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自由主义的批判和借鉴

本章总计 6528

  新自由主义是自由主义的现代品种,在西方经济学中是一大流派,并且扩展到政治学、社会学甚至哲学领域,形成一个思想体系,为较多学者和政治家、经济家所信奉。新自由主义崇拜市场,认为市场是“永动机,它们只需要一个法律框架和不干预的政府,就能提供不间断的增长”。这成为一切保守党派的指导原则,于是对社会现象有其独特视角。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是杰出代表,所谓撒切尔主义就是新自由主义的人格化。在有关社会问题上,撒切尔夫人明显地表现出对不平等现象的漠视,或者是对这种现象的支持。她认为,“社会不平等天然就是错误的或有害的”这一观点,是“天真的和不合情理的”。他们反对平等主义,只是把机会平等看做是值得追求的,认为一个任由市场自由运作的社会可能会产生大量的经济不平等,但这并不要紧,只要具备决心和能力的人能够上升到与他们的能力相匹配的位置就可以了。他们还把福利国家看成是一切罪恶的源泉,正如当初的革命左派把资本主义视为一切罪恶的源泉一样。

  近几年来,新自由主义输入我国,成为学术界、理论界、思想界乃至经济界、政治界、社会各界普遍关注的热门话题。对新自由主义的介绍,大致归纳为:

  (1)经济理论,宣扬“三化”,即自由化、私有化、市场化。

  (2)政治理论,强调“三个否定”,即否定公有制,否定社会主义,否定国家干预。

  (3)战略和政策上,不仅一般地鼓吹全球化,并且极力鼓吹全球经济、政治、文化的一体化。

  虽然,至今还没有人公然赞成新自由主义的整套观点,但是在其某些方面表示接受的还不少,并且影响高层决策,有的已在实际工作中得到体现。特别是经济的“三化”,同意的多于反对的;全球化和一体化(主要在经济上),也有人深信不疑。贫富差别和两极分化的凸显和深化,较少地被揭示,较多地认为不可避免,不能说是没有新自由主义在起着一定作用。对弱势群体的产生,认为自然,难以解决,也不要求政府花大力气,最多给以同情,以防矛盾激化,同样出于类似的思维。

  当然,不是听之任之,而是相当关注。中国社会科学院成立了课题组,拿出了研究报告,并且出了书。何秉孟主编:《新自由主义评析》,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年6月。书中提出,我国学术界对新自由主义的研究,存在四种态度:全面否定;极力鼓吹;只介绍不分析、不判断;批判地吸收、借鉴。该课题组的倾向是否定第一二种,容许第三种,赞成第四种。他们认为,作为学术理论的新自由主义同新自由主义的政治化(所谓“华盛顿共识”)不能相等同;新自由主义中有必须加以批判和坚决抵制的,主要在政治上和意识形态上。去掉这两头,可资借鉴的合理成分有:市场是有效配置资源的机制;现代货币主义的观点;运用货币政策进行宏观调控;加强法制,使政府行为纳入法制轨道;尊重人权和人的自由发展;以及某些研究方法。在批判方面,则有绝对自由化、全面私有化、全面市场化、全球一体化。

  以上论定,基本可取。但是这样评析,没有直接联系现实,并对新自由主义在我国当前已经发挥的作用,包括正面和负面,缺乏必要的估价。还要看到,虽然“极力鼓吹”的人主要在部分中青年,而被潜移默化的其实已不限于少数学者,更多的在企业界和地方政府。对他们来说,市场化、私有化已经不是“全面”与否,而是感到还很不够。如疯狂叫嚣“在马克思主义的棺材上钉下最后一颗钉子”的张五常,即使有人批判,更多有人捧喝。至于对当前两极分化、弱势群体现象视而不见、见而不说的人,更非绝对少数。在他们脑里,主宰成分不能没有新自由主义的基因。听其发展,市场化、私有化还有什么约束呢?

  对新自由主义,确实应当既有批判又有借鉴。“自由”两字是神圣的。大家记得“勿自由、毋宁死”和“若为自由故,两者(指生命和爱情)皆可抛”的名言,不相信“自由”是异端,并在《宪法》中对人权列举了种种自由。侵犯自由就是剥夺人权、践踏法制。这是新、旧自由主义的重要功绩。但是在经济上,一味鼓吹自由,已经带来祸害,就是贫富两极分化、弱势群体增多。2004年第32期的《暸望》新闻周刊,登载吴忠民一文,指出中国现阶段要谨防“自由有余而平等不足”情况的发生。该文提出:改革开放以前的30年,中国社会实现了大面积的平等:以往阶级之间严重的不平等现象被消除,占人口1/2的女性获得了解放,大众教育迅速普及。但是,由于当时实行的是计划经济体制,并且主导性的意识形态是阶级斗争理论,所以,这就极大地限制了社会成员作为个体人的自由,同时也使得平等逐渐地丧失应有之义。

  改革开放以后的一段时间,中国人民正是通过基于自由的创造,初步突破了原有身份、地域、行业以及所有制等方面的人为限制,推动了中国社会经济的巨大进步。但是,平等规则的阙失会使社会的制度安排和政策制定出现严重的问题,一部分人的自由损害另一部分人的自由。这进而会使某些处在强势位置的群体凭借着资源的优势和无序的“竞争”,使自己原本“基于自由创造”的行为变成一种“基于自由的为所欲为的扩张”的有害行为,使市场经济丧失起码的平等性,甚至会造成少数人的资源得到极大的、超常规的扩张的情形。中国社会所以出现了许多不公正现象,一个重要原因便在此。对于此种现象,如不进行有效的阻止,便会损害社会的安全运行和健康发展。旨哉斯言,发人深省。对新自由主义,孰取孰弃,应当是昭昭然的。新自由主义,功在精神,祸在物质,可以一分为二,批判中有借鉴。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