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高利益

第21章

本章总计 5900

  李东方痛苦地想:如果真是由他代表峡江市委把这一切说出来,赵启功的政治 前途就完了,他的良心也要受到责备。

  赵启功脸色难看极了:“东方同志,我说过放纵犯罪分子了吗?如果没记错的 话,我上次和你谈话时讲的是策略!犯罪分子不是不抓,是不要急着抓!我也想今 天晚上打冲锋,明天一早就把蒋介石几百万军队全消灭掉,可能吗?现实吗?你在 前面冲锋,就不怕人家在身后打你的黑枪?我们现在是侧着身子作战,这情况你不 是不清楚!你说你了不起下台,告诉你:我没这个想法,从来没有!为什么?我自 信会干得比一些同志更好!国家和人民把我从一个大学生培养成为党的高级干部, 对我是有期待的,不希望我莽撞地倒在自己同志的黑枪下!”

  李东方再也想不到,赵启功竟会这么慷慨激昂。

  赵启功敲着茶杯,继续说:“真正庇护犯罪分子的事有没有呢?有!不少省份 和城市都有,不敢说普遍,涉及面积恐怕也不会小!不被上面发现,他报都不报, 串案窝案变个案,大案要案变小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刚听说这种事时,我也 很生气,也像你现在一样激动得不行,今天我就不气了,就多少能理解了。庇护腐 败分子只是个现象,背后的因素很复杂,几乎都涉及到一个地区、一个单位的诸多 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这里面起码有一部政治学加一部社会学!”

  李东方忍不住插话道:“恐怕还有一部黑厚学!”

  赵启功赞同说:“不错,应该加上一部黑厚学。”接着说了下去,“和这些地 方比起来,我们峡江的这点事又算得了什么?啊?如果没人大做文章,何至于搞得 这么惊天动地?!你可能也知道,田壮达的案子省纪委已经插手了,纪委书记王培 松三天两头去向大老板汇报,却不在我面前露一句话!”

  李东方说:“老领导,你既然已经知道被动了,就该争取主动嘛!”

  赵启功冷笑道:“我怎么争取主动?去向钟明仁痛哭流涕,说我在峡江当了八 年市委书记,一手遮天,用了一批坏干部?包括那个陈仲成?”

  李东方冷静地说:“起码这个陈仲成你是用错了,钟明仁在公安局副局长的位 置上压了陈仲成好几年,你一上来就把他提起来了,又是局长,后是常委、政法委 书记。钟明仁同志在省委常委会上提出了不同意见,你还去做工作,不到半年又把 他这个常委报上去了。这倒不是推卸责任,对这个人的使用,我是反复提醒过你的, 这个人心术不正。”

  赵启功掩饰不住自己的沮丧了:“那么,现在又怎么办呢?你起码先给我维持 住嘛!”

  李东方摇摇头,态度坚定地说:“不行,这个人必须拿下来了!”

  赵启功吃了一惊:“李东方,你这是征求我的意见,还是向我通报?”

  李东方说:“意见上次就征求过了,这次只能说是向你通报了。另外,我也不 怕你生气,我仍然建议你去和钟明仁同志摊开来谈一次,包括陈仲成在田壮达案中 做的手脚。由你来向省委建议免掉陈仲成峡江市委常委职务,这比我们市委向省委 提出来要主动得多。这也许是我现在惟一能为你老领导做的事了,希望你理解。”

  赵启功呆呆看了李东方好半天,才问:“东方同志,如果我不这样做呢?”

  李东方一字一顿地说:“那只有由我代表峡江市委向省委作全面交待了!” 这话的分量,这话的语气,让赵启功陷入了痛苦的思索中。

  李东方想了想,又语气沉重地说:“老领导,迄今这一刻,我仍然把你当做自 己的朋友和同志,我仍然把已经发生的这一切看做你认识上的偏差。当然,如果你 坚持己见必须由我把这一切向省委说清楚时,我一定会实事求是,包括你担心田壮 达一案被人利用的活思想,你对腐败分子不是不动,而是以后再动的明确态度……”

  赵启功受不了了,瘫坐在沙发上,连连摆着手:“东方,不要说了,先不要说 了,你再给我几天时间,让我想想,好好想想,我现在脑子很乱,真的很乱……”

  李东方不便进一步逼下去了,叹了口气:“老领导,那我就再等几天。”

  说罢,李东方告辞了,也没等刘璐璐下楼来送。

  走出柳荫路2 号赵家大门时,李东方步履沉重,心情也十分沉重。

  事情很清楚,如果真是由他代表峡江市委把这一切说出来,赵启功的政治前途 就完了,他的良心也要受到责备:赵启功没把他当外人,陈仲成在田壮达一案上的 非法活动是赵启功在私人谈话场合主动告诉他的,是两个老搭档喝着五粮液随便谈 出来的。那么,他对原则底线的坚守,必将付出人格受辱的代价!以后就会有人指 着脊背说:这是一个卖友求荣的家伙,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不顾一切,连自己的老 搭档、老领导都卖。只怕连大老板钟明仁都会瞧不起他,没准会认为他是软骨头。 钟明仁吃过小报告的大苦头,不喜欢手下的干部在他面前打小报告。

  真希望赵启功能就此猛省,一举挽救自己的政治前途,也挽救他可能受辱的人 格,他愿意再等几天,哪怕为此再担上一点政治风险,忍点辱受点气,只要赵启功 能主动去找钟明仁和省委好好谈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