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话的妙用

  外二篇:昏话误国/谁之过

  想当年,刘备为了拉杆子起事,在英雄起四方的乱世中捞一把稻草、有自己的一席之地,编了一套鬼话,逢人便讲自己是当朝小皇帝的叔父。这样说,一来可以抬高自己的身价;二来可以为自己的招兵买马寻得一个借口,不致招来背叛朝廷、犯上作乱的罪名。由于刘备一脸的忠厚相,加之与当朝皇帝又确实姓同一个姓,所以那些听惯了谎话早已难辨真假的老百姓很快便信以为真,都说有个刘备刘皇叔要出来解民于倒悬捍卫刘家天下了;另一些虽然心知肚明,但欲以刘备作招牌沾点儿光、混个一官半职的人,也借坡下驴,装着信了。后来,刘备硬是凭着“皇叔”这层铁关系,天下三分而有了自己的一份。

  再往后,洪秀全由于屡试不中,一怒之下,揭竿而起,发誓要推倒满清统治,自己取而代之。为了师出有名,挖空心思地在自己的身世上编出些鬼话来,受基督教传教士宣传品的影响,称耶和华为天父、耶稣为天兄,而自己则是天弟。并且宣称自己是奉天父天兄之命来救世的,自己的命令就是天父天兄的命令。崇拜上帝(实际上是崇拜自己)者,“无灾无难”;不崇拜者,“蛇虎伤人”。面对着这番既是利诱、也是威胁的宣传,那些痛恨满清统治、害怕招灾惹祸、希冀康泰平安的百姓便心甘情愿服服帖帖地跟着这位“天弟”走了。既然老天的儿子可以做皇帝,那么,上帝的儿子做个天王也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了。所以,一进南京城,便急急巴巴地做起了天王,美美地过了一把皇帝瘾。

  刘备摸准了老百姓崇拜皇权的心理,编造鬼话而作了蜀主;洪秀全利用了老百姓企求平安的心态,编造鬼话而作了天王,一步登天、位极人臣,付出的只是几口唾沫,得到的却是最大的实惠。做的是无本万利的买卖。正是由于说鬼话有着非同一般的甜头,所以自古至今,说鬼话的人便绵延不绝。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大地,各路“大师”纷纷“出山”。之所以出山,并不是为了像古代的侠客义士那样除暴安良、扶贫济困,只是为了名和利而已。他们利用世人科学知识的贫乏、理想信仰的缺失以及对健康的渴望、对神灵的敬畏等,编造出许多美丽的“神话”。于是,便有了包治百病的“佛子”张小平、有了拯救人类的“转世如来”李洪志、有了破译生命奥秘的“在世华陀”胡万林,等等,等等。就是这样一些江湖术士的连篇鬼话,一时引得无数国人为之竞折腰,磕头的磕头、掏钱的掏钱,骗子们暴得大名、钱包鼓胀,一溜烟地跑到了国外,享受人生去了。只是可怜了那些弟子门徒,该得病得还在得病、该死去的还在死去。

  “历史是一面镜子,今古对照何其相似”。这是历史学家吴晗在四十年代说过的一句名言。其实,在五十余年后的今天看来,依然如是。

                   昏话误国

                     陈言

  1839年,前方主帅林则徐在一份上报朝廷的敌情分析中指出,战争不可能爆发,因为英军虽然船坚炮利,但他们“腿足缠束紧密,屈伸皆所不便”,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英国士兵的绑腿打得太紧,腿脚活动不便,没有什么战斗力。次年,当林则徐听到定海失陷,进一步献策激励军民杀敌,理由是洋兵洋将只要摔倒了便再也爬不起来,毫无陆战能力。很难想象这样愚蠢的昏话竟是出自林则徐之口,可以说,尚未开战,胜负已经定了。

  林则徐的昏话,源自于他对英军的无知,也可以说是对外部世界的无知。而这种无知则直接根源于妄自尊大的天朝心态,洋人不过是蛮貊之邦,不知礼义廉耻,与他们往来没有丝毫的好处。在这种心态之下,不愿意了解对手,不屑于了解外部世界,只是凭借主观想象去臆测情况、做出判断,其结果只能是说些不着边际的昏话。

  与林则徐的由于不了解情况而说的昏话不同,今天的不少人往往会因为盲目的自信或过分的“天真”而说出些令人啼笑皆非的昏话。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一位笃信“三十年河西四十年河东”乃人类社会发展之必然规律的国学大师,提出了一个既大胆、更诱人的预测:二十一世纪必然是以我中华文化为核心的东方文明统领全球的时代。老先生的根据是,西洋文明统治世界已有数百年之久,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新的世纪该我东方文明坐庄了。于是,为即将到来的东方文明的时代计,续《四库全书》一本一本地出、新《传世藏书》一套一套地印,似乎凭着几本线装书就可以齐家治国平天下了。真是天真烂漫得可以。当年,大清帝国依靠老祖宗传下来的礼义廉耻的国粹,最终没能抵挡住洋鬼子的坚船利炮,落得个赔款割地的结局,把中国带进了半封建半殖民地的苦海。但与今天的这位大师的冲天豪气比起来,当年的那些士大夫们显得小家子气十足,实在算不得什么。他们只知道自己的精神文明最佳,却根本没有想到要输出自己的文明,称霸全球。

  还有比这更昏的话,这几年腐败已成了一种社会公害,大伙儿都在为这事儿着急,积极地出主意、想办法。可有人却一点也不急,有文化学者告诉我们:腐败不仅无害,而且有利于中国社会转轨,腐败者获得既得利益后,会为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而努力使社会通向法治之路。因此,我们没有必要去反腐败,倒是应该任凭一部分腐败分子腐败下去,等到他们捞足了、拿够了,为了保护既得利益,这些先腐败了起来的人必然会制定一些法律、法规,限制他人的腐败。这样,我们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坐享反腐败的胜利果实了。这样的话不说是在为腐败开脱,至少已是愚不可及的蠢话。作为以社会关怀和维护价值理想为职志的知识分子,说出这样的蠢话,是我们这个社会、民族的耻辱。它带给我们的只能是从心底升起的阵阵寒意和失望。

  昏话,往小了说,贻笑大方;往大了说,误国误民。

                  谁 之 过

                     陈言

  看了《南方周末》10月8日的《考老师》一文,感到震惊,虽然我早已知道、而且毫不夸张地说,民办教师是中国教师中学历最低、水平较差的一群,但还是难以相信他们竟会差到几门课的考试成绩加起来达不到60分的地步。我不敢想象依靠这样的教师能够培养出素质合格、能力过硬的人才来。

  但是看了同一报纸11月19日的《吴希波:我为自己辩解》一文后,我除了对民办教师们多了一些理解外,更多的则是愤激。虽然我早已知道作为农民的一部分,他们和中国的大多数农民一样,始终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但我还是没有想到他们中的大多数竟活得比一般农民更为凄凉、栖惶。特别是在那些经济比较发达地区,他们更往往是最贫寒、最没有社会地位的一群,“没本事的人才当民办(教师)”已经成为这些地区人们的一句口头禅。实际上,对于那些民办教师来说,他们也想像城里的同行们一样,有文凭、有学历,学点新东西,但微薄得甚至连自己都无法养活(更不要说养活家人了!)的收入(即使这点活命钱还往往被拖欠、克扣!),使得他们不得不断了这种奢侈的念头;他们也想像那些村干部们(因为他们平时能见到只有村干部)一样活得有头有脸(不是要去管人、捞钱,只是为了获得一点别人的应有的尊重),但同样因为极度的贫困而不得不放弃这种追求个人尊严的非分之想,灰头灰脸地、屈辱地活着。但是,尽管他们的收入极度菲薄、地位极其低下而且体力严重透支(他们大多数人是农活、教学双肩挑,站完讲台下农田),但他们还是拼着命(!)、以自己那点少得可怜而且陈旧过时的知识(如果还能够称得上是知识的话)培养着和他们一样可怜的孩子。面对这样一群连草都吃不上的“牛”,你还能指望他们挤出“奶”来么?!

  其实,民办教师们的境遇又何尝不是所有教师所面临的生存状况呢?!如果硬要找出区别的话,也只是贫寒、困顿的程度不同罢了。由此,不能不使人想到这样一个问题,如果说现今的(民办)教师误了我们的孩子(富有诗意的说法是“祖国的花朵”)、误了我们的教育(耳熟能详的说法是“百年树人”)的话,那么又是谁误了我们的(民办)教师(同样富有诗意的说法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记得八十年代中期,便有人信誓旦旦地要使教师职业成为“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记得九十年代以来,政府更是多次庄严承诺,要使教师的平均工资收入达到或超过国家公务员的平均收入水平,但事实是,迄今为止,我们的大多数教师的收入还远远没有达到公务员的平均收入水平,更不用说超过了。我们时常能从新闻报道中见到大学教师住的“筒子楼”,但你何时见过有政府官员住在“筒子楼”内!官员们可以堂而皇之地在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会议上提出发高薪以供其养廉的提案,可有几位教师有资格、有权力为自己多争几个活命钱呢?!在这种背景下,我们有什么理由指责教师没有对国家的教育事业尽职尽责?我们又有什么权力要求教师对国家的教育滑坡承担责任?如果说教师该为教育负责的话,那么谁又该为教师负责呢?

  往深了说,教师收入的微薄、教师地位的低下,实际上是教育得不到实质性的重视、教育自身地位低下的必然结果。虽然我们已经把教育的地位拔高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将教育称作是“百年大计”,把教育视作振兴国家、振兴民族的根本;虽然我们也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增加了对教育的扶持力度、加大了对教育的宣传力度。但在不少地方,“振兴教育”、“发展教育”甚至“科教兴国”仍然是写在墙上、喊在嘴上的既时髦又可装点门面的标语、口号;在不少官员的意识中,它远没有救活一家企业、安置几个人就业重要和迫切。在这样一个急功近利、眼前利益重过一切的时代,有谁愿意把钱投在、把精力花在教育这种十年八年也未必能见到成效、显出政绩的利在后世的事业上呢!这绝不是危言耸听:在教育部和国家统计局公布的1998年全国教育经费执行情况中,我们惊讶地发现,该年度全国教育经费财政支出比上年下降了0.31个百分点,北京等19各省市存在着不同程度的下降!所以说,要想让教师对教育负责,各级政府应首先对教育、教师负起切实的责任来。

  1988年,冰心先生针对不少领导人常说无农不稳、无工不富、无商不活、无兵不安,唯独不提无士(“士”就是知识、科学、文化、教育,就是知识分子、人才)怎么样的情况,写下了《无士则如何》一文。在文章的结尾,先生痛切地指出:要让德先生、赛先生在中国这个古老的土地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如果不重视“士”、不重视科学、教育、文化,德先生、赛先生就成了空谈,现代化也会流于纸上谈兵。

  先生的话绝不是危言耸听!

上一篇:北大的堕落

下一篇:失去的传统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对当前改革争论的两个问题的认识

[摘要]目前关于改革的这场争论,蒙上了一种很强的意识形态的色彩。争论的“意识形态化”不仅会模糊所讨论问题的实质和真正的分歧所在,而且会缩小我们进行选择的空间,甚至会导致社会形成断裂带,因此理性争论和形成共识至关重要。市场和权力原本应该是对立、此消彼长、作用方向相反的两种因素,但在中国却朝着同一个方向结合在了一起,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一个新问题,应该对这两者各自进行规范,防止两者结合。  [关键词]改革争论 意识形态化 市场 权力  [中图分类号]D6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6623(2006)02-0011-02  [作……去看看

盗版有理

我这里说的并不是反话,我确确实实的认为盗版有理——因此这个带有贬义的“盗”字在这里并不完全合适,但为了尊重约定俗成的语言习惯,我还是使用“盗版”这个词汇来概括各种使用未经授权的软件的现象。在《软件工程师》上对软件工程师们讲盗版有理,多半不大得人心,但“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且听我把话讲完。            一、道义:谁欠了谁的   1999 年 7 月 16 号的《南方周末》刊登了薛兆丰写的《凭什么挑战微软?》一文,驳斥汪丁丁的《知识产权,垄断利润,反暴利法案》,以及方兴东的《起来——挑战微软霸……去看看

后全能体制与21世纪中国的政治发展

中国的政治现代化是炎黄子孙共同关注的世纪性大课题。相当一些激进的学者认为,多党制可以制衡权力高度集中而产生的各种弊病,中国在现阶段实行多党制是实现中国政治现代化的必要选择;中国之所以没有在现阶段向多党制发展,完全是因为中国执政党在意识形态上与利益上排斥政治多元化。本文认为,西方的多党制得以有效运行,是以一系列历史、文化、经济与社会条件为基础的。不能脱离这一基础来抽象地判断多党制的意义。其次,本文认为,当今中国大陆已经进入有限多元化的后全能主义历史阶段。在这一阶段,具有改革开放导向的现行一党政治……去看看

[作者惠赐]张祖桦:中国为什么要进行政治改革?

按:张祖桦先生长期致力于政治改革的理论研究,成就斐然。2001年7月,张先生的著作《中国大陆政治改革与制度创新》由大屯出版社出版。在这本书中,张先生总结了中国公民争取宪政民主的艰难历程,从宪政民主的基本理念入手,深刻分析了中国现行政体的弊病,提出了如何在中国建立宪政体制的设想。2002年11、12月,我在北京与张先生就本书主题几度长谈,获益匪浅。数月来,又多次致信张先生讨教相关话题。我把谈话、书信内容梳理成文,经张先生阅示,首发“关天茶舍”、“宪政读书会”,以飨读者。  1  范福潮:“政治体制改革”并不是近年的提法……去看看

自负帝国的危机:单边主义与霸权合法性的终结

[内容提要]制度安排是美国成就霸权的基础,它只有通过在全球维度提供有效的国际公共产品和在国际社会中遵循民主才能实现霸权的合法性,而制度安排在单边主义之下不仅无法提供新的合法性依据,反而将加速霸权合法性的丧失。霸权合法性的消解又会反过来使美国的制度安排受到严峻挑战:霸权滥用对它的腐蚀;挑战者、盟友和敌人的反抗;全球均势的形成。而美国制度安排的崩溃也就是其霸权(或帝国)终结的象征。不过本文的最终意图不在于揭示单边主义对霸权合法性的腐蚀作用,因为美国的领导人不会愚笨到一直采用单边主义;而在于揭示这样一种……去看看

杜威对自由主义的批判与重建

假如激进主义的意义在于对激进变迁的需求的体认,那么今天不管是什么自由主义,假如不同时也是激进主义的话,那就不但是可有可无,且注定要失败。   John Dewey Liberalism and Social Action  杜威(1859-1952)的实用主义哲学及社会理论在70年代的美国开始复苏。①尝试从杜威思想中汲取资源的可说从左到右,也包括很多难以传统左右区分定位的人;无论在学术或政治参与上都算是非常分歧。②除了少数例外,这些人大多和杜威在一个现代性的核心问题意识——如何让强调参与的民主生机复燃——上找到了接合点,并以这个问题意识为基础,……去看看

“十五”时期中国农业问题及政策建议

(50人论坛·北京)我原来在农业部农研中心工作,现在调到中国经济体制研究会、任副秘书长,兼《中国改革》杂志社总编辑,但是研究方向仍然是“三农”问题,即农民问题、农村问题和农业问题。  在“十五”计划制定初期,国家计委举办过多次研讨会,讨论我国“十五”计划的基本思路。其实近年来,我国经济中的“三农”问题已经日渐突出。在去年末、今年初,在“两会”之前,我国有关方面对“三农”问题的讨论也越来越多,包括理论界、政府界等。这方面的关注主要是沿两个方面进行。一个是正面,因为我国目前的整个经济运行、整个经济架构,包括理……去看看

从农村社会分层看村民自治与配套制度建设

一   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农村社会的变动呈现多元化与复杂化。一方面农村经济体制改革以后,经济分化及社会成员在经济地位上的差别与以往的政治关系一起为农村急剧形成的社会分层提供了基本依据;另一方面中国农村发展带有明显的不平衡性,沿海发达地区的农村由于较早投身于市场经济,从经济基础-个人意识到经济-社会结构都发生了较大变化,已经成为一个开放性社会,而大部分落后地区由于其封闭性 [1] ,传统色彩依然浓厚。基本社会状况的差异导致无法用统一的尺度去衡量存在极大悬殊的中国农村,因此无论用什么理论研究村民自治都不能……去看看

现代性与民族主义

安东尼·D. 史密斯 龚维斌 良警宇译   对现代主义的视角还有重要的经验主义的反对意见。首先,他们忽视了特定人口通过参与民族形成的文化与政治工作而开始"进入现代性"的时代。也就是说,19世纪初欧洲和拉丁美洲开始的这项工作是完全不同的事业,致使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非洲和亚洲的民族主义和民族缔造的结果是十分不同的。战后经历了真正的经济、技术和政治相互依赖的"全球化",这在200年前是不可想像的事情,更不用说实现了。另外,时机选择对于各种民族主义的不同表述形式,以及它们帮助创立的差别较大的民族类型都是很重要的……去看看

经济全球化过程中的政府与企业

节选  第二章  国际分工的发展与协调   交易或交换是随着分工的发展而日益发展起来的,分工越发达,交易的频度越增大,交易的方式也变得越来越复杂起来,在旧的协调机制的框架下,交易成本也便随交易方式的日益复杂化而与日俱增。当我们考虑国际间的地区一体化和跨国企业所进行的公司一体化问题时,现代国际分工的特征的变化就成了我们要关注的问题。   第一节  现代国际分工的重要特征   对现代国际分工特征的分析,从不同的角度入手会得出不同的结论。但在我们看来,以下三个方面的变化尤其值得重视。   第一,产业垂直……去看看

政府行为与农村发展

原载《政治学研究》2000年第1期  「作者简介」唐兴霖,中山大学政治学与行政学系,广州,510275  自改革开放以来,就全局和整体而言,中国农村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从各个局部来看,不同地区的农村在发展过程、发展速度和发展水平上又表现出明显的差异性和严重的不平衡性。(注:中国的政治社会自古代以来都是一个以非均衡为特征的社会,这突出表现为城乡之间的差异性。见徐勇:《非均衡的中国政治》,第4-5页,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2年版。但中国社会的非均衡特征不仅突出表现为城乡之间,而且突出表现为地区经济社会之间。……去看看

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体制

我认为政治体制改革的关键问题是实现民主和权力制衡(民主的过程就是实现权力制衡的过程)。无论依法治国、推进民主化进程,还是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等几乎所有的政治体制改革都受制于它。而政治体制最终将决定行政体制,有什么样政治体制就会有什么样行政体制与之相适应。中国所有的政治和行政改革无法达到西方国家所能达到的目的,往往似是而非,难见效果。其主要原因就是缺乏有效的权力制衡,最后都变成了走形式、走过场。那么实行自主治理制度能否解决中国当前的问题?自主治理制度是一个存在权力制衡的民主制度(通过选举对当选者构成……去看看

制度内外的工人阶级政治:基于文献的阅读与述评

原载《开放时代》2009年第10期  [内容提要]中国工人阶级政治长期以来颇受海内外学者重视,特别是海外学者对中国社会转型中工人阶级政治的研究文献颇丰,但在国内学术界尚未得到很好的介绍。本文在阅读相关研究文献的基础上,以工人阶级政治类型、制度外的工人阶级抗争政治、制度内的工人阶级参政议政为主题,简要陈述文献的基本观点并就其内在逻辑关联做出简单的评价。  一、工人阶级政治类型研究  工人阶级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集团,学界越来越关注工人阶级内部的复杂性,并据此提出工人阶级政治的类型理论。美国政治学家裴宜……去看看

再造农民的福利及乡村建设的展开

一、农民福利的性质  所谓福利,本质上是一种对生活状况的满意程度,这种满意程度有两维标准,一维标准是生存标准,即人们可以生存下来的最低标准,这个最低标准除了客观的作为一个动物人的生理标准,如有衣穿不致冻死,摄入最少卡路里不致饿死;还有主观的作为一个社会人的生存标准,如当前各个国家都制定有但标准并不相同的最低收入标准,贫困线标准。在贫困线以下的收入可以认为没有达到生存的标准。中国农村的贫困线标准是人均年收入低于1000元。就是说,在中国农村,人均收入低于1000元的家庭,可能缺衣穿,吃了上顿没下顿,房子也很破乱甚至……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