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家信息中心“中国经济50人论坛”举办的一次研讨会上,著名经济学家邱晓华作了主旨发言。现将他的发言摘要发表如下。——编者

1993年以来实施的宏观调控,从总体上看成效是明显的,至少在两方面有显著成效:第一,在控制通货膨胀,消除金融和投资领域里的过乱方面取得了明显的成效,这就使得我们在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以后还能够站稳脚跟,不至于陷入这一轮大危机之中,这是应该充分肯定的。第二,在市场供求情况发生变化,需求不足的矛盾开始突出的新形势下,在解决通货紧缩方面,宏观调控也做了很有益的探索,找到了一些解决问题的办法,而且也已经见到了初步的成效。中国宏观经济正在出现回升的趋势,可以预期,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宏观经济将在平稳之中出现一种有限度的回升。这两方面是可以充分肯定的。

这几年的宏观调控能够取得成效,有许多方面需要继续坚持和发扬:首先,要注意预见性。无论是抑制通胀,还是消除通缩,都应有一定的预见。这一次政府的预见及时明确,因此本次的宏观调控比以往做的都好。下一步应该继续吸取这方面的经验,当问题刚刚暴露的时候,应及时调整我们的政策,采取一些新的办法来完善。其次,注意多目标、多项政策的配套。目前这一轮的宏观调控中,调控目标确实比过去要多,要考虑改革的目标、发展的目标还有社会稳定的目标,要考虑经济问题、社会问题。多种目标结合在一起,使得宏观调控的难度比过去有所增加,但是这一次还是比较好地兼顾了多方面的需要。再次,在手段运用上注意了多样性。既注意了直接的调控,比如说发布行政性命令的办法等等;另一方面,也确实探索性地使用了一些经济的办法,比如说调节利率、税率等等。在运用法律手段方面,也开始了一些成功的尝试,比如说反垄断方面等等。

但是同时,宏观调控在这几年中也还有一些东西值得总结:第一、政府的调控怎样从以行政性手段为主向真正运用市场经济手段为主转变,正确处理好宏观层次的政府调控和微观层次的市场调节之间的关系,真正使企业的行为市场化。第二、在如何协调本国经济和国际经济的关系中,也还有必要做进一步的总结。

下阶段宏观调控的手段和方法的完善要注意宏观调控环境的变化。目前至少在三个方面宏观环境已经远远不同于以前了。

从发展的角度来说,我们的主要矛盾是由总量转向结构。所以在调控的手段运用方面,要更多地注意解决好对结构的调整问题,吸取以往的教训。多年来政府一直要求进行结构调整,为什么总是感觉成效不那么明显?中间有两个误区需要引起我们的重视。一是结构本身是一个动态性的问题,而我们更多地着眼于一次性的调控,所以往往调控出来的结构总是落后于客观发展的变化。大家都知道,结构问题始终会随着需求的变化、技术条件的变化而不断地发生变化。如果我们的调控追求的是一劳永逸式的调整,总是很难达到目标的,因为它始终会落后于形势的发展。二是调控有一个层次性的问题。过去我们谈调控,更多的是宏观层次上的调整,总是由国家颁布一些产业政策,明确怎么样调控。这种调控固然是重要的方面,但是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方面也不能忽视,这就是结构调控中的一个微观层次结构的自我调整、自主调整机制的培育和发展问题。而恰恰在这方面,我们始终还没有找到一个有效的办法,使得宏观调控总是落实不到微观层次上,这是我们几十年来调整结构方面存在的误区。不是建立在微观层次自主调整基础上的宏观层次结构调整,是不可能实现结构优化的。

体制环境发生了变化。过去我们是在计划经济体制下谈宏观调控,现在则是要在市场经济逐渐成为主导性力量时,动用宏观调控的手段。其一,要注意消费者、企业家的非经济因素对整个经济生活的影响,这就是所谓心理预期的问题。我觉得,宏观调控如果不充分考虑心理预期,调控就会发生一些偏差,这方面我们是有经验教训的,值得总结。其二,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微观层次有一个风险机制的形成和对内在需求的约束问题,我们过去在这方面重视得不够。随着风险意识增强,市场主体利益追求的强化,出现了需求的内生性收缩,无论是消费者谨慎消费、银行谨慎贷款,还是投资者谨慎投资,都是符合客观规律的自我调节的必然结果,我们在这方面恰恰重视得不够。

从开放的角度来看,随着加入WTO,中国经济逐步融入世界经济之中,中国市场已经演变成国际性的市场,如何在融入国际市场中做好资源配置,站在全球范围来考虑国家资源配置,这也是宏观调控需要注意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