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本章总计 16007

  是的,笑声在乌峒还是经常有的。乌峒的恐怖,只要我们不于理睬。好象也没甚了不得。好象也能过下去。粥、酱苤蓝、棉衣、猥亵的笑话、家属的偶尔来队、还有蹩脚的连队晚会——晚会上,你上去拉一曲连弦都没有定准的二胡调,我们再敲盘击碗地来一段逗人发笑的三句半,末了还有小辣椒的笛子独奏“北风那个吹”(拉梭梭来来来咪 ——)……诸如此类,都吹散或稀释着笼罩在我们头顶上的黑云。

  可是,有人终于未能穿透这层阴霾。一天晚上,二班的丁水生失踪了。

  整个事情说来是痛苦的——痛苦得有一种可耻的感觉。

  那天黄昏,气温有些回升,风从耳边拂过,象春天一样暖和。我们拖着疲惫的双脚从工地回来,站在炊事班经常洗菜淘米的那条从山涧流来的溪水里,掬着一捧一捧清凉的水,发现水底下的石头格外清亮,象一枚枚闪光的镍币。溪水的上流,有一棵乌黑蜷曲的老树干搁在水中的石头上,树干上结着一层青苔。我们几个去搬动它,想把它抬到岸上晒干,给炊事班当柴烧。无意间从树干的一个空洞里赶出了一只横行的螃蟹。我首先发现了它,惊异在严肃的乌峒山上、在草木凋零的季节居然还有这种浪漫的生灵。我去这它,它一会儿消失在一个沙坑。丁水生来劲了,热烈地喊了一声:“排长,让我来 ——!”

  丁水生平日与我并不大接近,他比较寡言,是个生活在洞庭湖上的渔民的儿子。他发现螃蟹的一刹那,脸红扑扑的。他好象很有一套,拔起溪边的一根硬茎水草,将茎杆向沙坑穴内轻轻地伸去,然后缓缓拔出。螃蟹既骄横又傻,它死死地钳住茎杆。丁水生说:“螃蟹好吃!”他撕下一条蟹腿,吭哧吭哧地嚼起来。

  我也学着嚼蟹腿。我的上齿与下齿合拢时,便清清楚楚听到蟹骨碎裂的声音。

  老工兵邓炮生从后面跑过来,见我们几个乐成孩子似的,便阿:“什么好事,瞒着我?”

  “哈,美味!”

  “啧啧!”

  收工回来的时候,小辣椒胡文富累得好象就要咽气了,这时候被一只稀罕的螃蟹提起气来:他嚼了一条腿,还咽了一根辣椒佐味。

  “吃不得,吃不得!”老邓制止我们,神情非常严肃,“你们以为这是你们家乡的螃蟹是不是?这是山蟹,有病毒!”

  老邓的话把我们震住了。我们站在溪水里,半天没吭声。丁水生的脸色惨白惨白。

  老邓又说:“快呕!呕掉就没事!”

  呕?前不久拉痢疾时,上呕下泻,极其容易;现在喊呕,吃得出来吗?

  “我有办法,”老邓说,“每个人喝一碗水,水里掺一点点粪便!”

  “不行!那怎么能喝!”

  “老……老邓,就不能有别……别的办法吗?”小辣椒一副哭相。他馋,那螃蟹他吃了有差不多一半。

  邓炮生见人们不大拥护他那不近人情的主意,急了:“我说你们一个个都是些驴子!喝一点点粪会死人呀?古人过去尝粪诊病呢!再者,你们可以自己闻自己的呀,又不要好多!”

  比起染上病毒,生出极其麻烦的病变来,喝一碗秽水,引起官能反感而立即呕吐,当然是合算的了。

  我没有喝。我鼓不起这个勇气。我将中指尽量深一些伸入喉咙,抵住舌头的根部,来回两次,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便充溢我的胸膛,我呕出一滩稀稀糊糊的东西,脑子半天都嗡嗡作响。我呕吐毕,喝一口清水漱口时,发现丁水生依然未动,他痴痴地望着潺潺而去的溪水,望着溪水边摇曳的水草。我说:“丁水生,你呕掉啊,你发什么呆?”

  “啊……啊……我不要紧。”

  炊事班长在下游喊:“喂,你们不要站在上面了,我要淘米了!”

  我们依次登上溪岸。炊事班长将米箩沉到水里,抬头一看,见还有一个人站在水里未动,便又减道:“喂,丁水生,你怎么还没上去?”

  我将丁水生拖上岸时,发现他的手很凉。“你怎么了?……想家了?你的探亲报告,我已经交给连长了。连长说,等探亲的二班长回来,我们排就可以轮到你回家探亲了。你家里最近有信吗?……啊,你说话!”

  他精神恍惚,支支吾吾。那一只沾着草兰的螃蟹,好象钳断了他所依赖的、使他能够在鸟峒坚持运行的主要发条,他全身都瘫软了。

  第二天,二班副报告我,丁水生不见了。我心里一震,抱着一线良好的希望,竟然暗自喃喃地祷告了几句。我去团部军人服务社,去营部图书室找他,最后,还向连队理发员打听,问理发员今天是否给丁水生理过发……我始终没有发现他。

  过了一天,我仍然没有找到他,也没有向上级报告。

  作为一个排长,我能够为一个失踪的战士隐瞒时间的权限、最大额也不能超过两天。

  我迈着沉重的步子向连部走去了……

  直至今天我还责备自己,我当初为什么要报告,我如果不吱声,给丁水生多一天的时间,他也许能以他那渔民特有的搏击风浪的智慧与力量征服乌峒的崎岖山道,回到自己的鱼米之乡。但是,我不报告又会怎样呢?即使他如愿跑回了洞庭湖,难道能象童话故事那样,永久匿身于洞庭湖大鲤鱼的鱼腹中么?他不省事,愚蠢的思乡和莫名的恐惧导至他突然偏离他本应该老老实实走下去的轨道,他变得十分天真和莽撞。据说,他离开军营后,不敢走大道,象贼一样踏着稀薄的月光,鬼鬼祟祟地靠星光判定方向往前走。他根本就没有走出七号公路,在靠近一个村子的时候,他听见身后基地传来摩托车的声音,他把大衣掀起一角毛领,掩住自己的脸孔。摩托车从他身边穿过去,他还未来得及松口气,已经穿过去的摩托车又掉头朝他驰来。灰尘翻滚,摩托车的前轮几乎碾到他的脚趾尖……

  他被羁押在营部。

  我作为他的排长,很不愿他的事扩大;我向一些首长汇报了他平日在排里的表现: “他不大说话,人老实。”我说的是事实。

  对如何处理他,几位首长的意见不一。没有主张严惩的。(啊,万幸!)经过讨论后比较统一的意见是:一、行政记大过;二、他是团员,给予团内警告处分;三、责成他写出深刻的检讨,在未写出深刻的检讨之前,不解除羁押。

  他抓着一支笔,在一条方凳上呆呆地坐了两天。

  他两天没有吃饭。第三天夜里,他与看守发生了一点小冲突。他说要出去大便,看守虽然和他熟,但是说:“不行!”

  “我要大便!”渔民的儿子从铺板上坐了起来!

  “小丁——”看守发现自己喊得不对,更正道,“丁水生,你不要动!”看守有意耸了耸肩,他肩上的半自动步枪发出噌地一声响。“夜里,不能出屋!”

  “我……我……我胀!”

  看守用刺刀挑给他一个锥形的半边圆悄防桶。消防桶需要倚墙才不至于翻倒,臀部坐上去,锥形的桶底便在湿润的地上拓出一个深深的底印。

  气味不轻的消防桶,伴了丁水生一夜。

  这天晚上,丁水生几乎没有睡,翻来覆去,唉声叹气。第二天早晨,看守发现他脸色灰青,眼睛由于面容的憔悴而显得暗淡无光。他起床后,按惯例在看守的监视下折叠被子,打扫卫生。他很平静地打扫着羁押他的小屋,连屋角的一颗老鼠屎也被他扫走了 ——看守惊异他的平静,却忽略了他目光中的一种对眼前的一切东西疏远淡漠的意味……

  他去倒垃圾,看守跟着,中间隔两三步距离。

  垃圾堆在河滩上。河滩上有不少大如象、小如狮的石头。乌峒地势高,春夏两季这条河水流湍急,急流撞在巨石上,浪花飞溅,巨石缝底形成牛口锅似的漩涡。现在是枯水季节,河滩荒凉,偶尔幸存的一根蒿草,茕茕孑立。丁永生端着垃圾盆,不紧不慢地向垃圾堆走去。渐渐,他的步伐急促了些。他的前面,有四根高耸的水泥电线杆,电线杆底侧托着一部变压器。不待哨兵吆喝,他已经将手中的灰盆扔至一边,以他渔民下网似的敏捷和果断,突然扑向写着“高压危险,小心触电”的变压器,他象抱着一床大棉絮那样拥抱着这个危险的钢铁之物!

  看守慌了,手足无措,结结巴巴,喊不出一句有分量的话:“啊……你……你…… 做什么?”

  丁水生扑在变压器上有十秒钟之久。他没有想到,供坑道用电的、平日常嗡嗡地发出声响的变压器,眼下抱着它却毫无感觉。他那变态的心理本来希冀一种非人力所能抵御的打击骤然降临到他的头上,可是,他拥抱的是一股冰凉。冬初的乌峒山脉,紫青中透着黄。北风凛冽,凌晨的北风且夹有细如粉的薄霜,变压器弯曲成弧形的导管,结着一层透明的雾淞,并沾着一些冻死的蚊蝇虫纳。

  当他省悟到他的拥抱不会有结果,当看守大惊失色地乱叫,急忙抢上前去揪扯他时,他那双充血的眼睛已经盯住距他不到一百米远的河水……渔民的儿子一见水便仿佛失重,仿佛在水里有他的一切,轻飘飘直奔河水。

  现在还未弄清:丁水生当时到底是想再次出走,还是干脆舍弃一切?按他的水性,即使是三九天,要涉这么一条并不宽阔的河水,是不成问题的。可是,沙滩上留下一串脚印,水花溅起来了,他也一去不复回了……

  他已经下了水,全身哆嗦个不住的看守才取下枪,朝天射出一梭子:

  “哒哒哒……”

  指导员、连长和我们听到枪声,一齐赶到了河边。指导员这几天正因胃出血卧床休息,只穿了衬衣裤就来了。他不假思索就下了水,可是他才下水就需要人去救他了。牛高马大的连长只在河里划了几下就被冲得老远。只有我游得最远,到了江心,手指接触了一下丁水生的腿。我想抓住他的腿,可是,他忽然不见了。

  岸上的人看见他露了一下头,一片呐喊:“扔木头给他!扔木板!快啊!——”

  一根木头象鱼枪一样倏地入水,向丁水生漂去。丁水生露了露头,头发在水面上荡了荡。他没有理会那漂来的木头,对岸边的呼唤似乎全然没有听到。他又沉了下去,那头发直直地插下去……

  他再没有浮出。

  江面上的木板静静地向下游漂去了。

  我们在方圆几里的河面上打捞了一天,没有结果。一排长带着一个班在下游三十公里的闸坝上候了一星期,仍然没有结果。我们不能撤兵,不管怎么说,我们总得找到结果,总得收殓曾经是我们的战友的尸首啊。不得已,朝江里扔了炸药。

  我似乎直到这时才认识梯恩梯的威力,一根蜡烛般大小的梯恩梯扔下去,竟能掀起冲天水柱……

  指导员大病了一场,三天没有吃饭,舌头烧成了一片青色,舌苔糊了一层。

  我们把他抬到卫生队。他进手术室后,卫生队长破口大骂我们:“你们这些当兵的什么玩艺儿!指导员病成这样怎么早不送来!如果再晚来一个小时,你们干脆把他送火葬场得了!”

  我们草草掩埋了在水里出生、又丧生于水里的洞庭湖人。我们没有给他换衣服。他一身已经泡胀,扣子一颗颗绷得紧紧的,即使用剪刀剪开他身上的衣服,他也无法穿进任何其他衣服;我们给他裹了一床棉被,就是他自己经常盖的、已经洗得泛白的小军被。

  乌峒以自己惯有的牧师式的沉默接纳一个皈依它的人。

  我们抬他上山,山上一股神秘的迷雾。

  只有轻轻的咳嗽声和镐锄的掘土声。从掌子面下来的工兵掘如此一个小坑易如缚鸡,每一镐下去都有一个新的深度。我们愿意深深埋葬这一段关于螃蟹的记忆。一个与我们同睡一张通铺的人,同在一个盆里盛饭四菜的人倒下了,不管他死得英勇还是窝囊,不管他死后的面容多么难看,我们都想最后看一眼,都想给一个我们自己作出的评价。我们与他同衾共枕,我们的评价多少会妥帖一些,不象乌峒那放射着磷光的chan岩那样冷漠,那样生硬。当然,我们也需要防止溢美之词,那对死者、对生者都无稗益。乌峒需要硬铮铮的男子汉去征服它,对于倒在它脚下的人,它从来不滴半颗眼泪,不发生神话中的天昏地暗。

  既如此,我们就应该不让乌峒看我们的笑话;对于这块冷土的伟岸和不可一世,我们只有更坚毅、更骄奢地满不在乎!我们这样说不是责备我们死去的战友,不,责备已经晚了。我们是在重新认识我们自己、调整我们自己。是的,我们也曾有过空泛的意念全发:折磨人的夜班,零点、一点、三点……天边将破晓未破晓的时分,是我们在坑道里最难受的时候,累啊,困啊,我们只想倒下去长眠不醒;这时,掌子面上全部裸露的岩石,坑道内已经被覆停当的混凝土即使一齐崩溃,砸着我们。象松脂落下来裹住一条勤劳的小虫一样,我们也无怨。几乎可以说,每上一个夜班就要度过一次精神危机,就要在生与死上作一次谨慎的选择。我们甚至这般遐想:哪一天的清晨或黄昏,我们被突然的大塌方埋住了,我们保持着窒息前各自的姿势。几千年几万载后,人类的后代再度涉足荒芜的乌峒(也可能是异常繁荣的乌峒),在地层深处找到一个安眠者的化石,他们可能会万分奇怪,无法理解他们贫困的祖先怎么不在阳光普照的地面建设,却在地下建起如此规模宏伟的建筑?他们可能如同我们现在看待原始人一样看待我们。当然,他们中的高明者能够区别我们的开掘不同于原始人的穴居,我们的爆破不同于原始人的燧石取火;他们不会把一个猝然中止生命的人和一个韧性的开掘者摆在同一个水平线上。后辈人可能用怜悯的放大镜看待我们的劳作,诉说我们的或这或那的不足,但他们应该知道,他们比前辈的略高一筹,几乎也是由前辈那儿来的……

  雾渐渐散去,太阳从乌峒对峙的两峡谷间爬出,凹凸的山窝镀上一层贝壳一样板结的死光;辽阔起伏的乌峒山脉,浮着一层(云爱)(云逮)的云彩,云彩间时而露头的山脊,象岛屿、象船帆……我忽然想到遥远的洞庭湖:烟波浩淼的洞庭湖啊,你现在是晴还是雨?洞庭湖上的那一条渔船啊,你现在在捕鱼,还是在顺水推舟,舟上漾起袅袅炊烟?你知不知道,我们正在斩断你的一截联系,正在掩埋一个螃蟹的故事……

  昨天,连部文书又收到一封寄自洞庭湖的信。同样的信已经压了三封。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