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政治类电子书下载

本书所收的这两篇论文,是法国大革命时期著名法学家、政治思想家西耶斯的代表作。《论特权》集中揭露了特权阶级的垄断性和寄生性,以及特权的弊端给国家社会带来的危害。《第三等级是什么》着重回答了三个问题;第三等级是什么?是一切,是整个国家;第三等级在政治秩序中的地位是什么?什么也不是;第三等级要求什么?要求取得某种地位。这本书在法国大革命前夕起了极大的宣传鼓动作用。

上一篇:论平等

下一篇:乌合之众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四章 判决中的合法性 - 来自《法理学问题》

   2009/10/01
理性偏见问题  当冷静考察法律推理者使用的用于制定、批评或正当化法律决定的方法时,我们就看到,这些方法并非总是为法律独家所有,而且也不总是客观的,哪怕我们采用一种宽松的、实用主义进路的客观性。这些要点似乎对司法事业的合法性或许具有潜在的很严峻的意蕴。我认为确实如此,但是,我必须对付的是相反的论点,即在法律诉讼中,假如各方摆出的理由份量不完全相同,那么法官就总是可以作出有利于在法律技术意义上更强的一方当事人的决定。因此,即便更强的一方不是绝对强,法官也从来不需要诉诸个人价值、偏好或政治观点。然而,如果……去看看

第39章 - 来自《梅次故事》

郑维明的老婆郭月仍是四处告状,已告到北京去了。北京通知荆都,荆都通知梅次,梅次便派人去北京,将郭月接了回来说接回来,是客气的说法,其实差不多是押回来的。北京是首善之区,岂容郭月这样的人去哭哭闹闹?况且你男人不管是怎么死的,总是个腐败分子吧。可郭月只在家里休整几天,又会哭哭啼啼上北京去。梅次只好又派人去接。谁也不能将郭月怎么处置,再怎么不喜欢老百姓告状,也不敢做得太过分了。不知何时是个了断李远佑又开始了新一轮告状。法院判赔了他三万块钱,作为医药费用、伤残补偿和误工补贴。可他还揪着不放,要求依法严惩殴打他的……去看看

下篇 第12章 性教育 - 来自《幸福之路》

由于“性”这一主题处于禁忌和图腾的包围之中,我是在忐忑不安中探究这一问题的。我很担心那些接受我前面各项原则的读者会因处于这一种包围中而怀疑这些原则。他们也许很容易地承认,无畏和自由对儿童有利,却希望一遇到性问题就施束缚和恐惧。我不能这样限制那些我认为合理的原则,我在论述性的问题上,也将与造就人们品性的其他冲动一样对待。   性禁忌独立的一方面是,性很特别,这种本能成熟得很晚。的确如精神分析学家指出的一样(尽客极大地夸张了些),这种本能儿童期并非缺乏。但是儿童期性本能的表现与成人不同,力量也小得多,而……去看看

海上漂来挑战司法的机会 - 来自《我也有一个梦想》

卢兄:你好!   没想到那么快就收到了你的回信。你说,"阿姆斯达"事件确实吸引了你,为了早些看我聊下去,所以才赶快写了这封信,目的是"抛砖引玉"。这么一来,我非得紧着写不可了。   "阿姆斯达"号漂来的时候,美国在奴隶制问题上,确实已经双方都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那么,这个国家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   你现在对于美国当时松散的状态,也一定已经有了一些概念了。然而,不知你想过没有,这实际上反应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状态。那就是,如果它的各个部分的联系显得松散,那么它能够作为整体长期继续存在下去,维系它的东西有可能反而是相当有……去看看

第十二章 再袭陇海 - 来自《解放战争全记录第二卷》

1946年11月4日,晋冀鲁豫大地上的淮阳县白衣阁镇前的广场上,刘伯承、邓小平站在临时搭起的主席台上,正在向晋冀鲁豫野战军近千名团以上干部,传达毛泽东代表中共中央起草的(三个月总结),总结第一阶段作战的经验,布置下一步的作战。政治委员邓小平先传达中共中央军委文件——(三个月总结),并作了战争形势报告,刘伯承司令员在会上作了军事问题的报告。刘邓首长在讲话中,全面分析了晋冀鲁豫的战争形势,明确了任务,研究了战法。  ——今天我们和大家一起来接受新的任务。毛主席对我们的指导是有远见的,战争要进行到什……去看看

第二十九篇 关于民兵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2009/10/01
原载1788年1月10日,星期四,《每日广告报》第二十九篇(汉密尔顿)致纽约州人民:管理民兵以及在发生叛乱和入侵时指挥民兵作战的权力,是负责管理共同防务和保卫邦联内部和平的必然职责。民兵在组织上和纪律上的统一,在动员他们为公共防务服役时会产生最良好的效果,这一点不需要军事学上的技能就能看得出来。这能使他们在阵地上和战场上执行任务时互相谅解,协调一致——一支军队在作战时这是一项特别重要的有利条件;还能使他们在军事技能上很快达到熟练程度,这对他们的作用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只有把民兵的管理交给全国政权来指导,才能……去看看

第五章 美国与自由贸易——李嘉图的理论是否依然正确 - 来自《世界是平的》

   2010/06/16
结束了印度之旅,作为一个笃信自由贸易的美国人,我心中产生了一个很大的疑问:在平坦的世界里,我还能继续相信自由贸易理论是正确的吗?这个问题必须马上搞明白——不仅是因为其在国家政治层面已经成为热门话题,而且因为我对平坦世界的各种观点全部建立在对自由贸易的坚定信念上。我知道,自由贸易当然不会使每个美国人都受益,而且我们的社会将不得不帮助那些在自由贸易中受到损失的成员。但是对我来说,关键问题是:当世界变的如此平坦,当如此多的人可以和我的孩子们合作和竞争时,自由贸易是否可以使美国人在总体上受益?许多我……去看看

第一章 城邦——公民文化的摇篮(上) - 来自《西方政治文化传统》

沿着西方政治文化之流上溯其源头,我们来到公元前8~前4世纪的古代希腊。这是有可靠文字记载的西方政治史的开端。在这里,最引人注目的特征就是众多城邦林立的极为独特的政治景观和发达活跃的公共政治生活。“公民”(Citizen)这个概念就形成于城邦政治结构之中,其原意为“属于城邦的人”。谈到“民主”(Democracy),政治学家们追根溯源,总是从希腊语中发现它的最初表达形式。的确,正是在城邦的背景下,希腊人赋予“民主”概念最原始的内涵。公元前数百年间曾繁盛于地中海沿岸的那些希腊城邦是十分独特的国家形式。构成西方政治文化……去看看

第54章 - 来自《英雄出世》

手枪营的那位方营长不知百顺、玉环这边的变故,过了三日仍不见玉环把百顺送到他的手枪营来,就独自一人找到三江货栈来了。   方营长来时用心打扮了一下,头发梳得工工整整,马靴擦得贼亮,还带了副白的晃眼的手套。   进了三江货栈的店堂,方营长不喊玉环,却大呼小叫喊汤成,仿佛不是冲着玉环,倒是冲着汤成来的。   号中的老账房说:“长官,汤成不在呢,去了实业银行。”   方营长这才问起玉环:“那孙玉环呢?”   老账房笑道:“长官来得正好,小姐打从那日见了你的面,就老在楼上发呆,连着两天没吃饭了。”   方营长愣了一下,继而便欢喜……去看看

2-2 军事韬略之谜 - 来自《十大元帅之谜》

叶剑英文韬武略,智勇兼备,素有“儒将”之称。在几十年的革命生涯中,他作为最佳“参座”,屡出奇计,巧于用兵,所谓“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此之谓邪?   2.1 北伐初露锋芒   1926年7月,广东国民政府开始北伐。叶剑英随军由湖南来到江西。   北伐军攻占南昌后,敌人迅速组织优势兵力进行反扑,北伐军被迫退出南昌。这时苏联军事顾问加仑将军建议,停止进攻两周,观察一下形势再打。但是第一军总指挥王柏龄不听加仑的劝告,为争夺攻占南昌的头功赶到前线,急于攻城。   叶剑英分析当时的敌我态势,认为孙传芳部据守的人数比中路军……去看看

悲剧的诞生 05 - 来自《悲剧的诞生》

现在,我们接近研究的真正目的了,我们的目的在于认识酒神兼梦神型的天才及其艺术作品,至少先要了解其初步的神秘结合。到此,我们将首先探讨这颗新芽怎样先在希腊世界出现,后来又发展为悲剧与酒神祭曲。关于这点,古希腊人自己就给我们一个象征的答案。他们把荷马和阿奇洛科斯的像并列刻在雕塑,饰物等等之上,视为希腊诗歌的始祖和持炬人,他们深深感到只有这两个匠心独运的同辈天才值得尊重,因为一股热情之流从他们发源,流遍希腊晚期的全部历史。荷马,这个潜心默想、白发苍苍的诗人,现在愕然看着狂放豪迈,驰骋人间的尚武诗人阿奇洛科斯的……去看看

10-4 中俄东方边境 黑龙江 - 来自《黄祸》

那一夜, 从瑗珲到呼玛二百九十公里江段, 约有三千万人冲进俄国。今年的春天迟迟不迈过北纬五十度。往年这个时候, 黑龙江的冰面已经隆隆作响地开裂了, 现在却仍然结结实实。只是在中午太阳最热的时分, 冰的表面出汗似地化出一层水, 太阳稍一偏斜又重新冻死。俄军的装甲车在冰面上奔驰, 拖起一道道白茫茫的冰渣尾巴。然而, 冰层还是越来越薄了。尽管大气温度还在冰点以下, 可失去了冬天透地数米的严寒, 在冰下流动的江水就开始侵蚀冰层。下游成千上万往上走的人不断带来消息, 冰面开裂的地段一个劲上移, 昨天还在雪水温……去看看

1945——中华民国三十四年乙酉(1) - 来自《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1.1(一一,一八)  甲、蒋主席对全国广播充实战力,整军建军,彻底动员人力物力,并提早实施宪政,不待军事结束即召开国民大会。  乙、蒋主席勉文武百僚,革新政治风气,配合军事,虚心博采舆论,以资攻错。  丙、大公报社评谓:「今年应为新生之年」。  丁、战时运输管制局成立,俞飞鹏任局长,龚学遂及美人麦克鲁任副局长。  戊、广西我军克思恩。  己、美机袭东京。  1.2(一一,一九)王懋功代韩德勤任江苏省主席。  1.3(一一,二○)  甲、滇西我军克畹町(1.5又失)。  乙、英军克复缅甸阿恰布。  丙、美巨机数十架炸大阪名古屋。 ……去看看

第10章 - 来自《省委书记》

46  修小眉一路带着小跑,快步走出小别墅的大门。张大康随后就追了出来。“… …喂;你的大衣……还有车……车,你也不要了?”   是的,没拿大衣,还有那辆白色的桑塔纳……修小眉终于站了下来。一站下来,她就感到了一阵阵寒意,毕竟是深秋。深秋的深夜,在这平均气温要低于市内三四度的郊外休闲区,在忘了穿大衣的情况下,骤然跑出温暖如春的房间,又加上内心的忿懑和疼痛,打寒战自然是要发生的事。   “唉,真是贡家大院出来的人,一个瓜子壳里嗑不出两种仁(人)儿,都是属爆竹的。”   张大康替修小眉披上大衣后,想搂她一下,再劝她回别墅去,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