这个法庭上,谋杀几乎就不存在了。觉得很难理解。   我只能说,我理解你的"难以理解"。因为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案例,也是一个特殊的地区在过渡时期的案例。但是,它的存在,却是在"美国逻辑"之中,是从整个美国文化中一脉相承延续下来的。你已经知道,象这样走上联邦最高法院的,又是与黑人民权运动这样的重大历史……去看看 

第三章 分合的标准 - 来自《统一与分裂》

引言:苏东坡诗云:“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看山如此,我们看中国历史,往往也是如此。   一何为统一   为什么以上计算出来的统一时间要比传统的说法短得多呢?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对统一的解释标准不同,或者说对统一的含义有不同的理解。   “统一”的本义   统一的真正含义是什么?我们不妨追根寻源作一番讨论。   统,原来是指丝的关绪。《淮南子.泰族训》中有这样一段话“茧之性为丝,然非得工女煮以热汤而抽其统纪,则不能成丝。”(茧子是丝构成的,但……去看看 

第65章 - 来自《苍天在上》

田卫东大步走进小客厅。黄江北正在那儿等着他。     黄江北问:“那套红木家具是怎么回事?”     田卫东笑了:“红木家具……是这么回事。这两年不是收藏热吗?我有两个朋友想收藏名人使用过的旧东西,特别想收藏名人家里的旧家具,找我捉摸这件事,我就推荐了您……他们拿一套红木家具换了您的旧东西?”     “让他们把东西拉走。”     “这是干嘛呢?嗨,您跟我那些朋友讲什么客套!这些家伙这两年玩原始股赚大发了,钱烧得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一套两套红木家具对于他们算个什么嘛!没事儿,拿着!送礼庸俗,受贿卑鄙,可这……既……去看看 

忏悔录 第八章 - 来自《忏悔录(卢梭)》

前章结束时,我必须暂停一下。随着这一章,我那重重灾难之链就以最初的环节开始了。  我曾在巴黎最显贵的两个人家生活过,虽然我不怎样善于处世,也免不了在那里结识几个人。特别是,在杜宾夫人家里,我认识了萨克森-哥特邦的储君和他的保傅屯恩男爵。在拉·波普利尼埃尔先生家里我又认识了色圭先生,他是屯恩男爵的朋友,由于编印了一部很好的卢梭文集而知名文坛。男爵曾邀色圭先生和我到丰特亲-苏-波瓦去住一两天,因为储君在那里有所房子。我们俩都去了。从范塞纳监狱经过的时候,我一见那座城堡,就感到心如刀割,男爵注意到了我脸上的表情……去看看 

序 - 来自《伯林谈话录》

我第一次会见以赛亚·伯林爵士是在1988年6月6日,他70岁生日那天,在他位于伦敦市中心的寓所。欧洲政治哲学的经典著作之一《自由四论》的法译本已经获得法国广大读者青睐。因此,我决定在《精神》杂志总部每周一次的文献研讨会上向我的同事介绍伯林的思想。这次研讨会的积极结果,是使我拿定主意通过一次由《精神》杂志同意发表的访谈来更深刻地展示伯林的思想。经过简短的电话交谈和迅速的信件往来,我们便决定在他寓所会见。自1976年1月一个寒冷的雨天我在伦敦佛勒书店发现《自由四论》之后,十多年来我一直对伯林爵士很敬仰,要……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