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英雄出世》

  嗣后没多久,张天心的安国军第三师在马山倒戈,第三师师长白富林通电全国宣布输诚三民主义,率全师官兵参加国民革命军,打破了前方两军对垒的僵局。

  张天心震怒之下,出动两师一旅南下讨伐。

  转眼间马山一线成了战场。

  马山附近的汤集,因扼据铁路线,成了双方争夺的军事要地,先是白富林的新七团占了镇子,扒了镇北的铁道;后来张天心的人马过来了,日夜攻打,还向汤集镇里开炮,大半个镇子被炮火轰平了,还炸死炸伤不少人。

  汤集镇中的百姓一看大势不好,冒着两军交战的炮火枪弹,四下里逃散开去。

  汤副旅长自然不能不逃,——便也逃了,带着太太并两个伙计,携着大包袱小行李,半道上高价雇了一辆大车,一路颠簸,满身灰土到了省城,——模样实在够狼狈的。

  那日,汤副旅长一行抵达三江货栈时已是半夜,让睡梦中醒来的汤成和玉环都吃了一惊。

  汤副旅长一见玉环的面便说:“你看看这事闹的,我原以为省城这边要大打一场,不曾想,倒是汤集先打上了,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哩。”

  汤太太也拉着玉环的手说:“真险哪,眼睁睁地就看到炮弹在咱家门口炸开了,一窝小猪炸得竟没了影,过后一看,猪圈的墙上一片血肉……”

  玉环连声安慰汤太太道:“婶,不怕的,不怕的,——只要您二老没伤着就好!”

  汤太太仍是惊魂未定:“玉环,你是不知道,那颗炸弹再往门内落一点,只怕我们就和你见不上面了……”

  汤副旅长听得烦了,手一摆道:“好了,好了,别说了,咱快洗洗歇着吧!”

  玉环这才和汤成一起忙活起来,为汤副旅长夫妇安排张罗。

  给汤副旅长铺床时,玉环便说:“汤叔,您老来得正好,我有好多事都要和您商量哩。”

  汤副旅长看着玉环,也意味深长地道:“是哩,我也有许多话要和你说呢!”

  安歇几日后,玉环把方营长带来让汤副旅长夫妇见了,又把百顺和小白楼老五、老六的事都说给汤副旅长听了。

  汤副旅长对方营长很满意,夸玉环眼力不差,这夫婿选得好。

  对百顺的事,汤副旅长没感到吃惊,只轻描淡写地说:“百顺不学好,除他自己不成器外,只怕也有别的原因,——你这做姐姐的,也是逼他太凶哩……”

  又很感慨地说:“百顺当初真该在戏班子里学戏的,他热戏,又有嗓子、有扮相,没准就能唱红半边天。”

  玉环名义上是为百顺,实则是为自己辩解说:“百顺也还没定形,跟好人学好人,跟坏人就学做贼。日后若是能有个上心的女人管着他,再让他多学学方营长,或许还会有出息,为父报仇也还能有指望。”

  汤副旅长只摇头。

  玉环只当没看见,又说:“现在我也看开了,报仇不是一日两日的事,需得有耐心,我是有这份耐心的。”

  汤副旅长这才点头道:“能这样想就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只要有这份孝心,能尽其力,谋其事,那么,不论成与不成,都对得起你爹了。”最后,汤副旅长很郑重地看着玉环,和玉环说:“你和百顺都大了,有一桩和你们有关的大事叔得和你们说,再不说,叔心里就不安了。——也真是险呢,若是在汤集我和你婶让炸弹炸死,这事你们就再不会知道了。”

  玉环问:“啥事呀?”

  汤副旅长说:“是关乎你姐弟俩的,——哪日你把百顺叫来,我当着你们姐弟俩的面说清楚。”

  玉环道:“百顺在不在都一样,叔,你和我说便是。”

  汤副旅长想了想,和玉环说了:“我和你爹的关系,你们知道,那是割头不换的。你爹在时,我和你爹已留了后路,我们都知道自己不能老这么杀来杀去的,总得有个归宿,就聚了一笔钱做生意。你爹那时是旅长兼镇守使,一来公务、军务都是很繁忙的,二来也要避嫌,就让我干。我用那笔钱和人合伙在徐州办了个胰子厂,这二年又办了这家三江货栈,自然,也在汤集老家买了些地。”

  玉环很吃惊:“这事我和弟弟都不知道,娘死时也没和我们说过。”

  汤副旅长道:“你娘对这些事全不清楚,你爹当时没料到会在溪河送命,啥事也没能和你娘交待哩。”

  玉环很感动,说:“叔,你真是好人,你今日不说,这事谁也不会知道的。”

  汤副旅长笑了笑:“老天知道,咱不能欺天呀。再说了,你爹那钱本是为你们孤儿寡女预备的,我这做叔的也不能欺负你们嘛。”

  玉环真诚地说:“叔把俺姐俩抚养大了,就是尽到了心,这钱不钱的就不要提了吧。”

  汤副旅长道:“正因为你们大了,能自立了,叔才得把这事和你们说清楚哩,—— 过去你们小,不懂事,叔是没办法,才替你们当家,管着这笔财物。”

  玉环说:“那您老还替我们管着就是。”

  汤副旅长摇摇头道:“不行喽,叔和婶都老了,你们的事,得你们自己管了……”

  玉环这才注意到,汤副旅长头发已白了一大半,满是皱纹的脸面上已现出了老人斑,确是比当年在汤集时老得多了,心里禁不住就有些发酸。

  汤副旅长又坦坦荡荡地问:“玉环,叔直到今天才和你说这事,你不疑叔贪财吧?”

  玉环连连接头:“不,不,——叔不是那种人,不是……”

  说着,玉环“扑通”一声,在汤副旅长面前含泪跪下了:“叔对我,对百顺恩重如山,我们就是叔的一双不孝儿女……”

  汤副旅长忙把玉环拉起了:“好闺女,有你这一句话,叔这么多年也就值了。”

  玉环仍是坚持不要那笔钱,说是没啥要用钱的地方。

  汤副旅长说:

  “用着也好,用不着也好,叔都得把你们应得的那半还你们,叔说了,叔不能欺天哩。”

  没容玉环再说什么,汤副旅长已取出了一个小本子。

  汤副旅长翻着小本子说:“玉环,你听着,原先我和你爹合共的本钱是八万七千块,现在呢,已翻做三十来万了,还不算汤集的地。这主要是胰子厂赚的,这三江货栈不行,一来开张只二年,二来汤成也胡闹。——你们到省上来时,我原想把货栈整个交给你们的,想想还是没敢,怕你们撑不住。这三十万有一半便是你和百顺的,你们啥时要用,都可到账房去支。历年的账目也都在,你们没事时不妨查看一下。当然,这钱你们若一时用不上的,叔就给你们在账上存着。”

  玉环没多想便道:“叔,那就放在账上吧,我和百顺都用不着的。”

  汤副旅长笑了:“咋用不着?你和方营长办婚事不要用么?百顺成家也要用的。”

  玉环想想也对,便不做声了。

  汤副旅长又说:“百顺不能这么下去,年纪轻轻的,总得干点啥,跟汤成学不了好的,他要是乐意,就让他到徐州胰子厂去做协理吧,也算有个正经事干。”

  玉环觉着汤副旅长考虑得周到,已想答应了,可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心想,父亲到死都对得起他们,她和百顺更得对得起父亲。她认定百顺去了徐州,报仇的事就更无希望了,因此便道:“胰子厂的事,以后再说吧!”

  汤副旅长猜不透玉环的心事,也就没再坚持。

  末了,玉环对汤副旅长说:“关于这三十万的事,叔最好还是不要和百顺说,家仇不报,百顺不能花爹留下的这笔钱,——我……我也不能花,没脸花呀。”

  汤副旅长挺为难:“我不和百顺说,只怕百顺日后会恨我哩。”

  玉环道:“不会,他只能恨我。他早就恨我了,有一阵子都想杀我,让他再多恨我一次算啥?!”

  话虽就么说,玉环当晚歇下后,还是为这笔钱和怎样使用这笔钱想了许多,想得一夜没能安眠。

  想来想去,就认真想到了为老五、老六赎身的事。

  不论是老五还是老六,总得赎一个出来,赎出的这个得能听她的。

  若那老五或老六能听她的,再若能把百顺拿死,一盘棋就算活了。

  ——有个当营长的丈夫,再有个听话的弟弟,两个大男人相互壮着胆,或许能成事。

  却拿不准是赎老五,还是赎老六。

  老五像似对弟弟有真心,可弟弟对老五却远了点,——方营长也说过的,弟弟真心里喜欢的不是老五,偏是老六。

  老六太浪,——老五说的那些事,玉环都信,可弟弟只要迷着老六,就能听老六的,日后就好和老六一起摆弄他,因而,赎老六也不坏。

  为父复仇终是玉环心头第一位的大事,只要对复仇有利,玉环想,就是百顺天天愿钻老六的腿裆,她也不管。

  次日,玉环找百顺谈了,不提那笔钱,只问百顺:“你和老五、老六是不是真好?”

  百顺说:“是真好,和老五、老六都是真好。”

  玉环道:“我不能一次给你娶两房太太,你只说和哪个最好?”

  百顺想了半天,还是拿不准和谁算是最好的,搔着头皮说:“老五这人大方,心眼好,就是醋劲大,也胖了点,不如老六好看;老六呢,虽说好看,眼眶却又太高,没几个男人是真心瞧得上的,还有个当团长的客扯着。”

  百顺要姐姐帮着拿主意。

  玉环说:“老五我还有点印像,老六我连一点印像也没有,哪天我去和她们谈谈,谈过再说,说定了就赎出一个来。”

  百顺喜出望外,连声叫着“好姐姐”,“亲姐姐”,就像在老五、老六面前似的,身子差点儿歪到了姐姐怀里。

  百顺那当儿根本就没想起问:姐姐到小白楼赎人,是从哪来的钱?

上一篇:第56章

下一篇:第58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八章 - 来自《胡长清的“忘年交”》

丁某回到家里,父母发现她神色异常,似乎心事重重,就不断追问,但丁某心情十分矛盾,什么也不说,越是这样,丁某父母越觉得有问题,很可能与周雪华有关,就苦口婆心地对丁某晓以利害,丁某终于道出了实情。丁某父亲立即带着丁某向警方反映了这一重要情况。周雪华脱逃案的侦破终于出现了一线曙光。   江西省公安厅厅长丁鑫发详细听取了丁某的情况反映,迅速调集警力将傅某兄弟密捕,顺藤摸瓜,查明了周雪华的确切下落。6月16日深夜,丁鑫发厅长亲自率领数百名公安民警和武警直扑南昌县黄马乡阆里村。   阆里村离马路有一里多路,汽车开不进去。……去看看 

第七章 北伐 - 来自《蒋介石传》

蒋介石曾在日记中表示他不喜欢政治,他写道:“政治使人过狗一般的生活 ……道德何在?友谊何在?”但是不久就表 明,在政治权术方面,他是一个“进步”很 快的新手。    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上,国民革命军是一种新型的军队。他们充满信心,并由于取得了巨大、迅速的胜利而士气高涨,随着不断地向北进军,队伍也随之不断地状大。   如果说历史上一个统一的中国曾在最混乱的变革中出现过的话,那么,北伐将是必要的。   蒋介石非常自信地认为,不管局势如何,他都能够领导新的革命军走向胜利。   然而,共产主义者,尤其是苏联人,却不象他那么乐……去看看 

第四章 可证伪性 - 来自《科学发现的逻辑》

关于是否存在可证伪的单称陈述(或者“基础陈述”)的问题,将在以后考察。这里我假定对这个问题采取一个肯定的回答;我将考察我的划界标准可以在何种程度上应用到理论系统上来——假如可以利用的话。对一种通常称作“约定主义”的立场进行批判性讨论,首先会提出若干方法问题,我将采取一定的方法论决定来对付这些问题,其次,我将试图表征那些可证伪的理论系统的逻辑性质——可证伪的,即假如采用我们的方法论决定的话。   19.约定主义的若干反对意见   对于我采取可证伪性作为我们判定一个理论系统是否属于经验科学的标准的建议,一……去看看 

第八章 绝对知识 - 来自《精神现象学(上卷)》

一、确知自己是存在的“自我”的简单内容     天启宗教的精神还没有克服它的意识本身,或者这样说也是一样,它的现实的自我意识还不是它的意识的对象;一般讲来,天启宗教的精神本身以及在它里面互相区别着的诸环节,都归属于表象范围并具有对象性的形式。表象的内容虽是绝对精神,不过还须进一步扬弃这种单纯的形式,或者毋宁说,因为这种形式是属于意识本身的,那末它的真理必定在意识所经历过的诸形态中显示过了。——对于意识的对象的这种克服〔或扬弃〕,不应当片面地理解,以为对象是指向自我回复的东西,而应当更确切地理解为为对……去看看 

第11章 百团大战 - 来自《彭德怀传》

第一节 破袭正太路   1939年秋到1940年春,八路军不得不用很大的力量来对付来自抗战营垒内部“友军”的进攻,这是民族的不幸。乘国共磨擦之机,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多田骏,对抗日根据地加紧“扫荡”,在华北大力修建公路、铁路,挖壕筑堡,由点联线,由线成面,扩大其占领区。抗日根据地日益被封锁、切割。1939 年秋,抗日根据地有近百个县城,至1940 年夏,只保有几个山区偏僻小县城。八路军活动日渐困难,物资供应尤为紧张。  1939年12月,冀中军区政委程子华,政治部主任孙志远给总部的一份密电,引起朱德、彭德怀的特别重视。  程、孙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