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有股上市流通的前景

  如果从上海和深圳证券交易所成立算起,我国证券市场到现在已经有十年的历史,规模空前壮大,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越来越显著,目前股市总市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已经超过三分之一。但是,我国证券市场仍然很不完善,一个重要根源就在于上市公司的主体是由国有企业改造而来的国有控股企业,而占上市公司总股本70%左右的国有股和法人股又不能上市流通。现在人们已经认识到这种情况对我国国有企业改革和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危害,开始研究如何解决这一棘手问题。当前的主要担心是资本市场容量有限,国有股、法人股上市流通会严重冲击股市,引发投资者难以承受的“股灾”。然而,国有股、法人股上市流通是否会引发股灾,最终取决于国有股、法人股能否为投资者带来合理的投资回报。如果国有股、法人股收益丰厚,再加上解决国有股、法人股上市流通问题的具体政策措施得力,如选择恰当时机,分批上市,同时采取其它配套措施,市场股价自然不会大跌。

  对于企业来说,与银行贷款相比,通过资本市场发行股票融资,还本付息的时间约束软。企业效益好可以多分红派息,效益不好则可以少分红派息,甚至暂时取消分红,自由度较大。但是,从购买股票的投资者来说,股票分红收益较银行储蓄或政府债券利息受益的风险大,而且,万一企业破产清算,只有在偿还了企业的各种债务以后,股东才能分得最后的剩余资产,所以,总的来说,企业必须支付比银行利息更高的成本才能吸引资金拥有者来购买股票。目前,我国国有企业资金的主要来源是银行的贷款,利息负担被认为是国有企业绩效差的主要原因之一,如果多数国有企业连支付银行贷款利息都感到吃力,就说明多数国有企业无力为股票投资者提供合理的报酬。一般发达市场经济国家上市公司的市盈率在10到20倍之间,而我国许多上市的国有企业的市盈率在50倍左右,由我国多数上市公司的市盈率推算的股本回报率远低于银行或政府债券利息加上风险贴水所应有的回报率水平。我国上市公司的市盈率这么高,国家和法人持有的股票不上市流通,减少了市场上股票的供应量,是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是,这些上市公司的股票绝大多数是国家持有,国家作为大股东对少数股民的利益不能不管,情况差时国家总会也总能以牺牲自己利益的方式来保护少数股民的利益。如果国有股大量上市流通,这种心理保障的防线很可能崩溃,触发大家担心的股灾。所以,目前我国大规模将国有股上市流通的条件还不成熟。绝大多数上市的国有企业和未上市的企业一样必须先改革,提高企业盈利率,然后才谈得上国有股的大量上市流通。

  国有企业效益差是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现代市场经济的中坚力量,早已不是业主制企业,取而代之的是现代的大中型企业。现代大中型企业所有者对于企业的直接控制大大弱化了,所有权和经营权相分离,形成了所有者和经理阶层之间的“委托-代理”关系,由此造成所有者和经理阶层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激励不相容等。如果说委托-代理问题是中外任何大中型企业都难以避免的问题,那么,我国国有企业绩效不佳则还有其它独特的先天不足和后天失调的原因。

  从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型过程中,我国国有企业先天地背负着各种政策性负担,由此造成了许多政策性亏损。政策性亏损的责任在于政府的政策,因此,政府必须对这种亏损负起责任,给予亏损企业各种补贴。由于激励不相容的原因,国有企业会将各种亏损包括经营性亏损也归咎于政府的政策,而由于信息不对称,政府很难将企业的政策性亏损和经营性亏损分清,因此,只好把企业的所有亏顺都包下来,形成了“预算软约束”的现象。在预算软约束的保护下,国有企业经理人员的道德风险,经营绩效低下也就不可避免地成为普遍的问题。在国有企业不断向政府要政策、要补贴的情况下,政企不分,现代企业制度难于建立,或建立后难于实行等后天失调的情形也就不难理解。

  消除加在国有企业身上的政策性负担是克服信息不对称、激励不相容,提高国有企业经营绩效的前提条件。在没有政策性负担的情况下,国有企业没有向政府要优惠、要补贴的借口,同样的政府也就不能随意干预企业的经营,政企也就有可能分开。而且,国有企业只要正常经营就应该赚取市场上的正常利润,这样国家作为国有企业的所有者也就能从国有企业的盈利状况来推知经理人员的努力程度,克服大型企业所有者和经营者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进而设计出能够诱使经营者和所有者激励相容的奖惩办法。在国有企业没有政策性负担时,如果国有企业有亏损则是企业自己的责任,预算就不会是软约束。国有企业在正常经营的情况下能够赚取市场上的正常利润,国有股大规模上市流通的条件也就成熟了。所以,要大规模上市流通国有股,必须先消除国有企业的政策性负担。

  国有企业的政策性负担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社会性政策负担,另一是战略性政策负担。社会性政策负担包括国有企业中的养老保险和冗员等。改革前,政府给工人的工资只够支付当前的消费,退休养老到时由政府透过统收统支的财政制度直接支付。改革后,养老保险的负担逐渐转嫁到企业而成了企业的政策性负担。另外,改革前的重工业优先发展战略没有创造出足够的就业机会,为了解决城市中就业的需要经常把国有企业里的一个工作岗位指派给三个工人来做,在取消了统收统支的财政制度后,冗员也同样成了国有企业的一个社会性政策负担。除了社会性政策负担外,许多大型国有企业所在的产业和所采用的技术,资金密集程度太高,和我国要素秉赋所决定的比较优势不相符合,国家为了发展战略的目标而把它们建立下来。然而,这些不符合比较优势的产业在完全自由竞争的市场环境下是没有自生能力的,改革前国家通过压低各种要素的价格来减低它们的建设和生产成本,同时给予他们在产品市场上的垄断地位,并排除了国外同类产品在国内市场上和它们的竞争,靠这些支持和保护它们能够生存下来。改革后上述支持和保护条件逐渐消失,国有企业缺乏自生能力的问题也就显现出来。这些国有企业的投资是国家战略决策的结果,并非企业的自主选择,所以这种负担是战略性政策负担。

  无论是解决国有企业的委托-代理问题,还是提高国有企业的盈利能力问题,都需要首先解除国有企业的政策性负担,使国有企业能够和其它类型的企业在市场上公平竞争。过去在计划体制下人为压低工人工资,社会保障费用并不包括在工资之中,而是被国家通过低工资的方式拿去作为积累。国有企业的冗员也是国家将社会的积累拿去投资到创造就业机会少的资本密集型产业的结果,责任也在国家。对于国有企业承担的社会性负担,本来就是国家应该承担的责任,现在实行市场经济,国家有责任尽快把社会性负担从国有企业中分离出来,对国有企业的老工人和冗员进行社会保障方面的补偿,承担起建立社会保障体系的责任。有些人可能会担心现在国家财政已经很困难,那有能力来建立社会保障体系,然而实际的情形是现在经由企业支付的养老和冗员的负担到最后总都是国家的负担,将这种负担从企业剥离由国家直接来承担,国家所需要支付的费用不会比经由企业来支付多,而且,由企业来承担时,这种负担成为企业预算软约束的借口,企业会把各种亏损也算在这个帐上,由国家直接来支付可能还会有节省。

  对于战略性负担,应该区别三类对待。第一类是,在国防安全上绝对必要的军工企业,尽管资金密集,不一定符合我国要素禀赋决定的比较优势,但是因为其产品不能通过从国外进口得到满足,这类型企业应该由国家财政包起来,由于其生产、经营必须保密,不能有信息披露,所以其股份也就不可能上市流通。第二类是,资本密集型国有企业,其产品不再是必要的军品,也没有什么国内市场,要提高这类型企业的自生能力就只能让其转产,生产符合国内比较优势、在国内市场上适销对路的产品。这类型企业过去是国家重点企业,通常有技术人才的优势,如能让其转产,许多企业可以成为在国内市场上很有竞争力的企业,四川的长虹、嘉陵等就是例子。如果通过转产而提高了竞争力和盈利能力,其股票也就可以上市流通。最后一类是,那些资金密集度很高、资金需求规模很大,同时其产品又存在广阔的国内市场的企业,对于这类型企业,可以考虑利用市场换资金的方式,让这些企业以合资或到国外资本市场上市的方式直接利用国外较为廉价的资金,避开国内资本稀缺的要素禀赋限制,以提高其市场竞争能力。我国彩色胶卷产业和柯达的合资、中国电讯和中国石化到国外的上市就是例子。这类型企业的股份如果要上市流通,一来由于国内的资金成本比国外高,二来,资金规模超过国内的市场容量,因此,主要应该考虑在国外资本市场上市。

  在消除了政策性负担,对已上市的国有企业来说,只要正常经营就应该能赚取正常利润,国家持有的大量国有股和法人股是可以上市流通的。而且,对未上市的国有企业进行了现代企业制度改造后,政企分开,自生能力和盈利能力提高,也同样有了上市的条件。

  国有股上市流通和国有企业上市,既是国有企业利用资本市场融资扩大生产和技术、产业升级的手段,而且是实现国有资产证券化,收回国家投资的一个方式。国有企业的资产有相当一部分是国家通过低工资拿走原本应该付给工人的社会保障资金,由国家代为积累、进行投资形成的。因此,国家应该把国有股上市流通变现筹集来的资金,主要用来作为建立社会保障体系的资金。

上一篇:新世纪我国资本市场的发展模式

下一篇:要研究财富如何被消灭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金融危机前后的美联储

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将美联储推上了风口浪尖,这个诞生将满百年(成立于1913年)的中央银行,面对的是一个更加复杂多变的金融市场:货币危机层出不穷,周期变短;全球化浪潮将危机传导速度提升;对大型金融机构的监管愈加困难;美元作为世界货币遭到挑战……如何客观评价美联储在这次金融危机中的功与过?美联储作为美国经济的舵手,能否把握方向,维护金融安全?在经济日益发展的今天,这些都是需要我们深思的问题。本文将以时间为轴,将2008年金融危机为原点,分成危机前、中、后三个时期,审视70年代“滞胀”后美联储在美国经济……去看看

中国人文社会科学学术成果评价体系建立的困境与出路

原载《社会科学管理与评论》2004年第2期  「作者简介」倪润安,北京大学社会科学部助理研究员(北京100871)  「内容提要」建立一个全面、完善、公正、科学的中国人文社会科学学术成果评价体系已是当务之急,既是为了从方法论上根本解决现行评价方法所造成的弊端和错误导向,也是为了不错过已经出现的重要发展机遇,推动人文社会科学摆脱以往根底浅薄的被动局面。文章在分析了现行主要评价方法,如同行评议、引文索引、核心期刊等之后,认为中国人文社会科学学术成果评价体系的建立现在面临的困境是旧有的主、客观方法都有较多缺……去看看

为阿伦特一辩

几乎所有的女权主义者都约好了似的,对汉娜·阿伦特保持沉默。这位在当代政治哲学领域作出卓越贡献(此前没有一位女性在这个领域获得过同样的成就)的女性,并没有进入同样以政治目标为己任的女权主义视野。这当然首先是因为阿伦特在公共活动(公共言论)中从来不以自己的女性身份自居,她绝不以个人的女性声音发言。1952年普林斯顿大学请她主持极具声誉的克里斯蒂安·高斯讲座,对强调她作为第一名女性令她感到不快。这不难理解。对于一个意识到自己心智上的完整、体验到自己身上足够力量的人来说,把她放在一个需要加以突出的性别的位……去看看

儒家思想与中国民主

长期以来,许多人认为儒家思想妨碍了中国在20世纪实现民主转型。进入21世纪后,仍然有一部分“特殊国情”论者认为,在以儒家思想为主流的中国传统思想与现代民主制度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基于文化相对主义与文化决定论的逻辑,中国今后仍然不适合实行民主。这些观点除了有其他逻辑和事实方面的问题外,还有一个错误的理论前提,即对于儒家思想本身的歪曲与误解。  一、 儒学:民间舆论兴起的产物   学术大家对于原始儒家的起源有不同的说法,但是对于孔子时代的儒学已经不是“官学”而是一种“私学”,则没有什么疑义。   春……去看看

金融改革的第二战场

金融改革突破口的选择  王自力博士在他的文章“民营银行应当缓行”中,把国有银行改造称为金融改革的第一战场,把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信用社改造称为第二战场。我赞成把国有银行的改革称为第一战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毕竟是我们国家金融系统的顶梁柱。目前,无论是股份制银行还是我们倡导的民营银行都只能起到协助的作用。由于四大国有银行当中任何一家出了问题都会牵连到整个金融大局的稳定,所以国有银行的改革必须加速进行。可是,王自力博士说:“如何引导民间资本对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信用社进行”民营化“改造,开辟除国有银……去看看

社会稳定的测量与群体性突发事件的预警预控系统

内容提要:社会稳定的测量属于对复杂非物化社会现象的测量,其关键在于理论和操作两个层面:在理论层面,任何一种社会测量工具,都是对应于特定社会现象的一种理论解释系统,因此建构理论模型,是社会计量工具建立的基础和前提;在操作层面,任何一种社会测量工具,都是研究者主观构造并外化为社会观念的一种“软尺”,它不像“硬量具”那样能够直接使用,而必须依靠特定的运行载体为操作平台,才能获得测量结果。为此,作者结合社会稳定的测量,提出了“社会稳定理论模型”,并在此基础上建立了社会稳定评价指标体系;同时结合社会稳定的测量,提出了建立……去看看

“无产阶级专政”的逻辑起点与实践走向

引言:对1949年以来中国政治的基本估计   毛泽东在夺得大陆政权前夕,撰写了《论人民民主专政》作为立国之纲。在文中,他回顾了中国人寻找救国救民真理的曲折过程:在中国共产党出世以前,先进的中国人都向西方国家寻找真理,“认为这些很可以救中国”;但多次奋斗,都失败了,“理想总是不能实现”。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让中国人终于找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放之四海皆准的普遍真理”,从此,中国革命的面貌为之一新。于是,毛泽东认为,“西方资产阶级的文明,资产阶级的民主主义,资产阶级共和国的方案,在中国人民的心目中,一齐破了产。”1954……去看看

家族的集体主义:乡村社会的政治文化认同

本文第一稿是笔者贺雪峰之邀,参加荆门职业技术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与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联合举办的“转型期乡村社会性质研究”学术研讨会的论文。现为第二稿。  集体主义是不是中国农村传统家族社会的一种价值取向?如果农民认同于“家族的集体主义”,那么,这种认同是否同社会主义的集体主义相耦合?本文的基本问题,就是通过分析村落家族的集体主义,揭示农民对社会主义文化认同的底蕴。  一、农民的集体主义情结:家族的还是社会主义的?  在传统中国农村,个人在礼俗关系上的位置由家庭规定,家庭在社会关系中的位置由家族规定。……去看看

制度差异与政治反对

美国著名政治学家李普塞特与斯坦因.罗坎在系统考察现代欧洲各国政党对立史时,曾极富洞察地将政治社会称作"分裂结构"(李普塞特,1995,第4章)。事实的确如此,政治永远都是冲突着的过程。没有冲突,也就不会产生以国家为中心现象的政治社会。在雇布斯、洛克那里,如果没有冲突的压力,自然状态就不会过渡到有必要建立国家以保护个人财产的政治状态;在马克思那里,基于私有财产的冲突直接导致了阶级斗争,甚至国家也只不过是一种赤裸裸的冲突结构。人类政治产生于冲突,但却不可能象乌托邦幻想那样消灭冲突,而只能驾御、整合冲突,建立秩序。正是……去看看

“伪神学政体”与半人半兽的中国宪法(三)

五、“神性”下降为兽性:穷得只剩下枪杆子中共16大是前20年市场改革和共产党宗教改革的一个终点。再往前走就势必图穷匕现了。这一终点折射出20年变化的两个成果,我称之为1、人性开始确立,2、神性下降为兽性。“人性的确立”是指私有产权原则及地方的产权主体地位在16大报告中开始得到意识形态的承认。根据中共政治惯例,这一原则不久之后也必将在宪法中得到确立。当这一原则被确立之后,权力与金钱在伪神学专制体制下的结盟就可能从左翼极权向右翼极权演化(一些海外评论已经指出了这种变化)。要防止这一演化,国内自由主义的政治……去看看

我国城市化和流动人口的几个理论问题

城市农民工、流动人口的问题,意义极为重大。它涉及未来50年中国社会能否持续发展、经济能否持续增长和社会能否长治久安的基本问题。——李强    十几年来,城市农民工、外来工、流动人口已经逐渐成为城市生活中的一个不可或缺的群体,城市中的众多基础设施建设、城市中的众多制造业、服务业工作是由这个群体完成的。虽然他们在城市中并不居于核心地位,客观地说他们只是城市中的边缘群体;但是,毋庸置疑,城市农民工、流动人口的问题,意义却极为重大。它涉及未来50年中国社会能否持续发展、经济能否持续增长和社会能否长治久安……去看看

自由主义还是社会民主主义

不应轻易超越自由主义     中国的现代化,在器物层面上比较容易达成全民族的共识,因此政治制度上的安排成了关键问题。如果说,走宪政民主之路是历经长期探索、争论、曲折而形成的主流意识,那么我们必须面对的困境是百年来中国有宪法而无宪政这一事实。近年来,中国大陆知识界明显表现出重新关切、深入探讨宪政问题的趋势,这是令人鼓舞的现象。    中国现代化的后发劣势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当中国人刚认识到西方精神、文化、制度上的某些重要价值,刚开始体认、宣传,远未达到深入认识,更谈不到实行的阶段,就见到西方本土对自……去看看

中国企业非市场策略与行为研究

   2009/10/01
原载《中国工业经济》2005年第9期  「标题注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企业政治策略与行为研究”(批准号70172032),以及“企业非市场战略与市场战略的整合模式研究”(批准号70472058)。  「作者简介」田志龙,贺远琼,高海涛,华中科技大学管理学院,武汉湖北430074  田志龙(1961—),男,湖北汉川人,华中科技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贺远琼(1978—),女,江西南昌人,华中科技大学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  高海涛(1977—),男,山西铜川人,华中科技大学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  「内容提要」本文基于内容分析法以三家企业(海尔、中国宝洁和四……去看看

中美关系可能骤然恶化的一些诱因

中美关系的任何波动,都会对我国的改革开放事业造成重大的影响。因此,911事件以后美国的一系列政策变化,对中美关系的影响自然成为我们关注的焦点。我认为,从近期的角度看,它迫使美国对现行的安全政策以及支撑这些政策的原则进行彻底的反思,美国最近组建的国家安全局应该是这一反思的产物。而从长远的角度看,则是美国正式开始构建主要由自己一家认定的冷战后国际秩序,也就是21世纪新的国际秩序。于是,中国在美国这样一个大的战略调整过程中所处的位置就显得十分令人关注了。  美国人相信,世界需要秩序,也需要能够建立和维持这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