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演出市场的现状和问题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演出市场在经历了20世纪80年代的突飞猛进、急剧扩张阶段,以及接踵而来的国内演出徘徊不前甚至不断滑坡,港台与国外入境演出畸形发达、泡沫繁荣阶段以后,终于开始走向结构合理、稳步发展的道路。规范有序而又充满生机活力的演出市场体系正在逐渐形成,初步呈现出良好的整体发展态势。根据文化部1998年统计,到1997年底,全国文化系统共有艺术表演团体2663个,15万余人,全年国内演出41.7万场,观众4.6亿人次。平均每团演出157场。演出收入4亿元,经费自给率37.9%.艺术表演场所1935座,座席数170.7万个,全年艺术演出场次6万场,观众人次3914万,收入8567万元。全年艺术表演团体共排上演剧目4358个,其中新创作并首演的剧目2107个。戏曲剧团新排上演2721个,话剧、儿童剧等新排上演151个剧目。另据统计,演出经纪机构400余家,个体演员3万余人,民间剧团3000多家,时装表演队600多个。由于部分统计指标统计范围仅仅包括国有艺术表演团体和剧场的正式演出,所以全国演出总场次和观众人次、演出收入应当比上述数字大得多。

  从演出市场主体来看,初步形成了演出团体、演出公司与演出场所三类演出经济实体分工配合协作发展的主导格局;在横向上,除了国有演出单位以外,集体、个体、中外合作合资等多种所有制形式的演出实体不断产生发展,出现了多种经济成分并存共荣的局面。从演出体制来看,传统的计划演出体制正在向市场演出体制转变。国有演出单位逐步实现政企分开、政事分开,由事业型、行政型向产业型、企业型转变,由福利型、供给型向经营型、效益型转变。专业演出团体普遍实施以市场为导向的内部体制改革,并且取得成效,正在由单纯的演出生产单位转变成为市场经济体制下的演出生产经营单位。国有演出公司多数实现了管理权与经营权的合理分离,经营能力迅速提高,涌现了一批具有较强经济实力的大型演出公司,并且已经自成网络,形成了演出市场的基础构架,成为演出流通环节的中坚力量。许多国有演出场所以演出为主业,积极开展多种经营。各类演出单位面向市场不断转变自身生产经营机制,适应市场不断提高自身生产经营能力的努力取得了初步成功,演出市场在由计划体制向市场体制的转型过程中正在度过最困难的时期。

  从演出类型来看,营业演出取代计划演出成为整个演出活动的主要部类,部分计划演出开始具有营业性质,向着营业演出的方向演变。晋京汇演日益转变成为演出展销。计划演出包括政府举办的艺术节、评奖、汇演、调演和节庆演出等虽然所占比例不大,但规模大、水平高,影响广泛,具有强烈的代表性、示范性、导向性。营业演出作为满足广大人民群众演出消费的主要形式,演出场次约占演出市场总量的80%以上,愈来愈成为演出单位生存和发展的基础。据统计,1995年全国专业演出团体演出总场次为41万余场,其中计划演出为66940场,营业演出为344542场,营业演出场次占总演出场次的83.7%.

  从演出的结构、布局与形式来看,中央的宏观调控政策已经收到明显成效,港台歌星充斥演出舞台、严重冲击演出市场协调发展的不正常状况得到控制,为高雅艺术与民族优秀艺术营造了良好的生存发展空间。在政府的提倡与扶持下,高雅艺术与民族优秀艺术的演出场次和观众人次大幅度增长,社会反响热烈;通俗艺术演出继续保持强劲的发展势头,演出市场的品类结构逐渐得到优化。华东、中南等省区每年召开年度演出工作会议,加强市场协作,力求优势互补,在全国演出市场的平面上凸现区域市场,进而引导沿海演出市场向内地延伸。沿海与内地的交流演出逐渐增加。中西部地区发挥自身优势,注重地方特色,扬长避短,努力振兴当地演出市场。演出市场的地区布局趋于合理。专业演出团体走出剧场小舞台,迈向社会大舞台,积极为经济建设服务,为各行各业服务,演出场地由剧场扩展到体育场馆、歌舞娱乐场所、旅游景点,扩展到部队、学校、厂矿、企业,扩展到农村广阔天地,演出形式日益多样化。农村演出市场在专业演出团体与民间剧团、民间艺人的双重推动下走向活跃。国外来华演出与国内演出团体出国演出健康发展,促进了中外文化交流。

  当然,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广播影视音像等大众视听媒介越来越成为人们文化消费的主要途径,在文化市场的总体份额中所占比例日益扩大,地位逐渐上升,给演出市场的发展带来了危机和挑战。另一方面,我国演出市场仍然处于起步与培育阶段,还不完善和成熟,整体上还不够繁荣,演出不景气的状况还没有得到根本改变;适应市场经济体制的演出经营管理体制与运行机制还没有充分建立起来,还缺乏具有时代深度和强烈艺术震憾力、反映我们伟大时代精神的经典之作,还存在着许多需要解决的问题和一些不和谐的噪音。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1)演出市场的结构不尽合理。首先是所有制结构,文化系统国有剧团1902个,集体剧团748个。国有剧团过多,在国家财政投入不足的情况下,不能保证重点,导致普遍性的经费短缺,人员臃肿,缺乏活力。其次是剧种机构,戏曲剧团1572个,数量最多,仅京剧就有113个,重复建设严重。歌舞团和轻音乐团281个,曲艺、杂技、木偶、皮影团203个。特别是儿童剧团太少。歌剧、舞剧、歌舞剧团59个,与市场需求比较,仍嫌太多。文工团、文宣队、乌兰牧骑427个。从布局来看,中央和省级团体224个,平均每个省会以上城市有国有剧团7.28个;县以下国有剧团1030个,平均每县0.48个。

  近年来,艺术院团的布局结构调整已成为文化体制改革的一项重点工作。国有剧团是由部门和地区所有,加上人员分流出路和资金投入上的困难,布局结构调整工作将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在改革原有剧团的同时,应当进一步开放社会力量办团,给予个体演员合法地位的政策,从增量方面改变着旧格局。在演出经纪机构方面,由于对所有制形式限制过严,只允许全民所有制单位经营演出,加上部门和地方保护主义,除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外,演出经纪机构垄断经营。应当取消成立演出经纪机构的所有制限制,并发展个体经纪人和经纪人事务所。

  (2)国有演出单位计划体制的色彩依然浓厚。一些演出团体只管生产,不管市场;只管投入,不管产出;计划色彩太浓,行政干预过多,市场意识淡薄,竞争能力不强。有的甚至全年没有任何演出。一些演出公司忽视市场信息,盲目经营,缺少合格的演出经营人才。一些演出场所坐地收租分红,不思进取,消极等团上门,甚至荒废演出主业,徒使场地抛荒。在转轨过程中,一些失去了存在合理性,不适应市场经济体制,缺少自我生存与发展能力的演出单位被精简、改组、合并或者被淘汰出局。根据统计,1985年全国文化部门共有专业演出团体3295个,而到了1994年下降为2698个,剧场影剧院下降为1955座,整体上呈现出数量萎缩的趋势。

  (3)投入少,发展慢,技术设备落后,限制了演出单位的艺术生产能力与经营发展水平。一些演出团体过分缺乏资金,无力组织排演大型节目,购置先进演出器材,一些地区没有正规演出场地,现有的大量剧场严重陈旧老化,设施落后,又被不断挤占、拆除或者改为他用,难以满足正常的演出需要。

  (4)市场机制不完善,价高质次的演出较多,高出场费、高场租、高票价等“三高”现象连锁反应,恶性循环,成为演出经营与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三高”现象既不是价值规律的真实反映,也脱离了国情民情,超出了普通民众的经济承受能力。

  (5)沿海与内地演出市场发展不平衡,城市演出市场与农村演出市场发展不平衡,有些地方供大于求,好戏难找观众;有些地方供不应求,观众难找好戏,影响了我国演出市场的全面发展。部分农村演出市场较为混乱,民间剧团和民间艺人缺乏有效管理。在一些大中城市,过度引进外来高雅艺术形式造成了对民族优秀艺术的事实上的排挤。

  (6)非法演出在一定范围内仍然存在,罢演、色情怪异表演、虚假义演等恶劣现象还时有发生,激起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强烈不满,扰乱了演出市场的正常秩序,对演出市场的健康发展产生了很大消极影响。

  综上所述,我国演出市场已经规模初具,由淡趋旺;演出体制正在转轨,雏形渐露。所有这些,都为演出市场的重新崛起与繁荣奠定了基础,准备了条件。形成上述问题的主要原因则是文化生活形式多样化带来的观众分流,即群众文化消费的结构调整,这有其历史的进步意义,也是不可避免的客观因素。其次,演出市场的经营与管理体制没有完成根本性改革,不能完全适应市场经济体制,这是导致演出单位经营困难,市场长期低迷徘徊的根本原因。

  二、发展演出市场的基本策略

  (一)改善演出市场管理

  要转变职能,简政放权,建立健全各项管理制度和政策体系,实现市场机制和宏观调控的有机结合。在尊重艺术特性和扩大社会效益的前提下,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基础性调节作用,优化文化资源配置和人才组合,保护各个方面的积极性,强化宏观管理、间接管理,理顺管理体制,主动通过法律、经济、行政等多种手段,加强对演出市场的宏观调控,从而达到引导演出实体经营方向,规范演出市场主体行为的目的。一手抓法制建设,一手抓艺德建设,用完备的法制净化和规范演出市场,用高尚的艺德美化和提升演出市场。合理划分与充分发挥行政管理、行业管理与演出单位自我管理的作用,增强行业协会的管理与服务功能,加强行业自律,保护行业利益,使其成为文化行政部门与演出经营者的桥梁和纽带,起到行政管理不可替代的作用。

  要对演出单位进行调整,统筹规划,分类指导,扶持重点;放开一般,继续强化重点场团的导向、示范作用,允许一般单位根据市场变化和消费需求自主选择所有制形式和经营管理形式,优胜劣汰,形成较为合理的场团布局。增加投入,完善文化经济政策,优化外部环境,积极引导文化消费方向,大力倡导和切实扶持高雅艺术和民族优秀艺术的演出,为高雅艺术和民族优秀艺术创造良好的生存和发展空间。与此同时,努力处理好高雅艺术与通俗艺术的关系,大力倡导大众文化艺术,在继续繁荣高雅艺术和民族优秀艺术的同时注重繁荣通俗艺术,在搞好演出市场重点建设的同时推动演出市场的全面繁荣。演出市场在继续引进国外优秀演出团组和著名艺人来华演出的同时,必须大力扶持本国演出团组和艺术作品,把本国演出团体和艺术精品积极推向市场,使之成为繁荣演出市场的主导支柱和基石。在引进国外演出的同时更要注重学习借鉴国外成熟的市场运作机制和管理制度。进一步引导各门类艺术演出均衡发展,使国内演出与港台来大陆、国外来华演出、传统艺术演出与现代艺术演出,高雅艺术演出与通俗艺术演出形成较为合理的品类结构。保持高中低档演出的适当发展比例,形成较为合理的档次结构。满足不同年龄、不同阶层、不同爱好、不同消费水平的多层次观众的文化生活需要。

  要引导演出市场跨省区协调发展,形成各具特色优势互补的区域演出市场,在统一的全国大市场平面上凸现区域市场作用,进而建立固定联系制度与协作制度,突出特色,互补互利,形成由沿海向内地延伸的较为合理的横向地区结构。严格控制计划演出总量,鼓励专业演出团体深入基层深入农村,在发展城市演出市场的同时大力繁荣农村演出市场。加强对民间剧团与民间艺人的管理,规范开发农村演出市场,建立由城市向乡村辐射的较为合理的纵向层级结构。

  (二)深化演出体制改革

  要围绕演出市场发展中存在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解放思想,转变观念,加快改革进度,加大改革力度,进一步解放和发展艺术生产力。实行政事分开、政企分开,扩大国有演出单位经营自主权,促进多种所有制成分共同发展。要深化演出单位内部体制改革,使其改造成为法人实体和市场竞争主体,促使演出单位形成适应市场经济要求的生产经营机制,建设善于经营管理的演出营销班子,开发适销对路的艺术产品,建立科学的组织管理制度,提高参与市场竞争的能力。要继续进行针对演出团体的投资方法和用人制度分配制度改革,建立新型艺术生产投资机制与激励机制,实行全员聘任合同制和绩效分配制度。借鉴港台与国外早已采用并且行之有效的演员签约制度,规范演员的培养、使用和管理行为,合理配置人才资源,优化人才组合,精干队伍,适当分流,促进人员合理流动,建立科学的人才流动机制,保护单位和个人双方的合法权益。鼓励演出单位大胆培养人才,使用人才,积极主动地利用名牌效应,适当建立明星制,扩大市场号召力,向名牌要效益。促使演出单位确立强烈的推销意识,广告意识,建立高效推销、广告体系与相应机制,宣传自己的人才,推销自己的艺术产品。促使演出单位重视演出经纪人的作用,培养自己的演出营销人员,建立自己的演出营销机构,适应市场,利用市场,向市场要效益,用高效益来发展演出事业。

  要建立现代文化企业制度,在演出生产领域,推行以演出制作人、演出出品人为代表的新型生产机制;在演出流通领域,推行演出经纪人、演出代理人为代表的新型流通机制;在演出市场内部管理方面,推行演出签约制、演员签约制为代表的全面合同制度。在继续深化演出团体改革、演出经纪机构改革的同时,加快剧场体制改革。要吸收影视音像制片人制度的先进经验,联系演出市场发展实际,建立演出制作人制度。演出制作人负责演出整个筹资、生产与流通过程,享有演出产权。据此可以吸引企业和有志于演出事业建设的其他社会组织或个人投资演出市场,经营演出市场。继续推进演出公司管理权与经营权的分离进程,促使演出公司增强经营能力,开拓经营范围,不但组织演出,还要向演出制作、委托代理方向发展。引导演出公司与演出团体或个人建立经纪代理关系,普遍推行演出经纪人制度。同时加强对演出经纪人的管理,实行持证上岗制度。要改革演出场所管理制度,扩大演出收入分成方法的适用范围,促使演出场所以演出为主业,积极组织观众,联系演出团体,宣传推销演出,主动参与市场经营,改变过去坐地吃租、不思进取的情形,扭转演出场所副业冲淡主业的状况。要推动演出场所建设,依照量化标准,从严审控的原则,对各类演出场所进行综合评估定级,参考宾馆饭店管理的有关经验,引入星级制,以评促建;引导各级政府与社会各界重视演出场所基本设施建设,多方投资,通过改建、扩建、新建等多种方式,力争每个大中城市至少拥有一座高档星级现代化剧场,同时调整布局,形成高中低档演出场所合理分布的局面,以一流的设施、一流的管理、一流的服务、一流的演出、一流的效益吸引广大观众,繁荣演出市场。规范非国有演出生产经营者的市场行为,加强对国有演出单位以外的其他多种所有制演出实体的管理,保护演出市场其他经济成分的发展,为其创造平等的竞争条件,激发市场活力,保障演出市场健康发展。

  (三)开拓演出市场

  各类演出单位要把现代科学技术成果引入演出市场,引入艺术生产、经营、管理与服务的各个环节,提高自身艺术生产经营管理与服务水平,改进自身技术装备,回应现代大众传播媒体和新兴文化形态的竞争。比如可以在全国具备条件的大中城市建立电脑联网售票系统。要善于利用现代代大众传播媒介,发挥自身人才优势,主动进行影视拍摄与音像录制业务,推销自己宣传自己。鼓励各类演出单位演出为主,多种经营,以文补文,多业助文,开展有偿服务和兴办文化经营实体,增强经济实力。提倡各种形式的联姻,巩固和发展其与企业、社会各种形式的广泛合作,文企互利,共同经营建设演出市场。建立数家大型跨国演出公司,加入国际演出经营组织,按照国际惯例引导我国演出市场走向世界,与国际演出市场接轨。

  各类演出团体要在充分占领城市演出市场的基础上,走向基层,走向农村,努力开拓农村演出市场。在充分利用现有剧场演出的基础上,走向集市、公司、广场以及歌舞娱乐场所演出,由剧场小舞台走向社会大舞台。在搞好本职演出的基础上,深入企业、厂矿演出,深入街道、部队学校演出,参与经贸、旅游活动组织各种庆祝、联欢、慰问演出,参与社区文化、企业文化以及校园文化、旅游文化建设,转进经济主战场,努力为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服务。在搞好国内演出的基础上,不失时机地出国演出,占领国际演出市场。

  在未来几年中,随着中国加入WTO 后整个市场机制的不断完善,注意从上述几个方向去培育、规范国内演出市场,将会有力地推动我国文化产业的健康、强劲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