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2日,美国总统克林顿突然下令动用3000万桶美国战略储备原油,说是要让美国老百姓"用负担得起的油价渡过一个暖和的冬天"。这使得美国舆论界颇感到意外,首先使人想到的是此举是为了支持戈尔的竞选,但似乎又不对头,因为戈尔只是前一天在一次竞选集会上呼吁克林顿总统应动用国家石油储备来帮助百姓过冬,而总统的顾问班子议论动用石油储备的问题也并非一日了,所以谁也没有想到总统会在戈尔演讲的第二天就宣布了动用的决定,那么美国总统意欲何为呢?

  无独有偶,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也在同一天突然宣布与欧洲央行、日本央行、英国央行及其他几个主要工业国家的央行组成联合力量,共同干预过于疲软的欧元,而当天欧元对美元的比价就从0·84强劲反弹到0·9以上。日本政府此举并不奇怪,因为今年已经有过了类似行动,奇怪的是一向以强势美元为目标的美国竟然会出手帮助欧元,实在出乎世界舆论的意外,虽然美国财长萨默斯慌忙出来解释这与美国的强势美元政策不矛盾,但仍引来议论纷纷。

  两件怪事同出一天,难道没有联系吗?恐怕不会,如果有又联在什么地方呢?看一看的美国股市就清楚了。在9月17~22日这一周,虽然道琼斯指数下跌了80点,跌幅为0·8%,纳斯达克指数只跌了32点,跌幅也是0·8%,但在周内却经历了剧烈的起伏跌荡。其中最为惨烈的是全球第一大半导体制造商,也是美国第一大上市公司英特尔的股票市值在周五狂跌22%,以47·9375美元报收,大跌13·5312美元,以其67·1亿股计,当天的市值损失高达908亿美元,差不多相当于我国一年GDP的十分之一!根据美国8月份的金融市场资料,在美国主要的共同基金中都有英特尔的成份,所有共同基金中包含英特尔的平均占到40%,而没有通过共同基金直接上市购买股票的美国家庭,更是几乎户户都持有英特尔的股票,可见英特尔公司股票惨跌后的影响之大。

  导致英特尔股票狂跌的直接原因,是英特尔公司在周四(9月21日)发布的第三季度营收报告,其利润大大低于市场预期,并拒绝说明原有的获利计划是否能够完成。英特尔公司把这一原因归结为日渐疲软的欧元和欧洲市场,说是由于欧元贬值使公司的海外收入受损,以及由于欧元贬值使进口成本提高,极大地抑制了欧洲人购买英特尔的产品。

  今年以来欧元连续下跌,进入7月以来更是连创新低,其中9月20日一日内连续两次创历史新低,最低达到0·8438美元的水平。在美国的对外贸易中,对欧洲的出口和进口都占到近20%,美国对外投资存量的近50%更是摆在欧洲,所以英特尔公司所面临的问题,也是许多美国公司共同面临的问题。先于英特尔公司的许多著名美国上市公司,在前一阶段已经频频报出由于欧元贬值所引出的利润减少情况,例如据美林公司(Merrill Lynch)9月份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由于欧元贬值已使标准普尔500家公司中的200家在二季度的每股收益平均减少了35美分,所以欧元贬值早就变成了一块笼罩在美国股市上空的乌云,气候合适就会形成狂风暴雨。如今美国科技股的龙头老大由于欧元贬值都盈利不保,其他高科技股又能有什么好消息,因此英特尔的狂跌立即引起美国股市风云突变,一批科技股纷纷跟随狂跌不止,其中,美国第二大芯片公司超微公司的下跌幅度超过19%,另一家芯片生产商应用材料公司下跌15%,跌幅超过10%的还有朗讯公司和拥有CDMA技术的高通公司。美国高科技股当日的平均跌幅超过5%,其中,甲骨文、联合电脑和电子湾为7%,微软为5%,JDS光纤为5·4%。

  笼罩在美国股市上空的阴云除了欧元还有油价。今年以来尽管产油国组织不断增加产量,但还是不能抑制一路狂涨的国际油价,到9月中旬已上涨到每桶37美元,而且很可能在年底前上涨到每桶40美元。国际油价上涨与欧元的不断贬值联系密切,因为欧洲经济与美国有明显的区别,首先是欧洲除了英国北海有一点点石油,基本上依靠进口,而美国自己就是产油大国,所以能源的进口依赖率在美国是20%,在欧洲却高达60%;其次是美国的经济增长近年来正在逐步转上新经济的轨道,因此新增加的产出对能源的依赖越来越少,这表现为能源消费在GDP中所占的比重,在90年代初期还占到9%,如今则还不到3%,但欧洲经济直到今天新经济的规模也只相当与美国的三分之一,因此去年以来出现的经济复苏势头,还是以传统的制造业为主,所以比较美欧经济,油价上涨所形成的影响明显有很大不同。在欧洲油价上涨已经形成了对正在复苏的经济的沉重打击,已经遍及欧洲的社会动乱,进而更加打击了欧元,在美国则还没有因为油价而构成对经济强势和美元强势的根本威胁。

  但美国毕竟是世界上石油进口量最大的国家,如果油价进一步上涨,最终也会威胁到美国的利益。且不说油价对欧元的打击会象英特尔事件一样最终也要反馈到美国股市,仅仅由于油价上涨使美国石油进口支出增加而使贸易逆差不断加大,就直接对美元的强势造成威胁。美国商务部9月20日公布了美国7月份的贸易情况,其中贸易赤字高达319亿美元,再创历史新高。商务部的资料显示,美国赤字增高的主要原因是国际油价的彪升,因为7月份每桶原油的平均进口价格从6月份的25·7美元增加到了27·8美元,仅这一项就使得美国的进口支出增加了6·4亿美元,相当与美国当月新增进口额的87%。可想而知如果油价上涨到了每桶37~40美元,美国的贸易赤字会增长到何种程度,而市场早就预期美联储会迫于贸易赤字的压力再次加息,这当然也是对美国股市的重大利空。

  说到这里,人们当然明白美国突然以重拳出击欧元和油价这两件事都是为了防止美国股市出现严重不稳的情况,但还是使人感到奇怪:既然是为了捍卫股市,又为何不敢直言,而是要把事情做得看上去与股市毫无关系呢?

  我在1998年6月刊的中国《了望》杂志上曾以"欧元统一与亚洲金融风暴和我国中期阶段内的国际政策选择"为题,分析过欧元、亚洲金融市场和美国股市的互动关系,我在文中指出,1995年以来随着欧元启动的准备工作进入实质性阶段,欧洲金融财富的持有者由于担心欧元启动后的走势不明,开始把手中大量的欧洲货币金融资产转换成美元,以躲避统一货币的风险,这样就使国际资本市场上的游资突然增多,其中大部分流进了美国资本市场,也有相当一部分流进了亚洲,这样就出现了处在强力紧缩中的欧洲货币应升反贬和处在经常项下赤字不断上升的亚洲货币应贬反升的奇特现象,以及美国经济的异常繁荣。

  我在文中提出,就美国经济而论,自90年代中期以来出现的超长周期增长,虽确有新经济因素的促进作用,但更主要的因素是得益于1995年以后从欧洲源源不断流入的国际资本,使本国的资本市场市值不断飚升,从而形成了"财富效应",即一方面由于外资大量流入而压低了国内利率水平,使美国货币市场的资金尤其是美国家庭的银行存款不断流入资本市场,进一步促进股市升值,另一方面由于股价不断上涨使美国居民感到日益富有,使美国居民的储蓄水平日趋下降,甚至出现了负储蓄的情况,消费倾向则不断抬升,成为拉动美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所以美国经济强势的出现,主要是因为获得了从欧洲流入的巨额国际资本,但这种强势实际是"外强中干",因为经济繁荣的背后是靠外资流入所支撑的巨大的股市泡沫和巨大的贸易逆差,一旦欧元统一成功,国际资本环流发生逆转,美国经济就必然要发生严重危机。

  自亚洲金融风暴以来,世人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在存在着庞大的国际金融资本和全球一体化的金融市场条件下,一个国家的强盛和本币的强弱,已经并不仅仅取决于本国产品是否能够占领国际市场,从而在经常项下能够保持经常性的顺差,而在于本国经济是否有能力吸引住外资,从而在资本项下保持经常的顺差,否则包括日本在内的一批长期保持贸易顺差的东亚国家和地区,又怎会被金融风暴在瞬间击垮?而美国的贸易逆差尽管已占到GDP的4%以上,却仍然可以舒服地用不断流入的国际资本,去支付庞大的进口帐单,而任本国的制造业不断萎缩?金融霸权显然比经济霸权更重要,也更实惠,而失去金融霸权,则会陷入东亚国家在亚洲金融风暴之后同样的悲惨境地。所以面对欧元启动在即,美国人必然会想尽办法来阻击欧元的强势,以防止国际资本的回流。

  1999年1月欧元开始启动,前十天曾一度对美元升值近20%,其后100天内对美元保持平稳,显示出欧洲资本初步回流的征兆,美国股市则出现急剧动荡,3月22日道琼斯指数出现当年的第一次暴跌,跌幅达218点。此时索罗斯等一批美国金融投机巨头都在惊呼美国股市就要崩溃了,但在3月24日凌晨,在接近欧洲心脏的科索沃地区爆发了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对南联盟的战争(详情可参阅1999年5月我在北京青年报上的文章《美国泡沫与战争图谋》),是战争阻止了国际资本向欧洲的回流,也阻止了美国股市的崩溃,并把欧元打得连连下跌。可见,军事霸权也可以转化为金融霸权!

  但是欧洲人很快就洞察了美国人的诡计,因此强烈要求结束战争,并在北约成立50周年的会议后提出要组建欧洲军团,提出要建立欧洲的独立防务,摆出了一付在欧洲问题上不肯再与美国人为伍的姿态。科索沃战争结束后,欧洲经济再度展现出强劲的回升势头,1999年欧元区的增长率达到了10年以来的最高峰2·3%,今年以来则预计可以达到3·5%。欧元也随之出现了回升,预示了国际资本的回流。美国股市则再次显现出接连不断的危机,特别是进入到今年4月,纳斯达克指数在不到两周内从5048点的高位狂泻2000点,跌幅超过了20%所谓美国的"熊市"标准,在许多人看来,美国股市和整个经济似乎又接近全线崩盘了。

  但是且慢,美国人并非"黔驴技穷"了,还有一招就是国际油价。

  自亚洲金融风暴以来,由于出现全球经济萎缩,产油国组织消减了石油生产量,国际油价随之回落,到1998年底最低时每桶只有9·7美元。但1998年在石油产销领域值得关注的一件事,就是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并购高潮,其中美国公司占居了70%以上的并购额,并主要集中在采掘和提炼领域。1999年油价开始彪升,到年底已接近每桶30美元,进入今年涨势不止,到7月份原油的期货价格已超过37美元,并正向每桶40美元逼近。令人奇怪的是,每次出现大幅度上涨几乎都是产油国组织在开会提出愿意增产以后。各主要工业国的领导人纷纷严厉指责产油国组织不愿增产,但产油国组织却大喊冤枉。他们认为在实行增产措施后,目前的产销已经平衡,因为据设在巴黎的国际能源机构统计,今年7月份世界原油平均日产量已达7675万桶,而平均日消费量只有7580万桶。产油国组织更加担心的是继续增加产量会令油价在今年底或明年初出现暴跌,和促进对石油的替代。沙特石油大臣则出来现身说法,说如果存在石油短缺,则按以往规律应首先出现我国的石油库存减少,然后再增产,但是到现在为止沙特的石油库存并没有变化,因何认为石油供应不足呢?而在谈到人们普遍认为的石油不足原油时,他直指所谓的油价上涨,实际上只是美国的德克萨斯原油价格上涨。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分析指出,国际油价上涨的真实原因是投机因素。在纽约商品交易所,作为指标的西德克萨斯原油的期货交易规模自去年以来一直在扩大,今年初每天的交易规模是10万张(每张等于1000桶原油),而最近一段时间已经涨到每天30万张以上的水平,即每天德克萨斯油的交易量已超过了7000万桶的水平,但实际上德克萨斯原油每天的产量只有50万桶,实际产量还不足每天交易量的1%。另据分析,目前进入纽约原油期货交易市场的投机资金已达4000亿美元以上,而即使是以每桶30美元计算,把7000万桶交易量都卖下来,也只不过需要20亿美元的资金就够了,如果是对着实际生产量,目前进入期货市场的资金,已经可以买下德克萨斯油田未来75年的全部产量。显然,庞大的"虚拟资本"与微小的实际物质生产量之间的严重不对称,才是油价不断飚升的真实原因。

  从1998年纽约期货市场石油交易人的成份看,石油生产商占29%,流通商占37%,投机商占27%,商品基金占7%。由于原油现货价格紧随期货价格,在完成1998年的国际石油产业大并购后,美国对国际石油期货市场的影响力大大增强,再以"四量拨千斤"的办法拉高国际油价当然不是什么难题。

  至于美国拉高国际油价的战略意图,前面已经讲过,就是因为欧亚经济比美国对国际原油的依赖程度要高得多,而与美国的经济增长结构也不同,目前欧亚经济的复苏主要还是物质产业打头,不象美国是由所需原油甚少的"新经济"主导的增长。油价上涨,大大提高了欧亚经济的生产成本,大大增加了各国为进口原油所支付的外汇,也大大提高了各国的通货膨胀水平。对欧元区来说,在欧元启动后,欧洲央行始终把货币政策的主要目标放在稳定物价上,这与美国以美元坚挺为目标的货币政策有很大不同。欧洲央行的通货膨胀目标是年率不能超过2%,但今年上半年已超过了2·4%,其中由于油价上涨导致的物价上升占到一半以上,这就迫使欧洲央行在欧洲经济刚刚出现转机的时候,被迫进行宏观紧缩,这就是欧元自7月份以来再次转入大幅度下滑的主要原因。欧洲央行在9月份刚作出了再次加息的决定,而美国由于所公布的8月份物价指数还出现了下降,所以市场紧张预期的美联储的9月份加息行动竟然没有出现。

  但是,世界经济毕竟是一个紧密联系的整体,美欧之间尤其是如此,欧元的下降和油价的上升,最后终于反过头来打击到美国的股市和经济,真是"搬起石头打了自己的脚"。

  经济问题绝不能表面地看,因为显而易见的因果关系根本不可能反映出当今世界纷纭复杂的国际经济与政治斗争,比如美国政府一再宣扬所谓"坚挺的美元"政策,但是我们已经看到,当美元的坚挺与美国股市发生矛盾时,美国政府会毫不犹豫地牺牲美元而挽救股市,可见保持股市的繁荣才是保住美国经济繁荣的命根子。这也并不奇怪,因为没有股市的繁荣,国际资本哪会愿意长期停在美国的资本市场?哪能出现财富效应?要说货币坚挺,日元够坚挺吧?但是并没有带来日本经济的繁荣,原因就在于日本经济中没有高科技概念所带来的股市繁荣,引不来国际上的"热钱"。所以美国经济当前的主要矛盾是美国股市的走势,循着这条线索看美国经济和美国政府的政策就看得清楚,而从美元或其他角度看就如堕入五里云雾。

  欧元也是如此,表面看欧元,启动以来一路下跌的原因是因为欧洲经济与美国相比一直处在下风,无力与美国对抗,但是再进一步看,在欧元下跌的时候,欧洲经济景气的恢复停止了吗?欧洲的股市同步下跌了吗?都没有,所以欧元的疲软并不反映欧美经济实力真实的对比,这也是美国担心欧洲资本回流的原因和欧洲人对欧元仍具有强大信心的原因。其次,欧洲经济与美国比较,最差的是新经济和资本市场这两部分。欧洲人深知要想在与美国的经济对抗中取胜必须取长补短,所以在欧元启动以后,欧洲企业正在拿出巨额资金到美国收购网络、通信类企业和投资银行。去年欧洲企业用于购买美国企业的资金已逾千亿美元,今年仅上半年就已超过千亿美元,从目前情况看,下半年还会有接近千亿美元的欧洲购并资金要流向美国。在欧元启动后,连续有如此巨大的欧洲购并资金流向美国,当然会抬高美元而使欧元贬值,所以早有论者指出,欧元贬值也有欧洲方面的主动因素。在欧洲统一货币之始,由于欧元区内国家间的贸易从国际贸易转成国内贸易,使欧元区国家的外汇储备富余出来2000亿美元左右,这部分资金如果被抛向市场,会形成对欧元强有力的支持,并对美元形成沉重的打击,但当欧元启动后对美元一路走贬的时候,欧洲央行却始终没有干预欧元与美元的汇率,就是9月22日的干预也只动用了相当于25亿欧元的美元,这使各方面都感到奇怪。现在看,原因不是欧洲人没有干预的实力,而是欧洲统一在现阶段的首位目标,是改善经济结构和增强经济活力,而非欧元的坚挺。也不难猜测一旦欧洲对美国的并购活动告一段落,欧洲央行就很可能会出重手干预欧元。所以美欧之间的财经大比拼还远没有分出胜负。

  从9月22日到10月10日,纳指已连跌12个交易日,从3804点跌到昨天(10月10日)的3240点,下跌幅度超过了15%,道指也是跌多涨少,从10847点跌到10524点,下跌了3%,看来美国政府的干预并未见效。在整个九十年代,美国标准蒲耳指数翻了两番,纳指则上升了1180%,如果与1929年相比,今天美国股市资本与GDP的比率是170%,证券交易额对GDP的比率是250%,而1929年这两个数字分别是110%和130%,所以说美国股市中酝酿着前所未有的泡沫是无可回避的事实。美国政府用科索沃战争和国际油价等种种手段来打击欧亚经济,保持美国股市泡沫不破裂的作法,只是延缓了股市危机的爆发,但却使所蕴含的矛盾进一步累积,并会使今后的爆发更为猛烈和凶险。美国的股灾历来都出现在10月份,所以目前的局势更应引起我们高度的关注。

  关注美国经济实际是为中国经济打算,今年以来中国经济出现了回暖的势头,其中出口增长迅猛是主要原因之一。而在净出口中,对美国的净出口在全部净出口中所占的比重,从已从去年1~8月的86·2%上升到今年的112·9%,可见美国市场对中国产品的需求是中国经济景气恢复中不可忽视的原因。今年7~8月,出口增长从1~6月的38·3%猛降到25·9%,从7月份起,投资和M1的增长出现了回落,8月份除投资和M1外,工业品产销率也出现了回落,这些先行指标的回落与出口的大幅下滑不无关系,而如果美国经济在进入四季度后出现什么问题,会从贸易联系直接严重影响到我国经济,我们必须给予足够的重视和警惕。

  2000年10月11日