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历史类电子书下载

《个案分析》是对知识分子问题所做的去蔽和剖析。也许正因为作者生活在知识分子的“圈内”,所以他才无比切身地意识到:要从传统走向现代,知识及知识分子自身的问题乃是亟需清算的首要问题,知识分子对个体性及现代性的阙如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为此,必须用一种独特的文本形式来传达作者的所感所思,这便是由“个案”、“公案”和“案由”三个部分交织而成的《个案分析》。

上一篇:家庭革命

下一篇:中国人的性格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16.自我惩罚 - 来自《沧浪之水》

董卉的女儿满月,请我们去王府酒家吃中饭。董柳跟别人换了班,一波也就没去幼儿园。吃完饭董柳去了医院,岳母带一波回家,我就上班去了。快下班的时候,楼下有人在喊:“池大为,池大为!你家里出事了!”我心中一惊,头发一下就立了起来。跑回家一看一波坐在门口的地上哭,指着自己的脚叫着:“爸爸,爸爸!”我在一波的脚后跟处轻轻一摸,一块皮就掉了下来。一波痛得直叫:“爸爸,爸爸!”我抱起一波就跑。医生看了说:“要住院。”收费的人说:“两千。”我似乎没听懂,直了眼望着他。他说:“两千。”我这才明白过来,说:“我是卫生厅的,一时没带那么多钱,等会补交……去看看

第二章 梦的解析方法 - 来自《梦的解析》

   2009/10/01
一个梦的分析     本书的开场白即已标出我在梦的观念所受传统看法之影响。我主要想让人们理解“梦是可以解释的”,而已经讨论过的那些对梦的解释所作的贡献,其实不过是我这份工作的附加物。在“梦是可以解释的”这前提之下,我立即发现我完全不同于时下一般对梦的看法—— (事实上几乎所有梦的理论,仅除了休奈尔的以外),因为要“解释梦”即是要给予梦有个 “意义”,用某些具有确实性的,有价值的内容来作“梦”的解释。但,就我们看得出的、梦的科学理论一点也帮不了梦的解释。因为,第一:根据这些理论,梦根本就不是一种心理活动,只……去看看

第01章 - 来自《我主沉浮》

不论过去还是现在,共和道都披着一层神秘的面纱。三十几座风格各异的欧式小洋楼历 经岁月风雨的侵蚀,至今仍静静地耸立在不足七百米的路道两旁,像一幅凝固了的异国风景 画。不知什么年代种下的法国梧桐早已根深叶茂,硕大的树冠几乎遮严了整个路面。绿阴下 的狭长街区永远那么幽静,一座座森严的院门在人们的印象中似乎永远关闭着,更增加了几 分令人敬畏的神秘。漫长的岁月,尤其是这二十五年的改革开放,早已改变了省城的一切, 共和道却风貌依旧,一副永恒不变的昔日模样。在玻璃幕墙和钢筋水泥构筑的一片片高 楼大 厦面前,就像个锁进……去看看

陈寅恪与周扬 - 来自《逝去的年代》

1949年后,陈寅恪居广州,任岭南大学中文、历史两系教授。当时,党内凡文人气重的领导到穗后,一般都要看望陈寅恪先生,如陈毅、胡乔木、周扬等。陈寅恪先生为一纯粹学人,对于领导的关怀一般都以礼相待,绝无攀缘之意。1959年他与周扬发生过一次冲突。  吴学昭《吴宓与陈寅恪》中引1961年9月3日《雨僧日记》云:“解放后寅恪兄壁立千仞之态度,人民政府先后派汪筏、章士钊、陈毅等来见,劝请移京居住,寅恪不从,且痛斥周扬(周在小组谈话中,自责,谓不应激怒寅恪先生云云)”。  周扬何以激怒陈寅恪先生?1962年周扬在大连创作座谈会的讲话中……去看看

第65章 - 来自《英雄出世》

秋凉后,张天心真到省城来了,还和岳大江一起阅了兵。   方营长的手枪营也在被阅之列,散场回来后,方营长就故意气玉环说,手枪营队列排得最齐,正步走得最好,立在阅兵台上的天帅直夸手枪营是威武之师,还三次向手枪营举手敬礼。   玉环看着方营长那副故意做出的神气样,恨得直咬牙,真想先杀了方营长,再去杀张天心。   方营长存心要把玉环气死,又在玉环身前身后踱着方步,阴阳怪气地说,天帅就是天帅,威风不减当年,连岳大江都还怯他三分,能杀天帅的人只怕现在还没出世呢!   玉环实是受不了了,当天便带着儿子铁娃住到了三江货栈汤太太那里。……去看看

第14章 - 来自《永不瞑目》

这天晚上的朗诵练习,肖童突然神不守舍。本来已经烂熟于胸的演讲词,总是念得支离破碎。朗诵老师一再强调他马上要去外地讲课,这是给肖童的最后一次练习,希望他能珍惜。可包括卢林东在内,他们都不明白这学生今晚何以如此一反常态心不在焉。  卢林东说你嘴里有什么东西怎么总拌着舌头?  肖童说我累了也困了。  卢林东说你不是都考完了吗,是不是没有考好?  肖童脸上若有所思,口中答非所问:“卢教师,今天先练到这儿,行吗?”  朗诵教师顿感受到轻视,面带愠色收拾起自己的东西,说了句:“那就这样吧,我又何苦呢。”便走出了教室。卢林……去看看

12 - 来自《灵山》

我作这次长途旅行之前,被医生判定为肺癌的那些日子里,每天唯一可做的事情便是到城郊的公园里去走一趟。大家都说这污染了的城市只有公园里空气好些,城郊的公园里空气自然更好。城墙边的小山丘本来是火葬场和坟山,改成公园不过是近几年的事。也因为新建的居民区已经扩展到本来荒凉的坟山脚下,再不圈起来,活人就会把房子盖到山头上去夺死人的地盘。  如今只山头上还留着一片荒草,堆着些原先用来做墓碑未曾用完的石板。附近的老人每天早晨来这里打打太极拳,会会鸟儿。到九点多钟,太阳直射山头,他们又都拎着鸟笼子回家去了。我尽可……去看看

第六章 可变比例定律及厂商成本曲线 - 来自《价格理论》

   2009/10/01
我们刚刚用正规的方法,讨论了可能得到的各种类型的供给条件。我们看到,供给条件是由个别厂商的成本曲线来决定的。现在,我们来考察形成厂商成本曲线的条件。当然,我们对厂商本是没有什么兴趣,我们是要更充分地了解决定一个行业供给条件的各种因素。我们必须切记,供给曲线仅只对竞争性行业来说才是一个有意义的概念。否则,仅有价格尚不能完全描述个别厂商所面临的需求条件。我们也须牢记,在从成本曲线过渡到供给曲线时,我们必须密切注视可能存在的外部经济或不经济——经济的或不经济的对厂商来说是外部的,但对行业来说是内部的,并……去看看

第六篇 第十章 要塞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以前,直至出现大规模的常备军的年代为止,要塞,也就是城堡和筑垒城市只是为了保护当地民众而建造的。贵族在受到来自各方的各种威胁时,就利用自己的城堡躲避灾难,以便争得时间,等待有利的时机;城市则是利用其坚固的城垣来保护本城市不受战争风暴的侵袭,这是要塞原始的和最自然的使命。但要塞的功能并不仅限于此。由于要塞所处的地点同整个国土及分布在各地的作战都有关系,因而要塞的重要性将是越来越大,具有了超出城垣范围的作用,对占领或保卫国土,对战争胜败和整个战局都有了影响。这样,它甚至成为使战争成为一个整体的一种紧密的联……去看看

第三章 为权利而斗争是对自己的义务 - 来自《为权利而斗争》

   2009/10/01
为权利而斗争是权利人对自己的义务。主张自己的生存是一切生物的最高法则。  它在任何生物都以自我保护的本能形式表现出来。但对人类而言,人不但是肉体的生命,同时其精神的生存至关重要,人类精神的生存条件之一即主张权利。人在权利之中方具有精神的生存条件,并依靠权利保护精神的生存条件。若无权利,人将归于家畜,因此罗马人把奴隶同家畜一样对待,这从抽象的法观点来看完全首尾一致。因此,主张权利是精神上自我保护的义务,完全放弃权利(今日不可能,但曾经可能过)是精神上的自杀。另外,所谓法不过为各种制度的总和。其中的各个部……去看看

主笔·骁将·书记(上) - 来自《潘汉年传奇》

置身营幕任主笔   1926年11月23日上午九时,日本Da —F00客轮发出一 阵长长的笛声,缓缓地离开了上海虬江码头。紧靠岸边船弦 上站着一位青年,他身穿浅灰色西装,脚踏皮鞋,白衬衣领 子下系着一条格子领带,一副入时的金丝眼镜架在高高的鼻 梁上,双眼皮、两眼炯炯有神。好一派上海滩小开风度。他, 正是自诩为“新流氓主义”者的潘汉年。   潘汉年何以离开《幻洲》编辑部登轮远行?他此行的目 的又是什么?   事情原来是这样的:在潘汉年这群“小伙计”们的共同 努力之下,创造社出版部的业务从1926年春潘汉年加入该部 后发展很快。许多新……去看看

八 社会发展中的五个规律 - 来自《未来中国的选择》

依据前面对社会要素和社会矛盾的分析,我们发现,在社会发展过程中存在这样五个规律:第一个是“结构要素协调律”。其内容是:社会三要素之间在性质、水平和内容方面的对等协调是社会稳定均衡发展的必要条件。即:一定性质、内容和水平的社会机制因素客观上要求与之相适应的一定性质、内容和水平的成员精神素质,反之亦然;同时,社会机制因素中的结构要素与规则要素也必须对等协调。这一规律可以用以下式子简明地表示:D=F(J,G,S)…………………(1)式中:D——表示社会协调发展指标; F——表示一种函数关系,表示社会三要素间的协调(失衡)关系; J……去看看

第八章 爱因斯坦的宇宙 - 来自《万物简史》

随着19世纪渐渐远去,科学家们可以满意地回想,他们已经解开物理学的大部分谜团。  我们略举数例:电学、磁学、气体学、光学、声学、动力学及统计力学,都已经在他们的面前俯首称臣。他们已经发现了X射线、阴极射线、电子和放射现象,发明了计量单位欧姆、瓦特、开尔文、焦耳、安培和小小的尔格。  凡是能被振荡的,能被加速的,能被干扰的,能被蒸馏的,能被化合的,能被称质量的,或能被变成气体的,他们都做到了;在此过程中,他们提出了一大堆普遍定律。这些定律非常重要,非常神气,直到今天我们还往往以大写来书写:"光的电磁场理论"、"里氏互……去看看

形而上学 卷十四 - 来自《形而上学》

   2009/10/01
章一     关于这类本体,我们所述应已足够。所有哲学家无论在自然事物或在不动变事物均以诸对反为第一原理;但在一切第一原理之先,不该另有事物,所以这不该既是第一原理,而又从某事物得其演变;若从此说,如以“白”为第一原理,便应以白为白,无复更先于白之事物;可是这白却预拟为别一事物之演变,而这一底层事物又得先于“白”,这是荒谬的。     但一切由对反所演生的事物例皆出于某一底层;那么诸对反必得在某处涵有此底层。本体并无对反,这不仅事实昭然,理知的思考也可加以证实。所以一切对反不能严格地称为第一原理;第一原理当异……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