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拥书城,神游宇宙,乐不思归,不复为世间之人矣。一天接到了刘真女士的电子邮件,其中的内容是关于他的丈夫殷之声先生的介绍以及邀请我去浏览殷之声先生的网页。我与他们素不相识,怀着好奇去浏览了刘真女士提供的网页,却发现,殷之声先生已经永远离开了我们,令人感慨不已。

殷之声先生留下了很多文章,其中的内容关系到我们这个时代的方方面面,足可以体现他关心国家与社会,关心人类命运与福祉的热忱。这是殷之声先生真实的情感与思想的历程,是一颗正直无私心灵的写照,是用热泪与鲜血写就的。因此,他留下的文字值得每一个热爱思索的人们为之钦佩与沉思。

虽然他的物质生命已经消失,但是却永久地留下了他的精神生命。丈夫忌没世而名不称矣,此中真意,问谁能领会得来。殷之声先生以自己的思考在文明的天空中划出了一道闪亮的轨迹,这足以使热爱他的亲人们与朋友们感到欣慰。

法国思想家帕斯卡尔曾经说过,"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用不着整个宇宙都拿起武器来才能毁灭他;一口气一滴水就足以致他死命了。然而,纵使宇宙毁灭了他,他却仍然要比致他于死命的东西更高贵得多;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死亡,以及字宙对他所具有的优势,而宇宙对此却是一无所知?

古往今来,众多的思想者就像海边的苇草,任浪潮汹涌起伏,顽强地坚守了下去。最终营造出了一片片的坚实的陆地,供后来的人们行走和居住。其实这样的境界是很美好和壮观的啊,就像伟大的诗人泰戈尔所说的,"群星在浪花上摇曳,各种色彩的思潮被抛出大海深处,散掷在生活的海滩上。生与死随着浪潮的韵律涨落升沉,我心灵的海鸥,展开翅膀,快乐地鸣叫着。"

古希腊思想家认为,哲学的意思就是爱智慧,哲人就是爱智慧的人。对于一个知识分子来说,思维的乐趣与思维的幸福,是最大的乐趣与幸福。也许这种思索不可能给思想者带来什么现实的利益,而且思想者往往还要承担现实的风险。但是,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有蔑视荣华富贵,将个人的生死置之度外的勇气,有关心人类的幸福、权力与尊严的热忱,这样才能够称为一个真正的、大写的人,为后来的人们所怀念、效仿与景仰。殷之声先生,正是这种真正的、大写的人。

思想者是幸福的,思想者是有尊严的。真理其实并不存在于那些讲话的教条中,无论是左的还是右的,无论是革命的还是反动的。它只存在于任何一颗有良知的大脑中,怀着宽容博爱之心,对人类的一切进行真诚的反思。这样做才无愧于知识分子的良知,无愧于这个生养了我们的伟大的世界。

一想到还有这样的人在认真地思索一切,仅仅为了使自己获得智慧,获得为人民服务的勇气与能力,而非汲汲于现实的利益,我的心中就充满了温情与爱意。自己所经受过的所有的误会与委屈都烟消云散,只有深深的喜悦之情。通过知识而获得解放,通过思索而探求真理,通过道德上的净化而体验到真正的自由,这就是知识分子的获得救赎的唯一途径。

这是一条有着无限美好风景的小路,一想到走的人不太多,还要承担各种不可预测的风险,心中未免有些黯然。但是一想到有很多人曾经走过,而且还有很多的人将继续走下去,我的心中又充满着美好的感觉。就像王小波先生曾经说过的,走过一条篱笆路,两旁的篱笆爬满了淡蓝色的牵牛花,沐浴在清晨的阳光与淡淡的晓雾中,旅行者在这条路上走着。

他活过,思索过,爱过。殷之声先生是幸福的。

写于辛巳年除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